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6、、偷看了的底牌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776 2005.11.25 20:18

    “啊~~~!”一个长长的哈欠后,本来就在马上一路晃悠的我险些摔了下来。

  “主公小心!”楠木光成急忙上前扶住了我,岛胜猛也在前面拉住了马头。

  “哦……”我使劲儿揉着眼睛,还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没事了,继续走吧!”我强打着精神对前面说到。马又开始了继续行进。

  几天之前我接到了斋藤龙兴拘押安藤守就的消息后,就开通了对美浓的紧急通道。虽说这件事不一定把我怎么样,但影响肯定是有的。今天凌晨终于通过接力赛的方式传来了消息:菩提山城城主竹中半兵卫重治以一十六骑袭取了稻叶山城!一直等着的事情突然发生了,反而感觉没什么了!目前能够做的,也只能是静观事态的发展了。织田信长不可能在美浓没有情报网,但这次是美浓的一次内乱,他们由于没有专门对竹中半兵卫加以重视,要想搞清楚状况我估计怎么也得一天一夜的时间!没想到他们居然这么大本事,害得我在半夜里就被织田信长从被窝里揪了出来!虽然知道他是空欢喜一场,可还是得来。没办法,谁叫我还端着人家的碗呢!

  “诸星大人,请在这里下马!”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来到了天守阁前。“侍从就留在这里!”守卫恭敬但态度坚定的说到。

  “你们就等在这儿吧!”我回头对他们说了一句,就走入了那条熟悉的走廊。看来织田信长对这件事还真的很重视,这里的岗哨足足有平时的四倍之多!尽管我已经不知来过了多少次,那些哨兵还是对着我一个劲儿的看。我走进了评定室,现在这里来的人连平时的四分之一都不到!“看来还不晚!”我来到后面找了个黑暗的灯影里坐下,只是有些奇怪今天怎么反倒是那些“大人物”先来了?

  “既然都来了那就开会吧!”我正在胡思乱想着织田信长就走进了屋。“在这样的深夜把大家找来是因为发生了一件大事……”

  “不会吧?!”我在心里大叫着。扭头看了看周围,居然连前田利家都不在!就这样织田信长都没忘了折腾我,真不知道是该感到骄傲还是悲哀。“既然如此他待会很可能要叫我,真不知道……”我又往黑暗里挪了挪。

  “……事情就是这样了!大家怎么看这件事?”这时织田信长已经介绍完了情况,兴奋得用目光扫视着众人。

  “这实在是天佑我织田家!”还是柴田胜家第一个抢着发了言。“斋藤龙兴昏庸无道,以致失国;竹中重治以下犯上,突然兵变,想来此刻稻叶山城中已是人心惶惶一片混乱!我军乘此进攻,稻叶山城定可一鼓而下!剩下的那些阿猫阿狗根本就不够看了,美浓一国还不是主公的掌中之物?”

  “只怕不那么简单吧?”林通胜怀疑的说:“竹中半兵卫并非等闲之辈!能仅凭十六骑巧取稻叶山城,他又怎么会没有后手?”

  “我也是觉得武力攻伐并非上策!”丹羽长秀也表示了不同的意见。“美浓方面斋藤龙兴本就是个废物,大局全是靠美浓三人众在支撑着。这次安藤守就被斋藤龙兴下狱,说明他们双方原本就有的矛盾已经开始表面化了!竹中重治虽然是轻骑叩关,但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的行为也代表了美浓三人众,甚至是美浓大批豪族的态度!如果我们在此时大兵压境,美浓三人众必定全力援助稻叶山城,甚至会与斋藤龙兴弥和关系重上一条船,那我们可就坐失良机了!所以……我的看法是:还是派人与稻叶山城的竹中重治进行接触的好!从另一个方面讲,这也是对美浓三人众的一种试探。”

  “我的看法基本上与长秀是一致的!”织田信长抢在还要发言的众人之前表明了态度。“我决定对竹中半兵卫重治进行策反!只要他把稻叶山城交到我的手上,我就给他半个美浓!”他的话引起了一阵寂静。

  “这……这似乎有点儿过了吧?”首先开口的是丹羽长秀。虽然意见得到了肯定,但他却也被这个赏格吓了一跳。其他人也是忧心忡忡。

  “嗯?”正在这时我感到有人在后面拉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池田恒兴。池田氏是织田家的谱代重臣,恒兴的母亲是织田信长的乳母,本人也是极得信长的喜爱。刚满16岁的他在去年刚刚元服,如今已经是侍大将了!在这间屋子里,只有我们俩是部将以下的级别,也仅有我们两个年纪在二十岁以下。他此刻正坐在我的身后,一个更暗的灯影里。“干嘛?”我用低低的声音问他。

  “你怎么不去啊?”他用同样的低声说到。“这可是个好活儿!又没难度、功劳又高,升职那是板上定钉的!”

  “要去你自己去,我还是算了吧!”我不屑的撇了撇嘴。“不过……可别说作哥哥的没提醒你,这事不能干!谁去谁崴泥,十成十的费力不讨好!”

  “怎么会呢?!”他惊异的问我。“都这么高的价儿了那个竹中半兵卫还不上赶着跑来?要是搁在我身上就得乐疯了!”

  “能乐疯的就只有你这样的!”我笑着说:“实话跟你说!那个竹中半兵卫极有可能把稻叶山城交还给斋藤龙兴……”

  “什么?!”他的眼睛猛地瞪大了。“还会有这样的人?跟你说要真的发生这样的事,不是他有病就是你有病,再不就是我有病!”他忽然一脸兴奋的说:“既然你说得那么肯定,敢不敢和我挂一赌?”

  “随你啊!”我无所谓的说到。今天傍晚的时候我接到了最新的情报:竹中半兵卫只是把关在牢里的安藤守就放了出来,并没有给豪族们去信寻求支持,这根本不是意图坚守的行为!一有历史作证,二有情报为凭,我还怕他?

  “那我就要你的那块南蛮表!”池田恒兴说着就把手向我怀里伸来。

  “赢了嘛你就拿?”我推开了他的手。“打赌你押什么?”

  “还不是早晚的事!”他理所当然的说到。“那我押家传的那把名刀!”

  “我不喜欢刀啊!枪啊!这类东西。”

  “我收藏的所有好酒?”

  “算了吧!”我鄙视的回答:“你的藏酒比我差远了!”

  “那你要什么?要不……”他靠近我诡秘的一笑。“我把我家最漂亮的侍女押给你?她在清州的时候就是有名的美人儿!今年刚十四岁,我都还没碰过,绝对的原装……”

  “去!松手!你丫真恶心!”我低声呵斥到。

  “男人嘛!有什么可隐讳的?”他突然上下看了看我。“你丫别是有病吧?仙芝嫂子那个叫莺的侍女你怎么还没收进来?是不是……啊?哈、哈、哈……”

  “那里怎么了?”池田恒兴的失态招来了织田信长的注意力。“有什么话大点儿声说?”

  “回禀主公!”池田恒兴抢先站了起来。“诸星大人说,他愿为此事尽力!”他毫不犹豫的把我踢到了井里。

  “哦!是吗?”织田信长对这话感了兴趣。“那你说说你的想法!”

  ————————————————————————————————————————

  冬天里的熊:池田恒兴生于1536年这时已经28岁了,但我的书中需要这么个人就给他减了十几岁!选他是因为年轻职高位置合适,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历史上对他的性格脾气记述较少,便于作者进行塑造!还有就是我想看看大家对热血激昂和冷静客观这两种态度的看法,所以请都去投一下今天出的选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