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2、艰难的突破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960 2006.04.27 20:27

    连着僵直身子坐了一个半时辰,我感觉浑身上下都开始酸疼,极度紧张的思维活动也使脑袋泛起了迷糊。“看来这里是最合适的,只是……难度也大了点!”我揉着微微跳动的太阳穴说到。过去上学时考试也不时要来上这么一回,但自从当了这个乱世的武士后,不知怎么生活反而安逸了下来,除了偶尔来次翻滚过山车式的“刺激”外,奢侈腐化反倒成了生活的主旋律,而且所有人都把这种行为看作是天经地义的。

  “主公……”竹中半兵卫皱着眉头吧唧了几下嘴,看样子犹豫了半天可还是把话说了出来。“对于这件事您一定要考虑清楚!如果确实由这里攻击,稍有不慎就可能全军覆没啊!”

  “真的绝对不行吗?”我把目光又投回了那张已经盯了三小时的地图。

  “理论上是可行的……”竹中半兵卫也探过身子在地图上指点着。“您看!整个鹿迷谷全长12里,里面道路曲折崎岖但并非不能行进,就是战马也勉强可行!但这也仅仅是理论上的,三好军在两侧的山岭险要处都设有哨卡,还有五个人数过百的小型营地。据探查都存有大量的滚木垒石和火箭、硫磺,一旦发现敌情就会自上而下进行攻击。现在已经濒临入冬,树叶凋敝殆尽,谷内情况是一目了然的!”

  “既然这样险要,三好军为什么不在谷内设置关卡呢?”根据我的经验,这可是个一夫当关的地形。

  “这当然也是有原因的!”竹中半兵卫继续耐心的解释道:“由于地势很窄,所以无论是建城还是安装防守装备都很困难!加之两侧山崖上林林总总生长的各种灌木根本难以去除,来犯之敌只要采取火攻则根本无法防守!可……”

  “可这也正是我军的难处……”我明白了他下面没有说出的话。“现在草木都已经干燥,三好军派几个人点一把火,我们就全完蛋了是吗?”

  “嗯……”他点了点头苦笑道:“就算他们不点火,而是以滚木垒石把前后道路封住。凭我们现在援军断绝的处境,要想活捉想必也不是难事!”

  “还真是一副悲观的图画啊!”我也不仅长叹一声。“夜里过去有可能吗?”

  “不行!”这回说话的是石川忠纲。“谷内道路曲折岔道极多,两侧山高星月难照,我军又不能点起火把!如果只是少数几个忍者或许没什么关系,但数千大军只怕一夜都过不去。”

  “白天不行,晚上也不行!这不就完全没有办法了吗?”我有些焦急了起来。

  “其实还有一个机会!”长野业正突然猛地睁开了一直微闭的眼睛,双目之中精光四射。“这条山脉西面的和泉是个濒临濑户内海的小平原,经常会刮起潮气极重的海风;而东面是近畿腹地的内陆地形,无论比起东西南北温度都相对稳定,气温和湿度的差别使鹿迷谷不时会起雾。这种雾通常不是很大,但自上而下掩盖大军的行迹应该够了!”

  “还有这样的事?”我立刻转过头向石川忠纲问道:“这不就解决了吗?”

  “主公,老夫的话尚未说完!”长野业正看我过于兴奋急忙补充到。

  “对不起!老师,您请继续!”我也感觉自己显得有些急躁。

  “是老夫没有把话对主公说清楚……”他歉意的微笑了一下继续说道:“鹿迷谷之所以有这个名字一是因为道路错综复杂,其二就是因为这种属于‘山岚’的雾气。三好家不在谷中驻军除去刚才竹中大人说过的那个原因外,就是因为里面潮气太重不适合居住!但这种雾气很是怪异,可能现在还是一片茫茫不一会儿就无影无踪,也可能这里是伸手汇聚不散不远处又是风和日丽。所以说会出现什么情况谁也说不准,一旦掌握不好就会使我军陷于险境。老夫提出这件事只是开一条思路,希望对大家的集思广益能够有所借鉴!”

  “还真是不好办啊!”山中鹿之介摇了摇头。“三好家在和泉、河内一带盘踞多年,对于鹿迷谷的战略位置不可能没有我们清楚!之所以不派驻重兵就是认为不必要,但沿途山岭上的守备必然极为严密。无论从哪方面考虑这都是一步险棋,不到万不得已实在不该……”他没有把下面的话继续说下去。

  “可除了这儿还有更合适的地方吗?”前田庆次不甘心的抢着说道:“野田山、久保、兴藏寺都有重兵防守,一旦被攻击还说不定会有多少援军!而这里……”他边说边用手在地图上敲击着。“穿过鹿迷谷就是小城高井,守军不过区区五百,这点儿人马塞牙缝都不够!高井城到饭盛城只有半天的路程,到时候三好义继就是想跑也来不及了!”

  “这个道理我自然也清楚……”听到前田庆次的话里明目张胆的教训意味,一向好脾气的山中鹿之介也有点儿上火。“可眼前明显就是一条死路,你还是鼓动大人去走!你到底是何居心!”

