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6、雅痞公卿(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096 2006.02.15 20:09

    晚宴是在大约8点左右举行的,按照正亲町季秀的要求摆上了一桌欧式席面。油浸鸭腿、松露鹅肝、腓利牛排、青橘汁配牡蛎(日本实在找不到柠檬)、红酒焖烧比目鱼、……,在顺序上还是遵照日本的习惯整批上的,同时还把筷子和刀叉摆在了一起,蘑菇浓汤也是在最后上来的。

  “诸星老弟,想不到南蛮菜肴也是如此的美味啊!”正亲町季秀感慨的说到,而一番酒肉之后对我的称呼也变成了“老弟”。他缓缓拿起一块小点心放在嘴里嚼着,此刻我们正享用着饭后的甜食,由于没准备我不太喜欢的咖啡所以喝得是极浓的红茶。“这是什么东西?”

  “核桃粘!”我看了看说到。“是把核桃仁用油炸过后淋上蜂蜜,再风干制作而成的。”

  “还真是别出心裁啊,也真是够奢侈的!比起盛世的宫廷也是不需多让。”他羡慕的感慨到。“……所以我一向认为,虽然不必像菊亭晴季那么痴迷于南蛮物品,但也不该如山科言继一般古板,把南蛮人都看成了茹毛饮血的妖怪!对了,平时你也是经常这样的宴饮吗?”

  “那怎么可能!”我笑着回答到。

  “不错!”他点点头说:“我想也是这样的。”

  “就是啊!”我赞同的说:“我的肠胃本来就偏弱,这么油腻的东西常吃怎么受得了,十天半月来一次也就可以了!就我本人来说还是喜欢明国菜肴,尤其是淮阳和齐鲁流派的风格,比如:清蒸桂鱼、叫化子鸡、葱烧海参、蟹粉狮子头、一品燕翅、……您~您没事吧?”正说着我突然发现他呈现出一种雷击了的状态。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钦差在我这里出了什么事情可不好交代。

  “要不然……”正亲町季秀好不容易摆脱了震惊状态,却说出了一句叫我陷入其中的话。“我辞去官职,到你这里来当门客吧?”

  “您怎么会有如此荒唐的想法?”我脸色愕然的问到。“您可是名门藤原氏的后裔,出身羽林门迹的上位公卿,朝廷从三位……”

  “‘乱世公卿不如鸡,天皇御葬无人理。’哼、哼,不要说羽林了,就是摄关家又能如何?”他无可奈何的哼了两声。“你知道为什么我刚来的时候不高兴吗?”

  我默然无语的摇了摇头。

  “告诉你,我当时真是以为这次是白忙了一趟呢!”他郑重其事的说到。“上次中御门宣教回来一说到长光寺城去的情况,我们都吓了一大跳,以为你们织田家只是一些凭借武力取得权势的乡野武士,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出来传旨也就没多少好处了!可最近的活动都是围绕织田家在进行的,这就将直接影响大家的生计,不少人一想到此就开始了头疼。这次我抓阄得到差事后……”

  “抓阄?!”我惊奇的叫出了声。

  “当然是抓阄了,不然你以为差事是怎么分配的?”正亲町季秀理直气壮的反问到。“如果所有差事都归了一个人,其他人岂非都要饿死了!除非是某些特别重大的事情外,别的差事都是由大家抓阄决定的,而且得到一次后,后面的三次就不能参与抓阄了。现在你明白了吧!我原以为这次赶上传旨这么个小活儿,而且你在织田家里的职位还不如那个柴田胜家,自然这趟是耽误了一次,一年里只怕都要勒紧腰带了!”

  “您倒真是诚实!”我苦笑着说:“你就不怕我了解了实际的‘行情’,把礼物的规格降低吗?”

  “自然不会!”他想也不想的说到。“任何人的性格都有一定的路数,像吝啬的人不会突然变得慷慨一样,慷慨的人也是无法一下子习惯吝啬的!如果现在还不能把这个掌握纯熟,那我这么多年的公卿岂不是白干了?”

  “照您这么说外派应该是很有油水的工作了?”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那为什么前几年外放的钦差那么少?”

