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7、尔尔之策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75 2008.06.15 20:52

    自那次和大友宗麟谈话后的第三天,我就带着他返回了府内城,不是为别的,仅仅是让他不至于在前面干扰蒲生氏乡的指挥。

  留下五万人马按道理是够了,只要不强攻岛津四兄弟应该翻不出天去。而且我还把可儿才藏、前田庆次、铁炮备队、哥萨克轻骑都留给了他,岛津义久就算想跑也不太可能。

  回到府内后我整顿兵马,并又从军舰上卸下了大批物资,真的开始筹备进攻肥后的各项事宜。大友宗麟也表示出了极大的热情,主动向我推荐了几个九州中西部的豪族。我也见了几个暗暗来的代表,并对这种行为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我真得要进攻肥后吗?回答当然是否定的。虽然我自问手里的军队强于肥后那里的“民兵组织”,但在人数上可并没有太大的优势。在这种情况下进入一个每个平民都是敌人的地方,实在是未免有些太冒险了。险不是一定不能冒,但关键是要冒的值得,我手里还有一张“王牌”没有用,为什么平白的去冒险呢?

  我有一支强大的舰队,完全可以直接开到岛津家的老巢里去,内城周围也有适合登陆的地方,把部队运过去就应该是万事大吉了!虽说根据我的计算萨摩还有三万多由各种人员组成的“军队”,但是我们将直接出现在他们的背后,没了防御纵深连个屁都顶不上。

  不过根据这几天的情报传来,萨摩和大隅也出现了全民总动员的情况。这究竟是有目的的步骤,还是单纯出于恐惧的自发,我一时还拿不定主意。虽然手里的情况很全,但我还想再听听目睹者的亲口讲述。

  “主公,伴长信大人请求晋见!”樱井佐吉在门外禀报到。

  “请他们进来!”我把摊满桌面上的一大堆文件扫到了一边,然后大声对门外说到。之所以用的是“他们”这个词,因为我知道伴长信是带着个人来的。

  “主公,失礼了!”伴长信进来后果然身后跟这个人,并示意那个人先站在门口。“您要的人我带来了,就是他!”说着他又转向那个人。“赶快向主公见礼!”

  “拜见主公!”那个人咕嗵一声跪在了地上,用五体投地表示着自己的虔诚。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人,中等身材圆圆脸不见丝毫特异之处,如果你在一家店铺里见到一群人,那么首先也会向他询问柴米油盐的价格。这是所有锁链中极为微小的一环,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他一辈子也没资格来见我。

  “就是你吗?属于哪个部分的!”我看着他问到,因为明显这不是专业忍者。

  “在下从家祖起就加入了日木流,是在萨摩南部的联络人!”可能是因为紧张,他的回答十分简练。

  “你叫什么名字?”我对这个人还是比较满意的,要把他鉴别出来真是需要极高的眼力。

  “菜屋权吉!”果然是个小商人的名字。

  “对于九州的情况,你都了解吗?”我看向了刚刚划开的文件,那里的东西实在是有些乱了。

  “属下的店铺是在鹿儿岛町,与内城隔海相望!”他并没有显得沾沾自喜,但还是有几分自信的。“大多数命令一传出来我就会知道,怎么执行的也会随时掌握。不过内城的守卫还是非常严密的,我虽然可以看到进去和出来的人,但他们在城里都作些什么就不知道了!虽然我曾经装作捐助物资混进去过一次,但因为时间太短又有人看着,所以也没探听出什么。”

  “那进来出去的都是些什么人哪?”我并不感到特别的奇怪,加强人力、物力的储备,进行高度戒备,这都是非常老的套路了。

  “进城的主要是武艺高强的野武士,体舍和示现两流都在全力支援岛津家!”菜屋权吉看了看我桌子上那一大堆文牍,稍微犹豫了一下,可最后还是说道:“体舍和示现都是门下众多的大流派,根据属下这些日子暗中的统计,进入内城的野武士已近两千之众!”

  “哦……”我愣了一下,不过这也并不值得特别担心。这类剑客似的人物虽说战斗力不低,但打起仗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而且通常素质参差不齐纪律散漫,未必就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不过这倒是可以从侧面反映出来,岛津家是在动员一切手段了。“那出去的,又都是什么人呢?”我继续问到。

  “最近岛津家陆陆续续遣散了一些老人,分散回到了原籍!”

