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1、大局为重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962 2007.01.23 20:09

    “吁~!”石河贞友一把拉住了“黄金”的缰绳,扭头对我说:“主公……已经到了!”

  “哦~!”我这才缓过神来,抬头看看,居然把马骑进了门廊里。身后跟着的一大堆各级将领虽然谁都没有说话,但均以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我,负责接待的那个德川家臣尤是如此。我确实是失态了,但我心里总是放不下数百里外的老巢。

  尽管因幡的山名丰国是个废物,但他来打我了,出兵一万亲自挂帅。不过需要指出的是,真正的权力掌握在他的副将森下通与手里,而且身边有个“最可信赖”的盟友吉川经家。

  上个月丹波的豪族高野直义反了,并企图借交纳田赋之机偷袭丹波龟山城,可长野业正人老成精他又岂是对手,不但兵败身死还被灭族。本月初又有一个叫长浦满则的豪族意图谋反,在联络波夺野家中旧臣时事机败露,被我安下的“钉子”坂上成枬发现,结果又杀了长浦一族七十余人。

  美作也有一些人在搞小动作,但我想等的宇喜多直家却一直没有动作,他只是象征性的派了1000人参与了毛利、山名在但马方向的军事行动,真正履行了当初“消极作战”的承诺。派藤堂高虎扑灭美作叛乱时,我下命令很是杀了几个人,这个当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管怎么说,我对宇喜多直家还是不能够放心。

  在这种山雨欲来的时候我怎么能离开山阴?可偏偏我现在就出来了,还不得不强自抽调了5000兵马!

  眼看着织田家一天天坐大,武田胜赖再也忍不住了,借口长筱城主奥平贞能、贞昌父子背叛,发大军攻入远江。这一次明显同往常的“推手”似的摩擦不同,他不但尽起武田家的35000兵马,还向自己的大舅子北条氏政借了10000部队。这样的阵容绝对是一决生死的架式,天下大势又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德川家康更加不是糊涂人,求援信使昼夜兼程的跑进了岐埠城。

  织田信长显出了少有的慎重,传令各处尽量抽调人马参加此战!虽说武田信玄死了但名冠天下的甲州军势尚在,织田信长依旧没有在对等力量下战胜武田军的信心。接到命令的家臣全都忧心忡忡,如果作为根基的织田本家倒了,这些人中大多数都没有继续坐在守护位置上的把握。

  如果能确定武田家5年内不会西进的话,那我倒是真该衡量一下进退取舍了,可事实刚好相反,武田胜赖这次怀着一口吞掉天下的决心。非常确凿的情报表明:武田胜赖已经暗中联络了毛利、三好和本愿寺(不然也不可能一下子出这么多事)共同行动,要一举拔除织田系统的所有枝枝叶叶,丹后、但马被划给了毛利,而丹波则将属于武田!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既然武田胜赖这小子没他老子那么老辣的眼光,也就怨不得我不仗义了!这次大家是同船合命,少不得我也要尽一份力。当然,老家不能不顾,临来前我也作了一番安排。

  丹波方面的还是比较稳妥的,前有美作半国缓冲,侧有播磨的羽柴军呼应,这种时候他是不敢玩“花活”的。给长野业正派去3000援军,即便有问题也不会太大。但马是个关键点,看似毛利军也是看中了这里,虽说来攻的只有山名的一万人马,但毛利还有相当数量的军队集结在因幡境内意图不明,边上的宇喜多直家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给我来个“惊喜”。我不但派去了7000援军,其中还有半数的甲骑和铁炮,并且一再嘱咐前田庆次: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稳守疆域即可,即便是敌军一溃千里也决不可追!我起程时恩斯特的12门新炮还在路上,我留下话要他们一来就转运到但马去。

  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动员力量就可想而知了!勉勉强强带出了5000部队,其中只有1000甲骑和500铁炮队。这样的能力已经相当不错了,为了应对山阳可能发生的突变,羽柴秀吉这次只有2000人来凑数。

  说不得这次织田信长也是处境尴尬,近畿的依附大名既不能带出来太多也不能太少,少了怕他们在后院‘烧火’,多了临阵倒戈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多多少少还得派人留下看着他们。堂堂织田信长这回只有六万多援军来到远江,可实在是够栽面的!这次织田——德川联军虽然有七万五千军势,但由于素质参差不齐,所以数量上的优势并不明显。

  道路虽远但我来得却并不慢,可织田信长依然先我一步到达了。目下武田军正在鸢尾山围攻长筱城,德川家康亲自领兵5000镇守吉田城,其长子信康的7000人马则在宝藏寺布阵,既堵住了通向冈崎的道路又与吉田城成犄角之势。织田信长一来就进吉田城去和德川家康会合了,我在通报了一声后被安排在了支城奉安寺谷城。

  “德川家上下均对诸星予州殿下再次仗义驰援铭感五内,大堂已备下便宴,请殿下和各位大人不要客气!”负责在这里接待的德川家臣客气的说到,同时侧身让石河贞友把“黄金”从门廊里拉了出去。

