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2、蛟龙出海(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88 2007.07.01 20:10

    我带着蒲生氏乡、山中鹿之介、岛胜猛和新八郎走进了北之庄城的大门,虽然来到这里已经有五天,可这也只是我第二次进这扇大门。

  我到达这里后柴田胜家派遣佐佐成政和前田利家来欢迎我,但他本人却只是安安稳稳地等在城里。虽然作为本次战役的主将这么作亦无不可,但我们这是来他的土地上抵御敌人,换而言之是协助他的援军,这么作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再说我与他相比差距只是在排名上,并没有实际品阶上的高低贵贱之分,再要这样就是明显的瞧不起人了。

  对这种作法我自然是憋了一肚子气,进城见了他一面算是点了个卯。之后我推辞了他在城里替我军队安排的住处,在离城五里处扎下了营盘。后来他邀我共商军情,我也用一路颠簸身体不适推辞掉了,反正“猴子”也没有来,我犯不着一个人跟他较劲儿!

  昨天晚上羽柴军8000余人终于姗姗来迟,这还是在后来织田信长的催促下加快了进度。再也没什么借口了,我也只好进城来听从柴田胜家的“调遣”了。

  “早啊!”内城的檐廊里碰到了同样来参加会议的羽柴秀吉,他的身边跟着黑田官兵卫、浅野长政、蜂须贺政胜以及福岛正则。看到他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我忍不住开起了玩笑。

  “我是走得慢了点儿,可还是赶了别人一个措手不及!”说着他忿忿不平地朝里面一努嘴说道:“瞧!我们都到了这里还没有见到人影,也不知道主人是什么时候起的!”

  我作出了一脸身有同感的神色,向上看看说道:“这儿的屋檐太矮了,低低头吧!”之后还故意皱皱眉,叹了口气。

  “诸星殿下、羽柴殿下,两位辛苦了!”柴田胜家好在还没有大刺刺地坐着等我们进来,总算是站在会议室的门口还一人对我们点了一下头。不过那眼睛里的轻蔑至少我可以清晰地感到,这只可恶粗野的大猩猩!

  “倒是我们来迟,让柴田修理殿下久等了!”“猴子”对着他满脸堆笑,可声音却是从槽牙后面挤出来的。

  “既然如此我也不多客套了,请两位殿下入座我们讨论军情吧!”柴田胜家果然立刻回复故态,转身就走回去坐在了主位上。

  我和羽柴秀吉对视了一眼也走进去坐在了左右上手,此时屋子里已经有了几个人,包括佐佐成政、前田利家、蜂屋赖隆等几个原来就有些身份的人。

  “如今上杉谦信已经平定了能登,不知两位殿下对此次出战有什么高见吗?”程序上作为主将柴田胜家是要问一句,有多少诚意也就不好说了。

  “我们初来乍到情况不清,一切还是请柴田修理殿下吩咐吧!”我没有接着毫无意义的礼敬,反正输赢都是你的,只要不诚心坑我们也不会太乍刺。

  “如此我就不恭了,先来大概说说眼前的情况!”柴田胜家一摆手,两名侍从拉起了一幅五尺见方的北陆道地图。“越后军在平定了能登之后穿过了边界,于七日前攻克了古国府城和阿尾城。但其后上杉谦信的主力并没有继续进攻,据最新消息表明他们至今依旧留在那里。不过他派出了小股的骑兵潜入我战线纵深进行袭扰,最远处已经深达加贺境内。按理说这不太符合上杉谦信不喜久战的惯例,所以这也是我们制定战略的一个关键所在!”

  “这确实很是奇怪……”羽柴秀吉皱着眉头双手抱肩,神色显得很是慎重。“不知道柴田修理殿下和诸位大人还有什么消息或判断,我们从西国而来毕竟对上杉谦信还不熟悉啊!”

  我在心里更有“谱”了,这只“猴子”打的是和我同样的算盘。

  “外间把上杉谦信传得神乎其神,那也只是因为他以前一直是在和东北的‘小杂鱼’争斗罢了!”佐佐成正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发出了一阵冷笑,这家伙比柴田胜家更狂妄而且愚蠢。“上杉谦信不敢进兵说明他缺乏信心,面对我们超过他一半的军队有些嘀咕了!越后之兵虽说凶悍但装备低劣,我军在作战中发挥铁炮的优势必不难取胜。就像在长筱那样……”他越说越兴奋,最后还双手比划了起来。

  “嗯……嗯、嗯……”我一边听一边微笑点头,可心里却在一遍又一遍地骂着蠢货。

  上杉谦信的大小战役可以说经历了无数,但他有一个特点就是从来不到别人给他准备好的战场里去。无论是数次与武田信玄争斗川中岛,还是挥十万大军围攻小田原,他总是能够巧妙避开对手有准备的区域,而在对手调整战场态势之前,他就已经率先完成了变更,这一切总是能够抢在敌人之前。

  现在上杉谦信平能登而不攻越中,就是把预定的位置留给了我们,要是看不清楚这一点一头伸了进去,说不定就会直接被他切下来。所谓那些袭扰的小股骑兵,只怕是上杉谦信已经在为战场制造“环境”了!

