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2、大雪满弓刀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2697 2006.03.16 20:25

    北风夹杂着的大片雪花迎面打来,冰冷的感觉竟使人的面颊有了一种刀割般的感觉。天地间依旧是黑沉沉的,不过雪野却把士兵们手中火把上的光芒扩大了数倍。“黄金”不愧是特训过的宝马,长时间的奔驰依旧保持着平稳的状态,不然我这个“姗姗弱质”还真是受不了了!现在时间是凌晨1点,严格的说已经是永禄10年(1567)的大年初一了,而我们已经连续奔驰了5个多小时!

  由于地上是深达一尺多的积雪,马匹的速度难以提得很高,经过这大半夜也仅走了160余里。好在三好家是奇兵突袭,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而没有攻取胜龙寺城,这也就为我们一路沿官道前进提供了可能!胜龙寺的守将我认识,所以一路很顺利的通了关。

  “主公……”长野业正纵马来到了我的身边。到底是天下名将,依旧是精神饱满看不出丝毫的疲态。“您不必担心,少主和夫人他们驻跸在桂川口城并不是在京都之内,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我也是这么想!”我对着他苦笑一下。保护仙芝他们的是岛胜猛,他手下的士兵加上桂川口城原有的守军也有了六、七百人,三好三人众虽说有5000之众但主要的目标并不是桂川口,想来小股的骚扰部队不会造成太大的危害。但事不关己关己则乱,在这种时候除非是木头人谁能一直保持冷静呢?突然,前军好像发生了什么状况缓缓的停了下来,我也带住马朝前面望去。

  一直走在前面的前田庆次和可儿才藏这时催马跑了回来,他们身边还跟着一个一身灰色的忍者。

  “怎么回事?”我奇怪的问到。

  “这是我们埋伏在前面路口的暗哨,他有事情要报告您!”前田庆次停住马回答到,这时其他将领也都围了过来。

  “京都的情形怎么样了?三好军有什么动向?”我焦急的问到。由于克制不住的紧张加紧了腿,“黄金”哒哒的原地直转圈子。

  “回禀主公!三好主力约3000人是在三个时辰前过去的,主将是三好长逸和岩成友通……”那个忍者单腿点地跪在马前。“之后又陆陆续续过去了几批,人数都不太多!”

  “京都那边最新过来的消息是什么?”我此时已经认出了他,这是石川忠纲系统的一个忍者。

  “回禀殿下!据一个时辰前传来的消息说三好军已经包围了将军的御所本能寺,此时想必正在激烈的战斗之中。”

  “这就好……”我不管别人是否认为我大逆不道,反正听说仙芝那里没有事我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最后一批三好军是什么时候过去的?大约有多少人?”长野业正毕竟是经验丰富,对于任何看似微不足道的细节都十分注意。

  “回禀长野大人,最后一批约800人统帅是菊时三间,刚刚过去大约一柱香的时间!”忍者回答的很细致,看得出来作了很仔细的记录。

  “这里距离京都还有多远?”长野业正又问到。

  “再走30里就到京都的市区了!距离京都5里时有一条岔路,顺着岔路走10里是本能寺。”

  “看来我们怎么也避不开了,得把前面的那支三好军处理一下!”说着我把手摸向了腰间的刀柄。

  “主公且慢!”长野业正阻止了我。“依照目前的情况,我军并不适宜马上投入战斗!”

  “怎么?”我一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努!”他冲着周围的士兵一努嘴。

  “哦!”我看了一下这才明白。由于长时间保持一个骑乘的姿势不少人的身体都开始僵硬了,就是我自己的双腿和上臂也一阵阵的发麻,这个样子只怕一个简单的挥刀动作都无法完成。再看看其他人,前田庆次、山中鹿之介和梅因赫尔都对我点了点头。“大家到前面的树林下马活动一下,时间……两柱香!”我作出了决定,想来十五分钟应该够了。

  “还真是辛苦啊!”下了马后我一直扶着一棵树,半天的时间一寸地方都动不了。过去我读到过一首诗:铁甲将军夜渡关,朝臣待漏五更寒。日上三竿僧不起,古来名利不如闲!现在想起来还真是贴切。侧头四下望去,长野业正和前田庆次他们正在督促士兵们加紧活动。

  “大人,吃点东西吧!”鹤千代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手里还托着两个饭团。

  “咦,你怎么来了?”看到他的出现我有些吃惊,记忆里似乎没有叫他跟来。

  “是!您是没有叫我来,可……”他突然狡猾的一笑。“你也没有命令我跟随竹中大人守城啊?”

  “哈、哈、哈……”我一下子笑了起来,原来我的命令还可以这样解释。“你就是这么一路骑马跟来的?”虽然我知道他会骑马,但是这对成年人都异常艰辛的旅程,这个年仅11岁的孩子是怎么撑下来的。

  “您怎么忘了,我可是蒲生家的继承人哦!”他得意的说到,看情形他至少比我适应得快。“您还是快点儿吃些东西吧!昨晚的酒宴上您可是什么都没吃呢!”

  “你怎么想到替我带上吃得的?”我接过了他手里的饭团,居然还是温温的,看来是揣在怀中捂着的。

  “这些事情以前一直是岛大人负责,可他这次不在……”鹤千代过来扶了我一把,让我背靠在树干上。“我想在听闻夫人和公子的事后,您自己一定不会注意这些事!”

  “嗯~!”我咬了一口饭团,这是在我的小厨房里精制的出品,精选米里还夹着鲜嫩的鲔鱼刺身和海苔,绝对不是那些普通的行军口粮所能比拟的。“这是你的初阵吧?”我一边吃一边问。

  “是!”他神态平静的按住了腰间的佩刀。“我想能在京都参加初阵,也不枉了蒲生家继承人的名声!”

  “这倒是我疏忽了,没有先帮你行环甲礼!”看到他的沉稳我不由想起了自己在桶狭间的表现,还真的是有点儿感到惭愧。“不过我原来也没想你这么快就上阵,再怎么也得通知你祖父和父亲一声才合理吧!”

  “没关系!”他倒是显得很是洒脱。“不过就是个仪式,以后再补就是了!”

  “这倒也是!”我也不是个拘于成式的人,所以赞同的点了点头。“这次立了功劳信长大殿一定会有封赏,这样元服也体面些!”

  “是!不过……”他突然犹豫了一下。“大人也该找个时间劝劝信长殿下,太过刚强往往可能在小事上折断!”

  “哈、哈!”我无意义的笑了两声,织田信长是听劝的人吗?不过以鹤千代的小小年纪能看出这些,也实在是不简单了。

  “主公!”前田庆次走了过来。“已经差不多了!”

  “好,出发!”我说了一声后走向“黄金”。

  “上马!”“快上马!”随着我的命令四周想起了一连串短促的口令,稍稍一阵纷乱后这只部队重新整装待发。

  “走!”看大家做好了准备我发出了命令,这支骑兵再次奔驰了起来。绕过小树林前进了不久,我们就看到正前方的道路上出现了一支数百人的队伍,远处的地平线上也现出了模模糊糊的城市轮廓。“仙芝!莺!仙鲤丸!我来了!”默念着我把“黛”抽在了手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