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0、“鱼”的理念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662 2005.10.25 20:32

    夜已经很深了,风吹得芦苇发出“唦、唦”的声音,月光很明亮,空气清新凉爽。我坐在河岸边一动不动,双眼紧紧盯住两丈开外水面上沉浮不定的鱼漂。

  对岸的伊势联军早已退走,我们这边基本上也是贼去楼空。性急的织田信长等不及回到小牧山城,十天前就在这里召开了决定织田家新大政方针的“小木江会议”,连丹羽长秀都被紧急招了过来。会议上众人对“信长的”英明决策齐声赞颂,更有几个痛哭流涕的。在这种环境下,我自然不会不开眼的去纠正那个小小的“错误”了!在会议精神的感召下,一度低迷的士气迅速回升,这大概才是信长紧急开会的真正目的吧!不过同样的事情我也做过了,织田信长就曾问我:既然没必要疑兵为什么还要储备那么多的军装和武器?我的回答是:如果让士兵们就这么衣衫褴褛的回去面对家人,那他们当中有很多人将再也没有勇气回到战场上了!袭扰的任务安排给了仔细谨慎的森可成,信长的大军则在七天前返回了小牧山城。营寨已经拆除,仓库让给了那1000留下的骑兵,物资都装到了车上,我明天也要开拔了。不知为什么我今夜心情特别好,说什么也睡不着,就拿了根渔杆到河边来夜钓了,觉等到明天大车上再补吧!

  “主公你也在这儿啊!”前田庆次也拿了根渔杆来到了我的身后。“给我挪个地儿!”说着他毫无尊卑地推了推我。

  我措了措身看着他在我身边的席子上坐了下来。“你怎么来了?我怎么看你都不像是会来夜钓的样子!”说完我的注意力又回到了鱼漂上。

  “你是觉得我不像是个有情调的人是吧?那是你还不了解我。至今在清州城下的风月场所一提‘花之庆次’,不知依然要风靡多少青春少女呢!”说到这里他忽然极不自然的抽了几下鼻子。“……不过今天是因为我感冒了,想喝一碗酸辣鱼汤!”他下好渔杆把右手伸进一个小坛子里随后向前一扬,一大把小米带着浓烈的酒香噼里啪啦的落到了水里。

  “你不要捣乱好不好?”我无可奈何的说到。“我的鱼都叫你吓跑了!”

  “你会不会钓鱼啊?”前田庆次不服气的说:“我这叫‘打窝子’,是召鱼群来的!你到底懂不懂啊?”

  “我钓的鱼不用‘打窝子’!”我没好气儿的回敬他。

  “不用‘打窝子’?你钓的是什么鱼啊?”

  我没有答话,抬手收回了渔杆。果然,上面的鱼饵已经没有了。我从身边的一个小盒子里拿出了一只半寸多长碧绿肥胖的菜虫,小心翼翼的穿在了鱼钩上然后挥杆抛了出去。

  “有没有搞错啊!”前田庆次表情夸张的说。“这么大的饵就是大嘴的鲢鱼也吞不下去,鲫鱼就更不用说了!”

  “鲢鱼和鲫鱼的小刺太多肉质发散,我不喜欢!再说鲢鱼也不吃活饵啊!”

  “那草鱼也不行啊?”

  “草鱼有股土腥味!”

  “可鲤鱼……”

  “鲤鱼?”我撇嘴笑了起来。“我向来认为鲤鱼的观赏性远胜于食用性!我喜欢鳟鱼、鲈鱼、桂鱼这类肉食性的鱼,肉质鲜美刺又少,这类鱼才值得一吃!”

  “我原以为自己活的就够在意了,想不到……哦……主公啊……你是不是太挑剔了?”前田庆次盯着我问。“这类鱼可是很少的啊!”

  “前几天我在这儿看见一条鲶鱼,个头还不小!”我的注意力依旧在鱼漂上。

  “这……未免太完美主义了吧?”他难得的苦笑了一下。“要是换作别人也许会把那些建议分次提出来,这样可以经常提醒大殿该给你封赏了!仅仅一个侍大将是不是太少了?”

  “你看出来了?”我对他的洞察力并不太感到意外。

  “何止是我,连胜猛那个愣小子都看出来了!”前田庆次不满意的哼了一声。“大殿和你谈了那么长时间,而且一出来立刻神采飞扬!那么完美的计划绝对不可能是头脑一热的产物,家中但凡有点眼光的将领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只是大家谁都没有说出来而已!”

  “庆次啊!”沉默了一会我开口说。“我是个商人,从来都是!但我不是个厘株必较的小贩,我渴望创造令人惊奇的东西,这才是我的目的。与其过分的讨价还价,不如抓紧时间去创造下一件东西的好!这就是我的想法。”

  “堺的那封信就是你的另一件东西?”前田庆次突然说:“是不是粮食?”

  “虽然准备了一些但不是很多!稍有眼光的商人都能看到这一点。”我再次提起渔杆,饵又没了。“再说只有三到五成的利,不值得太上心!”我重新下好饵。

  “那是什么?”

  “药品!主要是黄莲、甘草、柴胡和板蓝根这几味。”

  “会有大的瘟疫?”前田庆次奇怪的望着我。“你怎么知道?”

  “伊势的寺院、神社很多,战死的尸体本来都能尽快得到掩埋,但这次……”我摇了摇头。“浮草坂上积尸如山血流成河,加之连番暴雨蚊蝇孳生!大兵加大水,又岂能没有大疫?”

  “你这算不算乘人之危?”

  “怎么能这么说?”我反问到。“这次大战伊势人口流失严重,统治者必定竭力稳定人心,就是要再高的价他们也会买。只要有药老百姓就能得到救治,这样既救了百姓又削弱了敌人,我还赚了些小钱,何乐而不为呢?”

  “不知道这算自信还是自恋?”他沉思着自言自语到。

  “我也不知道!”尽管知道他不是在问我,我还是回答了。“我只是觉得用这个标准生活,我将来才不会后悔!”

  前田庆次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说:“也许你的表现是最好的,在大殿面前你即展示了才干又表现得没有野心,不但知无不言而且言无不尽!以后大殿应该会更加重用而不是提防你,这是一个很大的优势。只是……你不是尾张人,柴田那派的人会更加妒忌甚至是排挤你!”

  “两害相权,取其轻吧!”这种情况我也注意到了,而且短期内是毫无办法的。

  “来了!”前田庆次猛地高举双手把鱼钩甩了起来,“哗啦!”一声一条尺把长的白鲢破水而出。“啪嗒!”鱼掉在了地上噼啪噼啪不断蹦跳着,试图重新回到水里。前田庆次上前一把按住,用一根芦苇穿过鱼腮提了起来。“我的本事不错吧?”庆次兴奋的说:“夜宵酸辣鱼汤齐备!”

  “走狗屎运!”我愤愤不平的说。

  “技术!这是技术!”他得意洋洋的向回走去,可忽又转过身严肃的对我说:“主公我……我们相信您,都会永远追随您!但……我们的要求并不向您的那么完美,一碗酸辣鱼汤就可以了。”

  庆次走后,我继续钓鱼。不知为什么,经过刚才的一番谈话心情居然有些沉重。“我长大了?可我才刚过18岁啊?是责任使人成熟?猜不透,说不清。也许这就是成长的烦恼吧?不去想它了,生活还是轻松些的好!”这时我手中的渔杆突然一沉,一股大力把渔线向水的深处拉去。“看你这回往哪儿逃!”我默默叨念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