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你、我和他的责任(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240 2010.02.28 18:27

    听了我的这番话后安藤守就就石化在那里,一股股热气从嘴里喷出来,脸色变得惨白。也许对于一个普通的大名来说这甚至算不上处分,但是在目前这个形势下……

  “安藤殿下,你不要紧吧?”我推了推他正在变得僵硬的手,十分“关切”地问到。

  “不要紧……啊!我没关系……”一惊之后他的眼球终于恢复了活动,但是却在惊慌中四处踅摸了起来。此刻他的神情就像在被一只老虎追逐,而且眼前没有了任何一条生路。

  “没事就好,那就好!”我感觉他似乎急于摆脱我的手,因而更加使劲儿地抓住了他的那条胳膊。“我也知道这对你来说有些不近情理,但是情势如此谁也没有办法。回到美浓以后本该要你多歇歇,但是又有那么多事情需要拜托。我在此只能说声‘抱歉’,并请你原谅了!”

  “不敢……不敢当!”安藤守就的脸上终于又出现了一丝血色,但是嘴唇却并没有停止颤抖。从这样一张嘴里很难把话说清楚,可是他又急于表达出自己的意思。不过现在的“意思”变得非常微妙,他真的能表达清楚吗?

  就在安藤守就不知所措惊惶欲死的时候,终于来了一个想替他解围的人,看来他在京都这段时间人缘还真是不错。“关于此事……是否还需从长计议?毕竟安藤殿下是受羽柴殿下的委托,来负责京都治安的!”二条晴良犹犹豫豫地在边上说到。

  “哦?”我有些意外地哼了一声,已经有所预感的二条晴良怎么会说这种话?不过在看了他一眼后我立刻就明白了,他是怕我和“猴子”立刻就在京都开战,而从我眼前的这个举动上看又是非常有可能的。“嗯……”我看着他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诸星殿下不要误会,本卿并没有别的意思!”我这一“嗯”反而把他嗯慌了,急急忙忙地就要解释。汗水在这九月底的天气里,从他的脑门上密密麻麻地冒了出来。“本卿并无意干涉武家守护政事,朝廷更加没有这个意思!本卿只是担心最近一段时间京都动荡不安,连织田右大将都遭宵小暗害,要是安藤殿下再率军离开了……”

  “二条阁下一番公忠体国之心,我自然不会有什么误会的!”为了使他安下心来,我摆出了一个尽可能“和蔼”的微笑,不过很快又严肃了起来。“朝廷和羽柴殿下的担心不无道理,对于京都的安全来说,安藤殿下的这五千人马确实并不算多。照我来想京都的守备力量不是太多了,相反而是太少了!”

  “那……”所有人都对我的这番话感到有些摸不着头脑。

  “诸位,请看!”我回身向后一指,只见旌旗猎猎甲胄森森。“此次我随行带来精甲千人,又有池田殿下前来勤王的三千部队,京都短期内当无问题!”

  “可即便是这样……”二条晴良说了半句就停了下来,眼睛向安藤守就看去。他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就算到头了,剩下的还得看这位羽柴秀吉委派的奉行。

  安藤守就一时没有说话,两只眼睛里有光芒闪动了一下。

  我可能是长途旅行过于劳累的关系,反应上不免有些“迟钝”,并没有注意到安藤守就的微妙反应,而是继续地对二条晴良亲切地说道:“朝廷和阁下的担心我玩全可以理解,既然受羽柴殿下重托也不敢掉以轻心。至迟到今天晚上,池田殿下的另外一万人马也将到达,阁下这回想必不会再担心了吧!”

  “好……这就没问题了!”二条晴良强颜欢笑地点了点头,这已经不是他能表态的问题了。“诸星和池田殿下一路辛苦,还是请尽快前往寓所休息吧?”可能是想急着进宫,他对我们催促到。

  “劳您挂念了!”我转过身向自己的车辆走去,不过刚走两步就又停了下来。“安藤殿下也不必着急,明天再上路就行了!”

  ********************************************

  池田恒兴的领地一直在近畿以内,对于京都的熟悉可是远远地超过了我,我的车辆刚刚驶进在京都的寓所,他的部队已经控制了各处要害。

  “这回‘猴子’可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进到我的书房里,池田恒兴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而且越笑越厉害,最后直接躺倒在了地上。

  “应该叫‘猴子捞月一场空’!”我坐下来喝着茶,并对他纠正到。

  “对、对,是在捞月亮……”池田恒兴笑得几乎喘不上气来,进而开始满地打起滚来。也幸亏此刻屋里没有其他的人,不然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样的笑话,不过他这个人倒是一贯不在意这一点。“这次‘猴子’栽了个如此大的跟头,不会那么容易罢休,你打算怎么办?”好半天他才止住笑问到。

  “这话你得问羽柴殿下,看他要怎么对付我了!”我头也不回地回答到。“羽柴殿下不可能就这么放过我,我也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撕破脸兵戎相见的方式并非我的本意,一切还是从长计议吧!”

