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直击湖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没捂热

直击湖海 去吧笔名 2296 2019.04.24 11:00

  因为时不时李水会发一波福利,直播虽然进行了一整天,但后面人气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大多稳定在100万多一些。

  看着天色,李水发完最后一波福利收拾东西准备结束了今天的直播。

  “各位,今天的直播就先到这了,下次李少开播会通知大家。至于抽到奖的观众请在后台留下地址,今天李少就安排给你们寄过去。感谢大家的支持,那李少先下了,再见!”

  “呼。”深深吐了一口气,今天算是他做直播以来最累的一天,脚感觉有些酸软,好在收获还能接受,除去给观众的福利,大概还能留下两百条左右。

  鱼的话李水叫来那位老板帮忙安全带回去,毕竟他懂的不多,可别因为错误操作导致死亡。鱼的来历没说是自己钓的,而是附近收购来的,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回去的路上,李水问道:“老板,今天收了多少?”

  “大概有一百斤多一些,附近能收的差不多都收了,这东西现在是越来越少了,而且这个季节石巴子也不好捕捞。”中年老板张年感觉有些可惜,多好的赚钱机会呀,在家就能把钱给赚了,但偏偏这个季节石巴子产量偏偏最低。

  “尽可能收吧,钱的话我可以先付一部分定金,明天再收一天,然后我运走。”李水心里早有准备,今天他靠着系统的饵料才收获这么多,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嗯,没问题。”

  所谓人情世故,张年倒会来事,在帮他寄出给观众的福利后,带着李水去自己家看看石爬鮡的情况,让他能放心。之后又邀请他吃了顿晚饭,用料都是当地的一些特色产品,其中就包括石爬鮡。

  张年热情道:“老板,您尝尝味道,酒是自家酿的米酒,顺口,度数也不高,我敬你。”

  “谢谢。”李水不会自持身份扮高傲,但也没矫情,感谢一番后拿起碗筷品尝起来。

  肉质鲜嫩,口感顺滑,其中没有毛刺是李水最欣赏的一点,可让人很安心地品尝美味。

  餐桌上不仅仅只有石爬鮡,还有其他几种河鲜,味道都是相当的不错。李水尝过后本来想看看要不要养殖的,但打听这些鱼目前已经有不少人养,瞬间就没了兴趣。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它们的市场价格不高,都没过百。

  酒足饭饱,主宾尽欢,一番享受后李水起身欲要告辞,离开前李水道:“张叔,钱的话已经转到你支付宝上,多退少补,收鱼的事你多上心,可以去远一些的地方收,不过明天前都得能运走。”

  “好的,老板请放心,这事交给我,肯定给你办妥当咯。”张年拍着胸脯保证道。

  回到酒店,洗漱后李水很快便进入梦乡,今天是真的累了。第二天他也没闲着,没直播的情况下一个人再战溪河,准备用剩余的饵料多收获些石爬鮡。

  只是这饵料也不多,他也不想再兑换一份,最终奋斗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收获石爬鮡大约有四十条。

  聊胜于无吧,这次想要丰满自家的养殖场,只能靠收购了。

  不过等这批石爬鮡运回去,再配以系统出品的饲料,不消多久,这石爬鮡将会从自家的养殖场源源不断的产出。

  李水前往张年家时,那位张老板并不在,此刻正在外面加紧收货,是他的老婆招待了李水,将他带来的石爬鮡处理好,并道:“老板稍等,老张刚刚去老余那边,说是有一批量不小的石巴子。”

  “好的,你不用管我,忙自己的去吧。”李水报以微笑,而后喝着热乎的茶水静静等待。

  只是这一等等来的不是张年回家,而是他的电话,语气有些为难道:“老板,这里有一批量大概百来斤的石巴子,之前已经商量好价格的,但有人突然来争,价钱出的有点高,我不好拿主意。”

  李水听后当即让他发地址给自己,自己亲自去看看。

  打车十来分钟的时间,李水到的时候不远便听到了张年发出的争执声:“老余,之前我们合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做生意没有你这么做的,都商量好了,马上也准备付钱,你突然变卦这很伤情分的。”

  “老张,我也要过日子呀,别人出价更高,一百斤石巴子差别就是上万,我没法不动心。”那被称为老余的人无奈中带着一些坚定,情分归情分,但生意上自己一不偷二不抢,总不能有钱不赚吧。

  “你不能这么说呀,钱自然要赚,我也可以加点,但你这摆明了想让我们竞价呀......”

  李水脚步不停,直接走了上去问道:“张叔,现在什么价?”

  “450块,涨了近一百了。本来价钱已经都商量好的,没想到这老余就反悔了。”张年表情恼怒。

  李水对此也有点不爽,人追求利益很正常,没商量好前怎么都好说,但既然定下最后结果再出尔反尔,那就有些过了。

  这人虽然不为他所喜,但买下这批石爬鮡,能够为自己产生更大的效益。他也没准备废话,直接道:“我出500一斤。”

  “这位如何称呼?在下是成都喜来庆大酒店的经理,我们急需一批石巴子,希望老弟能够卖个面子。”这位欲要截胡李水的人伸出手笑呵呵道。

  伸手不打笑脸人,李水倒没给他脸色看,笑着回道:“我姓李,至于石巴子,我也急需,所以......”

  “那就有点遗憾了。”那人摇了摇头表示惋惜,但他并没有退出的意思,始终笑眯眯的模样:“在商言商,价高者得吧,我出600一斤,这个季节,收购价差不多最高了。”

  “650。”李水并不在意价格,哪怕是一千一斤他买了最后肯定是不会亏,但他也不会一次性直接加那么高,能省自然要省点。

  那人看了看李水表情,最终没再出价:“好吧,你赢了,不过老弟能不能告诉我买这批石巴子准备干什么?”

  “养殖、研究。”李水半真半假道。

  “难怪。”那位经理松了口气,只要不是竞争对手就好,而且他反应很快,笑着给李水递了张名片:“祝老弟成功,以后我们或许有合作的可能。”

  “嗯。”

  付钱收货,而后在张年的帮助下将所有的石爬鮡以最快的速度运回自家的农场。同时李水给了张年一笔不小的报酬,哪怕是最后一笔溢价很多,利润还是照常给出。

  张年一家是相当的满意,当天他们夫妻俩执意送别李水上了飞机,送了不少的特产。

  整个过程有点小波折,但最终李水对于此次云南之行还算满意,在飞机落地的那一刹那,心是异常的安定。不过打定主意,以后能不坐飞机绝对不坐。

  只是回到家他的表情又开始苦涩了,因为又要花钱了,这钱在自己兜里还都没捂热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