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2、好合好散(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69 2007.05.07 20:15

    “首先是我们纪伊和杂贺众的安置问题!”第一个是由津田算正开口,他从怀里抽出了一卷纸,其他几个人都没有感到意外。看来他们是事先商量好的,只是这么短的时间里居然也完成了。“我们希望不要削减领地,而且也不离开原来的地方……”

  “这绝对不可能!”前田庆次瞪眼立起了眉毛,硬邦邦地顶了上去。“纪伊国人众对抗圣命已久,不但右大将深恶痛绝,就是在朝廷里也是挂了号的!就算主公宽宏大量对这次的事情不予计较,这样的成议送到京都去你以为就批复得下来吗?真是异想天开!”

  “我们的土地均是辛苦开拓所得,要想平白拿去可没这么容易!”铃木朝重立刻冷了脸,面部肌肉还一抖一抖的。

  “真得是这样吗?”可儿才藏也发出了一声冷笑,手按刀柄盯住了他。“在故纪伊守护畠山氏的旧档,以及上报朝廷的文书当中,可并没有过什么授予诸位姓氏土地知行的记录。相反杂贺众中的某些姓氏,倒是出现在下级武士管理者的名单当中。及至后来,呈给朝廷的民乱文报中对于诸位的大名,倒真是屡有提及。这除了说明杂贺众一干人等均是监守自盗的窃贼、强盗,难道还能有什么其他别的意思吗?”

  “咦~!”连我都深感意外,这小子已经不是当年的一勇之夫了。

  “天下事天下人来管,自古就是有德者居之!”铃木重秀立刻反唇相讥,如果在根据上被压制住其它的也就不用谈了。“畠山氏黯弱无道使纪伊屡屡遭受战火,就是幕府也曾不止一次进行讨伐。百姓们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不得不奋而起之以求自保。面对无论是海盗的骚扰还是三好的入侵,畠山家究竟为纪伊做过些什么?这样的守护,这样的大名,还指望百姓拥戴他吗!”

  “你们杂贺众就比他们强了?”前田庆次替换“上场”。“这几十年了,纪伊实际上就是掌握在你们这些国人众手里,可你们哪怕向朝廷交过一分一颗的钱粮吗?这种行为与草寇何异?”

  “好了,话题扯得有些远了!”我适时的制止了进一步的恶语相向。虽然谈判中也可以骂人,但一味的发展下去就有可能变成市井无赖骂街了。

  “之所以会有这么多人加入国人众的行列,就是因为统治昏暗他们活不下去。为了他们的生存,我们不可能一味妥协!”津田照算在最末一位气鼓鼓地说到。

  “予州殿下之所以和各位谈,就是没有存着把诸位视为盗贼的意思!”蒲生氏乡虽然话比较缓和,但却是慢慢收网的开始。“相反,为了在今后明确彼此的地位,同时也是替诸位的身份讨个说法!予州殿下准备在我们双方达成协议之后,正式颁给各家土地籍照,从此诸位也就不必担心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了。”

  “可是……”铃木朝重还想争辩。

  “另外诸位还请理解……”蒲生氏乡抢在了他的前面。“诸星殿下荣膺纪伊守护虽是众望所归,但也更是材堪重负,治理纪伊这样的久乱之国,更要事必以法度量而行。在诸位之前,已经有一些豪族复归正道。如果予州殿下不能一碗水端平,今后又何以服众呢?”

  “如果不能替一众同行争得正当利益,我们怎么对得起他们一直以来的信任呢?”铃木朝重还想强词夺理。

  “铃木大人不妨还是多想想自己铃木家的事好,其他人的事自然有身为守护的予州殿下代为谋划!”蒲生氏乡一下子点出了他们已经是“孤家寡人”的处境。

  形势比人强,到了此时此刻铃木和津田兄弟必须要面对现实了,在彼此交换过几个眼神之后他们只能忍下了这口气。事情已经变得非常明显,他们已经失去了作为纪伊诸势力领袖的地位和实力了!

