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每天都想诛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金币项链

每天都想诛神 巫灵子 2260 2019.05.15 09:00

  “夜一粟,又是你!”

  立谨言和圣城学院其他长老看着夜一粟的目光复杂,原以为是个破例招进学校的废材,结果却是个天才。

  但她总这样引起风波,在学校新生中照成了严重不良影响。

  “你们俩记大过一次,再犯开除!”

  立谨言伸出手掌,五指收拢,整个被神兽霸占的阴暗天空顿时乌云消散,重见天日。

  迫于威力,夜一粟和“明珠”不得不将契约兽召唤到了身边,但她们都不服气看着对方,完全没有结束战斗的意思。

  突然,一片晶莹剔透的六瓣雪花打在了冰雪蓝凰身上,冰雪蓝凰一声哀鸣,隐匿了身形,回到了主人的契约空间。

  “明珠,你已经不是水家琳琅了,不到危急关头,谁让你妄自动用冰雪蓝凰的?”

  雪玲珑收了手,一双明目不怒自威,看得“明珠”浑身一个哆嗦,踉跄从空中掉了下来。

  如此,“明珠”算认输了,夜一粟笑了笑,随即也收回身边的两只魂兽,轻盈落到了沧海身边。

  总算没有将自己的本命契约兽输出去。

  夜一粟想到这里,转头怒瞪了沧海一眼。

  美人瞪目,亦有万种风情,尤其是这样一个有本事的美人,沧海身边的人都仿佛触电了一般。

  沧海有些不悦,挡住了众人的视线,伸手整理了一下夜一粟因为战斗凌乱的发丝,凑到她耳边,轻轻道:“你如此有魅力,看来以后我恐怕要千百倍还你了。”

  “活该!”夜一粟眉目一转,轻笑一声,颇为幸灾乐祸,拍开他的手。

  她对在场主持这场比斗的那位仿佛老番薯模样的金不换长老和雪星辰道:“我赢了,是不是可以走了?”

  “是,你力量刚刚恢复,刚才消耗颇多,为免留下后遗症,回去多休息。”雪星辰肯定道,让夜一粟尽管离去。

  金不换长老摸摸茂盛的胡须,也点点头,这场挑战,无论是气势还是本事,的确是夜一粟赢了。

  “明珠”想要反驳,但却被雪玲珑和明月死死盯着,跟本不敢开口,只得眼睁睁看着夜一粟和沧海携手离去,两人之间是那般契合,而她自己就好像一个从中作梗的小丑。

  突然,“明珠”不由哭了起来:“她明明说过她来云中圣城学院是一心好好修行学习,不会谈恋爱的,她骗人,夜一粟这个大骗子,妖女,狐狸精!”

  “明珠,别哭了,这种话怎么能当真呢?”明月安慰,感情上的事谁能说得清,何况类似沧海那般痴情热烈的追求,是个女人的心也融化了。

  除非那个女人不正常。

  “诶,让开点儿,别想跟着我进特殊系。”夜一粟嫌弃撇开沧海的手,“我可是受到神级诅咒的人,你注意些。”

  沧海目送她踏进特殊系大门,垂眸间,一双清灵温柔的蓝眸瞬化幽暗深潭,暗流涌动。若是让他知道谁给一粟下的诅咒,定不饶他!

  再抬头,他又恢复了鲛人族小王子的光明和温柔,对夜一粟道:“我晚上有礼物要送给你,晚上再见。”

  “哼!别来打扰我!”夜一粟觉得他烦死了,转头看看那些悄悄看着他们后面看八卦的学生,愤愤拒绝了他,猛地关上了特殊系的大门,将一干人等通通关在了门外。

  当晚,夜一粟正要睡觉的时候,沧海到了,递给她一个锦盒。

  “什么东西?”夜一粟疑惑打开锦盒,一瞧乐了。

  只见墨绿色天鹅绒布上躺着的不是什么宝石珍珠,而是一枚圆溜溜的金币。

  沧海指着上面的肖像浮雕给她看:“你看这是谁?”

  夜一粟定睛一瞧,竟然发现有些像自己,她连忙将金币拿了起来仔细端详。

  看着看着她眉毛一挑,察觉出了端倪。

  她手指纤长,指腹轻轻拨弄人头旁边佩剑的装饰,竟然拔出了一把精巧细致的利剑来。

  这剑比牙签更小更细,却浑身金灿灿,在离开金币后轻轻颤动起来。

  夜一粟会意,将剑拿到另一只手上,挥动间,那支剑立刻浑身金光大作,随后金光点点溢散开来,化作了一把一尺左右透明的锋利匕首。

  她再挥动,匕首又化作了小剑,插入金币中,无人再知其中奥妙。

  “怎么样?”沧海急切问。

  夜一粟白了他一眼:“玩物丧志。”

  “我第一次炼器,你就不能夸夸我?”沧海将金币拿了过来,将那剑取出来后并不放大,而是就着剑尖拨弄了一下金币背面,只见原本只是一个花骨朵的图案立刻层层绽放。

  他将金币在指尖转动起来,道:“美人如花,花如美人,利剑出鞘绽放万千风采。”

  “啪!”

  夜一粟一掌拍住了转动的金币,眼色不善看着沧海:“你每天是不是太闲了?我为你出生入死,你就弄这么些小玩意儿?我问你,萧汉阳和梦霓裳查的怎么样了,还有明家的事……”

  夜一粟正一件件数着他们来云中圣城学院要做的事,沧海突然倾身在她额头亲了一口。

  “你……”夜一粟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沧海窃笑,将金币用一个链子穿好挂在了她脖间,道:“这里面有我的神力,戴好。至于其他,我们慢慢来,别着急。”

  “你不着急,我着急,这云中圣城学院烦死了,明明是天才汇集的修炼学校,却比那些小城里的基础教育学习还严。”

  夜一粟本想教训她,但看在他给她送了礼物的份儿上绕过他一回,但她真的不希望在云中圣城多费时间了。

  沧海看她这么着急,有些惊讶:“以前我们做任务的时候你也没有如此急性子,这次任务艰巨,时间长些也很正常。”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雪星辰告诉我亲生父母另有其人的时候,我的心里就有很不好的预感。”夜一粟捂住心口,刚刚戴上的项链冰冰凉凉。

  沧海伸手覆住她的手,他能感受她莫名的不安,无声安慰着她。

  良久,夜一粟道:“我想将那明珠是冒牌货的事告诉明月,让她相信我们,我们不用查她身上到底是什么神器了,直接带她离开,你说好不好?”

  沧海思索了一会儿,点头:“这样也好,那么萧汉阳和梦霓裳就要速战速决。”

  “梦霓裳我来,萧汉阳你去。”夜一粟自信道,“我有信心我们能收服他们。”

  “当然,只是明月那边你要小心千万不要暴露自己就是明珠,否则会很麻烦。”沧海想着一定要去明家亲自查一查。

  夜一粟也是这般想,点点头,在沧海离开前,道:“如果那萧汉阳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直接处置,不用问我。”

  “区区人类而已,枉称修罗。”沧海并不以为意,让夜一粟好好休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