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观音寺城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55 2006.01.28 21:11

    “呜~~~!”牛角发出的悠远声音驱散了清晨的宁静,不远处观音寺山的密林里惊起了大群的鸟雀。随着起床号的提醒,整个军营有如一个巨大的蜂巢,开始忙碌、喧闹了起来。

  “还真是壮观啊!”我站在营门前,对着山上宏伟的城堡感叹到。观音寺城依山势而建,五六丈高的外城城墙牢牢守卫着整座城池,城堡分成几大区域各自建筑在山峰和隘口的险要位置,既独立成体又相互依托。从风格与模式上看,这座城堡明显是在不同时期陆续建造的,但没有丝毫的不和谐之处,这点倒是和布达拉宫有些相似。

  与岐埠城相比,观音寺城并不更大。岐埠城胜在地势突兀险要,而观音寺城的长处则是体系严密,二者可说各有所长。尤其是这里的位置,既严密控制着东国入京的道路,又可鸟俯琵琶湖。早在南北朝时期,足利尊氏就曾依靠六角家的祖先佐佐木氏,在观音寺城成功抵御了由奥州而来的北畠显家军。

  六角义贤、义治父子在三天前的萁作之战中战败狼狈而逃,手下众将大多已作鸟兽散,最后这爷俩只带着不足五千的残兵败将逃回了老巢。织田信长尾追而至,指挥大军从东、西、南三面包围了观音寺城。(北面是琵琶湖)我是久仰观音寺这座名城了,就趁今早来观赏一下!也搭着我昨夜睡得很踏实,虽然这是在军旅之中,但对面的却已称不上是“敌人”了!

  “主公,该用早餐了!”楠木光成从营门里走出,来到了我的身后。

  “哦,那就回去吧!”我答应了一句,就带领随身护卫的岛胜猛跟他往回走去。“大家都起来了吗?”

  “是,都已经集中到了您的营帐里!”楠木光成回答说。

  “嗯?”我感到了些许意外。“才藏和庆次也起来了?”这两个家伙没事的时候很懒,所以我把他们安排住在了一起。

  “是的!”楠木光成点了点头。“他们今天起得很早!”

  “这倒是难得!”我笑着说到。“虽然今天会进行攻城战,但我们依旧不会直接参加战斗。庆次和才藏虽然积极,但今天可能还是要白忙了!”

  “其实……”楠木光成说到这里微微一笑。“他们是被人叫起来的!”

  “还有人有这么大的能耐?”这项“工程”我可是亲自试过的,但却没有成功。“我还真想向这位‘高人’请教一下,是长野老师吗?”

  “不是,但他也在营帐内等您!”我们这时已经来到了我的寝帐外,楠木光成弯腰替我揭开了门帘。

  “怎么都来了?”对着满满一帐的人我吓了一大跳,除了我的那些家臣外居然还有前田利家、羽柴兄弟、浅野长政和池田恒兴。“怎么大家今天这么齐?过一会就要攻打观音寺城了,也不去作些准备!”说着,我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你没得到通知嘛?”前田利家用奇怪的目光望着我。

  “没有啊!”我摇头说到。“是什么?”

  “他是不知道!”池田恒兴毫不在意的接口说到。“咱们主公本来是叫我通知的,可他出去了!我懒得出去找,就一直等在这儿,后来你们就来了。跟你说一下……”他推了我一把。“咱们远来对这里不熟悉,主公怕早上露重地滑,所以进攻时间就定在了午时一刻,时间还宽裕的很!”

  “哦!行了,我知道了。”我答应了一声,点了点头。

  “什么叫‘行了’?”他夸张的瞪着眼睛大呼小叫到。“饭呢?我可是一早就来了!忙了大半天,你不会让我就这么离开吧?”

