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7、无奈的安排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666 2007.02.09 19:58

    我很久没有睡过这么香甜了,仿佛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学龄前时代,脑子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没有想、没有梦,好的、坏的都没有,就连四肢与躯干也仿佛不再是我自己的。无思、无识、无欲、无求,也许凡人在成仙成佛后就该是这个样子吧!

  我没有过吸食毒品的经验,那种人们形容的欲仙欲死的感觉并不曾经历过。近几年我对于酒色的“陶冶”却是时常的进行,虽然也出于旧日的教育刻意地抵制过,但很快就沉迷在了其中了。那也是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但却不足以使我完全的迷失自我,而且通常在第二天早晨醒来时,会出现种种的不适症状。

  这次则不同,一张无形的温柔浪潮托举着、拥抱着我,似乎要把我迎入那永恒的、无边的黑暗海洋当中。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却在遥远的地方传来,干扰着我脱离痛苦进入极乐。我不想理他,可这个声音却在那里虽然微弱却极其顽固的干扰着我。

  谁这么讨厌?我极不耐烦地哼了一声。

  “好了、好了!主公醒过来了……”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带着极度的欣喜叫了起来,接着就是连续不断在耳边对我的呼唤,可我就是想不起来他是谁,虽然这个声音越来越清晰。这个人是谁呢?如果以后得功夫的话,一定要告诉他不可以这么絮叨、这么烦人了!

  “你不是说主公已经好了吗?!怎么还醒不过来?!”在一连串呼唤得不到回复后,那个声音由欣喜又变成了愤怒,连着一阵噼呖啪嚓什么东西翻倒的声音。其实我非常想告诉他我听见了并且他很烦人,只是脑子里一直在琢磨他究竟是谁。

  “前田大人!主公的病情确实是稳定了了,只是神志还有些……”一个声音抗辩着,只是不知理亏还是别的原因,声音不是那么通顺。

  “还敢抵赖!你这个庸医……”

  “前田大人请不要激动,主公发了如此高热没有那么容易醒来!”另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阻止了第一个狂暴的声音,原来第一个急躁的人是前田庆次,那么第二个人又是谁呢?我继续想着。“既然主公已经稳定,那么你先出去!不过不许离开帅帐10丈以外,也不许和任何人谈起主公的病情!”

  “是、是、是……”那个可能是医生的人忙不迭的答应着,听着越来越小的声音应该是退了出去。

  “主公病重至此难以理事,如今我们该怎么办?”前田庆次的语气里充满了焦躁不安的情绪,嗓门因而难免大了些。“……且不说进攻鸟取正在关键时刻,仅这军中许多的豪族就是个不小的隐患。一旦消息传出,整个西国都将震动,毛利家甚至可能发动对我等的围攻!可要号召各地附庸对抗这种局势,我们谁又都没有这样的威望,事到如今竹中大人你说怎么办吧!”

  “无论如何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此时我也听出,这个人是竹中半兵卫。“现在这里是我们六个人,消息也就扩散到这个程度为止了!好在主公昨晚已经制定了详细战略,并把具体执行的权力交给了我和前田大人,只要布置巧妙未必就不能……”

  “那……主公怎么办?”另一声音极为忧虑的说到。“目前我们考虑的一切因素都应该以主公为核心,主公现在的状况无疑是不适合继续留在此地了!可此时的全军后退就是全线动摇,主公数年在山阴的苦心经营就极有可能毁于一旦!”

  “岛大人所说得不错!诸星殿下不能留在此地,大军却不能撤!”另一个更为年轻的声音接口说道:“眼前的危急局势只能按照竹中大人刚才的意见办,近卫军和帅旗都不能动!此间事情就由竹中和前田大人代为主持,挑选两百名最为忠诚可靠的旗本换装随我护送诸星殿下返回建部山城!”

  “……也只有这么办了,一切拜托蒲生大人!”一阵沉默后几个人都认可了这个主意。

  “可要有人请求晋见主公怎么办?”一个声音又提出了新的疑虑。由于听了半天我的头脑稍见清醒,因而听出了这个声音是楠木光成。

  “这个时候谁敢捣乱,我作主就先宰了他!”前田庆次因为心情不好显然不想费这个脑筋。

  “却也不可一概而论……”竹中半兵卫显然比他考虑得多些,也细些。“日前主公已经发了话,我们这就把山名丰国一伙人送走;高屋良荣胆小怕事,只要说几句主公在筹划大事的托词他必不敢多言;剩下的就是赤井直正,安排他去岩神城防御宇喜多直家!三戚川时波多野家和宇喜多结下了心结,所以基本也没有反水的可能,再说那个方向的要隘还都有楠木大人的忍军控制呢!”

