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9、风雨满楼(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25 2009.08.16 20:36

    清州城如今虽然依然是“重镇”,但离“边陲”已经相距甚远。一来织田家的神经中枢已经离开了这里,二来是附近最大的势力是德川家这个忠实的盟友,谁会冒那么大的风险去攻取一个没多大意义的地方呢?所以虽然清州城依如战国中所有城堡一样,还保持着夜晚闭城宵禁的传统,但是执行情况却已经是大不如前了。

  可是自从十几天前,情况出现了急剧的变化,作为第一批到达的会议参与者,织田家的信孝、信雄、信包等人住进了城里。为了谁住在什么位置,这几位就大大地闹了一场,而羽柴秀吉和柴田胜家的到来更增加了这种混乱。

  柴田胜家和羽柴秀吉都没有进内城居住,而是分别下榻在了当年自己的居所里。不过这丝毫也没有影响他们发挥作用,各式人等在他们那里窜进窜出,如老鼠般活跃在整个清州城。正是通过了这些“老鼠”,把城外的两个幕后主使和城里的前台代言人连接了起来,两个信息中心隐隐形成了。

  又过了两天丹羽长秀的到来才使这种局面得以缓解,他明显地意识到如果任由他们这样下去,这场会议就将向着无法控制的情况发展。实际上要传递什么消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在对会议主持者的态度进行试探,试探他们的举动会得到什么样的反应,同时也可以增加自己属下那些不坚定者们的信心。

  丹羽长秀把织田信长和信忠的牌位设在了本丸,把织田信孝和信雄赶到了二之丸和三之丸,同时严厉地施行了宵禁,就算是白天,没有得到许可的下级织田家臣也不得随便出入。这一系列措施确实对柴田胜家和羽柴秀吉起到了一定震慑作用,他们一时也搞不太清楚丹羽长秀到底依持的是什么,不过他们不可能停下正在做着的那些事,只是变得更加隐秘了。

  因为池田恒兴的这段“插曲”,我真的到了太阳升起才又上了路,虽然浓霜已经化净可时间还是耽误了。渡过小木江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半,紧赶慢赶到达清州更是过了午夜。

  “如果我也是着急动手的话,也许这里的‘老鼠窝’就要变成三个了吧!”看着已经袅无人迹的街道,我不禁有些恶趣的想到。不过仔细一琢磨我自己又觉得有些好笑,如果我真是这么急的话,那还会有这个清州会议吗?

  “这次为了你我可以放弃石山御住城,但是你总不能让我太……”并辔而行的池田恒兴还在我耳边唠叨,他已经这么磨叽一路了。真不知到他哪来的这么大韧劲儿,要是都用在正地方说不定也能得到天下!

  “你的话我都快能背下来了,要是在会上对别人再这么讲一遍,何事不可成?”我的用马鞭的杆敲了一下他的头盔,让他不要把脸贴得我太近。他一张嘴就爱激动,唾沫星子已经溅到我鼻子上了。

  “你的意思我的意见会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他并没有听明白我话里揶揄的意思,兴奋地一带丝缰险些和我撞上。

  “我是说他们大多数人都会被你给烦死!”我忙不迭地调整好座骑,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这次会议上的关键问题,就是所有人都会对自己利益奋力争取!虽然这次看来是要放弃石山御住城和摄津的一些地方了,但是如果你连争都不争一下,那就显得太假了,‘猴子’他们也不会相信。我们这么作实际是为了他们放心把‘饵’吃进去,然后其他的事就好说了!”

  “‘猴子’这个家伙可以说是自卑又自大,即便知道是圈套也会毫不犹豫地把头伸进去!”池田恒兴现在一提起“猴子”就是咬牙切齿,但这并不影响他客观的判断。毕竟他们也是打了二十几年交道的,了解的自然不会少。“据我估计他可能会知道你的打算,就算他想不到他手下的那个黑田应该也会提醒他。可是即便这样他还是不会放弃,因为京都这个地方和那高高在上的位置,对他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我默默地点了点头,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那张得意而又乖张的瘦脸。“我想他对自己的能力是极度自信的,自信可以在我处理好九州的问题前,他就可以处理好柴田并把京都牢牢抓在自己手里。那时候他那就掌握了朝廷大义的名分和足够的资源,可以势均力敌地和我大战一场了!”

  “而且为了不让朝廷落在柴田手里,他也不可能先回过头来对付你,是不是这个样子啊!”现在池田恒兴已经大致了解了我的全部计划,因而笑嘻嘻地说到。“你是想用这一只‘烂桃子’,杀掉这两个‘士’了?”

