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8、深思熟虑的请缨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59 2006.04.07 20:45

    虽然并没有受到任何实际的打击,但败退毕竟是败退!七月五日傍晚织田军开始陆续上路,经过一夜加一天的急行军来到了越前与近江的交界。在一夜并不算踏实的休息后,大军多少恢复了些精神,七月七日的清晨再次上路,踏过边境进入浅井长政的地盘。

  从后队传来的消息说,由朝仓景键率领的军队已经开始了追击,但还只是保持着若即若离的状态,发生的仅是些零星的遭遇战,看来他们是想一直跟踪我们到浅井军的控制区域。

  上午10点20分,我带领部队行进在北陆道的大路上,前面是池田恒兴率领的部队,后面跟的是氏家卜全的1500人马。“做好准备了吗?”根据我的计算战斗已经迫在眉睫,尽管相信竹中半兵卫的能力可还是有些紧张。

  “没有问题……”竹中半兵卫回答时语气很自信,可面容很严肃。“经过昨晚的休息人力、马力都得到了恢复,我今早又检查了一遍,装备情况也完全正常!现在虽不能说处于最佳状态,但随时都可以投入战斗!”

  “那就好……”我轻轻的点了点头,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了。

  “主公,您只管放心!”跟在我身边的岛胜猛镇定自若的说到。“当初仅凭我们自己就击败了三好的5000军势,如今还有信长大殿的35000人马,取胜是毫无问题的!”

  “主公,你实在是太小心了!”一直尾随在后面的新八郎突然说到,他的脸上满是激动与兴奋。现在他已经逐渐习惯了武家的新身份,只有在私下里才叫我大哥。“……现在的强弱一目了然,这种战斗还有什么悬念?我们要考虑的,实际只是怎么多取得几颗首级而已!”说着得意的挥了挥手中的“修罗之怒”。他现在除了一张娃娃脸外确实满像是那么回事了,一身漆黑油亮的盔甲分外威武。

  “到底是初生牛犊……”前田庆次取笑的摇了摇头说:“打仗的事情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我们目前身处客地,随时都有可能被前后夹击,要在什么样的地点作战只怕也要由人家说了算。”

  “我可不是什么牛犊!”新八郎忿忿不平地辩驳到。“讲到和人打架,我未必就比你少!”

  “哈、哈、……小孩子脾气还挺大!”前田庆次指着新八郎的脑袋笑着问道:“还说不是牛犊!那不就是小牛的角嘛?”

  新八郎戴的是一顶中式的短延黑铁盔,由前至后有一溜铜鍪钉,和甲胄的式样很是协调。上面没有多少装饰,前立和吹返都没安,除顶门的鬼面上用红宝石镶了两个眼睛外,就是两侧各有一个淡黄色的两寸来长的弯弯小角。“这不是牛角!是虎牙!”新八郎现在对前田庆次是怒目而视。

  正在两个人半真半假的闹着时,前面的队伍忽然停了下来。池田恒兴的部队虽然很安静的原地没动,但从更远的地方隐隐传来了阵阵喧闹。

  “去打听一下,看发生了什么事!”

  得到我的命令后一个亲兵策马跑向前面,不一会儿又转了回来。“报告主公,前面的大障垰被浅井军堵住了。大殿的本阵现在停在前面的山下,先锋各部正在攻击敌军!”他回禀说到。

  该来的总会来,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重治和新八郎跟我到前面去看看,其他人归队待命!”说完后一催马向前跑去。

  “在后面待不住了?那就一起到前面看看吧!”没多远就碰到了也正要往前去的池田恒兴,但看样子他却一点都不担心。

  “柴田那家伙怎么在这么个地方磨叽!”我边走边向他抱怨到。“主公也是,要是碰到浅井主力就该马上展开全军啊!”

  “你没走过这吧!”池田恒兴抿着嘴笑了一下,好像很高兴我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大障垰是个山口,虽说不是很险要但也不过二十几丈宽,又处于一个坡上,太多的部队施展不开!”

