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直击湖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恶心的人

直击湖海 去吧笔名 2431 2019.04.08 11:00

  “出来啦,看看这标志,好车开起来就是舒服。”李佑@了所有人。

  他这一弄,闲着的看到信息第一时间便点了进来,询问咋回事。三伯和三婶自然也看到了,三伯连忙发语音道:“你小子开车还玩手机,给我认真开车,这可是你哥新买的车,小心点。”

  “谁的车,这车可不便宜呀。”

  “谁买车了,买车了竟然都不请客!”

  亲戚们纷纷被炸了出来,其中李水他们这般兄弟姐妹最是活跃。

  这人呐,或多或少都有点虚荣心,李水也不例外,看自家兄弟姐妹都在@自己,李水发了个抠鼻的表情:“各位呼唤我干嘛呀。”

  “求带呀,大老板。”表哥洪敏‘谄媚’道。

  “豪车呀,一百多万的玛莎拉蒂,水儿可以呀,啥时候让哥哥体验一下。”家里的老大,李水的堂大哥李江也被炸了出来。

  在李水之前,李江算是他们李家发展最好的一个,靠着自己的努力达到一家公司经理位置,如今有车有房,全是全款。

  “要说一声,啥时候开都行。”这点小要求李水自然没问题。

  轮番恭喜后,大家询问了他的发家史,李水把自己好运润色一番分享给了他们,还有自己直播的事也没隐瞒:“大家有时间去捧捧场,增加点人气哟,哈哈哈,有什么需要宣传的,也可以找我,现在我算是有点名气的主播了。”

  “可以的,不过哥哥穷,没有广告费哟。”堂二哥李水和三哥李谙半开着玩笑道。

  李水这两个哥哥,前一个是做淘宝的,后一个做模具,适当的宣传对他们的生意肯定会有帮助。

  “都是自家兄弟。”

  良好的氛围怎么少得了讨喜,没多久,李水的几个弟弟还有表弟妹轮番出场,要求红包,各种撒娇卖萌,看的李水直乐呵。

  李水不小气,连发多个最大额度的红包,凑齐一千块。大家不会嫌少,毕竟一分都是爱,抢红包在于趣味,可不能因为金钱变了味。

  群里大家聊没多久,热闹过后大家该工作的工作,该上学的上学,可不像李水,现在闲的只剩时间了。

  将手机丢到床边,李水无所事事,回家后他真不多该干些什么,没办法只能继续回床上躺着。悠悠一叹:“这人生呐,有些人忙到死,有些人闲到死,有些死有钱,有些人死没钱,自己现在这日子貌似腐败了呀。”

  “睡觉睡到自然醒,饿了想吃就吃。这样的日子过得真香。”

  李水享受生活,但系统可不会让她这么舒坦,就在李水闲的又有睡意时,叮的一声:“宿主,你简直就是条咸鱼,别人得到系统哪一个不是期待有任务,通过系统让自己站在世界之巅。可你,若不是系统没有强制惩罚,真想给你电几下。”

  “好了,鉴于宿主过于废,系统实在看不下去,现在给你发布一个任务:宿主的父亲是一个钓鱼爱好者,宿主的‘孝心’渔具在两天内必到达,请宿主五天内,选一个时间跟随自己父亲前往大河直播钓鱼。”

  “系统,你就不能为我着想一下吗,好不容易休息几天好不!”李水抱怨道,自己刚刚睡意来袭,被系统这么一闹,多少会有点情绪。

  “贱人,矫情,以前都叫人家多给任务,想要积分,现在觉得自己翅膀硬了?小伙子,我才是系统,任务你自己看着办,我在你大脑里面,你一定要相信,本系统要惩罚你,容易的很。”

  面对系统的威胁,李水无可奈何,虽然目前为止系统没惩罚过他,但他可没有恶趣味去尝试。

  “好吧,好吧,不是还有五天,等渔具到了再说,跪安吧,小统子。”李水摆了摆手,身体一软,把被子一拉,放空自己睡觉为上。

  “哼。”系统不满李水的态度,不过它没有打扰,怎么说这也是它的宿主。

  一觉又是大下午,不过他并不是自然醒,而是给吵醒的,隐约李水听到了自己父母愤怒的声音。李水混乱的脑袋瞬间清醒,掀开被子就跑出去。

  楼下李水的父母脸色阴沉,同时李水的三伯三婶都在。

  见此,李水忙问道:“爸妈,怎么了,谁惹你们生气了?”

  二老没有隐瞒,李父气愤道:“太不是人了,有人诬陷我们家是小偷,没有证据,还特喵的到处乱说,搞得现在半个村的人都快怀疑我们家了。”

  “我们家又不是只给他家加工,难道我们厂子怎么弄还要他们说了算!”

  经过了解,李水知道了事情的始末,这些年棉纺的行情不算好,自家开花厂一直给一个老板的棉纺厂进行棉花加工,赚一些不多的钱。可行情不好,一些债务很难讨回来,而且这个老板最近要货减少了很多。为了能有现钱维持厂子运行,自家降低了对这个老板加工的量,干脆不提供,而是重新找了一个老板。

  可就是这个新的老板,本来一个村的,大家好说话。可他嘴碎,不知道听了谁的非议,一口咬定李水父母偷了他们家的棉花卖。

  干这一行这么久,多少布条生产多少棉花心里没有点数吗?再者上一个老板留下来的材料,自家拿它加工抵利息,凭什么你说三道四。最可气多的是,这人还特别恶心,晚上偷偷跑过来监视,生怕李水家坑他们一样。

  不信任谈什么生意,既然觉得有问题,干脆说清楚,大不了一拍两散。可你又让我们家生产,私底下见谁都碎嘴,说李水家坑他们棉花偷偷卖,李水家就是个贼窝。

  惹自己父母生气李水本就心生愤怒,再听他诬陷自家还传的半村人都知道,李水血气上涌,整个人就炸了:“爸妈,我们找他们理论去,这是恶意诽谤,不道歉就报警,真以为我们家好欺负呀!”

  兜里有钱,底气就足。当即李水拉着他们父母去评理,自家的伯伯以及婶婶没事的都跟着一起去助阵,这事可不仅仅关乎李水一家,更关乎他们一大家子的信誉。

  受苦受累,穷点无所谓,但名誉和尊严,这两样绝不容他人抹黑。

  一群人就堵着那人家门口,农村就是这样,有事直接上门,面对面的解决!

  有热闹看,很快围了一帮吃瓜观众,他们许多人不明所以,不过有些人猜到了原因,但上前调节的几乎没有。

  李水对此毫不在意,自己父母比较老实,自然由他出面,直接指责道:“人呢?出来,把事情说清楚了,为什么说我们家偷窃,还到处传!”

  “你爸呢?”李水见出来的人是那老板的儿子,心里很不爽,连对质的勇气都没有,还敢瞎搞。

  这人李水认识,不过一个村的而已,李水并不知道他的名字。

  态度还算好,上来就认错道:“不好意思,这事是我爸做的不对,他这人就这样,你们不要在意。”

  怎么能不在意,这可关乎自己的名声,李水还没开口,李父就不善道:“怎么会不在意,有些话能随便说的吗!我儿子还没结婚,你们这样弄以后让他怎么找老婆,我们不要脸呀!”

  李水也不废话:“你爸呢?让他出来,这事必须说清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