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两极之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变幻的天空

两极之门 千里寻墨 4022 2019.07.12 10:48

  找到火宫,颛顼走了不少弯路。他先将可能性放在诸如深谷、极地、天坑地缝,没有发现,他意识到答案不可能这么简单。接着,他深入海底、冰川,走遍高山、大河,花了不少时间,发现了不少稀有物种,有时他在想:是不是根本不存在通道?

  颛顼躺在草地上,望着夜空里难得出现的繁星,思绪自由游走。宇宙玄妙,奇特的生命,彩色的星云,多维的时空,宇宙是无法用线性思维去解释的。于是,颛顼抛弃了常规的想法,他仔细搜索了大象城、彩石城,还有众多的渔村、部落,然后他注意到了头顶的天空。

  本来他是到不了平流层的,但在光矛的帮助下找到了火宫,见到了火宫的守卫们。守卫们察觉到了颛顼的与众不同,有颛顼如此强大的多特那姆人,守卫们感到很高兴。后来,颛顼每次回多特那姆星都要到火宫转转,守卫们的生活很枯燥,颛顼给他们讲了很多外太空的故事,他没有将火宫的秘密告诉任何人,包括他以前的徒弟。颛顼在几天前又来到火宫,他告诉守卫们,外星球的人已经来到了多特那姆星,他们很可能会找到火宫。

  守卫们将消息报告了祖地,领导给的答复非常简单,“顺其自然”。

  什么叫“顺其自然”,守卫们和颛顼一起讨论,颛顼说,“顺其自然”就是如果敌人来了,我们实在打不过,就放他们进入祖地。

  领导的命令守卫们是绝对不会违抗的,于是它们各司其职,等待敌人的到来。

  当军团长带着一伙子人来到火宫时,颛顼在暗处观察,来的人可跟他预想的不一样。更没想到的是,这伙人竟然自己打起来了,一团黑雾打赢了,迷一样的黑雾引起了颛顼的兴趣。

  颛顼很自然的挡住了影子前进的方向,随口问道:“阁下用的是混乱能量?”

  影子仔细打量着颛顼。

  颛顼又问道:“阁下和混乱世界有什么关系?”

  影子阴沉着脸:“我是混乱王扎比克。”

  “混乱王,扎比克。”颛顼默念道。

  扎比克认为已经给了对方很大的面子,耐着性子说:“行了,你挡着我的路了,让开吧。”

  “你怎么从混乱世界逃出来的?”

  扎比克最恨别人说他的坏话,大声道:“谁说我是逃出来的?”

  “那你的身体呢?”

  扎比克怒目圆瞪:“你又不是洛斯卡丹的人,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洛斯卡丹?我是光骑士,这里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

  扎比克不由自主的退了几步,他看颛顼的架势不像是虚张声势:“怪不得听到我的名号还这么镇定。我要办正事,你别挡路,否则别怪我不给面子。”

  “红甲虫祖地里没有你想要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我想要什么?”

  “你被人利用了。”颛顼看着昏倒在地的几个人,“风暴领主是你的同伙吧?”

  “他有什么资格当我的同伙。光骑士,不要以为能洞悉一切,宇宙无底。”扎比克一闪身,落到广场上,对周围的人说“你们都滚远一点,以免误伤。”

  马圡抱着军团长躲到一旁,其他人也都远远地走开。

  混乱王,传言混乱世界确实是有王的,但不是一个,而是好多个。每一个混乱王的诞生都具有传奇色彩。预言中的那个人在某天看着璨烂的星河,心情激荡,振臂高呼:“我是混乱王。”随众响应,于是一个新的混乱王就诞生了,嗯,充满传奇色彩。

  混乱世界的人相当于囚犯,他们是不允许到正空间溜达的,这是明确写进《银同公约》的。但看守混乱世界通道的正是洛斯卡丹,颛顼跟他们打过交道,用他的话讲这是一个习惯用嘴放屁的二百五组织。颛顼准备把扎比克抓回去,他要一个说法。

