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5、锋芒初显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57 2006.05.14 20:26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但我还是要再次出击的!”坐在桂川口城的天守阁评定室里,我在心里对着自己大喊了一声。

  经过了近两个月的忙碌,我终于把全部物资和兵马都带回了桂川口城,但时间已经接近了永禄10年(1567)的岁末。这期间的混乱也是在所难免的,老百姓搬家都不是件小事,何况我这个“小大名”还有着不斐的家底儿呢!真的回来后我才发现,这座桂川口城居然住不下了!在城里的房子装完各种财宝、军械、储备后,最多也就再塞进1000部队,其他人不得已下被安排在了城下町和几处田庄里!鉴于这种情况我不得不抓紧时间,夺取若狭已经是刻不容缓。

  “大家看看,我们要怎么才能尽快夺取若狭?”我在评定室的会议上征询着意见。众将再一次坐在了一起,只是这次显得有些拥挤。“过不了多久就要过年了,再不抓紧我们大多数士兵整个冬天都得待在民居里,这可能对以后的士气会有相当的影响!所以对于这次行动,我们务必要紧快!”

  “主公所言甚是,只是这里面也有很大的困难!”山中鹿之介皱着眉头,神色间有些忧虑。“由桂川口城要想前往若狭,必定要经过琵琶湖西侧!这里的地方属于近江国,原本是六角家的领地,后来靠北的几座城池又都投靠了浅井长政。自金崎合战后浅井家的力量有所削弱,暂时难以达到这些地方,他们这才又纷纷投靠了本家!因而这里的情况相当复杂,谁也不敢确定这些人心里是怎么想的,或者可以说在这些人里附近几家强势大名谁的人都有,我军要想无声无息的通过这里几乎是不可能的!”

  “如果我军轻装疾行,有没有可能在朝仓家作出反应前解决问题?”我想了一下问到。

  “恐怕没这种可能!”村井贞胜苦着脸摇了摇头。作为一个内政武将他是极少参加这种会议的,因为大多是时间他都不在前沿城市,但这并不是说明他就没有军事观念。“……现在已经是冬天农闲季节,以农兵为主的朝仓等大名的军队都已经开始聚集训练,一旦得到消息行动起来是很快的!即便是从一乘谷城赶来还需要时间,但只要是守军有准备,凭着若狭诸城的险要地形我军只怕也是难以速下!再说我军轻装就不能携带重型攻城装备,要想落城就更加困难。一旦我军被粘在若狭,说不定还会遭到波多野军从背后的攻击,那时全军可就危险了!”

  “实在不行我率骑兵先行,主公大军随后跟进!”前田庆次提出了他自己的建议,似乎有些孤注一掷的意味。“我军甲骑虽然战力强横但为数不过一千,朝仓家在若狭却有至少三千军队。我到那里后可以假意示弱诱其出战,再想办法歼灭其大部!这样在主公大军到达后敌军已经是有险无兵了,想必不难迅速占领若狭。就算此时朝仓和波多野的援军赶到则已地利在我,就凭我们诸星家这数千精兵还怕守不住吗?”

  “这个办法可行吗?”我虽然觉得前田庆次的这个建议有些冒险,很像是三国魏延兵出子午谷的办法,但有时用兵本来就必须要冒险。

  “只怕不行!”长野业正摇了摇头,明确表示了反对意见。“我军的甲骑自大障垰和十步町起已经名闻列国,这次平定畠山家内乱和击退三好之战就更是声名雀起,威名几可直追武田‘赤备’!朝仓军未必敢于出阵,即便是其出城迎战,限于若狭多山地少平原的特点,我军也是溃敌易而歼敌难!相反骑兵先期行动必定惊扰敌方,如果主公的本队在途中受到阻击岂不是进退维谷了?”

  “……”前田庆次一下子沉默了下去,看来他已经被长野业正的理由说服了。他的计划确实有很多漏洞,投机的成分太强了!

  “别人还有计划吗?”我转向其他人征询意见,不管怎么说我们这儿还有这么多的“皮匠”呢!一个人一个人的瞧过去,大多数都在做苦思冥想状,或皱眉低头或仰天默念,只有竹中半兵卫似乎面上略有舒解。“重治,你有什么办法吗?”

  “主公,属下的计划其实并不成熟……”竹中半兵卫话到口边却又欲言又止。

  “主公!”就在我想再鼓励他一下时长野业正却突然又开了口。“老夫想请主公给赋秀一个机会,听听他的方案!”