  “简直是……”池田恒兴想要起急。

  “禀报主公,安藤殿下求见!”樱井佐吉敲了敲门,在外面说道:“安藤殿下这就准备起身返回美浓,临行前想要再见主公一面!”

  “告诉他不必了!”我放下茶杯对着外面说道:“我正准备前去拜访近卫阁下,现在实在没有时间,一些小事请他不要放在心上!”

  “是!”樱井佐吉领命而去,脚步声在走廊上渐渐走得远了。

  “你为什么要放他走?”脚步声刚一消失,池田恒兴就急不可待地问到。

  “有三个原因,你想听哪个?”我微笑着打趣的同时,心里确实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第一个原因我知道,是为了竹中重治吧?”池田恒兴坐直了身体,转过来面对面冲着我。“可是这次安藤守就受了‘猴子’的指使想要害你,这样的事情有怎么能放过去?和竹中沟通一下他一定会理解,毕竟这不比别的!”

  “重治跟随我这么多年,就是我不说什么他也一定会理解!”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至今依然修长纤弱,真不像是一双拿刀的手。“但是……我觉得还是应该再给安藤守就一个机会,依旧不必再跟重治说什么,其实有些话根本是不必说得,说了反而彼此尴尬。有了这次的由头,重治也可以毫无牵挂地和安藤划清界限了!”

  “确实不愧是‘仁义君子’,那么下一个原因呢?”池田恒兴的称赞听着怎么都像是讽刺,不过我也早已经习惯了。

  “虽然安藤守就的五千人根本不堪一击,我们用不了一个时辰就可以全部解除他们的武装,但是这却给了‘猴子’讨伐我们的口实,毕竟是在京都动武并且杀了名义上的治安奉行!”看他想要辩解我急忙又补充道:“当然,‘猴子’我也是不怕的,但毕竟这是一个名声上擦不去的污点,将来无论是哪一天,谁都可以用这个为理由对我不利!”

  “这倒也是个问题!”池田恒兴点了点头,面色终于郑重了起来。

  “何况还有第三个原因,安藤守就还有他的作用!”看着他一严肃,我反而轻松了起来。“安藤守就这五千人毕竟也是一股力量,再说久在美浓也有这不小的影响。我将他放回去,说不定还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呢!”

  “意想不到?我看应该是‘精心安排’吧!”池田恒兴这回没有调笑,而是十分认真地问到。“我虽然没多少见识,但是却也知道天命是在随时变化着的,就像当年的织田家取代斯波家,亦或是信秀公废置三守护,有些事是毫无办法的。但在可能的情况下,我还是希望……”

  “关于三法师殿下的安全和今后,你完全不必要担心!”不等他说完我就说到,而且并没有任何欺骗他的意思。“如果我不顾念与织田家这么多年的情意,情势的发展早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了,从某种意义上说,我比你更希望多保存一些织田家的血脉。至于信雄和信孝两位殿下的事情,我确实无话可说。因为不止是我,他们已经成了许许多多人的绊脚石,覆灭是必然的结果!”

  “这个我明白,与‘猴子’比起来我更希望你得到天下!”他点了点头,带着几分苦笑说道:“京都马上就要上演一台好戏,我能这么近距离的观看表演也实在一种福分!”

  “你说错了!”我非常严肃地摇了摇头,然后纠正他的错误。“这出戏的范围不止是在京都,甚至已经超出了整个近畿。我是这出戏的导演,等到上台时就已经到了谢幕的时候。不要妄自菲薄,你才是真正的主角!”

  “既然我是主角,你总要向我交代一下剧本吧?至少要让我知道你的底线!”他问到。

  “底线自然是有,那就是‘猴子’再也不可能进入京都!”

  “哦……原来是这样!”池田恒兴错愕了一下马上就明白了过来,不过兴奋之中却有几分惋惜。“可惜和我配戏的‘猴子’并不高明,未必能够显出我的本事来!”

  “我也怀疑是否是黑田亲自执行的这个计划,居然连本家在京都的留守人员都察觉到了!”我轻轻地以折扇在手上敲了敲,沉吟地念道:“箩……网……离(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