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3、御颜(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324 2006.10.22 20:51

    “请诸位殿下在这里稍后,本卿这就前往上奏陛下!”说完这句话领路的大纳言菊亭晴季就自己走上了大殿,把我们一行人留在了廊下。既然织田信长想要借重朝廷提高自己的声势,那么起码在面子上自己也要表现出一定的“本份”。在他身后我们7个人按照顺序,依次站在适当的位置上。

  和我原先预想的差不多,虽然这次我们7个人都被授予从五位的品阶,但差别还是存在的,这一点从名义职务上也可以看得出来。排在首位的是柴田胜家,他的职务是修理亮,这是我们中唯一的一个内廷职务;第二位是丹羽长秀,他的职务是越前守(50万石),他现在已经代替林通胜总领了织田家内务;第三位是佐久间信盛,他被任命为安房守(43万石),不管怎么说他在现任的军团长中是唯一的一个托孤重臣,资格比柴田和丹羽都要老;第四位就是鄙人,授予的职务是伊予守(36万6千石),我手里的军团可是实力最强大的;我下面就是羽柴秀吉,他的职务是筑前守(33万石),这只“猴子”的努力终于有了报偿;第六位的就是泷川一益,被授予了能登守(21万石),他这个人向来的表现是“苦劳”多过“功劳”;最后就是明智光秀,得到了日向守(17万石)的职务。

  熟悉日本战国时代的人都知道,那时候的这个守、那个守很多,但大多数都是父兄甚至祖先担任过这个职务,自己也就这样称呼了起来。这其实是日本的一个传统,好比《源氏物语》的作者是个女人,却称为紫式部一样。当然这样的人是没有品级的,意义也与朝廷正是册封的天差地别!不过此时这个藩国石高的多寡,只是代表一个重视的程度,朝廷早就没了让我们实地履职的能力。这次织田家内部家老格的重要人物里,池田恒兴因为资历还浅没有参与,林通胜被踢出了局。

  既然提起了池田恒兴就不能不说两句,织田信长前天到达京都时曾经召集在京诸将,可池田恒兴却居然不见了,哪里都找不到!据他的家臣们讲:池田恒兴早在三天前就骑马出去了,没有带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这里不包括我)知道他去了哪儿!最近池田恒兴确实一直很怪异,织田信长发了一通脾气也只好作罢。

  今天我们这几个人多少都有些紧张,毕竟进入仙籍成为“殿上人”对于日本的大名们是个不小的“坎”!外地的那些强势大名大多是品级不高,武田信玄最高也就是做到从四位左京大夫。这确实是近畿霸主的一个便利条件,织田信长一次提拔这么多人,也正是想利用这个优势造成他高人一等的声势。

  我用余光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身边的几个人,还真是各有特色千姿百态!柴田的一张黑脸崩得紧紧的,口中还在不时的念念有词;丹羽长秀微闭双目神态安详,只是鬓角已经隐隐见了汗迹;佐久间信盛……;最紧张的无疑是那只“猴子”,屁股底下就好像着了一团火,总是不自觉的想找人说话,可又不敢张嘴。

  “陛下马上就到,请诸位殿下入殿吧!”还好菊亭晴季回来得很快,我们马上排成一队跟着他向里走去。

  整个殿堂无论是地板还是屋顶、柱子,都是以木本色的风格,由于年深日久已经变成了近乎于黑的深棕色,这几年织田家对于皇室的捐献日益加大,几遍清漆下来看着也相当光泽细润。这里的装饰不是很多,但均都力求型制的古朴典雅,或许主人正是想通过这点,把自己的身份和新近爆发的乡巴佬区分开吧!

  大殿的主位上并没有人,而左侧则已经有十几个显贵。他们当中有我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二条晴良、近卫前久都在非常显眼的位置上,据猜测除了摄关家出身的就该是宗室亲王了,正亲町季秀当然不在,他的身份还上不了这种“台面”。

  时代真是不同了,正亲町天皇并没有让我们久等。随着几声近侍官的通报,“至尊”的陛下款款而出上了宝座,太子诚仁亲王随后来到他侧前方的位置上坐下。

  “见礼!”整套的虚礼不可避免,参与的众人就像是在演戏。

  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天皇,看起来还稍稍有那么点架势,这也可能是得益于他的运气比他那个卖字的老爹好!太子相比起来就更显得文弱了许多,一有大一点儿声音就本能的一惊,还不时的左右看看好像在确认是否有什么危险临近,而且他似乎还有着先天气虚的症状。