  “多谢!多谢……”我一时语涩。

  “户田重次……”阿雪隐身在我身后悄声提醒到。

  “哦,户田大人……有劳了!”我这才说到。其实刚才在城门外时已经做过介绍了,只是我当时因为心里有事没有记清楚。

  我们进到大厅里时,果然已经摆上了虽不华美,但还算丰盛的晚餐,看来为接待援军德川家康作了相当周全的准备。因为是支城所以并不十分宽阔,我带来的三十几个将领一坐下就显得满满腾腾了。

  一路走来确实是有些饿了,我并没作什么讲话之类的过场就直接端起了碗。看到这种情景大多数人也没有吭声,默默吃起了自己的晚餐。

  此次战役大多数人并不看好,虽然武田信玄已死但积威尚在,面对强大武田骑兵的冲击似乎三万人数上的优势并不显著,近畿与武田家暗通款曲的小大名不在少数,我也很紧张,并不仅仅是因为武田家。织田信长自以为“奇妙”的安排我已清楚,甚至忍者已经数清了(精确到十)他的足轻从岐埠背来了多少根木桩。武田胜赖的安排我也有详细系统的情报,似乎历史不会发生太大的改变。我所担心的是那些与历史存在的差异,毛利家居然配合得如此默契,北条氏政居然派兵一万相助武田。要是在战役进行到关键时刻北条突然插手,亦或是毛利……

  “禀报主公,羽柴殿下来访!”正在我胡思乱想也就是晚饭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一个执勤的近卫旗本进来禀报。随着这一声,屋里所有的人都停住了手和嘴,把目光集中到我的脸上。

  “有请!”我面不改色语调平静的说到。

  “殿下……末将身体有些不适,请您体恤!”瞬间的沉默后,一个脸色青黑的瘦削中年武士向我说到。

  “去吧!要打大仗了,注意休息。”我理解的点了点头,随即又对其他的人说道:“你们如果吃好了,也可以去作自己的事情!”

  “失礼了!”“得罪!”马上又有六七个人起身退下,另外的将领在我的目光示意下也纷纷离席。等到羽柴秀吉和黑田官兵卫进来的时候,我身边只剩下了竹中半兵卫、蒲生赋秀和阿雪三个人。

  “怎么这样冷清?”看到空空荡荡的大厅羽柴秀吉不禁有些疑惑,从尚未来得及撤下的杯盘碗盏中不难想见刚才的热闹。

  “想着你可能有什么话要跟我说,都叫我哄走了!”我最近一段时间的“功力”日深,说这些话早已用不着酝酿情绪了。

  “原来如此!”听我这么说他也恍然,不用让自己坐在了一边。早有手快的侍从重新布置了一席。“这次准备得怎么样,家里一切都安排好了吗?”

  “山阴山阳离得这么近,我们的情况还不是彼此彼此……”我沮丧的叹了一口气,神情间充满了无奈。“如今你我虽然也算混得风声水起,但谁不是仗持着主公这棵大树。一句话:打败武田万事皆通,如若不然一起完蛋!这次虽然尽量抽了人手过来,但……到底是捉襟见肘啊!”

  “谁说不是啊!”他也深有感触的说到。“你我彼此守望,如今的局势也仅是勉力维持!对了,上次的事情我一直觉得对不起你……”说着说着他突然显出了一脸“愧疚”。

  “请诸星殿下不要误会鄙上,一切都是在下的擅自作主!”黑田官兵卫抢着截断了主子的话。“前日吉川元春大举来犯,偏偏此时播磨内乱又生!不得已之下卑职才行这‘死后求生’之计,在山中大人等巨大伤亡下勉强退敌……”

  “彼此心照,何必解释!鄙上……”竹中半兵卫以极大的热情阻止了黑田的“忏悔”,同时给我递过来一个眼色。

  其实我又岂能不明白他的意思,此时我和“猴子”可是最紧密的利益共同体,在与武田的战役中是如此,万一织田家完蛋就更是如此!不管是出于哪个理由,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会和他翻脸。“我这个人有时未免失之软弱,许多事情明知道理却狠不下心来!大哥你作得本并没有什么错误,妇人之仁只会害死自己。那时候如果换作是我,只怕瞻前顾后的结果会造成更大的损失。”

  “总之是我对不起你啊……”“猴子”依旧在流着他“鳄鱼的眼泪”。

  “其实,话也不能完全这么说!”我话锋一转,用另一种方式“安慰”起了他。“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尼子家的彻底瓦解倒是使西国局势为之一新。我最近可很是收了几个人呢!”我这可不是说瞎话,刚才的那个青脸汉子就是尼子三杰中的立原久纲,随他同去的那几个人也是差不多的身份。尼子家的这次短暂复兴倒是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原来许多离散的人又聚集在了一起,随后又都暂时寄居到了我这里。

  “怪不得……也是……”羽柴秀吉的脸上此刻说不出是个什么颜色,黑田官兵卫却是一派渊停岳峙的沉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冬天里的熊:遗憾的通知,因为刚刚恢复更新,本周的精华已经发完了!

  历史上武田军留了一万监视上杉,出战长筱的只有不到三万,而且北条也仅援助了千把人。在此因为历史进程的些许改变,我把双方的人数都增加了,可能细心的读者还是会觉得牵强。请诸位看在反复平衡的困难上,见谅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