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9、慷慨的赐予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85 2010.01.10 19:34

    “不得已之下,我们又做起了多年不做的营生,说起来实在是丢人之极。不过好在做事的时候都蒙了脸,别人也发现不了究竟是谁!”此刻铃木重秀的脸上也说不出来是个什么表情,眼神躲躲闪闪的不敢看我。

  其实我倒是不很耻笑盗贼这份“有前途”的职业,尽管我自己是从来都没有(战争时期的缴获不能算,就像偷书不是贼一样)干过,但就所知很多大名在没起家之前都有过那么一段经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混到一定程度洗手之后又重操旧业,那可就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了,由此也可见他们这些年的境遇。

  按理说对于他们这样的专业人士,应该很容易受到努力扩充实力的大名们认可,但偏偏他们又是本愿寺家臣的名份,加之长期顶着恶党国人众的名声,不让你们去打头阵又怎么可能?

  “可现在天下大部分地区已经安定,小豪族之间的混战几乎已经完全停止,所以这一行也不是那么好作!后来实在没有办法,我就带了些人到九州这边来碰碰运气,朝重还继续留在美作……”说到这里他不自然地扭了扭身子,但其实我早已经看到了他衣服上的几处破损。“在丰前的一处海滩登陆以后,我们就打听到殿下大军正在筑前和毛利家交战,而富庶的肥前兵马已经几乎全都调了出来,所以就准备前往平户狠狠地捞他一票!”他兴奋地一挥手在空中攥成了拳头,可忽然又意识到了什么尴尬地看了看我。

  “没什么,你继续说!”我笑着说到。

  “在下失言了!”见我没有怪罪的意思他也轻松了些。“为了避免目标过大,我和手下分散上路前往平户。可说来也巧,一进入肥后我就见到了殿下……”

  “在哪儿?”我打断他的话问到。

  “在大路边的一座茶寮里,当时我也是远远的看见!”他解释到。“您也知道我们这些玩铁炮的人眼睛是第一位的,所以当时虽然距离很远您又是坐在里面,但我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不过因为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我也就绕道走开了!”

  “哦!”叫他这么一说我也一下子想起,在茶寮曾经远远看到一个有几分熟悉的背影,只是没认出竟然是他。我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来到平户的当天,就有人接触我说想要袭击什么人。一看他们那些家伙的素质本来我也没很在意,可是忽又想到了在路上见到的殿下!”铃木重秀偷眼看了一下我的脸,我却还是那副神情。“我当时也就上了心,借口报酬不合适要求见他们的头领。可是那个家伙非常狡猾,一直躲在幕后也没有出来,不过我却也间接地获悉了一个情况,这个人确实是操的九州口音。当夜我本打算相助殿下一把,但不想殿下却早有准备,既然如此我只得再想别的办法。那时九州方面敢于和殿下直接抗衡的就只有岛津家了,所以我就抱着姑且试一试的心情南下到了日向!”

  “那个人是岛津家的?”我有些诧异,还一直还以为是“猴子”派来的呢!

  “这个……我也没能证实!”铃木重秀摇了摇头,带着歉意说道:“那个人在平户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我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现过他的踪迹。我到日向只是想碰碰运气,但是没想到殿下的大军也随之而来,接着就偶然见到了那队从内城出发的奇怪士兵!”说到这里他有些兴奋,不管怎么说也是一场大功。“当时我只觉得这些运送粮草的部队里,有些士兵实在是太过精锐了,而且似乎车上装得也不全都是粮食。我跟着他们一直到了岩剑城附近,果然这些家伙从车队里出来,偷偷进了附近关口上的一座小岩砦,后半夜就穿了殿下军中的服饰开了出来……”

  后边的话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铃木重秀手下杂贺众的偷袭使岛津的计划提前暴露,这一切只能用天意来形容了,可我对某些事情现在还糊涂。不过也不能算是全然糊涂,我又想起了岛津献给我的另外一把刀!

  “这次你的功劳很大,我是不会忘记的!”我用嘉许的目光看着他,正巧这里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

  “感谢诸星殿下的恩赏!”铃木重秀立刻拜谢,他是知道我的“大方”的。

  “你们在纪伊还有委托津田家照管的一万石,我现在就再给你增加一万石!”我向着他伸起了起一根手指。“这些年津田一族数次随我出战,我虽没有再直接赏赐他们土地,但是却划出了一块可以自主开垦的区域,现在大约已经有大约四万三千石了!”

