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8、教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91 2007.03.16 11:57

    三月中下了第一场春雨,之后的气温有明显上升。花园里各种花木间不断传出啾啾的鸟叫,呼应着池塘里面荷叶下的阵阵蛙鸣。新建的无论是房屋还是园林都有一股燥气,只有住过一段时间并经过精心地维护,才能渐入佳境。

  我缓步走向池塘边的暖阁,今天还要接见几个客人。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我的身边还跟着仙鲤丸。我侧目望去,发觉他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看到这种情况不禁叹了一口气,看来我的血统里依然是柔弱的一面占据主导。

  作为第一个孩子的仙鲤丸出生时,我的环境已经很好了,对于他们的教育也是属于古今结合的那一种,只是和一般这个时代大名的继承人相比,显得有些软弱了。战国中有些武将在十一二岁时就元服上阵了,甚至有的专门还让孩子在很小时就亲手处死人犯。可我总觉得这样太残酷了,容易造成心理上的畸形。

  可现实总是必须要面对的,不然在我之后他们将无法生存。在今天早上,我命令雾蝶在仙鲤丸的茶水里,偷偷放上了一些凝神、清心、镇静的药物。作为父亲,我只能做到这样了!

  “主公到!”见到我们来到,石河贞友和樱井佐吉躬身,并从两侧拉开了屋门。

  “参见主公!”正在屋里等候的三个人伏地行礼。

  “大家都免礼吧!”我走到主位上坐下来,仙鲤丸挨着我左侧坐好,后藤又兵卫侍立在我右侧身后。“老师一路劳累了,身体还好吧!”我对左侧第一席上长野业正关切地问到,他身边是竹中半兵卫。

  “托主公洪福,虽有贱恙尚能勉效薄力!”他抖动着业已完全雪白的眉毛和胡子回答到,与此同时脸部微微不自然地抽搐了两下,如果仔细听的话,还会发觉他的声音也有些发颤。

  “老师一切安泰就好,公事尽可以放手一些交给年轻人!”我稍稍松了一口气。

  去年长野业正中了一次风,虽然抢救及时但毕竟是八十多岁的人了,留下了些许的后遗症。昔年的马上豪杰,如今只能扶杖缓行了。我也动过要接他到我身边来的念头,可他却回信说:猛虎虽耄,替主公看守门户尚可无碍!最后只得作罢。

  “多谢主公挂怀!真得是有些老了……”我几句慰籍的话,竟招出了他的一番感慨。“承蒙主公不弃,托以丹波大国,本当誓死维护以报重恩,不想力不从心酿成巨变。多亏了……”说到这里他抬手一指下面正对着我的那个人。“多亏了波多野亲宣大人,关键时刻深明大义,一举诛除了波多野秀治等逆党。这才使叛乱得以迅速平定,丹波一国恢复平稳。亲宣大人功不可没,请主公体察!”

  “你就是波多野亲宣?这次你的功劳居首,实在是辛苦了!”随着他的手指我转移了目光,对着正前面瘦小的中年人点了点头。这是一个没什么特点的人,微微发黄的皮肤加上稀疏的头发,还留着类似老鼠一样的胡须,只是眼睛总是不停地乱转,还显得有几分生气。

  “这只是下臣应该做的,殿下的夸奖令我诚惶诚恐!”他低垂下脑袋连连地叩着头,说话时微微带一点咝咝的声音。

  “不必这么多礼,你毕竟是立了大功的!”我拿起小折扇轻轻扇了两下,这么作其实不是因为温度的关系,只是想赶一下一股不很明显的异味。“请你自己说明一下吧,我对于阁下的功绩可是深感兴趣的!”

  “是,下臣冒昧!”波多野亲宣有些恐惧又有些得意地向前伸出手,那里放着十七个一尺半见方的黑漆盒子。“这是逆臣波多野秀治……”第一个盒子被打开,里面是一颗栩栩如生的人头,明显经过擦拭和熏香的处理,所以味道不是很冲。

  仙鲤丸的身体颤抖得更加明显,我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前面,暗暗伸出手去在他的肩头捏了一下。他一个激灵稳定了些,可眼睛里还是有掩饰不住的恐惧。

  “这是逆臣波多野秀尚;这是逆臣安部重泰;这是逆臣……”盒子被一个接一个地打开,开始存在于波多野亲宣神情中的一丝愧疚也逐渐散去。这没有什么奇怪,这就是失败者必然的下场。

  波多野秀治兄弟自打下野后,就被软禁在波多野宗高的领地里,居住的是一栋有十来间房子的小庙。旧臣念及过去的情义,所以看守不是很严,日常生活起居也都算不错。可就在一个月前,三好长逸在摄津再次挑起了动荡,这被波多野兄弟俩看作了东山再起的机会。在庙里一个小和尚的帮助下,他们从软禁的地方逃了出来。

