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3、诊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465 2005.10.07 20:40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了!”中年人终于说完了。他的手不停地擦着头上不断冒出的汗水,嘴唇也在一直轻微地哆嗦着,看样子真是够受罪的!通过他与楠木兄妹的一番对话,我更加确定了一点:他就是一个帐房,而不是掌柜!因为他在圆滑方面,实在还缺乏历练。在专业的“情报刺探术”折磨之下,没一会他就全招了。

  “角仓”确实出了问题,而且问题就出现在老板吉田宗忠身上。吉田宗忠今年72岁,在年轻时从一个一文不名的小伙计做起,通过不断的奋斗终于成了京都的第一豪商,有了今日的气象。同时,他也有像所有靠个人拼搏起家的人一样的习惯,事事亲历亲为不喜欢假手他人(或者说是不放心!)。这作为一个中小企业的领导者应该说是个好习惯,但如果是一名跨行业企业集团的CEO就值得商酌了。半个月前,吉田宗忠突然身染怪病口不能言,这一下子叫所有人都忙了爪儿!虽然各个店铺都有掌柜,宗忠的两个儿子也在总店负责一摊事务,但抓总的协调工作却是谁也替不了的!先是由于交接不当,两条外洋船只上的货物毁了大半。接着为近畿一家大名筑城又误了工期,赔付了巨额赔款。到了这几天,因为账上的业务和只有吉田宗忠自己才掌握的私下交易衔接不上,以至连以前开出的票据都快兑不出了!

  “这不是就要破产了吗?!”听完他的话,我也暗中咧了嘴。看来“角仓”是真的指望不上了,我得赶快另想办法。“如此我们就不打扰了!还请代问吉田老板安好。”既然帮不上什么忙,我想还是别给人家添乱了。

  “实在是太对不起诸位了!”中年人一边道歉一边不住躹着躬。

  “如果可以的话……”就在我想要转身的时候,仙芝突然拉住了我。“我们想探望一下吉田老板,不知方便吗?”她笑容可掬的问到。

  “嗯?”我和中年人的头上同时冒出了一个大问号。“哦……这件事我做不了主!我们大少爷正好在这里,请等我去请示一下!”说完他就离开了。

  “你怎么了?”我问仙芝。

  “真是的!”仙芝白了我一眼(我怀疑这个动作是受了莺的影响)。“你怎么忘了我们家是干什么的了?”

  “你想给他看病!”我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吉田家是著名的富商,吉田老板又病了这么久,肯定有很多的名医已经给他看过!他们都看不好……”我虽然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明显是希望她能打消这个念头。仙芝心地善良又出身于医学世家,即便是在我作了武士后她依旧时常给人看病,但在我的印象里她治的大多是些头疼脑热的小毛病。最主要的,我是不想让她为了帮我,把自己逼得太紧。

  “你也太看不起人了!”仙芝还没说话莺就先嚷了起来,现在她真和仙芝是一国的了!(我还注意到隼人似乎是想阻止她的无礼,嘴张了张最终没有出声。)“仙芝姐的医道连我们忍者的秘法都多有不如,治这点小病算什么?再说治不好还治不坏吗?”她无所顾忌的喊着。

  “莺~!”仙芝满脸通红的拉了拉她。周围角仓的伙计们都膛目结舌望着她们。

  正在此时,那个中年人回来了。“我们大少爷想见一见各位,这边请!”他伸手将我们引向后面。

  “您好!鄙人名叫吉田光茂。”在里间的一个小屋里我们见到了吉田宗忠的长子。吉田光茂四十出头的年纪,长得文质彬彬。他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像个教书先生,实在缺乏商人的气质。

  “提出如此无礼的要求真是抱歉!我们是从尾张来的,希望能够见令尊大人一面。”既然仙芝那么有信心,我也只有姑且一试了。

  “诸位可能还不知道,家父已经有很长时间昏迷不醒了!”他的脸上布满了忧色。“虽然我不知道诸位和我的父亲有什么约定,但我一定尽力……”

  “你误会了!”我急忙止住了他的话,看来他是把我们当作买家或债主了。“我虽然对吉田老板闻名已久,但一直素未谋面!”

  “那诸位是……”吉田光茂诧异的问。

  “咳!咳!我们只是仰慕吉田老板,另外……”我有些心虚的说:“希望能为吉田老板的病尽一分力!”

  “我真是失礼了!”他上下打量着我们几个,大概觉得与心目中医生的概念相差太远。(我自己也觉得不像!)“不知您的尊姓大名,在那里开业?”

  “我?……哦!……我目前效力于织田家!”我含含糊糊的回答,不知道这算不算偷换概念。

  “哦!实在是让您费心了,不过……家父一直由我弟弟照料……还是请您先到舍下吧?”虽然依旧充满了怀疑,但他还是没有直接回绝我们,可能吉田宗忠的病情也确实是到了死马当活马医的地步。

  吉田家的宅院离店铺只隔两条街,是一座五进的广阔庭院。虽然这里富丽堂皇,但此刻已笼罩在了一片愁云惨雾之中。我们几个随着吉田光茂穿房过院,来到了最后一进院子的堂屋之中。落座不久后仆人又领出了一个人,他和吉田光茂长得有七八分相像,只是略微年轻些。

  “您就是那位医生吗?”他带着一丝兴奋急切的问。

  “二弟!”吉田光茂轻声叫了一声,又转头对我说:“请原谅,这位是舍弟!”

  “哦!失礼了,在下名叫吉田宗桂。”吉田宗桂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有些脸红。“请您来看看家父吧!他的情况有些不好……”

  “哦!这里有一点误会。”我觉得是该做一下澄清了。“我名叫诸星忠兵卫,是织田家的武士。真正的医生是……”我用手指着仙芝说:“这位!在下的妻子。”

  “她?!”吉田兄弟一齐惊呼。虽然并不是没有女神医,但仙芝未免太年轻了一点。“您不是想拿我们开玩笑吧?”吉田光茂不悦的说。

  “不知两位听说过妙乐斋这个名字吗?”我正想说话时仙芝先开了口。

  “妙乐斋大师!”吉田宗桂兴奋得大叫了起来。“我们找了他很久了!请问您知道他现在在哪吗?”

  “他老人家已经在两年前去世了!”仙芝语音平静的说:“而我就是他的孙女和唯一传人!”

  把岛胜猛和楠木兄妹留在了堂屋,我和仙芝随吉田哥俩来到了吉田宗忠的床前。虽然我并不懂医道,但也看出了情况的危急。七十多岁的老人双眼紧闭嘴唇发紫,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也就比死人多口气了。

  仙芝先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然后把右手食、中、无名三指缓缓按在了他的左腕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