  “佐佐大人不但武勇可嘉而且见识深刻,我等真是受教了!”终于等到这个家伙说完,我又转向了柴田胜家。“看来在我们来之前柴田殿下和诸位大人已经下了一番功夫,这样我们也就不用再操什么心了。不如殿下把心中的想法直说出来,我看稍微讨论一下就可以照此执行了!”

  “诸星殿下所言,正和我意!”我的话音刚落,羽柴秀吉就忙不迭地点起了头。

  “既然诸星殿下和羽柴殿下都是这样诚恳……那么我也就献丑了!”柴田胜家稍微摆了一下姿态,就开始行使“总大将”的职权。“现在越后骑兵在越中四处袭扰,我们如果集中全力对应的话不但效果未必好,只怕也会被上杉谦信的主力有机可乘。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全力寻其主力决战,借他兵力分散的机会把握也更大些!”

  “柴田修理殿下不愧是本家的元老,驰名天下的名将,我秀吉就听从您的安排了!”“猴子”看似对柴田胜家的权威予以充份尊重,但接着就开始讨价还价了。“只是近来西国也是情势日紧,我辖下的部队刚刚经历了与三村氏的一场苦战。接到主公的命令后匆忙而来,还未得到充份的修整。我只怕匆忙之间难以力战,还请柴田修理殿下谅解!”

  “羽柴殿下的话我深有同感,千里奔袭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还没等柴田胜家回答我就抢先接了上来,这个时候是与“猴子”建立攻守同盟的环境。“淡路、纪伊都是刚刚平定,因此不得不留下足够的力量以策万全。不过虽说此次我只带来12000兵马,但已经包括所有精锐了!”

  “是啊!诸星殿下部队的战力我是深知的!”羽柴秀吉也听出了我的意思,因此马上给我搭了个“台阶”。

  “但无论甲骑和铁炮都无法迅速前进,轻骑又要作为侧翼保障。唉,我也是实在为难哪!”我长叹了一口气,摆出了一脸的苦相。“甲骑和铁炮备队虽说薄具威力,但对后勤要求都是极高,难以远离辎重独自行动。其中一切苦衷,还望柴田殿下能够体谅!”

  其实只要是稍微明白点儿的人都能明白,眼下这里不论唱多高的调子都是离心离德。鉴于织田信长的强硬态度,这仗是一定要打的,但既赔老本又丢面子的傻事谁也不会干。我和“猴子”的话已经说得非常清楚:参战可以,打头阵甭想!

  “这……”柴田胜家稍稍愣了一下,然后低头沉吟了起来。柴田胜家不可能一味地强硬抵制我们的要求,因为那甚至将导致此次合作的直接破裂。“这样吧!两位殿下与我分三路齐头并进……”他终于找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由佐佐大人担任先锋将,前田、不破、蜂屋、金森四位大人辅佐,率领府中城12000人马为先导。我作为中军居中;诸星殿下为右队沿信浓边境前进;羽柴殿下作为左队沿海岸一线前进,大家相互呼应互为依托,两位殿下以为如何?”

  “柴田殿下如此体恤,我们一定竭诚效命!”我和羽柴秀吉一起认可了这个方案。

  柴田胜家虽然从骨子里狂妄骄傲,但并不是佐佐成政那样的傻瓜。他把作为与力的织田信长直辖部队府中一干将领摆在前面,胜了有他一份功劳,败了也有推托责任的余地。而他自己摆在三路大军的围护当中,也就等于放到了“保险柜”里。

  我和“猴子”的位置各有利弊,走右路可能被北信浓的亲上杉势力攻击,走左路则有来自海面上的威胁。不过现在北信浓是上杉、武田共管,因而并没有太强大的力量,而上杉家也没有太强大的水军,所以这个结果也是可以接受的!

  “此次对上杉一战主公甚为重视,同时也关系到我们这五万多人的生死!”虽然心里极不情愿,但迫于形势柴田胜家还是要拜托两句。“……请两位殿下务必尽力,几路部队不可相距过远!”

  “这个请柴田殿下放心!”距离太远也不安全,我们两个自然不会拿自己开玩笑。“不知我们在何处汇集,与上杉谦信进行决战呢?”我问到。

  “我预定的是手取川城!”柴田胜家回答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