  “是吗?”我一时没了话,要被堵在这前景可不美妙。走了不太远我们就来到了织田信长的临时指挥所,他此刻正站在一个小丘上焦急的注视着前面,前军和中军大部分将领都围在他的周围,气氛显得很压抑。我和池田恒兴悄悄来到织田信长身后站好,也抻长脖子向前望去。

  前面的情势确实不容乐观,500米开外的地方是一个两山相夹的山口,一支浅井军已经在那里设下了拦路的栅栏,由于过去曾经是盟友,所以我依稀记得那个旗号是浅井三将之一的海北纲亲!虽然人数不过只有1000左右,但一来借助工事,二来弓箭、长枪齐全,所以防守的相当稳固。目前正在进攻的是柴田胜家的两千长枪足轻,实话说论素质还算可以,只是装备得着实惨点,穿得只是最低档的皮甲,在几十米内无遮无拦的状态下,被木丸弓一射一大片。不过这也算难怪!仅凭着他那六七万石领地,这就是极限了。总之,进攻的情况很不顺利,而稻叶、佐久间两支部队正在山脚下待命。

  “真是该死!”看到又一轮进攻被打退,织田信长狠狠的诅咒到。“你们谁有办法?”他用犀利的目光向后扫了过来。

  不少人张了张嘴最后有没有说话,不是他们缺乏勇气,而是实在没有迅速突破敌军防线的把握。

  “废物!”织田信长又扭过了脖子。

  “主公……”我忽然感觉有人悄悄拉我的衣袖,回头看去却是竹中半兵卫。

  “怎么?”我问到。

  “您可以申请,由我们的骑兵去攻击!”他目光闪闪的说到。

  “什么?”我被这个建议吓了一大跳。“让骑兵去攻坚?你没有搞错吧!”

  “看似荒唐,实际非常可行!”竹中半兵卫语气坚定,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主公,您仔细看看前面的地形!那里看似很高实际坡度并不算陡,战马上去毫无问题,虽然无法发挥骑兵的冲击力,但面对栅栏这本身也用不上。另外不知您注意到了没有,海北纲亲的这只部队很可能只是先锋,而且到达的时间也并不长,尽管立起了栅栏可并没有来得及准备滚木等重型防御武器,我们完全有能力一举将其击溃!”

  “敌军不是还有弓箭吗?”我担心的说到。

  “那种弓箭对我们骑兵的盔甲没有任何威胁!”

  “有栅栏的阻挡,还有长枪……”我的心里有了些活动。

  “骑兵用盾牌,马匹的正面有挂甲,长枪的伤害也不会很大!只要到了跟前,要不了几下这种简易栅栏就会被马刀砍碎!”

  “嗯……”我低头沉思,不能不说这个建议还是可行的。

  “主公!”看我还在犹豫,竹中半兵卫不免有些着急。

  “好,就这么办了!”我终于下定了决心。“主公,可以让我试试吗?”我来到织田信长身边如是说到。

  “你?”织田信长怀疑的看了看我,他非常清楚我一般对于这种冲锋陷阵任务的态度。

  “哦……前军诸部已经相当疲惫了,让他们下来稍微调整一下也好嘛!”我还是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没有把话说得太死。

  “那……也好!”织田信长想了一下终于答应了。“传令柴田先下来,你的骑兵过去试探一下!”

  “是!”我正想回到后队,却又被织田信长叫住了。

  “等等!”他远远的看了看我的那队骑兵后说:“你亲自去也不会起什么作用,命令部下去就可以了!”

  “是,主公!”我叫过新八郎把手中的太极团军扇交给了他,让他传令给前田庆次全权指挥。

  “我有件事一直想问你……”新八郎走后织田信长说道:“你的骑兵怎么怪模怪样的!不但穿着皮质的马铠,怎么还拿着盾牌?”

  “皮质的马铠可以跑得比竹马铠快些,盾牌可以抵御弓箭!”我给他作着解释。

  “我也很奇怪……”丹羽长秀这时也说道:“你的骑兵为什么没有靠旗?背着这么多骑枪干什么?而且还都是这么短而单薄的!”在日本对于标枪历来没什么概念。

  “这是因为仅一把马刀可能会脱手,而单手的骑枪自然要短小些!”我觉得现在还不是显露标枪用途的时候。

  “真是奇怪的想法……”织田信长摇着头喃喃自语到。

  “主公!”这时柴田胜家退了回来。“属下无能,让您……”

  “不必自责!”织田信长摇手阻止了他下面自责的话,平心而论他一直是最信任柴田胜家的。“你已经尽力了,让忠兵卫去试试吧!”

  “他?”柴田胜家惊异加鄙夷的看了看我。“也好,就让我们见识一下诸星大人部队的‘武勇’吧!”

  “比柴田大人……”

  “那是怎么了?!”

  正想好好“夸奖”柴田一番的时候,池田恒兴的一声惊呼使我转回了头。一眼看去,我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后背立刻惊起了一层冷汗……

  --------------------------------------

  冬天里的熊:按理说以主角目前的身份还不能使用军扇,但彩披总让我想起“马尾巴的功能”,总体来说还是军扇气派些。另外说一句!战斗场面将要开始了,但我写这种情节着实缺乏把握,有什么到不到的地方大家多担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