  “赋秀?”听到这话我就是一愣,本能的看了看坐在我侧后的蒲生赋秀。这些年他一直以我侍从的身份随军听用,只是静静的听着、看着发生的一切,不知不觉间这个“名将”已经13岁了!“那你就说说吧!”我也确实想看看他的程度。

  “小子无知!怎敢在殿下和众位大人面前……”蒲生赋秀诚惶诚恐的说到。

  “你不必这么紧张,即便有什么不对也没有人会怪你!”我对他投以鼓励的目光。“只管大胆的说出来,大家还会进行补充的!”

  “既如此……请恕小子无状了!”他终于抛弃拘束抬起了头。“请问殿下,您是不是和京都的大粮商长谷川宗仁很熟啊?”

  “还可以吧!”我仔细想了一下说道:“虽然没有见过几次面但相互帮过一些忙,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只要不是什么太为难的事,我想他不会推辞!”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蒲生赋秀一下子兴奋了起来。“我想请殿下向他租下所有的粮船!”

  “租船?”我有些明白他的想法了。

  “对,就是租船!”他连连的点着头。“长谷川宗仁在近畿一带拥有最大的粮食交易网,并且控制着琵琶湖沿岸的许多大型交易市场。为了满足这些市场常年的供给调配,他的手下统领着一支由众多船只组成的内河船队!因为是用于运粮,所以这些船的体积和载重量都非常之大!我们可以用这些船来运载部队,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直达若狭!”

  “这倒真是个办法……”我仔细考虑着这件事的可行性。

  “要是被朝仓军发现了怎么办?”长野业盛担忧的说到。“我军因为人数众多无法全部进入城中,这本身已经够引人注目的了,要是再在城下集中大量的船只必定更加令人生疑!一旦朝仓军有了准备就会在我军登陆时进行狙击,那么我军岂不危险了?”

  “长野大人所言甚是,但我们也可以利用这点造个假像!”蒲生赋秀开始分解剖析自己的计划。“我军携带大量人员物资回到桂川口城的消息,此刻只怕已经是尽人皆知,我们正可利用这一点来作一篇文章!对外我们就说由于人员太多必须准备大量被服冬装,而且在明年也将扩建桂川口城,同时处理一些过剩的物资,这样船舶云集也就有了理由。我军可分成小批乘船离开,白天离开的船搭载物资;晚上离开的船运送士兵;白天离开的船驶往各地;晚上离开的船向着若狭方向!我军留下的人员不停调动,敌方必然难以估算出剩余的数量。琵琶湖浩瀚数百里,里面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小岛!我军在临近若狭的岸边找上一个,把部队分批运过去,等到聚集了一定数量后再集中全部船只一次登陆,必然能够打朝仓军一个措手不及!”

  他说完后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相顾无言。

  “小子有什么不周之处,还望诸位大人不吝指正!”蒲生赋秀紧张的望着众人。

  “嘿!”可儿才藏突然在蒲生赋秀的肩头猛击一掌,打得他的身子一摘歪。“看不出来嘛!你这小子还是真有一套,不错!不错!”

  “此计确实比我想得周全,真是后生可畏啊!”竹中半兵卫也真诚的称赞到。

  “那你再谈谈……”长野业正又给这个学生提出了新的“难题”。“到达若狭后我军依然要面对朝仓军险峻坚固的城池,你有什么办法一举克敌吗?”

  “这在下倒是有点浅见!”蒲生赋秀转向竹中半兵卫说道:“我一直对竹中大人的谋略仰慕以久,所以想根据大人巧取伊势龟山城的奇谋东施效颦一回!”

  “哦!”听他这么说竹中半兵卫一下子来了兴趣。“你的计划是什么?”

  “我想先……然后……朝仓军必然……我们再……最后……诸位大人看如何?”蒲生赋秀说完了。

  “就这样吧!”看众人均无反对意见我拍了板。“时间紧迫,大家各自回去准备!”

  “主公……”众人纷纷离去后石川忠纲却独自留了下来。“我有一件事想向您禀报!”

  “什么事?”我抬起头望着他,心想这么神秘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情报。

  “是这样的……”他吞吞吐吐的说:“我……有些人想向您推荐!”

  ——————————————————————————————————————————————

  冬天里的熊:年少轻狂时常言“我若生在三国当如何如何!”、“我要处在拿破仑的位置上会怎样怎样!”,如今想想实在可笑!今天写本章时绞尽脑汁想出这条计策,可完后再一细看却发现不过是吕蒙“白衣渡江”的翻版,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衍生体。祖辈先贤们的“三十六计”实际上已经为所有谋略设定了公式,我们能够突破的空间是几乎为零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