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6、“左倾”的代价(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826 2006.09.03 20:27

    如果说刚开始交战时这些武田家的士兵是振奋的话,那么他们现在已经是疯狂了!保科正俊之死并没有让他们崩溃,反而使他们变成了一群“野兽”!

  他们扔掉长枪跳起来扑向马上的骑士,即便是眼睁睁的看着弯刀迎面劈来也毫不闪避,一些成功者抱着他们的“目标”一起摔了下来,一起在地上翻滚厮打,又一起被沉重的马蹄践踏,变成地上的一堆血肉……

  “呕~!”我趴在马鞍上有一种想吐的感觉,可干呕了几声却什么也没有吐出来。以前不知道被我剿灭的那些大小势力是怎样的感想,现在我才深刻的体会到了这种切肤之痛!在这个时代“杀戮”不是任何一个人造成的错误,历史的进程就如天晴、天阴一样是自然现象,我们每个人不管愿意不愿意都将接受这个现实。如果你自己不愿意作一个残酷的胜利者,那么好!上天将另外选择一个人来担任这个角色,你将转而成为胜利者残酷的一个证明!

  “啊!”我只觉得左脚被一股力量一冲抬了起来,一声惊叫之后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接着一个人扑到了我的身上。原来是一个武田军的士兵趁乱冒险从众多的马腹下爬了过来,抓住一只脚把我推了下来。一时间无数的人爆发出了或震惊或兴奋的喊叫,而我则是死死的托住他那只紧握着匕首下刺的手。

  “哦!”就在那把雪亮的匕首离我的颈部不足两寸的时候,突然他一下子失去了全身的力气。一声短促的闷哼后,他面容僵硬双目突出的从我身上栽了下去。

  “主公!”便随着阿雪一声带着哭音的呼喊,我这时才看见身旁那具尸体后颈上的一道长长刀痕。

  “哦!”我奋力站了起来,“黄金”自我落马后就一直站在原地。十几个近卫旗本跳下马来架我,我自己也扶住马鞍一脚踏上马镫,奋力向上翻去。也是人多手杂使不上劲儿,而且我身上的盔甲(现在穿得一身新作的南蛮盔甲)过于沉重,再说周围的士兵们在作战中又不停的推挤,努力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我脑门上的汗都掉了下来。

  “主公!请快上马!”随着身后这一声娇喝,我只觉撑在地上的右脚被抬了起来,随即又落在一个高处的“踏板”上。

  我乘势脚下一使力终于又坐上了马背,回头看去却原来是阿雪不知什么时候也下了马,用自己的肩膀把我顶了上来。“阿雪……”我只觉得喉头一阵发涩。

  阿雪穿得并不是我送她的那身“孔雀”装,依旧是原来的轻巧纯白软甲,依旧没有带头盔,只是系了一条带护额的丝带由前至后束住长发,只是此刻她的脸上占了几处汗水与灰尘凝成的污渍,身上也溅上了许多拼杀造成的鲜血。可不知怎么的,此时的阿雪不但丝毫不显狼狈,反而呈现了一种有些“诡异”的美感。“主公,快跟住前面的冲出去!”阿雪此刻可没有摆首弄姿的心情,翻身上马后指挥旗本、亲兵簇拥着我尾随岛胜猛向前冲去。

  现实总是离人们的希望相去甚远,我们几次努力的冲锋没能成功,双方的伤亡都在急剧增加。武田军的士兵已经伤亡近半,可依旧据守路口最窄处血战不退。我感到部下的士气正在焦虑、惶惑中悄悄流逝,现在多么需要一点振奋人心的东西啊!

  “小幡昌盛已被讨取!”突然远处传来一声洪亮的吆喝,我一看却是新八郎策马而来,身边还跟着……三十几个骑士。他手中“修罗之怒”挥洒间杀开一条血路来到我的身边,将马鞍上挂着的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举在空中吼道:“小幡昌盛已死追兵尽灭,无人可挡住我诸星甲骑去路!大家冲啊!”说罢当先而去。

  看到继“枪弹正”被杀之后名将小幡昌盛再被讨取,武田军的精神力为之一挫。本来这些士兵都是抱着拼死以待援军的心理在作战,可现在这支尾随而来的赤备却被消灭,这不是太匪夷所思了吗?再说赤备骑兵是武田军的骄傲,可眼下……想到这里他们的手有些抖了!

  与武田军的沮丧形成鲜明的对比,诸星甲骑爆发了滔天的斗志!既然武田赤备都不在话下,那么其他人还算什么呢?全军在岛胜猛和新八郎这两员虎将带领下向前冲去,倾刻冲破了武田军的防线。尽管保科正秀拼命吆喝,可再也无法约束支离破碎的部队。

  跑!拼命的跑!我不知道能否逃出升天,只知道在这里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粗略的看了一下,原本2000人的诸星甲骑已经平白消失了三分之一还要多,跟随新八郎前去阻击的200人更是几乎全军覆没。如此大的牺牲只是为我们赢得了一丝时间,一丝不多的逃生时间!至于到底能不能牺牲得有价值,那么就看下面的了!终于远远的的看见了远处伊奈城的城楼,我正想松口气的时候却又突然出现了新的状况!

