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1、踏看九州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147 2009.11.01 20:22

    远处的细雨中有几个模模糊糊的影子,那应该是一种界乎于小山和丘陵之间的地貌,虽然缺乏了高山大川那样的磅礴气势,但却给人一种恬淡的心境。

  漫漫的平原上一片片的水田静静地躺在那里,烟雨朦胧中显出一派悠闲的农家景色,一条条窄而长的田垄好似青铜制成的框架,将那些水田分割成了一面面巨型的镜子。燕子不时吱吱叫着从上面掠过,偶尔几块田里有一些忙碌的农人。

  我走在田野之间几乎算是笔直的宽阔大路上,不禁心中有着几分感慨:“北九州这片地区的水利还真是丰富,居然暂时无力耕种的田里也灌满了水!”

  到平户进行的这次短期旅行是次秘密行动,至少是随军的九州豪族们没有让他们知道。其实最近一直也是真的没有什么事,因而几天不见他们也是很正常的,一切有竹中半兵卫主持,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

  为了不至过于引人注目,我身边随行的除了樱井佐吉、次子虎千代和一定要跟来的新八郎之外,就只有八名挑选出来的近卫武士。经过考虑我暗中指示,在这八个名额里加上了安田国信。

  这次在九州的战事确实不算激烈,但多少也是打了几次接触战,在我有意提供的机会下,安田国信居然奋勇争先斩获了五颗首级,其中还有一个毛利家的侍大将。这多少让我感觉有些意外,也许血统的力量真的发挥了些作用吧!

  说到血统,这确实是个问题,可能任何一个出身平凡的人(如现实中的作者)都会觉得忿忿不平,但这也确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先姑且不说这个人如果不是武田信玄的儿子我会不会招他进旗本队,至少是不会对他如此刻意的“栽培”。不可否认一个人身后的某些东西也会构成这个人价值的一部分,周围人对他的种种态度,也是出于对这种综合价值的考量。

  “大人,我们是不是先休息一下?”樱井佐吉到我身边来说到,因为是便装出行所以他改变了称谓。

  “那就找地方坐会儿!”本来就是一场游山玩水,所以没有必要赶得那么急,我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茶寮,就示意他们走了过去。

  “各位武士老爷,快请进!”看见我们一行的到来,一个三十多岁的老板急忙跑到门口来迎候。不过说是门口也许并不太准确,因为这实际只是一个用些木板、竹竿、苫布一类材料搭起来的棚子。

  “去给准备些吃的和喝的!”樱井佐吉非常傲慢(武士对平民本该如此)将一枚“鸟目”银币抛向他。

  “感谢您的赏赐,小的马上就去准备!”老板在弯腰躬身的同时将那枚银币接在了手里,动作相当的灵巧。虽然他的态度有些谄媚,但是却并没有多少害怕的意思。

  茶寮里的情况一目了然,此刻并没有别的客人,在老板跑到后面生火烧水的时候,我们走进去坐了下来。这里的地方实在狭窄了些,我们这十几个人并不能都坐下。

  “虎千代,走了这半天你有什么感受吗?”我看着身边的儿子问到。

  “嗯……”虎千代有些迟疑,在他来讲一来是岁数太小,二来也没什么深入民间的经历,所以很难一下子说出什么道理来。如果这要是龙王丸一定就摇头了,可是他却是不会那么容易妥协。“太多的东西我也说不好,但是总觉得这里似乎更加平静了些。在近畿尤其是京都附近的地方,土地肥沃的程度并不下于这里,说到市面的繁华更加不是这里比得上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里的人生活要比近畿安定,这里不是也经常打仗吗?”

  “嗯……不错!”我微微点了点头,以他的年纪能想到这一步已经相当不错了。“所谓‘治大国若烹小鲜’,虽然这里算不上一个大国,可道理还是有相通的地方……”我试着给他讲这里面的道理。“在近畿尤其是京都附近,有许许多多错综复杂的势力交织其间,朝廷公卿和大的宗教势力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施加着影响,不可能不干扰到百姓的生活。虽说这里也时常的大战,但毕竟比近畿那里少的多,而且过后就完了,不会留下过度长久的‘后遗症’!”

