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直击湖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0章 乐极生悲

直击湖海 去吧笔名 2337 2019.06.23 18:30

  回去时天已昏暗,而且这午后的雷阵雨说来就来,若不是自己时间掐的准,正好上了自己的车,估计要被淋成落汤鸡。而且这打雷天,呆山里可是非常的不安全。

  大雨滂沱,雷电交加,这场景蛮吓人的。不过真被雷劈的几率是非常的低,一路虽然心惊胆颤,但还是有惊无险的抵达家中。

  “呼。”到家了,心也安了,李水也听到了里面麻将声,还有老妈开心的笑声。

  推门而入,两桌都坐满了人,不仅自己的老妈,连自己的老爸都闲着无事坐上去搓了起来。

  “爸妈......”这招呼还未打完,李水后面的话被生生的打断,换作一声‘我去’。

  脚下一滑,身体后仰,屁股着地,那咚的一声,听着就疼。

  李水的确疼,那感觉简直不要太酸爽,双手捂着屁股,即使揉了揉还是觉得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

  而罪魁祸首,是一颗不知谁丢的麻将,大晚上的,即使开着灯,可谁会太注意。

  “儿子,没事吧?”父母都看了过来,连忙走上来搀扶,关心道。

  “没事,没事,就是摔的那下疼,现在好多了。”慢慢的缓过来不少,但他还是抱怨道:“爸妈,这麻将怎么会丢这里,大晚上的,太危险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估计是哪个小孩玩闹的时候忘记收起来了,麻将在哪,捡起来免得其他人踩到。”见李水没事,二老脸色瞬间轻松了,看儿子能自己走路,便回到麻将桌边坐下继续,李母道:“儿子,楼上饭菜都热着,没吃去吃点,好好休息。”

  “好的,爸妈,你们玩吧。”李水暗叹一句,父母还是那个关心儿子的父母,就是这麻将让他们太容易沉迷。

  雨并没有一夜结束,断断续续第二天还在下着。

  下雨天一般没必要大多数人不喜欢外出,谁没事喜欢风里来雨里去的。不过李水不能一直宅着,学姐还要在自己渔场奋斗呢,这么坏的天,他必须得去服务一波,接下人,然后弄些吃食。

  人接来后,高文文要忙,李水不好打扰,不过中午饭点,李水自然要邀请一番。

  刚来到渔场,正好看到学姐他们从大棚里出来,李水笑容在脸上渐渐浮现,迎了上去。正准备开口,一只鸟儿在头顶划过,不知是否因为被李水的声音所惊吓,突然掉落一不明物体。

  李水是没警觉,目光看着大棚中与高文文学姐一起出来的两个学长,稍作了停顿。

  也幸好是这个停顿,让可能正中脑袋的不明物体砸在了他脚上。但即使在脚上,这也是衰到家好不好,这鸟拉下的东西,还是在飞行当中,砸中人的概率简直不要太小。

  最让李水恶心的是,他现在穿着的可是拖鞋,那种露着脚背的拖鞋。

  笑容在脸上凝固,迎着高文文他们错愕的目光,李水极其尴尬道:“意外之喜,呵呵,我先去洗漱一下,饭都准备好了,有你们的份,都去我家吃,就这么说好了,先这样。”

  说完,不给他们开口的机会,李水转身就走,感受到脚上那粘糊糊的东西,李水真希望这一切从来没发生过。

  午饭的事高文文他们并没有拒绝,毕竟之前这样的情况已经有过多次。不过他们也非常默契的没提刚刚那尴尬的事,面子还是要给李水留着的。

  午饭很丰盛,对待客人自然不能太简陋,蔬菜瓜果,还有鸡鸭鱼肉,一大桌人,一大桌的菜。

  气氛很和谐,只是吃完后李水没再跟高文文学姐身边,主要是他没这个脸,想想那糗事,还被人家碰个正着,别提心多痛了,还是先避避风头缓一缓。

  正好这时候朱恒舟他们过来提货,李水主动现身和自己这位舟哥聊聊天,搭把手一起捞捞水产,锻炼一下放松身心。

  但今天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简直就是李水的黑暗日,就连着鱼都与他作对。

  网捞里一群鱼离水后不停地挣扎,有一条不知如何做到的,直接飞跃而出,而且这尾巴不偏不倚,正正好扇在李水的脸上。

  要知道李水饲养的这群鱼鲜活力可比野生的都强,这条还是十斤多的芝麻剑鱼,顿时火红一片。

  事倒是没什么事,就是有点疼。朱恒舟在一旁见后也是笑道:“老弟你这生意做的真是响亮,够红火,难怪能大把大把的钱赚。”

  “舟哥,你别取笑我了,我心里现在可是委屈巴巴的。”李水欲哭无泪,自己到底是招谁惹谁了,从昨天晚上回来,这倒霉事是接二连三的来。

  “哈哈哈,一点小意外,让老弟正好清醒清醒。这事也说明了一点,老弟你这边的鱼鲜品质极佳。”

  “唉,是好过头了,就是给它们喂得太饱,没事反过来欺负它们的饲养员,拉走,都拉走,全部做成菜。”

  “行,我们的厨师也绝对不会辜负它们的。”

  闲聊瞎扯了一会儿,朱恒舟很快也跟着车队离开,不过临走时和李水说了一种不少土豪们青睐的海鲜,鹅颈藤壶。

  “老弟,这种狗爪螺你能不能养殖起来?这东西貌似世界还没有养殖的先例,全部来自野生,深受欧洲人士的追捧,在我国,也是有不少人非常喜欢它的味道,所以老弟你看?”

  对于自己这个老弟,朱恒舟还是很相信他的实力,从芝麻剑、石爬鮡,到后来的欧鳇以及各种濒危动物,似乎根本没有不可能的情况。

  李水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没把话说太满,笑道:“这东西我听过,不过我国的品种似乎有偏小,到底能不能成,我研究一下。”

  “行,那就交给你了,对老弟你我还是放心的。”

  对于鹅颈藤壶李水还是蛮上心,毕竟普通的都要上千块钱一斤,而品质好的要翻好几倍,若是再经过自己培养,味道和营养更佳,那价格自然会更高。

  李水自己现在很少主动去搜索这些高档海鲜,但朱恒舟既然和他提起,那自然要把它带回自己的渔场,化作新的经济项目。

  苗的话很简单,一个电话,花点钱人家送货上门,接着只要将这些家伙安排入住调设好的大棚即可。

  鹅颈藤壶看起来非常的丑,被称之为来自地狱的海鲜,但它的味道的确极其鲜美,完全对得起大家对它的喜爱。

  可惜李水还是对它无爱,或者说李水不喜欢大部分这类海鲜,剥起来麻烦。

  有了新项目,对于渔场并没有多大影响,以前该怎样现在还是怎样,加上最近下雨,李水就老老实实宅在了家中,没事也上了麻将桌。

  说实在的,麻将这东西还真有种让人成瘾的魅力。

  “一饼,碰.......自摸,给钱,给钱。”

  尤其是这种情况,李水脸上是乐的不行。

  ps:今天有点事,明天恢复两更,至于多更,那只能尽力了,笔名只有晚上有时间给大家码。好像感谢大家的支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