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7、将军的建议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971 2006.03.23 20:17

    “他妈的!”怒骂的同时前田庆次抬起右脚死命的朝地上的一个小土包踢去,冰碴混合着泥污溅得到处都是,这当然也包括我的鞋和裤腿。

  三好的军势彻底崩溃了,但我并没有下令追击,虽然已经逐渐适应了这种杀戮的场面但我毕竟不是个天性残暴的人,主要的目的既然都已经达到也就没有必要非得用几千个首级彰显“武勇”了!在和丹羽长秀、松永久秀、畠山高政以及随后赶到的池田亲正匆匆寒暄后我开始检验战果,而他们也出动军队四下搜索着残敌,既然来了总要多少摆出些样子吧!这时我们几个人正围在那个“岩成友通”的尸体旁边,大眼瞪小眼的听着一个俘虏的口供,起因只是因为楠木光成发现这个“岩成友通”经过稍许化妆。

  “……就是这样了……两个时辰前……”那个俘虏的脸色变成了灰白色,嘴唇也不停的抽搐着,断断续续的音阶从这张嘴里说出来,就像是一张古旧唱片的效果。“……三好长逸殿下就撤走了……我们留在这里……只是为了牵制!刚才……我们在大门前受到攻击后……岩成友通殿下也……也……”

  “你只不过是个小兵,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前田庆次一把抓起他的领子,受到愚弄的愤慨已经使他濒于疯狂状态。

  “小人是本阵的伙头兵所以认识两位殿下,他们离开时我就在附近!”可能是因为受到过度的惊吓,他的口述反而清晰通畅了起来。“而且岩成殿下换装时,小人就在左近!”

  “你他妈的……”前田庆次还想继续追问时岛胜猛阻止了他。

  “庆次大人!”他把那个可怜虫从庆次的手中解救了出来,回身一指周围说道:“连死带俘加上逃跑的拢共不过两千四、五,所以他说的应该是实话!”

  “嘿!懦夫……”前田庆次终于放弃了侥幸的心理,可嘴里还是不时小声嘀咕着。

  “忠兵卫,这次你又立下大功了!”这时丹羽长秀远远的走了过来,脸上全是欣慰的神色。他的居城佐和山城到这儿比我还近不少,只是因为三好是从西面一路而来并没有经过他的领地,这才使他姗姗来迟。“想不到仅凭这么点儿人能够取得如此大的战果!”他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扭头扫视了一下四周的俘虏和尸体。

  “还好啦!”我无所谓的回答到。“只是可惜没抓到大鱼!”虽然不至于灰心丧气可也没什么值得趾高气扬。

  “没有?这不是……”他惊讶的用手指了指地上的“岩成友通”。

  “一个‘假货’而已!”我用嘴朝前田庆次一努。“上当了,真的早跑了!”

  “虽然有些可惜但也不必太过计较……”丹羽长秀安慰着说:“以不满千人的部队轻易击溃了5000大军,这本身就是了不起的胜利,再说不还有这么多的斩获吗!在兵力不足以包围的情况下,敌人的主将脱逃谁也说不出什么!而且……”他过去对庆次说:“能叫三好长逸、岩成友通这样的名将不敢接战望风而逃,这也许更为了不起不是吗?”

  “我就说嘛!”前田庆次一下子恢复了精神。“没见到我们的人影三好长逸就吓跑了,天下间谁还能有这么大的威风?当年三好长庆的大军在近畿可谓战无不胜,如今却连见我们一面都不敢!不愧是丹羽大人,就是有见识!您知道吗?这只骑兵备队的统领就是我前田……”边说着他就边伸手准备去揽丹羽长秀的肩膀。

  “不得无礼!”我及时喝止了他的这种放肆举动。丹羽长秀的资格比他的叔叔都老得多,教前田利家看见这种行为非气得背过去不可!

  这里正在笑闹间,那边细川藤孝突然一溜小跑的赶了过来。“丹羽大人、诸星大人,将军殿下想要召见二位,亲自表示感谢!”不知是因为一夜未睡还是刚才的跑动,他说话时微微有些气喘。

  “将军殿下太过客气了,我们不过是尽了些本份!”这种时候自然是要由丹羽长秀先开口。“让公方受到惊扰我等已经深感愧疚,怎么还敢领受将军的谢意呢?”

