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战国福星大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即将崩溃的堤坝

战国福星大事记 冬天里的熊 3501 2008.12.28 20:49

    信浓国有大约37万石的农田,在天下的藩国之中已经可以跻身大国之列,加之这里多山而少农地,所以要是在一面地图上看的话,那可是一片相当辽阔的区域。

  在信浓的大部分地区,都是依照南北走势的一条条漫长的山谷,每条山谷中又大多会有一条山水形成的河流。随着这些山谷最终的合并,河流也已一条条汇集在一起,然后呈放射状流入临进的藩国并入海。仅就我所知,南面的三河、远江,西面的美浓,北面的越前、加贺、越中,都有源自信浓的大河流过。

  这样一个国家要想统一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凭着那些天然的山谷豪族们自然比较容易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而且经过几十甚至上百年的发展,有些势力(尽管也是全民皆兵的动员方式)已经相当的强悍。在武田信玄攻陷这里之前,能达到两千左右动员力的就有诹访、小笠原、高远、金刺、高梨等等,甚至还有更强大的村上氏。

  原来的木曾氏在南信浓的豪族中只能算是中等偏上,自打武田信玄清理了大部份人后他们才开始崭露头角,不过论起氏源他们可是绝对的够古老。我不清楚现在的这一支人,和当年名动天下的木曾义仲是否存在清晰可辨的关系,不过据说追溯上去也可以查到源氏一门的影子。

  得到桐原城陷落的消息后我们立刻启程,当天擦黑时就已经来到了木曾谷城,木曾义昌和稻叶一铁已经在等着我们了,不过后者也是匆匆赶回的。

  “降臣木曾义昌,率全族参见织田中纳言殿下!”在双方一见面的时候,木曾义昌离着很远的时候就咕嗵一声跪了下来,其身后也呼呼啦啦地跪倒了一大片。

  木曾义昌长得不高,但也不能算很矮,一个各方面都本该很平常的人,因为长期练武的关系身子骨倒是异常的强健。不过人亦不可貌像,这个人一直以来在武田家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只是因为某种原因和武田胜赖心结颇深。

  “木曾殿下功在社稷,是我应该向您道谢!”织田信忠居然跑了两步,伸手将他扶了起来。“如果是不殿下,朝廷平定天下至少要迟滞5到10年,东国百姓不知道还要受多少苦难,此举真是功德无量啊!”他感慨地拍着木曾义昌的手臂不住叹息,而后者也是一再表示着自谦。

  我在旁边看着这一切,说不上是个什么感觉。在日本战国史中,我最先知道的就是这个武田家,源自一部相当古老的大和剧。现在这个家族作为一股大势力就要完结了,已经到了分崩离析的境地,我心里竟然生出了一丝不忍,也许……并不一定要完全断绝信玄公的血嗣吧!

  “我们初到此地还要事事仰仗木曾殿下,不知这左近的木曾地区是否已经完全掌握了呢?”正经的事情总是要谈,在进城坐稳之后织田信忠终于耐不住性子向木曾义昌追问了起来。

  “武田胜赖已经尽失人心,中纳言殿下请只管放心好了!”木曾义昌虽是主人却极为谦卑地把自己摆到了左手第三个位置上,以致说话时不得不稍稍扯起了嗓子。“木曾地区现有大小势力二十二家,在这之前就已经有七家与我暗中约定,共同迎奉织田家军队进入信浓。两天前稻叶殿下的部队到来,因为保密工作做得好,此举可谓神不知鬼不觉,待到桐原城破之后许多人这才恍然大悟,不过要想有动作也晚了。至殿下大军入城之前,绝大部分豪族都表示了合作的态度,仅有四家至今没作表示,看来是想抗拒到底了!”

  “还有可能再努力一下吗?”织田信忠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是立刻就又把语气放缓变得极为亲切。人的心总是不那么容易知足的,刚拿到了一手好牌,他马上就想糊“清一色”了。

  “这……只怕很难!”木曾义昌自然也是想表现得完美些的,可略一沉吟还是选择了实事求是。“这四家和武田家的联系都比较紧密,其中两个还是甲斐那边直接派过来的。要想他们全都倒过来只怕不太现实,至少目前某些人还对武田家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这样啊……”织田信忠有些犹豫,一时有些权衡不清。

  我注意到对面的安藤守就一直在密切地注视着织田信忠的表情,两只眼睛不时地转动一下,此时可能是感觉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张开嘴像是要说什么。

  “殿下,我看这点小事不足为虑!”没想到在他说出来之前,稻叶一铁却先开了口。“木曾地区现在已经基本控制,剩下的四家顽抗者辖下最多者也不过百十号人,虽然草深林密一时清剿不易,但是量他们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此时我军已经取得了先手优势,理应因势利导尽快挺进伊那,一旦错失良机将悔之晚矣。至于那几个草寇,请木曾殿下派遣可靠的归顺豪族剿灭就完全可以了!”