  “你可真够能耍赖的!”我一边无奈的说着一边让人把早饭端上了来,除了军中标准供给的饭团、豆汤和酱菜外,我的早餐还有腌牛肉、火腿和黄油。军营里不允许自设炉灶,除军需官外也不得随意购买民间物品,但没有规定不许自带干粮,所以我准备的都是些可直接食用的东西。另外说一句,我派去学习的那些少年还没有回来,所以黄油、牛肉虽然可以自制,但火腿却是从大明进口的。“我的口粮和你是在一个地方领的,怎么就好像我这儿的饭就比你的好吃是的?”

  “这个原因还用我说吗?”池田恒兴在一块火腿上抹了些黄油,然后和饭团一起塞进了嘴里。“……你这……家伙总是会……随身……藏些……好东西,我……我……怎么能轻易放过呢!”他伸了伸脖子终于咽了下去。

  “利家大人,你们怎么会一块来呢?”我扭头问着前田利家。虽然池田恒兴会有事没事的就来蹭顿饭,但前田利家和“猴子”他们却不会无缘无故这样这样做。

  “还不是因为上次吃顺嘴了!”抢着说话的是浅野长政,憋了这么半天想来他是够难受的了。“这次和上次进攻稻叶山的情形差不多,所以大家都来看看你有什么好主意没有!”

  “拜托!各位老大,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了?!”我哭笑不得的说到。“我以前从没到过观音寺山,对这里和你们一样两眼一抹黑!再说观音寺城断断续续修了三四百年,到哪儿去找当时的知情者?我只是一个凡人,而且没学过任何法术,你们放过我好不好!”

  “我早就说了吧,你们这是瞎起劲儿!”前田庆次打着哈欠说到。“这事儿是信长殿下该操心的,你们再上心也不会把这座城给你们!”

  “你给我闭嘴!”前田利家怒斥到。“我送你过来是想叫你好好向诸星大人学习,可这么长时间你都学到什么了?我看你岁数、饭量、俸禄都见长,就是能耐不长!”随后他又对我说:“忠兵卫,我觉得你给他的钱太多了,这样可是对谁都没好处!”

  “算了,这其实也没什么!”我看庆次在一边嘟嘟囔囔但没有回嘴,就替他说道:“他其实也是帮了我不少忙的!”

  “真的就没什么办法吗?”羽柴秀吉皱着眉头的神情像是很不甘心。

  “真是没有!”我摇头说到。“……但六角家已经到了这一步,下面的事应该不会太困难!”在我的记忆里,织田信长进攻观音寺城好像没费什么事。

  众人虽然听我如此说,但大多还是有些担心的表情。

  ********************************************************

  “众位!上洛路上最大的一座城池就在眼前……”在中军大帐前面,织田信长指着山上的城堡吐沫星子乱溅的说着,浅井长政和德川家康就站在他身边。

  眼前的这个景象还真是有趣!明明六角家已到了垂死之时,他们却还在夸耀着任务的艰巨,而且是三家比着来。就我来看这座城的“面子”意义远高于实际意义,他们都想借此机会显示一下自己部众的能力!

  “进攻!”织田信长终于结束了冗长的动员讲话,在他的一声令下攻击的部队就冲了出去。看着他们的热情我忽然想起了登山比赛,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奖杯”。

  看了一会儿,所有人都觉得有些不对。“怎么没有滚木垒石?别是有埋伏吧?”不知是谁小声把疑虑叨唠了出来。稍顷,领先的部队就攻入了城内。

  “怎么回事?”织田信长对刚跑下山的传令兵急着追问到。

  “我……我军已全部占领此城!”传令兵神情古怪的说到。

  “占领了?!”织田信长大吃一惊。“这么就占领了?六角义贤呢?抓住了没有?”

  “没人……是座空城!”传令兵尴尬的说到。

  “怎么会没人?”浅井长政大惑不解,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我们把城都围了啊?”

  “回禀浅井殿下,敌人是从琵琶湖上坐船撤退的,看样子是昨天晚上的事!”

  听到这个回答,三个“大人物”在那里面面相觑,半晌无言。

  ————————————————————————————————————————————

  冬天里的熊:由于去吃年夜饭所以今天晚了,在这里祝各位书友大大:新年伊始,福星临门!岁在丙戌,天下大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