  “你这个家伙!”前田庆次伸手就要去按刀把。

  “啪!”我猛地一拍桌子大声吼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们两个都在干什么!”虽说我确实是只“病猫”,但主公作得时间长了多少也有点儿“虎威”了!

  听我发了脾气他们两个都沉默了下来。山中鹿之介经过片刻的时间逐渐平复,脸色也不那么涨红了。前田庆次还是有些气鼓鼓的,并且不时翻着白眼。

  “哎……”我不免暗暗叹了口气。这次的机会真的是千载难逢,而且一旦错过就不会再有!咱们且不说此时和泉兵力薄弱和大和松永久秀的观望,仅是三好几个月后从四国抽兵返回就不是我这区区六千多人马能够应付的了的!那时……想到这里我又摇了摇头,朝别人看去。

  长野业正闭目静思;竹中半兵卫凝神苦想;岛胜猛的嘴里不知在叨念着什么;长野业盛死死盯着那张地图不放;新八郎则是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嗨!”可儿才藏突然大喝了一声,把屋里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要是我们能自己下一场雾,那不就都解决了!”

  “混话!”前田庆次对他的这个建议嗤之以鼻。

  “自己下雾!”我的心里豁然一亮,要不怎么说傻人有时候也能说出明白话呢!“各位!”我清了清嗓子说道:“大家都回去准备吧!是作出兵的准备。办法还要再想,但其他的事情不能因此而停下!”

  “是!”不管明不明白的人都答应到。

  “你派人去替我把望月吉栋找来……”在走廊里我悄悄的对楠木光成说到。自从加藤段藏按我的吩咐离开后,和甲贺的联系就落在了他身上。

  ***********************************************************

  我不知道楠木光成用的什么方法,反正第二天傍晚望月吉栋就赶了过来。事情没有把握之前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所以单独一人在书房里接见了他。

  “属下参见主公!”望月吉栋伏身跪拜于地,态度异常恭敬。忍者首领的社会地位往往还赶不上出身高些的国人众,在一般人眼里他们也就是比“暴民”好点儿而已。虽说我提供了甲贺以实际资助,但并没有给他们正式的身份,所以望月吉栋的身份现在应该说还介乎于家臣和附庸之间。

  “这么急赶来实在是辛苦了……”我在脸上摆出了和蔼的笑容,虽说有“主公”的身份但我一般还是还是希望能够在他们心甘情愿的状态下安排任务。“原来并没想这么快就给你工作,但这次的事情非常紧急,所以不得已只好要你们提前出动了!”

  “主公不需如此,竭诚效死本来就是我等的本份!”他想也不想的回答到。我觉得他好像很兴奋,可能是因为终于等到了证明价值的机会。

  “是吗……”我点了点头,对他的态度非常满意。“事情是这样的……”我给他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和制造一场大雾的设想,最后问道:“怎么样,有把握吗?”在我想来这对他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但结果却是大出了我的预料。

  “这件事……只怕不大容易!”没想到他嗫嚅了半天却说出这么一句话。

  “怎么做不到吗?”满怀希望却得到这样的回答,我现在真是有些怀疑支持他们的决定是否正确了。“你的那个‘龙烟之术’,不就是应该发挥这样的作用吗?”

  “请主公不要误会,以‘龙烟之术’要制造这样一场大雾丝毫没有困难!”感到我明显的不悦望月吉栋急忙辩解道:“‘龙烟之术’经我望月家二十余代相传已经相当完善,我可以完全肯定的说,如果只是造雾那决无问题,就是消除烟中的硫磺气息加入些水气也是易如反掌,但此事的关键并不在这里!”

  “是我有些急躁了!”我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你倒说说看,这里的关键问题究竟是什么?”

  “鹿迷谷我以前去过!那里草深林密人迹罕至,只有一条时断时续的羊肠小道蜿蜒穿过,虽然难走但不难隐藏行迹。”

  “我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啊!”我不明所以的问到。

  “但是……”他的话锋忽然一转。“正因为如此,那里栖息了许多鸟兽,稍有动静就会被惊动。主公大军经过根本不可能无声无息,一旦为三好守军察觉就是一场大祸!”

  我的脑子一下子就懵了,原先还真没想到这个问题。“能不能……在烟里加些毒药、迷药什么的?”在我看的小说和电影里,忍者可是经常做这种事的。

  “倒不是不行……”望月吉栋莞尔苦笑。“那里的鸟兽种类极多,而且隐伏之处和习性具不相同,要想一次放倒药性就得极重,可要用这样的药物不可能独对人全无影响!”

  “哦,这样……”我一下子泄了气,总不能带着一支昏昏沉沉的部队去作战吧?“你先带领你的两千人到河内、和泉的边界去隐藏,一切等我的命令行事!”我强打起精神说到,不管怎么说多做些准备总没坏处。

  “是!”

  “还有……”我突然又想起一件事。“叫你的人都换上河内国人众的衣服,我不想让别人发现你们的真实身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冬天里的熊:依本书的时代背景,对于不平常的自然现象应该采取迷信的解释方法,但想来想去没有编出来,就让长野业正说了些科学理论。反正这不是什么重点,大家就忽略过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