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平凡的爱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58 2008.10.26 20:39

    织田信长的小茶会如期召开了,进程还算顺利,此刻他正高居在主位上,看着德川家康的次子于义丸频频点头,看样子是非常满意的。

  阿市的脸色还不是很好看,只是在进来时象征性地点了点头,之后就再也没有搭理过织田信长,不过这也就可以了。她今天来了,坐下了,没有对于义丸表示出明确的反对,那就说明她初步认可了这桩婚事,你还能要求别的什么呢?

  德川家康还是一如既往,对织田信长的意思唯唯诺诺,执行起来丝毫也不打一点折扣。今天这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织田信长杀了他第一个儿子,他又带着第二个“心爱”的儿子送上了门来!这想必也是他希望给别人留下的印象。

  于义丸个头不矮,而且看体格的架势应该是有些武功底子的,不过他的一张脸却长得极其白净文雅,甚至有些太文雅了,使他看起来带着一股忧郁的气质。他对所有人的态度都是恭敬礼貌,但一双大眼睛可怜之中时时带着一丝警惕。

  我对这个于义丸的感觉还不错,并说不上什么明确的理由,也许只是德川家康讨厌的我就喜欢,不过说起来似乎有点强迫症的意思。不管怎么样该我做的我都尽力了,剩下的事情只能看发展。

  “我出去方便一下!”趁着别人都在闲谈没谁注意,我对坐在旁边的丹羽长秀低低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偷偷溜了出来。其实我只是半天坐烦了,想出去溜达一圈。

  这里是本能寺的一座小庭院,景致也还说得过去。因为直到现在今年近畿依旧是一场雨也没有下,所以为了维持这里的景色也没少下功夫。不管怎么说织田信长也是执掌近畿的霸主,得有一个这样的地方来举办某些活动。

  我来到了一洞月亮门前,把守的警卫并没有拦我,这里属于政务活动区域,我是可以到处走的。

  “哦?”出了月亮门我就来到了花墙之外,正想向前面花厅那边走,忽然余光瞥见了身后有个人影。这里属于不碍眼的地方,因而有许多岗哨在这里作着外围的保护工作,而且这里那些各人带来的高级随从也可以来,所以人来人往并不奇怪。不过这个人看穿着并不是原属这里的护卫,而且这时候同来的侍从们也都应该在前面统一接受款待,那么这个人是谁,又在这儿干什么呢?

  这是一个身姿极其雄伟的武将,穿着一身漆黑的铠甲但没有戴头盔,腰间挂着一柄长大的太刀,光看尺寸就知道主人力量不凡。此刻他站在花墙边的一孔荷花瓦叶窗前,专注地向里面看着。

  “喂,你在这里干什么?”我来到了那个人身后,轻轻地叫了一声。这里还有这么多的岗哨、侍卫,不用担心出现什么“后果”。

  “啊!”虽然我的声音不大但他还是受到了一定惊吓,迅速转过身露出了一张五十来岁老者的脸。我对这张脸并不陌生,他就是德川家的大将本多重次。“原来是诸星殿下,在下失礼了!”他神色一怔,随后掩饰地说到。

  “茶会还要有好一会儿时间,大人怎么不去找地方歇歇!”我向前走了几步,从刚才他站的那个地方向里望去。

  “呆的实在气闷,我是个闲不住的人!”他向旁边靠了靠,想要把我的注意力从那扇窗子引开,脸上的神色还没有恢复自然。

  “大人真不愧是克尽职守的楷模……”我嘴里答应着他的谈话,眼睛却继续透过窗子进行着搜寻。最后终于被我找到,原来这里正是看着于义丸的最佳位置。

  我这时终于想起,幼年时被遗弃的于义丸正是被眼前这位本多重次抚养的。史书上对于以武扬名的这位“鬼作佐”的记述,多是一些鲁直的粗线条事件,真没想到他还有着如此细腻的感情。不过于义丸毕竟是他养大的,会有这样的感情原也并不奇怪。

  “怎么,大人在担心于义丸殿下吗?”我转回头看着他问到,语气非常坦白。

  “这……是的!”本多重次这个在三文原掩护德川家康撤退的勇士脸唰得一下白了,嘴唇抖了两抖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他有非常重的心事,这不需要多少眼力就能看出来。

  “我们到那边走走,想得太多也没有用!”我转过身向池塘边走去,这里人太多什么也没法谈。本多重次默默地跟在我的身后,此时高大的他即便身着铠甲也一点都显不出威武。“你的担心我可以理解,但有时候对于有些事情我们是无能为力的!”我在一棵大柳树下的巨石上坐了下来,巡视着面前的一方水面。

  “于义丸殿下是我从小看着长起来的,他是个好孩子,一个有才能甚至可以说是天才的好孩子!”本多重次也望着池塘的水面说到,此时因为缺水比往年已经下降了三寸。“只是……这个孩子的命运实在是太坎坷了,一降生就被苦难纠缠着。但这实在不是他的错,也不该由他来承担啊!”

