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3、奇异的“橄榄枝”(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487 2007.02.05 20:08

    “咣噹!”蒲生氏乡被我的话惊了个目瞪口呆,手中的茶杯掉在了地板上。地板是木质的他又是坐着,因而那只茶杯并没有被摔碎。

  “如果可以的话,能告诉我您是怎么看出来的吗?”“阿部善定”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就好像一下子被对手看去了全部底牌的赌徒。他的“赌品”还算好,并没有一味的抵赖诡辩,而是大大方方承认输了一局。

  “其实说来也简单,从看见您第一眼时我就知道您不可能是阿部善定了!”我好整以暇地用折扇扇了扇。虽然是夏季但这两天却下了雨,这个动作实际上是用不着的。“……在当年砥石城破之后,令尊大人曾携殿下暂居于商人阿部善定处,并取其女儿为侧室,令弟忠家和春家大人好像就出于这位夫人。因为当时殿下父子正逢困境,此事并不太为人所瞩,至后来殿下投入浦上家后也没几个人知道。在下‘碰巧’打听得悉,算来这位阿部善定老板也该入耄耋之年了吧?”

  “想在予州殿下如炬慧眼下投机取巧,看来在下还真是打错了算盘!”说罢他猛地挺直了一直弯着的腰背,一股气势勃然而发。“在下正是宇喜多直家,适才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这样多好,大家说话也爽利些!”我亲切和蔼地对他微笑到,心里却早就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殿下想要效忠右大将的一番拳拳盛意我已明白,但我搞不清楚的是为什么殿下要来找我?刚才我已经问过关于羽柴殿下的问题,现在我不得不再问一句:凭宇喜多家的实力和影响,殿下完全可以直接向右大将自荐嘛!相信以右大将一贯的爱才之心,必会对殿下委以重任的。”我确实关心宇喜多直家的想法,他的各方面条件其实都不比荒木村重差。

  “有些事不说清楚看来是无法继续谈下去了,殿下也未必能够相信我这样一个人!”宇喜多直家看似要推心置腹,但我还是时刻保持着警惕。“宇喜多家在我手中死而复生,能有今时今日的声势也足以**了,细论起来起来我自问达成的业绩实际并不比毛利元就差。但是!我并不认为就到此为止了……”他忽然激动得攥起了拳头。“我觊觎着整个天下,这并非绝对的不可能!天下英雄在我眼里尽管有些非常高明,但也没到不可超越的程度。尽管可能最后会输得一败涂地,但我原意参加这场赌博!”

  “是什么事情改变了您的这个想法呢?”我有些分不清这是他真实的想法还是在演戏。

  “因为一个不可抗拒的原因,我……要死了!”他显得有些无奈但并不悲哀。“早年在乙子城的一次战斗中我的肾脏受了重伤,后来虽然好了却留下了病根……”他陷入了对当年经历的回忆中。“当时我只有三十几个手下,不但随时要防备松田和犬岛海贼的攻击还必须下地干农活,即便是这样每月还要有五六天绝食以节省粮食!虽然处境艰难但却上下一心,现在想起来还是很温馨……”说到这里他摇了摇头,好像要赶走某些东西。“我的病就是在那时耽误的,以至今日已经是深入脏腑!我请过许多名医,确定的是最多可以再活五年。”

  我点点头,历史上的宇喜多直家确实差不多是那时死的。“那也不必如此紧迫吧?”我继续试探到。

  “宇喜多家的环境在当今天下并没有什么优势可言,20年我或许还有争霸天下的希望,5年时间却决不可能!”宇喜多直家坚决地摇了摇头。“一旦我死了,宇喜多家不要说作为天下霸者的支柱,能够不灭亡就算是好的了!因此我现在就必须开始准备,以使宇喜多家能够继续生存下去。”

  “从羽柴殿下近来的举动来看,似乎是急于找到山阳的突破口……”我对于宇喜多直家还是看不清真面目,就只好从一些外围问题来寻求答案。“在这个时候如果和他去商谈,不是会得到一个更好的价钱吗?”

  “从短期看确实是这样的,但我综合各方面的条件来看在将来他不会是殿下的对手!”宇喜多直家又恢复了深不可测的冷静。“原因很简单:他作得那些事情我一看就能看出目的,但对予州殿下您的行为我却经常感到莫名其妙!无论是新型兵种的组建还是对领地的治理,甚至是与手下的关系,您的行为都是令人匪夷所思。如果最终织田右大将殿下一统了天下,我虽不敢说您是另一位北条时政,但至少将是个‘不倒翁’。要是在中途需要有人接过右大将殿下的大旗,您无疑也是希望最大的人!”