  “详细说说这方面的情况!”我提高了些注意力。这个情况我接到情报里也有,只是对于他们的意图分析很是模糊。

  “是!这些人里什么人都有,并不限于战斗人员!”看出我对此事的关注,他也益发打起了精神。“使女、侍从、花匠、足轻甚至厨师,这些人里可以说无所不包。他们各自返乡后就迅速活动了起来,用带出来的金钱并着力煽动,带动自己家乡的人全都组织起来准备对抗主公的进攻。现在整个萨摩和大隅已经全部动员了起来,所有人都拿起武器每日操练!”

  “他们具体都作些什么?”至今都觉得匪夷所思,居然还会有人给我准备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主要是埋藏粮食和一切有用的东西;在一些地方修建简易工事;把河流的堤坝在要害处拆薄……”

  “这是为什么?”听到这个情况我非常不解。

  “据打听来的消息说,他们是要视情况随时准备水淹主公进攻的军队!”

  “好了,继续说!”我自己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还有就是所有路口都有当地人把守,随时核查可疑的人!”看我脸色越来越古怪,他简单说了一句就带了过去。“另外就是岛津内城里拿出了大量的黄金,用于购买萨摩、大隅沿海的所有船只,现在基本已经被他们买绝了。据他们自己人说,这一是为了杜绝奸细从海上传递消息,二是为了串成大小不等的串,沉入海中阻断水军的航道!”

  “这是哪个‘天才’想出的主意!”我一时没有控制住情绪,声音情不自禁的高了起来。

  还阻断航道,茫茫大海他们能当得了多少?大不了我在十里外登陆,他们还真能把海给填了!杜绝奸细的话就更是痴人说梦,区区几个“儿童团”就想封锁住忍者?既然路上能走的通,谁还会费劲儿去走海路。

  “你都确认过了吗?”我继续求证到。

  “他们很多铁链、锚绳就是从我店里买的,而且属下亲眼看见他们在内城和鹿儿岛之间的海湾里沉了不下两百条船!”

  “还真有这样的人!”我一下子被气乐了,站起身在屋里来回走了两步。

  为了防备我的进攻,岛津家真是不惜血本,光是买下大大小小数千条船就不知花费了多少。也难为他们会有这么大的动员能力,这么高的人气指数,居然让他们把所有的老百姓煽动了起来。可他们怎么也不想想,对抗职业军队连狂热的僧兵现在也退出了历史舞台,靠着这些老百姓能行?只要稍微死伤几个人,他们就要尖叫着四散逃开了。

  如果岛津留守的人员按兵不动,那我倒真要仔细考虑一下了,现在这么折腾一番,反而更加坚定了我登陆萨摩、直取内城的信心!

  “好!你辛苦了,领过赏后下去休息一下吧!”我对菜屋权吉说完后,又转向了伴长信。“你也下去加紧准备吧!出去后把师元给我找来……”

  *********************************************

  “主公,您找我!”听说我找神谷师元匆匆赶了来,最近这几天他非常的忙碌。

  “计划已经定下了,我们就是要登陆萨摩!”我让他坐下后,递上了一份我刚刚写好的清单。“不过情况发生了一点变化,我们看来是无法取得一座内城附近的港口了。因此我们要在临近的一片海滩登陆,你要准备更多的登陆小艇。还有其它一些增补的东西,你也必须要抓紧!”

  “还真是不少呢!”看过那张清单后他微微皱了皱眉头。“要准备这么多的东西光靠我们不行,必须取得大友家的全力协助!”

  “缺什么东西只管去要,我会事先打个招呼!”我立刻表示全力的支持,打岛津家自然不能让大友宗麟坐视。“你的主要职责就是保证时间,一定要在五天内全部完成!”

  “这个只请主公放心,家父在博多也可以全力支援!”神谷师元看来在我征讨秋月这段时间是等的不耐烦了,尽可能的想要有所表现。

  “我会动员一万五千部队参予这次行动,途中的一切事情就交给你了!”我认为事情就算到此为止了,因而又扯过了刚刚那堆文件。

  “主公是不是要请蒲生殿下在前线配合一下,这样可以进一步提高我们的隐蔽性!”临退出去之前,他又站在门后向我说到。

  “这个……”我认真地考虑了一下,从军事观点考虑这确实是一项不错的建议。“我会再和他确定一下,以便进一步协同彼此的步骤!”

  “是!”看来他也没什么可顾虑的了,就出去开始进行自己的工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