  “能够除掉一个我就心满意足了,何况他们也算不上什么‘士’!”我轻轻地用马鞭敲打了一下战马的三岔骨,上天应该会满足我这个“小小”的要求吧!

  “唉,我们这是去哪儿?”我的队伍在经过清州町的中心后没有继续向上面的城堡走,而是转了个弯向一条岔道里走去,池田恒兴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

  “已经闭城宵禁了,我只能先到城下的一栋屋敖里住半夜,其他的事明天早上再说!”说到这里我忽然反应了过来。“你不也是清州人么,不回自己家去看看?”

  “只有两个同族在看房子,也没什么可看的了!”接着他就奇怪地反问道:“‘猴子’和柴田都住在城外,明显是存着分庭抗礼的意思。这个时候你正是应该赶快进城去和丹羽殿下会合,怎么反而也扎在城外呢?不过就是叫个门的事,谁还能不给你开。”

  “虽说是一件小事,但却也由小见大了!”我摇摇头不同意他的看法。“他们傲慢无礼我就谦恭谨慎;他们抵制会议我就积极促成;他们对于丹羽殿下的指示置若罔闻,我就偏偏要做个执行的表率。封城宵禁看起来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我就是要一丝不苟的遵守。不是为了会不会有人给我开门,而是我要用行动来影响一批人!”

  “你呀!真是……”池田恒兴摇头叹息了一声,不知道是感慨还是觉得无聊。“对了,你觉得柴田会是‘猴子’的对手吗?”他忽然问到。

  “你怎么会这么说?”我笑着反问到。“现在普遍的看法是柴田比‘猴子’有优势,这点从双方依附的人数上就看得出来!”

  “这个……我也说不太好!”他侧着头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这只是我的一个感觉:柴田的深浅一望而知,甚至还自己弄得很张扬,有什么实力很好掌握。‘猴子’这个人就不好说了,会藏起些什么谁也说不准。所以这两个人比起来,我毫不犹豫会投‘猴子’一票!”

  “我也是这个想法,所以这次会议上我准备帮上柴田一把!”我不再开玩笑,而是十分严肃地对他说道:“柴田的领地最为遥远,出入近畿十分不便,既然他同样不能放弃根本,所以一定会作些别的打算。在这次会议上我准备支持他在土地上的大部分要求,以便在将来让他在京都发挥足够的影响力。至于‘猴子’嘛……对他的倾斜主要在政治方面,不过也不能让他把朝廷和织田家的最高权力掌握在手里。为了达到这个平衡的目的,只怕是不止石山御住城,大半个摄津全都要给他让出来了!”

  “不甘心哪……实在是不甘心……”提起这个问题池田恒兴依旧是恨恨的,但已经不那么激动了。

  “这个我也会替你想着,不会让你过于委屈的!”我对他安慰到,虽然现在还没有把握一定就能争取到最好的结果。

  这时队伍已经来到我的那处产业,这里只不过是我当初在城外随意置的一座院舍,是用来储备物资的,自己可是从来没在这里住过。不过好歹只有半宿,明天至少可以搬到我在外城的那个家里去。

  “主公,山内一丰大人正在等您!”前面的队列正在进入院子时,石河贞友返回来向我报告到。

  “情报工作做得不错嘛!”我微笑着对池田恒兴说到,心里对山内一丰的来意已经了然于胸。“请山内大人稍待,我洗漱一下即刻见他!”

  “我还是回我自己家去算了,我们早上城里再见!”石河贞友走后池田恒兴突然说到。“他最近和‘猴子’走得非常接近,我现在不想见他!”说完他一拨马,率领自己的人向另一个方向走了。

  *************************************************

  “诸星殿下,这么晚还来打搅您实在是失礼了!”山内一丰是恭恭敬敬等在院门口的,见到我的队列才一同随着进来。我真得只是简单地擦了把脸就接见了他,并没有任何诚心的难为。

  “什么失礼不失礼的,我们之间用不到这个!”我把他按坐下后自己才坐下来,语气间甚是亲密。“当年在桶狭间要不是你和贞胜救了我一命,说不定我就留在那儿呢!”

  “难为您还记得,不过是一些应尽的本份!”他的面容一僵后随即松弛了下来。

  “当时的情形能保住自己就不错了,那可是在重围之中啊!”看他不再那么拘谨我就问道:“有什么事情,你只管说吧!”

  “我来见您是想……”

  “等等!”他刚说了半句却又被我止住了。“我知道这不一定是‘你’想做的,而是替别人问我的意思。我非常明白你的处境,所以你丝毫也不用对我有什么忌讳。说吧!是谁安排你这个时候到这里来见我的?”我微笑着问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