  震天的马蹄和喊杀声再次从后面传来,回头看去又一支武田赤备掩杀了过来,这次足足有数千之众,山县、马场的旗号赫然都在其中。赤备骑兵的装备比我们轻得多,双方的距离在迅速接近着!

  突然一支严整的枪兵军阵再次阻挡住了前方的路口,而且人数不下3000人!看着身边这筋疲力尽的一千多部下,我心中不禁生出了一股“天亡我也”的感慨。

  “主公快看!”身旁的阿雪突然兴奋的拉了拉我。“竹中大人前来接应我们了!”

  “啊?”我一惊之下仔细看去,却不是我留下的那3500足轻吗?我现在真明白了“草木皆兵”这句话,原来这就是说我呢!

  驰到近前,军阵闪开了一条通道,待我们通过后又闭合在了一起。两排枪兵之后是就是铁跑足轻,是诸星部队铁炮、长枪结合的传统战法。

  “让主公受惊了!”我来到阵中竹中半兵卫就急急的赶了过来,他的脸上是惊恐之后的欣慰。

  “还……好!”我强自镇定的说到,现在总算是塌实了下来。远远望去那支武田赤备停在了原处,稍后就向后缓缓退走了。“我们也进城吧!”我对竹中半兵卫说到,只感到全身一阵无力。

  其实如果我再仔细朝远处看看,就会在一处山岗上发现一面绣着孙子“风、林、火、山”四句箴言的高大帅旗。

  ***************************************************

  大旗下在众多的旗本、侍卫、亲兵围绕间有十几员武将,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当中一个高大魁梧的人。

  这个人骑在一匹高大壮实的枣红色奥州马上,穿一身火红色嵌金扎丝胴具足,头上是一顶白牦尾头盔,上面的前立是一个小鬼头上伸出两只弯弯的牛角。由于面甲的遮挡而看不清他的面容,引人注目的是他两只不带丝毫感情的平静眼神,平静而不冰冷!

  “主公!”一个值日的侍大将上前禀报,原来这个人就是武田信玄。“保科正秀大人回来了!”

  “让他过来!”武田信玄还是远远的盯着我退往伊奈城的部队。

  “拜见主公,保科正秀未能完成职责特来请罪!”不一会儿保科正秀郁郁的走了过来。

  “这不是你们的错误……”武田信玄和蔼的安慰到,甚至提马上前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势。“你们已经尽了全力,未能正确地估计形势是我的错误!你哥哥的后事我会有个安排,其他的损失大吗?”

  “谢主公关怀!”保科正秀激动得眼里浮出了泪花。“一场激战我军遭受了巨大伤亡,仅战死的就高达877人!”

  “877人……”武田信玄在嘴里把这个数字叨念了几遍,回头又问道:“昌丰,小幡备队的情况怎么样?”

  “回禀主公!”内藤昌丰提马从后面赶上几步。“小幡昌盛大人所率西上野赤备队,521人全部阵亡,无一生还!”

  “这么说来……这个诸星清氏2000骑兵对我军所造成的损失,已经接近三方原德川15000大军所造成的两倍了?”武田信玄的语气中竟有几分戏谑的成份。

  “是的!”内藤昌丰不明白他的意思,只好硬着头皮回答道:“三方原合战我军阵亡739人!”

  “那我军两次又分别消灭多少敌人呢?”武田信玄又问到。

  “回禀主公……”内藤昌丰的脑门上冒出了丝丝汗迹。“三方原歼敌1105人,阻击诸星清氏歼敌754人!”

  “好啊!哈、哈、哈……”武田信玄忽然仰天大笑了起来。“武勇闻名天下的三河武士,损失十分之一后即溃散败走;小商人出身诸星清氏的部下,在损失三分之一还多的情况下,居然依旧奋勇向前?这真是太好了!哈、哈、哈、……”

  “父亲!”一个年近30的年轻武将排众而出,一脸悲愤的说道:“请让我去攻下伊奈城,为保科、小幡两位大人报仇雪恨!”

  “四郎啊……”武田信玄看着自己这个最喜爱的儿子,感觉他虽有自己少年时冲动的影子,有缺少了深沉的城府。“诸星清氏部虽败,但却是在目前三河、远江两国境内实力最强的敌人,强攻伊奈城必定损失严重!但如果我们全部控制了这两国,伊奈、浜松之力则不足以长途突围。只要我们在尾张一线击溃了织田信长的主力,并成功上洛,德川家康和诸星清氏这两个‘聪明人’会知道该怎么办的!”

  “是!”武田胜赖心不甘情不愿的退了回去。

  “命令昌景、信房率全部赤备监视伊奈城,其余全军转进野田城……”

  “禀报殿下!”正在武田信玄作着部署的时候,突然一个传令兵飞马赶来。“秋山大人命小人来报殿下:三日前岩村城的织田军明智光秀部2000人突然分路出击,秋山大人恐这是织田军的试探立刻予以回击!明智光秀部化整为零骚扰一番后,未曾接战就又退回去了!”

  “哦?”武田信玄沉思了一下,坚定的说道:“命令信友收缩力量进抵岩村城下,盯住明智部主力寻机决战,不必去管其余小股游骑。明智光秀此人爱使些小伎俩,但对全局的把握力不足,只要步步为营即不足惧!不必理他,全军按各自任务抓紧进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