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8、业余者的悲哀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91 2009.12.06 19:48

    “主公……主公……”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叫我,虽然不大但却很清晰。“已经凌晨两点了,快到时候了!”确实有人在叫我。

  “嗯?”我一下子变得清醒了些,但依旧觉得脑子倦倦的,身上暖暖的。“已经到时间了吗?”我一抬头差点儿碰着樱井佐吉的鼻子。

  “是!那边已经传来了消息,大家都准备好了!”樱井佐吉报告到。

  “哦!”这时我才注意到,黑洞洞的屋子里静静地坐着几个人。虽然没有点灯,但是借着从窗子里射进来的清冷月光大概还能看清楚。低头看了看,我的身上盖了一条毯子,而虎千代则依旧在旁边边睡得呼呼有声。我记得我是一直在和石川他们几个聊天等待的,不知怎么的竟然睡着了!

  “还真是爷俩,这种时候也能睡得着!”新八郎在一边嗤嗤地笑到。

  “主公真是有大将风度,这等小战自不会放在眼那!”石川忠纲则是轻轻地说到,他坐的位置最为靠外。十多年来的武士生涯的磨砺,使他身上已经看不到多少当年那个大盗的影子,真是越来越像个武士了。

  我低头替虎千代往上拉了拉毯子,他低声呢喃了两句翻个身又睡了。看着他我忽然有些想笑,居然如今我也像个孩子一样居然睡着了。“那边的动静怎么样了?”我头也不抬地问到。

  “刚刚传信说他们聚集在了镇南口外,想来很快就要过来了!”伴长信在另一侧回答到。

  “哦,已经聚起来了吗!”我停住手,抬起头看着他黑暗中的身影。“我们的‘大鱼’游出来了吗?”

  “还没有!”他在黑暗中的身影微微动了一下,可能是摇了一下头。“我派进去的两个人都是高手,在里面掩藏的也很好。后半晌的时候有一个人赶过来,并且一直在和几个盗贼首领秘密商议这什么。不过根据我的人观察并回报,那应该也是个烟幕,虽然气势很足但不会是条‘大鱼’。恐怕不到最后关头,他是不会浮出头来的!”

  “会不会就此缩回去呢?”我有些担心。要不是想搞清楚事情的真相,我才不会和他们“玩”呢!

  “却也未必!”这时石川忠纲却又插话进来。“能够在主公一下榻就着手准备,这至少就说明了两点:第一、他是从大营一路跟踪主公过来的;第二、这个人十分的有决断。综合这两点来看,除了他是和主公有密切关联的大势力没有别的解释。不过不管怎么说,他既然下了这么大的一笔赌注,起码要亲眼看到个结果,不然往下就有可能失掉了百年难遇的良机!”

  “为臣也赞同石川大人的这个看法!”伴长信也在一边点头,这回这两个数十年的老对手居然观点一致。

  “哦……”听他们这么一说我心里稍稍塌实了些,不过又升起了丝丝的期待。

  “来了!”樱井佐吉突然出声提醒到。

  其实不用他说我也察觉了,因为从南面大约是镇口的方向传来了狗叫声。没错,就是狗叫声!开始是一两只,接着逐渐蔓延引发了全镇的犬吠。一座原本只有在西北角娱乐区还有些人声的安静小镇,逐渐变得喧哗了起来。

  此时的月亮已经向着西面偏斜了下去,更多的光辉洒进了我们这间屋子,借着越来越明亮的光芒我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其他人的脸。石川忠纲和伴长信在彼此对视了一眼后,一起神情古怪地看向了我,眼睛里的神情非常清晰:“真TMD够业余的!”

  且不说忍者和高明的盗贼都有对付狗的手段,就稍微有点常识袭击我们这里也用不到穿过半个镇子吧?我现在怀疑那个策划者根本就没有成功的打算,或者就是脑子有什么问题。

  “怎……怎么了?”虎千代半支起身揉着眼睛问到,连他都被吵醒了。

  “可以醒醒了,我们随时可能进行战斗!”我这样对他说到。其实这也是我乐于接受这场“游戏”的原因,出战九州以来他还没有在近距离上看到过敌人,今天的这种方式也许真的不错。

  “真的!”虎千代立刻睡意全消,伸手拿起了身边的短筒铁炮,不过并没有忘记枪口朝上不冲着人。

  我无声地笑了笑,这孩子对待战争的态度更多地遗传了他母亲那一方的基因,更确切地说有些像新八郎了。不知道这算好算坏,可能他这种性格更适合作一名战将,不过随着历史的进程他也可能赶不上什么了。