  “那么诸星殿下准备‘赏赐’给我们每家多少活命的田地呢?”铃木重秀忍气吞声的问到。

  “这个诸位大人不必担心了,予州殿下准备……”见对方开始服软,蒲生氏乡就准备往下进行。

  “一万石!”我突然以不容置疑的绝决开口说到。

  “哦?”蒲生氏乡和前田庆次都诧异地望着我,不明白何以会出现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原先我们三个人商量的是铃木、津田每家一万五千石,怎么我没和任何人商量就突然改变了主意。

  “就是每家一万石,这是我给几位准备的‘礼物’!”我没有看这几个手下,现在也不是解释的时候。我不是舍不得这区区两家才一万石的土地,只是现在必须从经济上压迫他们来达到我的目的。

  “这怎么可能!”听到这个数字四个人都激动了起来,津田照算更是拍案而起。

  前田庆次、可儿才藏和岛胜猛的手都扶上了刀柄,加藤段藏和楠木光成则是把十指插进了衣襟里。

  “我们都是纪伊的知名大族,一万石怎么可能活下去!”可津田照算只是愤怒的攥紧了拳头,并没有进一步地过激举动。“……除了男人、年轻人,他们身体强壮还可以撑过去,可老人、妇女、孩子们怎么办?殿下,我们可是每家都有五千……”

  “三千,每家至多三千出头!”我和风细雨地纠正他。“三千人每年一万石的粮食收成,节约点儿应该足够用了。再说我还会划出一部分荒地区域给你们,并且两年之内不会实行检地!”

  “可这……这也……”津田照算说不下去了,脸色铁青额头上冒出了汗珠。

  “生活太清苦了,是吗?”我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其实每个人过上了好日子就都不想再回去受苦,这种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所以我也给你们准备了办法!你们过去是靠铁炮起家的,以后还是可以继续从事这个职业!”

  “您是说……”所有人都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我是说你们现有的武装虽然一定会减少,但还是可以保留很大一部分!”我的话会造成极大的震撼,这个我非常清楚,但这也是一个关键步骤。“我想你们每家保留500人的铁炮备队是可以接受的,而且你们也可以接受别人的雇佣去打仗!织田家辖下的诸位殿下可以,外地的大名也可以,只要不是正在和织田家公开对抗,谁都行。如果你们愿意为我打仗也可以,我会按照人数和功劳给予报酬。放心,条件绝对比别人开得高!”

  沉默了很久,他们彼此交换着眼神,同时也是在观察我。最后,终于他们确信我没有开玩笑!

  “那么,本愿寺……”铃木重秀试探着问到。

  “对不起,本愿寺可不在此之列!”我立刻撂下了脸,这些人还真是得寸进尺。“天下的纷乱一半都和本愿寺有关,他们早就是朝敌了!对于其他宗教今后在纪伊的活动也要有限制,不可能再向以前那样毫无管束。”

  “都包括哪些限制呢?”他们都很紧张,他们也都和佛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纪伊本地的视同一般豪族,我不会无缘无故地剥夺他们的财产!”关于宗教我想在纪伊搞个“试点”,今天索性一下子提出来。“我本意不反对任何宗教,只是反对那些借宗教之名阴谋叛乱的人。所以今后各教派依旧可以在纪伊境内传教,他们的人身安全受到我的保护,但不准搞一揆,所有行为要向当地官府报备。对于那些超过10人以上的宗教集会,不但要事先取得我的代官的批准,而且只有在有官府人员在场监督的情况下才能进行!”

  又是一番长时间的思考和交换眼色,这个问题可不是那么好解决了!杂贺铃木家是靠着本愿寺一向宗才有今天的,他们无论在传统上还是感情上,都不可能和他们一刀两断。相比之下津田家就要单纯的多,虽然他们也名义上是真义真言宗的僧兵,但如今早就对传教和一揆不感兴趣了,可他们又有言在先不抛弃铃木家。

  “我们不能背叛本愿寺的法主!”许久之后铃木重秀艰难地摇了摇头,津田兄弟虽然面露惋惜但也没有说别的。

  “那我也无能为力了,右大将也不可能允许纪伊有本愿寺的势力存在!”我也非常“遗憾”的说到。

  “您的好意我们记下了!”铃木等人站起来,认为谈判已经破裂了。

  “要不你们就到本愿寺去吧!”我仿佛是“灵感”突发地建议到。“你们可以去本愿寺,作为逃走我也能向右大将有个交代了。你们的那一万石领地我就也交给津田家了,再另外给你们五万贯的路费!”

  “这个……”与铃木兄弟眯起眼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津田兄弟瞪大的双眼,我的这个提议实在是太有建设性了!与铃木另一点儿不同的是津田和织田家并没有很深的恩怨,更无所谓“后台”上的政治冲突,能多得这一万石领地实际上他们就等于没受什么损失,关键就看铃木家了。

  铃木重秀和朝重也活动了心思,得到五万贯钱又不用担心织田信长的报复了!而且留了眼下这个交情,以后再见面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