  “稻叶殿下所言有理,中纳言殿下您就下决心吧!”明智光秀也一反常态地没有多等,给予了稻叶一铁非常明确地支持。

  “现在也只好先这样了,我们与内府殿下约定的时间也差不多了!”毕竟大事要紧,织田信忠终于点了点头。“木曾殿下,这里的事情就麻烦你安排了,不过伊那的战略您也不能置身事外。就以您的观点来看,伊那地区的攻防重点在哪里呢?”

  “殿下海量垂询,在下甚感惶恐!”木曾义昌的身体微微抖了一下,但在别人明确注意到之前就控制住了自己。“伊那和木曾不同,不仅是甲斐的门户,而且土著居民对武田家并无好感。因此数十年来武田家对那里的统治相当严密,几乎任何可能心思有活动的人都被看得死死的。所以这次自始至终,我也没敢和那边的人取得联系!”

  “原来如此!”我在心里暗暗点了点头,心里对木曾义昌的认识更加明显。因为与武田胜赖的矛盾,木曾义昌可以义无反顾的投入敌人织田家的怀抱,可是并不表示他立刻就能对昔日生死与共的战友下刀子的决心。“木曾殿下,我想中纳言殿下的意思是在伊那地区确定出几个重点,能避免的战斗还是要避免的嘛!”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由不得他退后,我伸手推了他一把。

  “不错,我说的正是这个意思!”织田信忠的眼睛猛地睁了一下旋又眯起,看来他也明白了我话里的潜台词。

  “是,这是中纳言殿下的仁慈!”木曾义昌垂下了眼帘,硬着头皮说道:“现在桐原城已经掌握在了我们的手中,因而所有地利已经可与武田军对等。现在武田家控制伊那地区主要凭借三个支点,之后就算武田胜赖就算从甲斐发兵过来也必借助这三点来布局!”

  屋子里没有人借口,都在仔细倾听着他下面的话。

  “这三个人都是武田胜赖绝对信任的人,而且能力也是绝无问题的!”木曾义昌自己也是个知名的将领,能被他如此评价的想必价值不低。“他们就是大岛城城主武田信廉;饭田城城主保科正直;高远城城主五郎仁科盛信,这三个人对武田胜赖的忠诚不容置疑,寝返他们完全没有任何希望!”

  “在伊那地区没有任何一个人可能为内应吗?只要能打破他们的信念就好!”我还是觉得有些不死心,这样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合常理。虽然我也不记得这几个人是反叛了武田,但这种时候总是该有些众叛亲离的迹象。

  “也许……下伊那的松尾城主小山田信岭有可能!”在思索了良久之后他终于说到,而且说得非常不肯定。

  “就这么决定了,大军进发的同时小山田信岭进行策反!”织田信忠没有再问其他的,非常坚决的作出了决定。“能够成功自然最好,不然我们就算费力气也要尽快解决伊那问题。不过也不要放弃对其他人的希望,向武田信廉、保科正直、仁科盛信的使者也要派出,可以许诺他们:保证安全保全领地,同时赏赐黄金千两!就算没有什么实际效果,至少可以搅乱一下他们的军心。”

  “是!”我随着众人齐声称是,这确实也是一个比较稳妥的战略。

  “回禀中纳言殿下!”这时一个传令兵急匆匆从外面走了进来,单腿点地跪在了当场。“武田胜赖发兵18000前来迎战,先锋山县昌满3000人已经进入伊那!”

  “确实是武田军的风格,动作好快啊!”织田信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把身子坐直。看他脸上微微变动的颜色,看样子正在紧张思考着什么事情。“我决定了!”他突然大声说到。“我将率领全军主力赴桐原城迎战武田军,请诸星殿下率本部人马在桐原城西南五里的岩下原布阵,与我形成犄角之势!”

  “中纳言殿下!”不少人都惊呼了出来,似乎要阻止他的冒险行为。

  “就这么定了!”织田信忠不想听别人的劝告,看来是要独自承受这份天赐的“礼物”了。

  “少主!”我是这支部队的副将,有些话也只有我能说。“为了达到最大的效果统一的铁炮队就由少主带领,从正面对武田军进行轰击效果一定是最好的!”我不得不考虑他的安全,再说手里有哥萨克轻骑应该可以应付某些突发事件了。

  “好吧!”织田信忠点了点头,接受了我的好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