  既然这些拼凑起来的袭击者没有什么顾忌和章法,所以在速度上就显得很快。大约过了五六分钟的光景,他们就来到了大门前,并且似乎试探着推挤着正面的大门。

  “什么人?”樱井佐吉在低低地喝问了一声,同时我也听到了在屋后地走廊上有两声严厉的低语。难道说真是烟幕过后令藏着杀机,看来真有可能是一次详尽周密的计划。

  后面的拉门打开后,两名忍者带了一个人进来,居然是我一直没有管他的小梅因赫尔。“你怎么起来了?”我奇怪地问到。

  “殿下!外面的声音如此吵闹,请问是不是遭到了强盗的袭击?”他没有回答我而是反问到。

  我不禁为这些袭击者感到悲哀,居然还没开始就惊动了如此多的人。“不是普通的强盗,而是一次针对我个人的袭击。一切都已经布置好了,所以你尽可以回去休息。哦,如果太吵就把耳朵堵上!”我轻松地回答到。

  “作为一个上帝的仆人,我不能坐视邪恶在眼前发生还不闻不问,请允许我参加这场战斗!”他带着满腔宗教的虔诚说到。

  “随你吧!”我现在没有心思和他矫情,向着边上的角落里指了指。

  他安静地走过去坐在那里,那两个忍者也在伴长信的示意下紧紧跟在他的身边。

  大门上了三道门栓,又用两根原木从后面顶住,虽说算不得特别结实,但是仅靠几十个人从外面心不同力不齐的挤撞,那是无论如何也弄不开的。外面的人经过一番“努力”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似乎又在想别的办法。

  大约又过了七八分钟,几架梯子搭在了大门两侧的墙头位置,墙外的嘈杂声猛地又大了些,可能是在决定由谁来担任首攻这个“荣誉”。我有些坐不住了,站起身来走出了屋门。

  “主公,请小心!”樱井佐吉提醒到。

  “我要是连这些人都不敢面对,那么不如找块豆腐撞死好了!”我忿忿地说到,但脚步也停在了外廊上。其他人也都陆陆续续跟着走了出来,站在了我的身后。

  后面和两侧一直也没有什么动静,巡视的工作由十几个忍者负责。其他人都在前面,八名近卫武士成一排站在廊下,再外面是十个忍军,每人手里此刻都拿着一只铁炮。

  “别用铁炮,用弓箭射登上墙头的人!”我看到忍军和近卫武士已经端起铁炮开始向墙头瞄准,急忙阻止到。估计只要铁炮一响这些人就得作鸟兽散,躲进平户的大街小巷还真是件麻烦事。

  我这次出来并没有随身带上弓箭,石川忠纲的忍军也没有预备,但是这个联络点儿的库房里倒是阴错阳差地存有五把长弓,还有两斛不知道什么年代留下的羽箭。用这玩意儿倒是可以坚定外面那些人的信心,因而也被摆在了走廊的地板上。

  “是!”五名武士立刻放下铁炮拿起长弓,搭上羽箭向指向墙头。这时吵嚷中已经有六七个身影出现在那里,接着月光看的相当清楚。

  “嗖、嗖、嗖……”在我示意之后弓弦发出了几声轻响,轻巧的羽箭飞向了墙头的目标。因为自始至终我们这里也没发出什么声音,所以袭击者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啊!”

  “妈呀!”

  五支羽箭有四支命中了目标,但除了一支命中脑袋外其他都是射在肩头一类的位置。不过惨叫声中登上墙头的黑影却全都掉了下去,接着就是惨叫声又在墙下响起,可能是砸着下面的人了。

  我不经意地撇了站在左前方的安田国信一眼,他沉静的站在那里弓上又搭起了一支箭,不过并没有拉开。我不禁暗暗点头,刚才命中敌人脑袋的那支箭就是他射出的。

  突如其来的伤害使外面的人乱了一阵子,但是慢慢地又平复了下来,可能是在对伤害的程度进行了一番评估之后,即便是有了准备的“猎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既然是已经被发现(怎么可能不被发现)就索性放开,又过了15分钟之后大门发出了沉重的撞击声。

  “真想不到,他们居然还带着擂木!”敌人的充分准备多少让我感到有几分意外。

  “回禀主公,这些家伙只怕是把哪家民房的房梁或者柱子拆了!”石川忠纲非常“严肃”地说到。

  不过怎么说袭击者们也算找到了相对趁手的工具,在撞击了两分钟后终于有了成果,经过一个阶段的摇摇欲坠后两扇大门轰然倒地。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只怕平户町除了植物人外都已经醒了。

  袭击者怀着兴奋的心情冲进院子里,不知道被许下来什么好处而显得有些争先恐后。可一进入院子前面的二十几个人就停下了脚步,不过还是被后面的人推着往前移动。

  正前方,二十只铁炮正张着黑洞洞的枪口等在那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