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4、妇人之仁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88 2006.09.26 19:58

    “你终于还是忍不住了……”身边想要我命的少年并没有显出非常的惊讶,而是面向洞口缓缓抽出刀。刀锋在昏黄的篝火映照下闪着凄美的寒光,确实如他所说是把好刀。“我原以为你应该更加有耐性的,至少应该等我举起刀来再阻止,那样的话会更加有戏剧性的多!”

  “那让人家有什么办法啊……”洞口的女声有如撒娇,真的很难让人拒绝她的要求。我眯起双眼朝那里望去,只见茫茫风雪之中,一个轻盈的白影在一枝树梢上不断的浮动。“人家没办法无声无息的潜入洞内,你万一不顾一切先杀了我的主公怎么办?所以只好先出声和你打个商量,看面相您应该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

  在我仔细倾听的同时,脑中也在不断的回想着这个声音的主人。虽然有些耳熟,但却怎么也没法和任何明确的个人对上号,从音质上讲这个声音竟与虹绮晶荷有三分相似,可又远没有那样成熟。难道说是她的手下在暗中保护我?按理说我和她们的人员见得并不多,听不出是谁也是情有可原。但一来我并没有下达过让她们随行的指示,二来这一支人马除了一些“特殊技艺”外,其他的忍术、武术全都惨不忍睹,而且听她刚才的话似乎还有拿我开玩笑的成份,这在虹绮一系的人里是绝对没这个胆量的!不过不管她是谁,只要能救我脱离险境,说什么我都不计较了。

  “这么一条‘大鱼’就这么放了,你说得未免轻巧了些!”少年将那把“小出石安纲”提在手里,一步步走向了洞口,神态安详恬静不见丝毫敌意。能够以如此方式出现的忍者肯定不是“善茬”,看样子他是想和对方谈一谈。“……我废了这么大劲儿才‘请’到了诸星殿下,你总不能让我白忙一场吧!怎么说也得让我回去有个交代,难不成你能替我另捉一个?这倒也是个不错的解决办法,只是身份可不能差得太远呦!”这时他已经走到了洞外,仰头望着树梢上的那个人影。

  “这你可是有些难为我了,要我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捉得到那些被层层保护起来的大名?”那个白衣女子幽怨的说到,仿佛对少年的无礼要求感到了极度的委屈。“要不然咱们换个方法吧!比如用钱……啊?!”

  随着一声惊呼,那个少年突然跃身挥刀攻向树上的白衣女子,刀势如电骤起突然。白衣女子没有料到他会说打就打,惊呼之中身形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仅从这一刀上看这少年的功夫就决不简单。虽说他攻击的距离有些远了,但出其不意未必就不能成功!一般的情况下武士的武艺本就要比忍者高些,就算是双方对练也未必就没有赢的把握。要是这个“救星”玩完我也就没机会了,眼前的少年肯定是不会再等下一个“意外”的出现。

  “砰!”就在我几乎要喊出来的同时,意想不到的变故却发生了。少年身形虽展但却并没有真的跃起,只是脚跟虚抬脚尖却还站在地上,挥出的太刀在半空中划了个优美的弧线后收回,然后又以诡异万分的角度从少年自己的左腋下穿出,猛地扎在了他侧后方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土堆上!

  “嘿!”伴随着一声轻叱,白色的积雪与黑色的泥土四下溅开,一条纤细的白色身影一跃而出显身在少年的身后。我由于角度的关系只能看见她的背影,不过从娇小的身形、乌黑的长发、雪白的颈子上判断,应该是一名美貌的少女。这名少女能够在此时此地出现身份应该是不言自明,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穿得居然不是忍者的黑色紧身衣,而是一身长袖飘飘的白色和服,并且虽然刚刚从藏身的土堆中窜出来,却依旧是浑身上下一尘不染。

  少年一刀走空并不耽搁,而是一刀紧似一刀的向神秘少女的身上招呼。由于刀柄很长的关系,他此刻已经扔掉了刀鞘,双手一前一后分开握住刀柄的前后两端,这就使得太刀飞舞的幅度很大。只见刀光闪闪中少年的招式大开大合,于朴实无华中带上了一股狂野之气,真想不出这小小的身躯中蕴含着怎样的血统。

  白衣少女只是仗着身法轻灵不住的躲闪,在森森刀气的笼罩中仿佛是一片狂风中的落叶。虽然我个人认为她的武艺相当的不错,可面对如此凶猛地进攻,赤手空拳无疑是很吃亏的。她虽然努力缠住少年不让他再次进入山洞,可我却觉得她是相当的吃力。

  终于我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她被那个少年逼入了一个死角!少年看来不是个那么怜香惜玉的人,猛地一刀直刺她的咽喉。少女此时已经退无可退,劈手砸向太刀的刀背。少年一个拧腕刀锋就改了方向,少女的右手已经躲不开了!我闭住了双眼,不忍再看下面发生的一幕。

  “当啷!”预想中的惨叫并没有真的发生,耳轮中响起的是一种金属撞击的声音。我疑惑的睁大了眼睛,只见少年噔噔噔倒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剧烈的喘息中脸上升起一阵不自然的潮红。少女则并没有趁机反击,只是好整以暇的继续堵住洞口。

  “好大的力气!”少年喘息稍定站直了身子,横刀于右颊畔说道:“一个女子能有这样的力量,不成为武士而当忍者真是可惜了!”