  “是!我铃木一族感激不禁,终于可以回到故乡去了!”铃木重秀并没有嫌少或攀比,毕竟他们现在只是刚刚回归。

  “这件事不急,我还有一件事要你去办!”我从怀里拿出了一张小巧的纸片,上面记载着几个地点和名字。“你们先去准备好,一定不要引人注目。等得到我的消息后,就这样……”我将纸条交到他手上后仔细地说到。

  “嗯……嗯、嗯……”看着那张纸条上的东西铃木重秀一个劲儿的点头,等我一说完立刻答应道:“殿下请您只管放心,这些事都包在我身上!”

  “这件事做好后我再给你一万石土地,一共三万石,并且让你们迁回杂贺城去!”我唰地一声打开了手中的折扇。

  “啊!”铃木重秀惊呼了一声,不知道是否该相信自己的耳朵。杂贺城是他的祖居之地自然是做梦都想回去,但这似乎美好得不够真实。“这……那……前田大人……”他试探着问到。

  “安心做好自己的事,其他的事情不用你考虑!”我沉下了脸。

  “是,在下狂妄了!”铃木重秀立刻跪拜请罪,但是却是满心的激动。因为他知道,这件事已经定了。

  ********************************************

  这次我的时间掌握得正好,铃木重秀离开还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下一波客人就进了门。这回是鹫尾隆康,陪同的还有大友宗麟和伊东义佑。

  其实我们这些人都是住在一个城堡里,只是分别下榻在不同的天守阁,真的有事想要见面,走路连五分钟都用不了。不过这也就是身为上位者的规矩,不然怎么能体现出自己的不同凡响?而且我们有的是探题、守护,有的是朝廷钦差,说到会面就代表了不同利益阶层的碰撞,所以也就有了一些看似可笑的形式。

  “不及去拜访鹫尾阁下反让您来看我,在下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抢先对着脸色稍嫌有些灰暗的鹫尾隆康说到,并起身迎到了房间的门口。

  “诸星殿下由北至南转战辛劳,我这也是应该的!咳、咳……”他正想多客套几句却突然转过身去,掏出手帕捂住嘴轻轻咳嗽了两声。

  这次到九州来为了显示权威和正统性,我带了这个公卿一起出征,原本想着他年轻而且喜爱旅游,因而也算得上是知人善任了。可没想刚到九州不久,这位“游记公卿”就患了严重的感冒,只得让人把他又抬回了府内城,所以这次还是基本上都是我自己的行动。

  “鹫尾阁下您可得多多保重,要是有什么事我的罪过可就大了!”我关切地问到,好歹他也是陪我折腾了这一趟。

  “和您比起来,我这……咳、咳……实在是算不了什么……咳、咳、咳……”说着说着他的咳嗽的更加急了,越想说话就越说不清楚,最后居然憋得满脸通红。

  “慢慢说,不要着急!”我仔细听耐心等,最后终于确定他是气管受到了什么异物的刺激,和感冒没有多少关系。

  “嗯……嗯……”异样的咳嗽好不容易止住了,但他的气息却还是一时半会儿难以喘匀,只得用手指了指身边的大友宗麟和伊东义佑两个人。

  看了看几个人有几分诡异的表情,我似有所悟,微笑着对另外两个人问道:“两位殿下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吗?”

  被问到的两个人彼此难堪地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样子很“不正常”的鹫尾隆康。不管之前他们是怎么商量的,眼下这位公卿看样子都是置身事外了,该说的话还是得自己说。

  “关于……过于对于岛津家的处置,还请诸星参议殿下再作考虑!”沉吟了半天最后还伊东义佑说了出来,不过他看我盯他马上又补充道:“这不止是我一个人的看法,九州诸臣基本都是这个意思。岛津家为祸一方由来已久,此番实在是不该就这么轻易放过。众心民意,还请诸星殿下加以体谅!”他说着就向我深施一礼,眼睛却在下面偷偷向大友宗麟那边瞟。

  “有什么事不妨从长计议,几位请坐下谈!”我自然一下子就明白了其中的含义,事情的原委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伊东殿下这些年是辛苦了,逆境之中尤不忘报国,实在是难得!”我亲切地勉励到。

  “本份而已,不值当如此赞誉!”伊东义佑连续点动着苍白的脑袋,一个劲儿地谦虚。

  “如此心意自当褒奖,我已奏请恢复伊东家在日向的全部领地!”我伸手在他的肩头拍了拍。“再接再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