  “您的脑子真好使,无论什么东西都能联想到那么多东西!”新八郎看了看虎千代又看了看我说到,语气里带着那么点不屑和不可理解。

  “那你自己呢!成天拿着那根铁枪就不累吗?”我可能是因为出来的关系心情很好,就随口也和他开了句玩笑。这次出来没有让新八郎带上他那根“修罗之怒”,因而偶尔会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新八郎没有说话,不过却把脑袋扭向了一边。就我的观察,这小子似乎对所有案牍工作都有本能的抵触。

  “安田,你们东国的情形是怎么样的?”我看到安田国信站在不远处脸向外观察着,就下意识地问了一句。这里所有人都知道他来自甲斐,不过身世就“清晰简单”的很了。

  “回禀大人!”他转过身来低下头恭敬地答道:“在我们那里多是山地,费很大的力气也打不出多少粮食,百姓们根本付不出太多的东西,而对领主们来说也就必须面临同样残酷的竞争。所以我们那里一个地方只能有一个主人,多重的牵扯是不可能存在的!”

  “嗯……”我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再问别的。

  从他的话音里我不只听到了惋惜,还有一种隐隐的骄傲,他说的或许就是东国军队强悍的原因,而且也是武士们执着性格的原因。

  不一会儿老板提着一只大铜壶走了上来,因为人多所有烧水时间用的长了一些。这种地方不可能预备什么太好的东西,吃的只是一些饭团、蚕豆和素丸子而已。

  “各位老爷是诸星殿下的家臣吧?”东西上完老板并没有退下去,而是用围裙擦了擦手,然后躬身扶着双膝谄笑着说到。

  “你倒真是有些眼力,怎么看出来的!”我淡淡地说到,同时用眼神示意手按刀柄的樱井佐吉不必紧张。

  “诸星殿下的大军这几年常在附近经过,小的可是见了很多回的!”精明的老板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反而用有着几分得意的目光在我们身上瞧了一下。

  这次出来我们虽然穿的是一般武士的旅行便服,但是并没有刻意去掉上面的“诸星丸”家徽。现在北九州我的军队大举集结作战,因而一些出来办事的人为数也不少,一队诸星家的武士前往平户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反倒是明显不是野武士的无标记神秘武士会更令人怀疑。

  “哦,那你认识诸星殿下吗?”我微笑着问出了一句令樱井佐吉他们重新紧张起来的话。

  “这……小的没有这个福分!”老板遗憾地摇了摇头,为人倒还老实。“不过这几年来在丰前和筑前一直都有诸星殿下的大军驻扎,小的还曾在去那里修筑过道路!”他接着为自己的“见识”辩解到。

  “依你看我们诸星殿下,能够战胜毛利家么?”我觉得眼前这个人非常有意思,至少可以说是很有几分胆量的。

  “那是当然!毛利家怎么可能与诸星殿下相抗衡呢?”老板话说的飞快,同时为了加重语气还不住地点着头。“诸星殿下盖世名将百战百胜,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为了证明自己的立场,他毫不吝惜堆砌着自己知道的华丽词汇。

  “哦,你说的这些都有根据吗?”我大感“欣慰”地问到。

  “小的见识浅薄说不出什么,不过却从来不曾听说过诸星殿下在毛利家吃过亏的!”老板用无比自信的语气说到。“诸星殿下自从当年在进入丹后起,就从来没有在与毛利家的作战中失利过,以数百敌数万(传说过后的夸张)更是时常的事情。再说诸星大军是一支超越武田赤备的强兵,毛利家怎么比得了……”

  听着他滔滔不绝地说着这些云山雾罩的话,我的侍从们脸上露出了丝丝笑意。新八郎这个家伙最过份,虽然已经扭过头去,但还是可以听见不时发出阵阵嗤嗤的声音。

  我当然也是很高兴,并不是为了几句明显意在恭维的奉承话,而是为了一贯排外的九州人已经接受了我。若非如此,怎么会连一个生活在乡野间的匹夫也会对我的生平了解的如此清楚?

  山中鹿之介率领的军队代表我公开的形像;加藤段藏的忍者潜移默化地引导着这里民间的舆论;静水幽狐对大大小小的豪族、宗教势力施加了足够多的影响,应该说他们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我全面接收九州的各种条件已经成熟了!

  “实在是小的失礼了,看您几位老爷就一定是久历沙场的!”可能是一番表现欲得到了满足,这个乡下的“聪明人”意识到了自己有些过了。“您几位还有吩咐,我这就再去准备!”他不住地躬着身。

  “好了,你先退下吧!”我摆了摆手把老板打发走了,不免把兴致昂然的目光投向外面,忽然平户方向一个正在消失中的背影引起了我的注意。“你看得出来那是谁吗?”我对樱井佐吉问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