  “没有路费啊!”他端起一杯红酒一饮而尽,完了还舔舔嘴唇。“世道乱时路上没人接待,恐怕到不了地方就要饿死了!”

  听到这话我好奇的问:“你们就没有俸禄吗?”

  “前几年没有,这五六年开始恢复了!”正亲町季秀点头承认到。“但怎么也比不上你们武士,只要一动刀枪金银就滚滚而来了!”

  “阁下您可不能这么说!”我急忙分辨到。“打仗可是提着脑袋的事情,打败了自然是粉身碎骨。即便是打胜了,靠的还不是手中的武力?可没有封赏谁会替你玩命?总得打下块地盘才有饭吃吧!一旦有了这块领地,又会时时刻刻有人算计你,就得花更多的钱、养更多的手下、打更大的地盘!哪比得上你们公卿,凭着一个祖传的姓氏就有饭吃!”

  “你再这么说话,我就拿眼泪滋你!”正亲町季秀说这话时仿佛眼泪真的要喷涌而出。“你想知道我们公卿的俸禄有多少吗?什么?不想?!不想我也要告诉你!”他强买强卖的嚷嚷到。“正一位的公卿俸禄为一年10石,明白这是什么概念吗?就是说太政大臣、摄政关白和你的亲兵拿一个价钱,至于我一年则只有3石!这回清楚了吧?公卿们不受贿根本就活不下去,而光有品级没有官职的公卿谁也不会去理睬他,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去替大名们当食客的原因了!”

  “那也不必要挑我吧!”我玩笑着说:“我在织田家不过是个部将,所有知行还不到8000石,论品级是个无权上殿不入流的小官,您给我来当门客?要求未免太低了吧!”

  “说这话老弟你就太不厚道了!”他摇头说到。“就像织田殿下不会止步于京都一样,你也不会止步于部将;说到领地,你难道真是指着这区区8000石吗?8000石能维持你如此奢华的生活?这话说出来恐怕你自己都骗不了吧!官小有什么关系,你如果拿你现在的生活去换,近卫前久未必会吝惜那个太政大臣!”

  “得了!你还是饶了我吧!”我急忙着说到。“现在我就够招眼的了,您再过来?信长殿下恐怕立刻就得赐我剖腹了!”

  “这倒是真的!”正亲町季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织田殿下确是个不一般的人!我原以为他也会像别人一样,一入京就替自己申请个官职,但到现在还没有动静!后来我才明白,就像他不愿接受管领、副将军一样,他是不会屈就于足利义昭之下的官职的,而现在这样的条件并不成熟!反是现在这样,倒好像是没有私心的样子!”

  “嗯?”我惊诧于他居然有这样的政治敏感性。

  “不然……我把长女嫁给你吧?”

  “噗……咳、咳、……”他突然冒出的一句话吓得我把酒呛进了气管。

  “你不必这么兴奋吧?”他高兴的说到。“我的夫人出身于名门九条家,长得是花容月貌。我的长女完全得到了她的遗传……”

  “您可以先等等吗?”我拦住了他对美好前景的继续描述。“您可能还不知道我已经娶妻了,而且现在连儿子都有了!”

  “哦!”他惊奇的上下看了看我。“你信南蛮教?是‘切支丹’?”

  “怎么会!”我奇怪他为什么会这么问。

  “那还有什么关系?”正亲町季秀再次兴奋了起来。“我又没说过要她作你的正室!你们两个……”

  “别急!先别急!”我再次打断了他的话。“让您的嫡出长女给我作妾?这绝对的不行!”我坚决的否定到。

  “那好吧!”经过一番努力他终于不再坚持了。“这件事情就等你想通了,或是地位提高了再说吧!”

  “那不就耽误您的千金了吗?”

  “不碍事的!”他毫不在意的说到。“我有8个女儿!”

  “啊!”我明白他为什么总是入不敷出了!

  **************************************************************

  三天后,正亲町季秀带着丰厚的礼物满意的离开了。

  “真是个有意思的人!”看着远去的宫车我想到。一回头我对身边的村井贞胜说:“每年的正月记得给正亲町殿下送去节礼,就……粳米五十石、豆油两担、蜡烛百束,嗯……再在每袋米里放一枚金小判吧!”

  “是!”他躬身应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