  “某些事情我听到过一些传闻,尽管不是很清楚,但对于义丸殿下的境遇也是深表同情的!”我看到本多重次这个表现,心中没来由的颤栗了一下。在内心中我总是把德川家当作潜在的敌人,按道理不应该对其中的任何人有什么同情才对。“虽然不能提供多少实际的建议,但我个人还是觉得:就眼下方方面面的情况来看,于义丸殿下还是……还是早些离开德川本家的好!”

  “是吗?……既然您予州殿下都这么看,那么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了!”他先是迅速收回目光定定地看着我,好半天后才缓缓地点了点头。“也许这次真是一次难得的契机,但是我心中还是对此事充满了惶恐。那件事过去的时间并不长,我实在是怕……”

  “你是怕他遭到信康殿下同样的待遇,是这个样子吗?”我理解他的担心,但这似乎并不太必要。“对于这件事我是无法提出切实的保证,内府殿下一旦下了决心的事情是谁也阻止不了的。但我觉得就现在的状况来看,发生这样事情的可能性非常之小。所以大人只要告诫于义丸殿下小心谨慎,应该不会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请予州殿下指教,何以会有这种看法呢?”本多重次急急地问到,对这个问题显然极为关注。

  “内府殿下是个敏锐的人,于义丸殿下在德川家的处境他心知肚明!”我顺手扯下了一片柳叶,因为天旱即便是在这池塘边叶子也带着一股病央央的黄色。“于义丸殿下不可能在大事上影响德川殿下,比如谋反之类的问题。因而内府殿下对他的细节态度反而不会在意,只是想通过一个有继承权的人来牵制德川家而已。按理说我不该对你说这类的话,不过只要仔细想想的话,这个结果谁都很清楚。相反作为双方彼此平衡的‘筹码’,坏大家不会为他撕破脸,好反而说不定有个‘进一步’的机会。本多大人你可能觉得我这话很难听,但事实就是这么一回事。我不敢指教两位该怎么做,不过大人却可以用这话去宽慰一下于义丸殿下,不要过于的忧虑!”感觉话到这里已经差不多了,我站起身准备回去。

  “殿下语重心长,不知在下可否请求您一件事情?”本多重次呼一侧身挡在了我的面前。

  “大人请说,只要在下力所能及!”看到他略略显得有些激动的表情,我已经大致猜出了他所要要求的事情,因而立刻答应了下来。这正是我希望的,何况还有“力所能及”的前言。

  “殿下虚怀若谷海量雅藏,重次心中素来敬仰!”本多重次脸色变了两变,忽然扑通一声给我跪了下来。“于义丸殿下小小年纪,却已经历过了许多成年人也承担不起的磨难。可叹我重次堂堂七尺空负勇力,却是对他起不到丝毫帮助。此番公子能得到这个联姻织田家的机会,我实在是又喜又怕,唯恐有什么意料不到的变故。予州殿下名震海内贤德无双,实为朝廷和内府殿下所倚重的第一重臣。我恳请殿下您能对于义丸殿下施以援手,重次在这里叩谢了!”

  “大人不可如此,我清氏愧不敢当!”我使劲儿把他往起拉,但是非常的不容易。“在下能力有限,不敢说一定能起到什么作用,不然信康殿下(说着这个名字时我脸红了一下,但本多重次低着头没有看见)也不会就这么走了。不过今天大人既然托到了我这里,那我一定会尽心竭力维护于义丸公子的周全!”

  “谢予州殿下!”勇将本多重次听到我这简单的几句话,既然双目之中流出了几滴泪水。

  “不过有一句话,我还是要当面讲清楚!”我忽然脸色一正,声音中充满无奈地说道:“据我揣测,于义丸公子最大的隐患,不在内府殿下而在德川家内部,而这样的事我们这些外人是说不上话的。大人若想保得于义丸公子长久平安,主要的还是得靠你自己想办法!”说完后我绕开他自己向茶会现场走去,留下本多重次一个人愣在那里。

  “德川家这块铁板,原来也是有裂缝的!”我向前缓缓走着,不禁微微笑了起来,却看到森兰丸正站在我刚才出来的那个月亮门外,探头探脑地不知道在犹豫着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