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2、妙语如斯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63 2008.03.02 20:03

    “阿忠你现在真是越来越不象话了,简直是不知检点!”仙芝皱着眉头数落着我,看样子是相当的生气。在她来讲这可是极为罕见的,何况此时边上还有其他人在场。“你倒是说说你自己!自己喝酒也就罢了,怎么还让仙鲤丸灌了这么多?他现在只有十几岁,要是伤了身体可怎么办!”

  “武将出人头地这也是必不可少的一课,你也不是不知道主公疯起来的样子!”我尤自为自己辩解着,可是心里也是有些不落忍。

  仙鲤丸趴在地上昏昏沉沉地睡着,两颊呈酡红的颜色。几个侍女、仆妇正在给他换衣服、擦脸,醺醺的酒气充满了房间。都是池田恒兴和浅野长政这两个家伙害的,我一时没有看住!

  “让我来!”一个侍女从外面端来了一碗醒酒汤,仙芝接过来亲自替仙鲤丸喂下,一边喂还一边心疼地***着他的脸颊。

  “池田恒兴这个家伙,一点正形没有还想作仙鲤丸的岳父!”为了转移目标,我开始抱怨不在眼前的人。“虽说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但是在他家住了这么长时间恐怕也不会受到多少好的影响。而且看池田对阿市公主的那个样子,孩子只怕也是宠坏了的……”

  “哦!”听我提起这个话题,仙芝把空碗放回托盘并把所有下人都打发了出去,我知道这是她要和我讨论要紧事情的表示。“池田殿下虽说形骸无羁但却为人仗义,和你这么多年又是关系密切,仅在当年与武田交战那次我们也是欠了他的。现在池田家虽说势力弱些,可却是一股真正可以依靠的力量,从各方面将都是不错的选择!”

  “我不同意!”我坚决地摇了摇头语气不容有丝毫置疑,而且想必脸色也很不好看。“茶茶又不是池田恒兴的亲生女儿,我们之间的关系涉及到她反而是远了。加之丹羽殿下也推测主公会产生猜忌,所以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

  “哎……”仙芝长叹了一口气显出了极度惋惜的神色,伸手又***起了仙鲤丸乌黑的头发。再过一年仙鲤丸就要元服,届时发髻的样式也会改变。“去年在花隈城时阿市公主就委婉向我表示过这个意思,我自己也非常喜欢茶茶这孩子。她不但可爱漂亮,而且举止高雅仪态出众,和仙鲤丸真是非常合适的一对。只是后来几次偶尔提起的时候你立刻转移话题,不知道你怎么会对她有这么大成见的!”

  “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觉得心里不舒服!”话刚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不应该用这种语气和仙芝说话,不管怎么说这都不是她的错,她会有这种看法本也是无可厚非的。有些话我无法向她解释,也根本解释不通。

  仙芝不再说话了,只是怜惜地看着熟睡中的仙鲤丸。她的这种态度反而令我的心中一阵阵刺痛。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话怎么说,也许只是我心中的一股错觉吧!”我还是决定向仙芝作出解释,哪怕是用假话骗她。“茶茶这女孩长得是很漂亮,要说什么明显的缺点我确实也说不出来。可我就是一看见她就感到心绪不宁,从第一面时就是这样!”

  “哦?”仙芝意外地抬起头盯着我,似乎有些难以理解。

  “我第一次见到茶茶时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当时我就觉得心头没来由的一懔!”面对仙芝专注的目光我有些愧疚,但还不得不把这个瞎话继续编下去。“……当时我就觉得后背一冷,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那道眼神隐含煞气……对,就是一种妩媚中的煞气!还有我当时恍恍忽忽之中看见了一个影子,就在茶茶的身后,周围还未绕着一团血色的雾气。根据我的所知这应该是‘亡国之魅影’,茶茶一定是某种妖孽转世……”

  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谎实在是撒得太烂了,以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我知道只有这种说辞才能打动她。仙芝这个人什么都好,而且也很聪明,但就是深深沉溺于因果宿命这种迷信观念当中。我偷眼看了她一眼,果然神色越来越不安。

  “嗯……要是这样的话倒不可不虑!”听完我那套“鬼话”后仙芝的脸色有些发青,神情间也有些恍惚。“……这些年来诸星家异军突起,短短时间里就由一个一般武士一跃成为了海内瞩目的大名。这些都是神佛保佑的结果,这种时候实在没有必要引个‘晦星’进门招致神弃!”