  “你想用什么东西来取得我的信任呢?”我注意到蒲生氏乡在惊骇之余作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就没有打扰他继续询问着宇喜多直家。

  “是这个孩子,他就是我的独子八郎!”宇喜多直家一指身边的小孩儿说道:“我将犬子作为人质寄养在予州殿下这里,对我来说他的生命就和宇喜多家的延续是一个意思!”

  “这就是历史上的宇喜多秀家啊!”我默默的点了点头,冲着不满五岁的孩子一招手。“过来些,让我看清楚!”

  八郎看了看身边的宇喜多直家,在得到许可后起身向我走来。我放下折扇将腰间的肋差连鞘抽在手中把玩着,看得出来八郎很害怕但没有停下脚步,宇喜多直家面色如常但鬓角却冒出了一粒汗珠。“见过予州殿下!”八郎终于来到了我的面前。

  “好,你就坐在这里吧!”我笑着摸了模他的头,指了指身边的一个位置。“您把八郎送到我这里来,就不怕被别人发觉,或者将来他继承人的地位受到威胁吗?”我又转向了宇喜多直家。

  “这个我已经作出了万全的安排……”宇喜多直家自己却并不认为这是个多么严重问题。“在一般人眼中这么大的孩子长相都差不多,所以我就安排了个替身,而且亲信重臣那里也有了指示!”

  “您的诚意我已经相信了,但还是请去和羽柴殿下进行接触吧!”我把肋差插回去又拿起了折扇。“对您刚才的说法我也深有同感,只有秘密的盟约才是最值得遵守的盟约!无论从哪方面的利弊考虑,都是由他出面好些。但是请你不必顾虑,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该我做得事情我是一定会做的!”

  “就按您的吩咐!”宇喜多直家并没有废话。

  “至于八郎……”我又看了看身边的孩子。“你也一道带回去吧!”

  “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再好的安排也会有偏差,我自己就从来不曾这样自信!”我看了看宇喜多直家又看了看蒲生氏乡,意味深长的说道:“纵然聪明如当年的赖朝公,生前为后代作了那么多准备,可结果……造化弄人啊!什么事还都是自己紧抓机会的好,不要过度的依赖别人。宇喜多殿下是在下少数佩服的人之一,但请您千万不要为聪明所误啊!”我把泛论又拉回到宇喜多直家这个个例身上。

  “予州大人的金玉良言,在下定然铭记五内!”宇喜多直家深施大礼。

  “你的家臣明石景亲有个儿子吧?”我突然的又发出一个离奇的问题。

  “哦?是……刚3岁!”即便是稀世谋将宇喜多直家,也有些受不了我的大跨度跳跃式思维了。

  “那么就把他送到我这里来吧!”我没有征询他的意见就作出了决定。

  “是!”宇喜多直家没有反对。

  “殿下刚刚杀了松冈直治,羽柴殿下可能会有些许微词!还请以大局为重,不要……”说到这里我看到宇喜多直家脸上的神色不对就停了下来。

  “没想到我还是有能够瞒过予州殿下的事啊……”宇喜多直家一脸诡异的微笑到。“羽柴殿下确实用兵如神,其军师黑田大人也是机变百出!他们在我那里做了几个‘钉子’也有一些烟幕,我并不能完全分辨出来。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松冈直治就是幌子。我离开时吩咐户川秀安代我将其处死,这样就谁也想不到我已经到了您这儿!为了避免刺激羽柴殿下,发现的几个真内线我反而一个没动……”

  *************************************************

  “说这种话可能有些大逆不道,也许最终您得到天下的可能性更大些!”送走了宇喜多父子在回我寝室的路上,蒲生氏乡面色凝重的对我说到。

  “这话可不该从你——主公的女婿嘴里说出来啊!”我对他有这样的看法并不担心,所以很多事情让他了解内情更好。“说说看,如此荒诞的结论是如何得到的?”

  “主公固然天纵英才旷古罕有,敢于开创亘古未有之先河!”他盯着我双目闪闪,我却并没有停下来继续向前走去。“但主公却有两点远不及殿下您,第一主公是乐于接受别人的创新,而您却是自己展现出了超人的独到见解;第二主公对细节往往失之粗疏,而您却善于从小处发现大事!”

  “这也许只说明我是个不错的伙计而已,而主公却是个天生的老板!”我随口答了一句反问道:“你今后打算怎么作?”

  “借用您刚才答复宇喜多直家的一句话……”蒲生氏乡没有作什么考虑就回答道:“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该我做得事情我是一定会做的!”

  黑暗的走廊里,我们两个人相视而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