  “那清彦大人如果要见主公怎么办?我们总不能拦着他吧!”楠木光成又提出了新的疑虑。“……以清彦大人的性情我们不可能拦得住,而他知道了真相又未必能够保守秘密。让他和蒲生大人一起送主公回建部山城显然也不行,那样就会招致更多的人猜疑主公是否还在营中!”

  计划进入了一个死胡同,所有人都在绞尽脑汁。“真个麻烦……”前田庆次喃喃自语到。

  “让他到西面去支援可儿大人!”竹中半兵卫突然说到。

  “他会那么老实的去吗?”楠木光成怀疑的问到,显然他极为了解新八郎的性格。

  “让他自己去当然不行,但把整个甲骑都调过去就没什么说得了吧!”竹中半兵卫看来已经考虑清楚了。“……就说得到消息毛利军要大举驰援鸟取城,要岛大人率甲骑去协助可儿大人进行阻击。清彦大人勇名卓著又兼本身隶属甲骑,这么说谁也不会猜疑有它!”

  “就这么办吧……”看来其他人也没有了更好的办法。

  “我们再敲定一下细节……”在一阵嘁嘁喳喳中,我又归入了缥缈恍惚当中。

  ********************************************

  再次醒来是因为对于一个问题的考虑:究竟用什么方式飞翔才好?直到这个问题考虑了很久后我才想起这个问题的基础:我怎么能飞得起来?可飘飘摇摇的感觉确实是在飞,因为这时我已经可以确定周围没有水,所以我肯定不是在游泳!

  可我也没有翅膀啊!这又怎么飞得起来?不过此时这个问题在我脑子里也不能完全确定,所以伸手在自己的后肋下摸了模。咦……?我的手竟然可以动了!我认识到了另外一个更重要些的问题。

  四周黑洞洞的但同时又在轻轻的颤动,这就是我为什么有飞起来感觉的原因。伸手在身下和四周摸了模,在一层柔软的铺垫后是坚硬的墙壁,不时有隐隐的人声从外面传来。

  “难道我死了?!这是在棺材里!!!”突然冒出的念头惊出了我一身的冷汗。仙芝还在等我,盼着我出人头地!我还有孩子要抚养!我还有美丽的姬妾、数不清的财富,生活的享受是如此的美好!我还有……我还不能死,我还不想死啊!(其实只要是怕死的人总能替自己找到理由,就算没有前面的那些内容也会有别的,最后的结果才是真正要表达的意思!)

  “砰、砰!”可能会被埋掉的恐怖猜想激起了我的一股力量,奋力在墙壁上敲了两下,不知是声音太小还是外面的人在忙着什么,总之是没有人听见。我又更努力的敲了两下,要是再没有人听见我也没力气继续敲了。

  “主公醒了……醒了……”这回惊动了外面的人,混乱中有人喊:“去叫蒲生大人……快去……”

  “嘭!”的一声轻震我感觉停止了飘浮落到了地上,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许多人不知道在忙着什么。

  “不许停在这里!”一个女声严厉地命令着众人,语调里带着一股不容违抗的强势。“快把主公抬到那边的树林里去,你们几个围在四周挡住风!”

  又“飘”了一阵后我再次停稳,不知是作了怎样的布置总之是等了一会。随着一道隔扇门的拉开透进了一片光亮,光亮里是几张惊喜交集的脸。原来我是在一顶轿子里,以前还真是少坐。

  “殿下您可算醒过来了,真是苍天保佑!”蒲生氏乡大口吁着气说到,仿佛一下子卸掉了肩头的千钧重担。

  “辛苦你们了……”我努力展现出最具亲和力的微笑,这些日子想来他们所有人承担的压力都不小。虽然不知道详细的情形,但仅从他由西葫芦变成黄瓜型的脸颊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你怎么也在这里?”我忽然在一边看到了阿雪那张梨花带雨的脸。说来奇怪,我此刻脑子可以说是一片混乱,但却非常清晰地记着她此刻应该是在出石城。

  “您前天经过出石城的时候,我……”她没能继续说下去,眼泪却是夺眶而出。

  “你……你……你姐姐生了没有?”因为身体和脑子同时一活动,我的精神稍为好了些,但此时此刻我却不知道究竟该对她说些什么,结果冒出了这么一句。

  “生了……是个女孩儿!”听我这么一问阿雪可能也意识到了不自然,脸上有些微微发红。

  “我们现在在哪儿?”我努力想直起身子但却没有成功。

  “殿下不必担心……”蒲生氏乡用手朝远处指了指,周围的人们让开了一道小缝。“再有一个时辰,我们就到建部山城了!”我从那道缝里,看见了远处山头上一座再熟悉不过的天守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冬天里的熊:病刚好后又淋了雨,直接导致重感冒!我怎么能让读者大大们轻易猜到情节呢?(窃笑ing)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