  “两位真不愧是忠义之士啊!”细川藤孝“激动”得眼含热泪,为了加重语气还分别拉住了我和丹羽长秀的手。“遇险而不避退、有功而不自居!织田弹正忠殿下能有二位辅助实是天大的幸事;世间有这等英雄承平有望;幕府重兴……”他接着就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如此……我们就冒渎御颜了!”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丹羽长秀也就不再坚持。

  “我们是不是该等一下松永殿下他们?”在路上我随口问到。

  “这就不必了!”细川藤孝随口答到。“三位殿下已经在将军那里恭候了!”

  “果然是心有灵犀默契的很哪……”我在心里暗暗琢磨着。

  本能寺的大门已经打开,门边的战争痕迹也已经进行了初步的打扫。虽然经过了一夜的奋战,可为了显示必要的气派还是布置了许多岗哨,但仔细看就不难发现,这里面不少人是在强打精神。“两位大人辛苦了!”没想到足利义昭居然走出了大厅站在门廊下,松永久秀、畠山高政、池田亲正和京极高佳簇拥在他的身边。

  “将军殿下如此厚爱,我等实在是诚惶诚恐!”既然他表现出了礼贤下士,我们自然也要把面子上的功夫作足。

  “不必如此!”足利义昭亲自上前两步阻止了我们的行礼。“大家里面谈!”

  进入大殿我们按品级坐好,没想到在这里还有一个池田亲正在我的下手。这时他还没有成为家主,要不是父亲胜正身体不好,荒木村重又还没从上次的打击中恢复过来,这次行动也不会轮到他来。

  “此次三好逆谋让将军殿下受惊了,为臣实在是痛心疾首啊!”松永久秀居然真的留下了眼泪,不知道的话任谁也不会相信是他策划了永禄大逆。

  “身为天下诸侯的领袖我并不是那么娇嫩的,在这世风混乱的时候我也决不会逃避自己的责任!”足利义昭的仪态还真是有几分气魄。“当然!如今天下像三好氏这样的逆谋乱党不乏其人,伪将军足利义荣也在这些野心家的支持下蠢蠢欲动,匡正天下的路途还是任重而道远!所幸……”说到这里他向下面扫视了一圈,我明显感到那目光在我脸上停了一下。“还有诸位这等忠义之士,不避艰险毅然勤王,实是天下之大幸!虽然世道艰险,但幕府重振有望了!”

  “殿下的赞誉令在下实在羞愧不已!”松永久秀低下了他那有些花白的头颅。“此次我等援助来迟险险酿成大祸,多亏诸星兵部丞大人火速入京才得以稳定局面!天下大事皆系于幕府,保障幕府之功则首推诸星大人啊!”

  “咦~!”我微感吃惊,怎么一下子就转到我身上了?

  “是啊!是啊!诸星大人实在是功不可没……”畠山高政在一边眉飞色舞把边鼓敲得极响。“为政清明首重赏罚!如此大功如果赏罚不当,无疑会令天下忠义之士寒心。”

  “两位殿下过奖了!”我觉得不能不说话了,如果一些话传到织田信长的耳朵里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在下一直深受织田弹正忠教诲,护卫幕府的法统是每一个武士应尽的责任!如果这样一点绵薄之力也要受赏的话,那必然会受到天下人的耻笑。”

  “兵部丞大人过谦了!”我注意到足利义昭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郁色,但很快就被掩饰了过去,代之以极其亲切的笑容。“你无论能力还是劳绩都是当今一时之选,我想请你屈就和泉守护一职不知意下如何?”

  ―――――――――――――――――――――――――――――――――――――――――――

  冬天里的熊:有两位大大可能记错了!我前天更新了只是昨天停了,一般我不会不说一声就连停两天的。明天可能要停一次,单位组织外出学习《政府集中授权支付制度》后天回来。如果那里有计算机并能上网我就会更新,不然只能说抱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