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3、领主和领民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482 2005.11.09 20:26

    “就是这里吗?”前田庆次习惯性的喝了一大口酒。“风景还真是满不错的!”

  “嗯!”我点了点头,心中也是赞成庆次的观点。玉丹谷地处群山与平原的结合部,东面五里犬山城的轮廓在群山峰峦中隐约可见,往西十二里顺木曾川而下就是我们不久前建成的墨俣城。山岭、森林、草地和奔流的木曾川河水,再配上蓝天上悠悠漂过的白云……真是一幅引人入胜的田园画卷!

  “主公!”岛胜猛策马来到了我的身边。“村井大人应该已经安排好了,我们这就进村吧!”

  “不着急!”我对他挥了挥手。“我们先到河边去,我想先四处看看再说!”说完我轻轻带了一下马。还好!这匹马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教对我这个骑术初学者挺给面子,打了个响鼻后缓缓向河边走去,众人都在后面跟着。第一次领主出行我自问还是相当气派的,虽没有什么仪仗队列但也是前呼后拥。除了两天前就已经先期到达的村井贞胜外,我的身后跟着前田庆次、山中鹿之介、可儿才藏、岛胜猛、楠木隼人,新归附的长野父子和还没有回去的增田长盛。这么一大群也算得上是人多势众了吧?

  来到河边我们下了马,掬起一捧河水洗了把脸果然清冽宜人。

  “主公!”增田长盛兴奋的叫到。对于他的真实身份,我并没有瞒身边的这几个人。“这里有许多的土地都没充分开发,一旦整理出来应该不下三千石!还有这条河也可以利用,在下面的平地开一条渠就可以增加不少的水田!”

  “看看再说吧!”我微笑着回答。增田长盛确实不愧为内政高手,他仅凭匆匆一眼就提出了相当可行的建议,但我的感觉却是这块土地的政治意义要远远高于他的经济意义!它实际上是对于我身份的一种证明,又有助于加强家臣们的归属感和向心力。“你们不必都聚在这儿了,到四处转转去吧!”听到我的话几个年轻点儿的分散走开,去看他们感兴趣的东西。长野业正和前田庆次两个人在我的身边坐了下来。

  “老师,您怎么看?”我向长野业正问到。

  “哼!”前田庆次却抢先开了口。“信长大殿也太小气了!就这么个小地方,恐怕连饭都要吃不上了!”

  “好像我什么时候饿着你了是的!”我回头瞪了他一眼。“老师,您说呢?”

  “哈、哈……”长野业正笑了一阵说:“前田大人……”

  “您直接叫我庆次就可以了!”前田庆次急忙说到。长野业正虽然来了只有几天,但几个年轻人对他都非常尊重。(我甚至认为前田庆次对他的敬意已经超过了我)

  “庆次说得并不错!”他并没有作过多的谦虚。“这里地域狭小耕地有限,且东有犬山城西有墨俣城都是军事重镇,我们难以有多少可以拓展的空间!更兼这里地处织田家和斋藤家的交界处,时常有军队经过,因此也不会有多少流民愿意迁来此地!不过……”他稍稍顿了一下说:“这里只不过是一个起步的基点,我完全相信主公的神话将由此开始!所以主公您不必在意别人是怎么做的,在这里您可以放手实践您的理念!”

  “我的理念?……理念……”我念着这几个字开始了思索。

  “主公啊!别发呆了,那边村井带人来了!”前田庆次的喊声让我猛地一惊,抬头果然看见村井贞胜带着几个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大人您怎么不进村哪?我们一直在路口等着迎接您呢!”村井贞胜一溜小跑的来到河边。(他是作为织田家正式家臣来担任我的与力的,所以叫我大人。其实目前前田庆次也是这种身份,只是他的情况比较特殊!)

  “我只是想先四处看看然后再进村,你情况了解得怎么样了?”我站起身来到了这群人的面前,和村井贞胜一起来的农民已经全部五体投地跪在了地上。

  “已经完全掌握了!这位是……”他指着一个七十多岁满头白发的干瘦老者说:“这是下河村的庄头德三郎!”又指着边上一个中年秃顶汉子说:“这是上河村的庄头元助!先让他们给您介绍一下两村的情况吧!”

  “都起来吧,这么跪着说我也听不清楚!到这边来!”我对他们招了招手。其实主要是看他们这么老跪着我还不太习惯,可要说出这个理由我就要被人当成怪物了!

  “殿下!”一阵沉默后年长的德三郎先开了口。“我们下河村现在一共有三百一十九个人,但有二十三个年轻人在织田大殿的军队里当兵,留在村子里的主要是老人、孩子、妇女和受伤的人!生活……生活……”说到这里他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

  “那你们上交的田赋是多少?”我看出了他的为难就问了一个有准确答案的问题。

  “是……五成的收成!”他低着头委琐的说。

  “大人!不止是在我们尾张,列国基本上都是这个标准!”村井贞胜补充着说到。

  “那你们那里呢?”我又转向了秃头的元助。

  “回禀殿下!我们村人口要少些……”元助一边说一边擦着汗。“只有二百六十六个居民,人口构成和下河村也差不多!只是我们上河村是在山里,土地更为稀少和贫瘠。”

  “那让我们来看看有什么办法!”我站了起来,来回走了几步。“田赋的标准由织田家的法度规定,虽然我可以根据丰灾情况加以调整但范围是很有限的……这样,根据我的能力就先改为四成吧!”

  “谢谢殿下!”

  “不必了!再想想其它的……”看他们又要下跪我急忙拦住。“刚才我听增田说还有很多新田可以开发,这会不会对下游的下河村有所帮助呢?”

  “殿下啊!”德三郎愁眉苦脸的说到。“非常感谢您的好意!但村里的壮劳力不够,太多的田地也种不过来啊!”

  “嗯……这样……”我想了一下对着村井贞胜问:“修一条水渠的方法可行吗?”

  “完全可行!”他肯定的回答。“我已经勘察过了,在下游平原上可以修一条6.3里的水渠!所费大约两千贯!”

  “好,就这么办!”我对德三郎说:“我在下游修一条渠,经费和人工都不用你们管!把你们村的旱地改为水田,其他土地等将来人口增加了再开垦,这怎么样?”

  “殿下的大恩大德我们永世不忘!”他的脸上一时老泪纵横。

  “再说说你们那里吧!”我又对元助说:“你们那里地少又不能修水利,就……不要交粮食了!我的庄园建好后会有一些饲养和种植果木的轻体力劳动,你们就以劳役抵偿田赋吧!”

  “多谢殿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