  “右大将辛苦了,一路上都还好吗?”正亲町天皇以一种长辈的口气在问候织田信长,只不过是卑微的长辈在问候高贵的晚辈。

  “有劳陛下挂怀,臣贱躯无恙!尚能为陛下征战……”织田信长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用一种当家顶梁柱的口吻回答了天皇的问题。此刻他那种鹰视狼顾的目光更加锐利,并不时的藐向那些恭谨受教的公卿们。“只要有臣在,必不教宵小之徒再生事端危及陛下!织田家麾下10万儿郎随时准备为陛下流尽最后一滴血,请陛下只管安心国事好了!”织田信长语气一收,大殿里骤然一静。

  听了这番慷慨激昂的话语,我的脑中突然浮现出了另一段话。“大家但居禁中,外事听老奴处分!”这是多么相似的观点语气啊!

  “好、好、好,……”正亲町天皇连说三个“好”字,不知是否听明白了织田信长真正的意思。“近百年来,朝廷不断为残暴妄佞之徒所左右,每每不能通行政令!天幸降下右大将这等忠义豪杰,才使朕及天下万民得以见到匡正复兴的曙光。真是可敬、可赞,朕代天下万民谢过右大将了!”

  “臣不敢受陛下之礼!”织田信长明显也听出了这番话里讽刺的意味,脸也不禁红了一下。

  “这些就是右大将保举的有功之臣么?果然都是人中翘楚!”天皇把话题拉向了我们几个,毕竟示恩于进身大臣才是此次会面的主要目的。

  “不错!请容臣为陛下介绍,这是柴田……”织田信长侧了一下身开始“讲评”我们几个,然后天皇照例褒奖几句,回答的人也是千篇一律的感激谢恩。“这就是诸星清氏,目前独撑山阴局面。正是因为有他在,西国的盗匪、海贼才不至侵扰近畿!”终于轮到了我。

  “你就是诸星伊予守清氏?我听说过你的一些事!”到了我这里天皇的话不太一样了。“上次以少胜多击退三好逆党的就是你,而且你对于旧族中人也很照顾!很好、很好,现在像你这样憨厚朴实的人越来越少了!”

  “陛下谬赞了!”我深施了一礼,因为我清晰的看到了织田信长脸上飘过的一丝乌云。“……小臣的些许所为,均是得自右大将平时的言传身教!如果说有些许的功绩,那不过是右大将威德的映射罢了!陛下的褒奖溢美之词,臣实实的不敢领受!”

  “很好、很好!”正亲町天皇又是点头称赞了两声,也不知道是称赞织田信长的品德还是称赞我的谦虚,然后就是示意织田信长继续往下进行了。

  我暗自长长的嘘了一口气,不知道天皇是借此给织田信长难堪,还是真的看好我。前者反而倒好办了,朝廷的小动作瞒不过织田信长的耳目。如果是后者我就得和正亲町季秀他们好好说说了,帮我造声势可不是这个方法,眼下我最好的形象就是个本份的“老好人”。

  “众位都是有大功于国的栋梁之臣……”介绍的过程终于完了,正亲町天皇对我们的业绩予以了大力度的肯定。“虽然倚赖各位卿家的忠诚武勇,如今的近畿局势已经逐渐平稳了下来,但应该看到的是天下还远远没有安定,各位依旧是任重而道远!我要说天下亿兆黎庶和朕对各位卿家期望至深,各位还要再接再厉啊!”

  “我等即便粉身碎骨,也必不负陛下隆恩!”一如既往的誓言响起,说这类话时奸臣往往比忠臣更响亮。

  “右大将,你能选拔出这样多的忠义之臣,训练出如此多的长胜之师,可见平时是殚精竭虑辛劳国事!”对于我们这些人毕竟只是个姿态,真正只有和织田信长关系的内容才是问题的实质,这一点不要说天皇,任何一个人都不会不清楚。“……自应仁之乱以来,天下纲纪崩坏法统沦丧,急需的也正是你这样的忠义之臣以雷霆手段整饬啊!”

  “陛下所言甚是,臣亦深有同感!”织田信长语气低沉,仿佛充满了切肤之痛。“由于世间为妄议逆行所充斥,就是侍奉神佛的人也受到污染不得干净!更有甚者,诸如原本应该守护陛下的前大将军足利义昭等人,亦妄行不端欺压忠良,阴阻四方豪杰王路!臣实在是不得已才……”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它了!”天皇的右手在眼前挥了辉,仿佛是要赶走一只讨厌的苍蝇。“但天下还需要扫靖,朝廷也需要辅助!不知右大将可愿出任征夷大将军一职,总理天下藩事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