  “你也不错啊!”少女对着他娇声说到,据我估计还妩媚的笑了一下。“年纪这么小就能有这般武艺,将来必是一员震动列国的武将!加之心思机巧缜密,连我那么巧妙的隐藏你都……”

  “还是算了吧!”不知是不是因为年纪小的关系,少年不但没有被“美色”所动还发出了一声冷笑。“……这一切难道不是你有意设计的吗?先是故意暴露破绽让我发现,然后伪装空手被我逼得手忙脚乱,最后关头突然还击希图一举击溃我的信心,而且还避免了诸星殿下被我挟为人质!还真是最毒妇人……”

  “什么‘妇人’!人家还没有嫁人呢!”少女极不满意的娇嗔到,但对他的猜测却并没有否认。“……不管怎么说人家是在你一再相逼下才还的手,你总不能黑白……”

  “着刀!”少年趁她说话之际突然出了手,闪着寒光的刀锋目标就是少女雪白的左颈。我突然有了一个怪异的感觉,这个少年性情刚烈决不会轻易的妥协。

  “怎么说打就打……”少女嘴上吃惊手上可一点儿都不含糊,长袖一翻两手一前一后向刀锋迎去。这时我才大致看清少女的武器,从长袖中探出的手上各戴着一只铁手套。覆盖着手掌手指及半个腕子的是一种黑色的材料,昏黄的光线中闪着淡淡的金属光泽,从不惧刀剑的特性上看应该是一种由细环串接而成的锁子甲,只是做工精巧丝毫也不影响手部技术动作的发挥。十指指尖的部分则是有如鹰爪的亮银指套,长有寸许还略有弧度。这样一件奇门兵器的威力被这个娇声娇气的少女发挥得淋漓尽致,即便是呼啸的北风也难尽掩其犀利的破空之声。

  几番交手交手后我逐渐放下了心,少年的进攻逐渐被克制住了,虽然如他所说“小出石安纲”是一把名刀,但少女的铁手套显然也非凡品。几次碰撞刀锋不但难以损伤对手,反而险险被锁住刀身,少年的刀势渐渐显得犹疑不安了起来。

  “仓啷、啷……”气势已衰的情况下失误就在所难免,太刀的刀头终于被少女抓住。少年情急之下奋力后夺,少女左手顺势一拧右手猛击刀背,太刀立刻崩成了几段,仅留下不足三寸还连在刀柄上。

  少年甩手将刀柄向前掷去同时飞身后退,但他的速度显然不及对手,几步之后就有五只锋利的钢钩扣住了他的咽喉。“怎么还不动手?你不该是个会存‘妇人之仁’的人啊!”少年非但没有求饶,反而冷冷的说到。

  “咯、咯、咯……不要这样说人家嘛!”一连串娇笑过后少女说道:“……如果是交手中彼此伤害,那也是毫无办法的事情,但现在……不管怎么说人家的主公还在身后嘛!”

  “哦……”这时一直处于旁观状态中的我,才意识到自己又恢复了“重要性”,又一个人的命运要由我来决定了。要作出怎样的判断似乎并不需要太多的智慧,这样的对手还是早早除掉的好。可当接触到他那坚定的目光和刚毅的面容时,我却怎么也下不了这样的决心,甚至失去了追问他来历的心情。“你……走吧!”我终于还是无奈的挥了挥手。

  “谢了!”少年对这个结果似乎并不感到太意外,而是淡淡的谢了一声。“我知道你可能会作出这样的决定,因为刚才我自己也是一直看着你却下不了杀你的决心!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这可能会是你一生当中最值得后悔的一个决定!”

  “我现在已经在后悔了!”我苦着脸说到,胸口确实出现了一种隐隐作痛的感觉。“你……还是赶快离开吧!”

  “我并不习惯于受人恩惠,但也没有轻易放弃目标的想法!”走了几步他突然又停住了脚步,背向着我说道:“下次你再落到我手里,也会放你一次,然后……还请恕我冒犯!”

  “而我却不会再放过你了!”我也认为自己不会再犯这种毛病了。

  “这样最好!”应了这句少年向前奔去,然后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里。

  “你这算不算是‘妇人之仁’呢?”身边的少女这时突然阴阳怪气的说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