  “就是、就是,我也正是这样想的!”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塌实,但嘴上我确是一迭声地应承到。

  “既然这样池田家我们就不考虑了,可是仙鲤丸新娘的人选却不能再拖下去了!”仙芝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既然已经决定的事就完全抛开,但马上就又开始了新的计划。“我原来也是想再拖个一两年看看,但以现在的形势显然是不行了。仙鲤丸在京都甫一出现就受到了各方面的关注,甚至引起了一番私下的较量。再拖下去会出大事情的,所以一定要尽快下决心了!”

  “你说得不错,我也是这样打算的!”我点点头思索了一下,然后才对仙芝说道:“虽说有几家公卿的女儿也不错,但我觉得正妻还是应该在武将家族里找。丹羽殿下的四女和前田大人的三女都很出色,再斟酌一下就可以定下了。至于公卿那边也不能弄得太僵,还是找个下阶门第出身的作妾室。正亲町阁下虽然跟我说过两次,但也大可不必在一颗树上吊死。不妨……”

  “你想得是不是太远了,还是先把正妻的人选定下来吧!”仙芝没有随着我一起畅想,而且显然还有更深一层的忧虑。“丹羽殿下和前田大人都和我们关系密切,而且都曾经提携过你。这种问题上我们无论答应哪一家,都会无可避免地在另一家的心里造成嫌隙。再说还有主公的因素在里面,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造成结党的猜疑!”

  “应该不至于吧!”我并不完全认同这个看法。和后来的几个统治者不同,织田信长并不太在意属下结亲这样的事,以前的惯例也就是知会一声就可以了。

  “此时一时也彼一时也,这可是关系着六国甚至更大地方的态度走向呢!”仙芝虽然笑了起来,但眉尖却依稀飘动着一丝乌云。“这毕竟是一个大动作,且不说主公会作何想,就是一般人也会从中刻意寻找你‘不轨’的痕迹。如果不在主公那里有所表示,这件事一定会造成严重的后遗症!”

  “主公那里我自然会打招呼,这种事怎么可能忘记呢!”我有些不满仙芝对我的轻视,好像我还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不是向主公打招呼,而是请主公对这件事作出决定!”仙芝一本正经地说到。

  “请主公来作出决定?”我的脑中想起了织田信长耍酒疯时的样子,脊背上不禁冒出了一层冷汗。

  “你是怕主公胡乱地替仙鲤丸指定一门亲事吧?放心,这种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仙芝紧盯着我,显出一派胸有成竹。“作为织田家最大一根‘柱子’的基础,主公对这件事只怕会比你更为慎重,既不会作为对强大外藩的和亲手段,也不会找个不信任的家族。同时在我们还避免了得罪任何人,因为这是主公作出的决定!”

  “这倒是有些意思……”我感到我明白了她的意思。

  “信可以写的长一些,还不妨在上面诉些苦!”仙芝对我笑到,而且笑得有几分狡猾。“让主公知道我们的难处,然后再费心给我们挑一个媳妇。虽然选的人可能和我们自己挑的是同一个,可结果就是大大的不同了!”

  “是个好主意!”我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巧妙,想着想着就不禁笑了起来。“你觉得主公会替仙鲤丸选谁?”我忽然又觉得有些不对了!

  “九成九是他自己的女儿!”仙芝毫无隐讳直接了当地回答到。“面对现在诸星家这么强大的实力主公绝不敢掉以轻心,也不可能会轻易放手。在目前没办法直接自己掌控的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尽最大可能把这个家族的继承人攥在自己手里。好歹女婿也算半个儿子,而且在第三代继承人身上也连接了自己的血统!”

  “这个可能的确非常之大,就算换作是我也极有可能会这样做!”又经过一番周密的考虑,我也想不出更为合理的可能。“那我就去写信了,这件事情年底之前也许就能定下来!”我站起身想去书房。

  “其实……也不是没有别的可能!”我的脚已经抬了起来,仙芝的嘴里却又冒出了另外一句话。“主公也许会选一个没有直系继承人家族的独生女,那样一切可就麻烦了!”

  “哦!”我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有一种事以前也在大家族中发生过,那就是‘换子继承’!”仙芝此时忽然变得极度的忧虑,声音里也带着微微的颤抖。“在仙鲤丸之后可能就是虎千代,接着就是安排一个鸠占雀巢。若真是如此,阿忠你就要早作准备了!”

  “仙芝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我用牙缝里蹦出的声音说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