  无数个光能量团和混乱能量团撞击在一起,在碰撞最激烈的那个点上,能量发出了磨砺的声音,景象忽明忽暗,这是空间将要塌陷的迹象。颛顼和扎比克的身前都环绕着碧绿色的魂力屏障,魂力分成丝丝缕缕,控制着更加密集的能量元素。两个人的身影都不断转换着位置,攻守局势瞬息万变。

  马圡虽然离着有上百米远,却紧张的连大气也不敢喘。广场上纯正能量的气息就像一锅大酱汤,即使捂住鼻子也能闻到香味。马圡不知道什么是光骑士,也不知道什么是混乱王,但他看到了自己和他们之间的差距,机会难得,马圡却一丝魂力也不敢放出去。那些突然出现的空间塌陷和在广场上纵横捭阖的切割线都是时间之力,他好像看到了人肉交割机,不由自主的又往后退了几步。

  混乱能量以吞噬和暴戾为主,扎比克的战法也非常符合这一属性。混乱能量骤进骤退,忽而聚集忽而分散,看上去毫无章法,实则翻翻滚滚,凌厉紧凑。扎比克在逐渐压缩颛顼的活动范围,在局促的空间内混乱能量暴戾的属性更会发挥的淋漓尽致。

  光能量则不慌不忙,尽显风范,但速度极快。颛顼像是有三头六臂,犹如一条白练,尽管混乱能量有四面合围之势,他却仍能轻快圆滑,应付自如。颛顼本来可以祭出光刃,但瞧见扎比克赤手空拳,他不愿意占人便宜。

  光能量对其他的能量属性都有天然的抗性,也是暗能量和混乱能量的克星,偏偏扎比克使用的混乱能量霸道强悍,速度又快,光能量占不到任何优势。交战的初期,双方你来我往,攻守快速转换,打得非常热闹。

  打了十个标准分后,扎比克四面堵截,颛顼被迫进入守势。混乱能量压迫到颛顼身前三米处,持续地发动进攻。颛顼虽然被迫防守,但守的张弛有度,混乱能量一时难以得逞,双方似乎进入僵持的局面。

  扎比克心中有数,他可是听说过光矛的,听说每一代光骑士离世后,都会把能量注入光矛,积累下来那可是一大坨能量。扎比克时刻准备着应战那一大坨能量,混乱能量看似源源不断的发动攻势,实际上一直都有所保留。但颛顼的托大和犹豫让扎比克看到了机会,混乱能量在不动声色间,突然极速暴涨,又极速收缩,在举世无双的吞噬面前,连光骑士也没有还手的余地,光能量被一击而穿,颛顼吐出好几大口鲜血,滴在青白相间的广场上,像是开了一片血色的小花。

  扎比克用询问的眼神注视着颛顼,颛顼惨笑道:“你赢了。”

  扎比克不以为然:“我知道你没尽全力,等下次有机会,咱们再打过。”

  扎比克仍保持着胜利者的姿态,刚要迈开大步,突然无声无息的仰面而倒。

  昏迷在地的卡熙尔缓缓睁开眼睛,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运用魂力发动了一次偷袭,在他看来扎比克的意识海绝无幸免。

  卡熙尔目光冷峻地看着颛顼,通过军团长的记忆,他了解到颛顼的一些事情。

  颛顼气血不顺,坚持着才没有摔倒;“你是卡熙尔,原来是火宫第一层大殿的守卫,没想到你还会回来。”

  卡熙尔是一只性格比较奇怪的红甲虫,怎么说呢?你说它不安分,它却能伪装成平凡的多特那姆人生活上百年。你说它安稳,火宫的守卫没干几天,就嚷嚷着工作没有意思。

  它是一只不成熟的红甲虫。

  卡熙尔当初擅自离开火宫,兜兜转转,碰上了军团长,连哄带骗,得到了人家的身体。自认为强到没对手,回到火宫要比试,那个时候第五层大殿的吉兰泰还在,双拳难敌八手,被永远驱逐出火宫。卡熙尔极度落寞了一阵子,看谁都不顺眼,灼焰军团被它搞得差点再次分裂,军团长偶得妙计,将卡熙尔骗出了寄居体,想要重新回来那可是连缝都没有。