  毕竟是熟门熟路,波多野兄弟很快在一个同宗亲族那里站住了脚,接着就是向过去的家臣们发出檄文,号召他们起兵联合三好,一举清除我在丹波的统治。

  绝大多数人在得到这个信息后都大吃一惊,以波多野宗高、籾井教业、赤井直正为首的众人纷纷回信,要这哥俩清醒些,赶快迷途知返自缚请罪!可这两个人就像所有输红了眼的赌徒一样,咬紧牙关准备一意孤行。

  波夺野家在丹波多年的统治还是有一定根基的,先后有十几个人不顾一切地带领手下赶去回合,居然也让他们拼凑出了近两千人。面对这种情况身为丹波守护代的长野业正自然不能坐视,但因为身体的严重不适,只好令我派在波多野家的家老坂上成枬率兵3000前往征讨。

  面对压境的大军波多野秀治等人准备负隅顽抗,并向三好和毛利发去了紧急求援的信件。虽然手下都是一些没有多少战斗力的乌合之众,但据守的城池地势险要又有充足的粮草,所以他们准备拼一下,说不定就能等来局势变化的一天呢!

  可就在这时,局势真是出现了匪夷所思的变化!那个接待波多野兄弟的亲族,这座城池的城主,在一次酒席上突然发难,斩杀了包括波多野兄弟在内的所有反叛首领。叛军们一时群龙无首,没有人能够再组织进一步抵抗,除了开门请降之外再无它途。就这样,一场原本轰轰烈烈的叛乱被消于弥耳,而这位起了关键作用的波多野亲族,就是此刻我面前的这位波多野亲宣!

  “天下刚刚开始安定,可不想……”说到这里我非常惋惜地摇了摇头。“我与秀治殿下原无私怨,只是因为他一时糊涂忤逆朝廷,我这才奉旨带兵讨伐。原想着过一段时间等这件事的余波渐渐平息后,我就恳请右大将上疏朝廷赦免其罪!没想到……唉,天数啊!”我叹了一口气,抬手抹去眼角的两滴泪水。

  “予州殿下天下至德,仁行信义世人无不争相传颂……”波多野亲宣一边在地上声音响亮地连连磕着头,一边痛哭流涕感激涕零地说道:“波多野秀治屡次犯上作乱对抗朝廷,下等亦多揣愚昧附其为祸。这等罪大恶极原该尽皆诛灭,是予州殿下怀慈悲之心屡屡教化。既获再造之幸,就该怀感念之情报效上恩,不想他却反咬一口以怨报德。似这等狼子野心十恶不赦,实在是有取死之道,殿下就不要为这样的人难过了!”

  “亲宣大人能有这种看法实在是波多野家之幸,丹波之幸啊!”我恢复了笑脸,语气也明显亲切了起来。“如今天皇圣德政令清明,朝廷励精图治欲还海内以升平。当此用人之际,我却不能发现大人这样的贤才实在是失误。幸得此番事发,大人大义凛然建立奇功,这才使朝廷不致有遗珠于野之憾!不过到底是亲情难舍,想必大人也是心怀惴惴吧?”

  “是……啊?!”听到我开始的夸奖和明显提拔的意思,波多野亲宣有些兴奋了起来,及至最后一句则又冒出了一头冷汗。这可是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稍有不慎不但前功尽弃,还有可能反而把命搭上。“亲情与大义孰轻孰重,在下虽然蠢顿却也有所觉悟!”不愧是嗅觉敏感的超阶政治动物,只慌乱了一下就恢复了常态。“再说波多野秀治等人也不能代表波多野家,正是因为他们的倒行逆施才使波多野家的百年大业险些毁于一旦,几几陷入覆灭的深渊。仰赖诸星予州殿下您拯波多野家于水火,宗祀得以延续,家名得以保全。在下以为,现在能够真正代表波多野家法统的,只有幼主——龙王丸殿下!波多野家上上下下也都是这个意思,愿在殿下领导下使波多野家走向辉煌!”说完又是一个头重重地磕在地上。

  “好!说得真好……”我轻轻地抚了两下掌,目光飘向长野业正和竹中半兵卫,这样的理直气壮信誓旦旦我自问都做不到。

  “主公!”竹中半兵卫向我一揖,脸上充满了奇妙的笑意。“亲宣大人一腔忠义可谓干诚,主公理所当然应该重用才是!”

  “竹中大人此言也正是老臣想说的……”长野业正也马上接口,充满“热情”的推荐道:“老臣年老力衰精力不济,这两年丹波的政务多有疏漏。幸得天降诸星家洪福,赐下波多野亲宣大人这样德才兼备的栋梁。请主公论功行赏,也好替老臣把公事分担些去!”

  ——————————————————————————————————

  冬天里的熊:下午就要出差了,因此提前上传今天一章。这次一直要到下周四,还望大家见谅。初步的打算是下月一日上架,如果各位大大手里的月票还没许人的话请照顾一下,我也争个新书月票榜什么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