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将军的境遇(下)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535 2006.02.03 20:03

    听到门口的高声报到,屋里的众人都急忙回到了自已预定的位置,躬身肃立敬候主宾。以菊亭晴季为首,稍后并排跟着足利义昭和织田信长缓缓走了进来。再后面是细川藤孝、京极高佳等几人。

  菊亭晴季还是几年前我来京都“跑官”时见到的样子,光鲜华丽的朝服,高高竖起的纱制立乌帽,一张敷满白粉的脸和染黑的牙齿,只是似乎胖了些。他走过通道时频频四顾,不时对周围的人点着头。诚然这是个贪婪的家伙,但经过几次接触我觉得真的不怎么爱摆架子。

  跟在后面的足利义昭和织田信长两个人边走边不时交谈几句,不知为什么他们都表现出了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虽然足利义昭已经是朝廷承认的征夷大将军,织田信长则是近畿实际上的霸主,但在公开的场合还是必须考虑朝廷的体制。征夷大将军属于令外官,足利义昭现在的品级是从三位,织田信长现在只不过是正五位弹正忠,这就使他们在形式上要让正二位的菊亭晴季一步,何况他此时还隐含着天皇特使的身份。

  织田信长来到左手第一席的位置,而足利义昭和菊亭晴季则一左一右的并排坐到了主位上。

  “信长殿下请坐!”足利义昭对着织田信长做了个请的手势,随即又对大殿了的众人说:“众位都是这次靖乱的有功之臣,不必拘束,快请入座!”

  “谢将军殿下!”在织田信长的带领下我们齐声应答,然后各自归座。

  “此次幕府得以重光,全赖各位忠勇!我在此敬诸位一杯!”足利义昭举起手中的酒杯环视一圈,然后一饮而尽。

  “谢将军殿下厚恩,我等愧不敢当!”我们再一次鞠躬感谢。接下来菊亭晴季也代表天皇和朝廷说了一番感激、褒奖的话,我们照例受敬。

  “织田殿下此番不辞辛劳、不避艰险,毅然决然带兵扫除逆党襄助幕府,诚为世间英雄豪杰之表率!武勇天下第一人也!我来敬您一杯!”酒过三巡之后,足利义昭的第一智囊细川藤孝对织田信长举起了酒杯,但我看他最关键的目的是想给主子提个醒。

  “细川大人高抬了,信长不敢当!”织田信长简简单单的答应了一声,但还是把那杯酒喝了下去。

  “藤孝说得不错!”足利义昭这时也是一脸的“激动”和“感激”。“自兄长义辉殿下蒙难以来,我颠沛流离奔走四方,虽历尽磨难,但重振室町幕府的愿望却一直遥遥无期,不知多少人因畏惧奸党横暴不敢向前。当此危难时刻,信长殿下毅然挺身而出,首倡义兵!这才使得天下还以正道,幕府得以重光!信长殿下实在是我足利义昭的再生之父,请满饮此杯!”

  “将军殿下万万不可说出这样的话!”织田信长正色说到,并把手中的酒杯放回了桌上。“我织田信长只不过是一个山野粗鄙之人,得蒙将军殿下不弃托以重任,自当尽心竭力报效幕府,肝脑涂地亦在所不辞!所作所为只不过是尽了一个臣子的本份而已,实在当不起将军的如此谬赞!再说将军殿下承担着代替天皇管理国政的重责大任,自当以父母之心爱护教化天下百姓人心!实在不可以,也不应当对我信长一人感恩戴德。还望殿下勿存私念,事事以天下大事通行为先啊?”在最后的这几句话里已经隐隐带出了教训的意思,同时再是婉转的告诉足利义昭不要忘乎所以。

  “这……”足利义昭不自然的放下了酒杯,众目睽睽下织田信长的一番话让他感到有些下不来台。他缓缓又看了细川藤孝一眼。

  “弹正忠殿下实在是过于谦逊了!”细川藤孝对着织田信长说到。“此次殿下带兵入京重振幕府,一路上披荆斩棘历经磨难,手下诸将浴血奋战!这都是不世大功,殿下怎么能只是一笑置之呢?”

  “细川大人如此说,在下那就愧领了!”织田信长只好说到。细川藤孝的说法很聪明,因为如果信长继续谦虚就好像他和手下什么都没干了!

  “弹正忠殿下果然豪爽!”细川藤孝欣慰的说到,并及时的向足利义昭使了个眼色。“以殿下高风亮节旷世宏才,今后朝廷与幕府必将多有倚重!还望殿下以天下苍生为念,万勿推却!”

  “对于当前天下大义,我织田信长自然当仁不让一往无前!”织田信长说完这番话还意味深长的看了足利义昭一眼。

  “好!真是太好了!”足利义昭可能没有听出织田信长话里的含义,一脸兴奋的频频点着头。“弹正忠殿下能有这种态度我就放心了!现在幕府初定,万事百废待兴,三好逆党所立的伪将军足利义荣虽然逃到了和泉饭盛城,但其贼心不死,时刻想着反攻倒算重回京都!不知织田弹正忠殿下可愿助我一臂之力,稳定天下吗?”

  “在下义不容辞,定当效力!”织田信长回答得非常爽快。

  “好!既然如此……”足利义昭整了一下面容说:“我欲任命织田弹正忠殿下为统领近畿诸侯的管领一职,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管领?!”大殿里不少人都惊呼了出来(这里面当然不包括我),我在许多织田家臣的脸上都看到了抑制不住的兴奋。这也难怪,管领的职位在整个幕府时期历来只有细川、畠山和斯波这三家足利氏的分支可以担任,上杉家都不能算正统,有了这个名份织田信长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统御管理近畿的群豪,这无疑是织田家的地位在质上的飞跃!但……就止这样,织田信长会满足吗?

  “将军殿下万万不可如此!”织田信长果然义正词严的推辞到。“我信长此次匡复幕府并无任何私心,怎么能要求将军殿下给予如此的恩惠?再说天下豪杰之中能力胜过我的人比比皆是,如果仅凭我带兵上洛就委以要职恐怕会引起天下人的误会,更会使那些居心叵测的人萌生以力夺权的野心,从而给幕府和将军您造成不必要的困扰!情将军殿下勿以在下为念,千万收回成命!”

  “既然如此,不知副将军的职位……”足利义昭显然还不死心。

  “此事就不必再提了!”织田信长语气坚定的一口回绝到。

  ***************************************************************

  “你还说主公有别的想法!”出来的时候,池田恒兴挑了个边上没人的机会对我说到。“主公出于公心连管领、副将军这样的高位都不接受,哪里还会再贪图别的东西?!”

  “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上下对他足一通打量。

  “有什么不对吗?”他被我看得有些含糊。

  “真是的!主公怎么会接收屈居足利义昭之下的名份呢?”说完这句话我抛下他在那儿继续发愣自己向前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