  卡熙尔消失了很长时间,直到在彩石城地下水道,遇到叛逆者,它找到了一个借口重出江湖。

  “军团长怎么样了?”马圡提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他已经死了。”卡熙尔答道。

  马圡和陀瑾如巨雷轰顶。

  “我本来也没打算杀死他,他可能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在最后一刻放弃了抵抗。”

  马圡和陀瑾觉得脑子里轰轰乱响。

  淡蓝色的灵力在逐渐修复着颛顼的伤势,他以非常慢的语速说道:“卡熙尔,你带着你的人赶快离开。伊洛人留下来,我要和你们好好谈谈。把扎比克也留下来,我会带他去洛斯卡丹查明真相。”

  颛顼虽然身受重伤,看起来非常虚弱,但说话的姿态自有一股威严,风骨可鉴。

  马圡和陀瑾得知军团长已经死了,昏昏然早就没了主意,看见颛顼身为多特那姆人,武道又高,对他的安排没什么意见,但卡熙尔却说:“在走之前,我想见见其他的守卫。”

  颛顼问道:“你见它们干什么?”

  “我要进祖地,请求虫王让我留在火宫。”

  颛顼低头沉思,红甲虫的内部事务他没有权利插手。

  卡熙尔乘此机会,猝然发出一束时间引线,击中颛顼的心核,颛顼胸前渗出一大滩血迹,他闷哼一声,倒在地上。

  卡熙尔环视广场上的马圡、陀瑾、乌倦,以一种毋庸置疑的口吻说道:“你们不是都想进入红甲虫祖地吗,我马上就帮你们实现愿望。”

  卡熙尔本来想把他们都杀光,但他身受重伤,刚才突然发动的两次偷袭几乎耗尽了气力,他改变了主意。

  卡熙尔鼓动仅存的灵力和魂力,天空中风云再起,不一会儿已是遮天蔽日,连绵的云层上刻着一只红甲虫的标记。火宫殿顶的光芒发出万丈豪光,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引着,向红甲虫的标记这边靠了过来。耀眼的光芒犹如流动的光泉在天空中铺散开来,泉中流光溢彩,荡起一圈圈涟漪。

  火宫的第三层大殿内,奇珍异宝碎了一地,楚侯盘着腿,靠着墙,殿中的两位打的十分热闹,楚侯不想当第三者。原振夫和金属雕塑实力不分上下,这个时候楚侯如果出手,原振夫不但不会感谢,说不定事后还会翻脸。楚侯自认为怎么说也算是个半大不小的领导,丢了脸面的事不好做,只能等原振夫万一力有不逮的时候他再出手相助,那才是明智之举。

  原振夫的魂力时而化作铁甲神拳,时而又像绵里藏针,一波又一波的攻入雕塑的内部。雕像内部碧绿色的魂力像一阵清风,轻轻柔柔,却将雕像内的杂质清理的干干净净。双方在魂力的较量上不可开交,拳脚功夫却总是客客气气。原振夫想艺术地结束战斗的想法落空了,更何况楚侯坐在旁边,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冲上来捣乱,他可不想再欠人情。原振夫加快了节奏,身形飘忽不定,拳影相叠,金属雕塑猝不及防,瞬间被打中十几拳,轰然倒地。

  天空中的光泉旋转着,生出一股螺旋之力,螺旋之力层层荡开。卡熙尔接收到光泉的召唤,周身也生出一股螺旋之力。广场上狂风大作,像是看不见的千军万马在奔跑,带着啸声横扫一切。两股螺旋之力都呈圆锥形,锥尖相对,不可避免地碰撞到一起,时间像是一眨眼之间,又像是故意拖长的尾音,广场上无形的力场倾泻而出,“碰!”尾音一断,无论是光泉,还是螺旋之力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广场上没有一个人影。

  楚侯和原振夫一出大殿就看到天空中的异象,等赶到广场时一个人都看不见了。

  智能人小姬和乌尔登等几个多特那姆人也同时赶到,他们在偏殿内遇到了迷阵,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大家都不清楚广场上到底发生过什么,原振夫带大家赶到第五层的大殿,大殿正中有一口井,井口的气锁还在,井内仍然闪耀着光芒,没有任何变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