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海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贩盐船

明末海枭 响马乱 2608 2017.10.13 01:38

  有着部属们的齐心协力,码头不远处的船坞已经显出了大体轮廓,此地还是太过局限,木材来源也十分成问题,故而就算建成之后,能开建的最大船只也不过二百料。

  好在王轶手上几个排船木工全是耿仲明精挑细选而来,现在便宜了他,日后只要硬件水平跟上,造好船厂,他们完全可以主持四百料大船的建造。

  四百料也就一百多吨,再往上就力有未逮了,王东家梦想中的千吨大船至少在一段时期内还是镜花水月。

  不过如今这几位也没闲着,造不了大船,小舢板、单桅渔船还是可以,这玩意儿不占地方,甚至都用不着船坞,造好之后几个人喊着号子就能拉进海里。

  倒还是木料过少限制了速度,压根没建成几艘,这次船队带回来的木材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他们的难题。

  不止船坞,远处的棱堡也有了基本雏形,正对码头方向的那堵城墙已经有两米来高,两边垒石墙速度比较快,关键中间填土的夯实工作太麻烦。其实当下建城还是包砖墙容易些,砖头可批量生产制造,价格低廉,石材则成型不易,当不得岛上资源匮乏,烧砖所用燃料要全用石炭能把王轶亏死。

  而且王东家有件事情不知道,棱堡的形成是有社会发展所推动的,在冷兵器时代,一般城墙的防御能力相比攻城部队攻击力是过剩的,亟待火炮大规模使用到攻城战时,棱堡的作用才大为凸显。

  但知道不知道的,他都已经开干了,还打算地盘扩大之后继续建造。

  走在能让自个安心的土地上,王轶甚至觉得,这儿的空气都特么是香甜的。

  船队还在紧锣密鼓的卸着货,旁边停泊的船只亦随着海浪上下浮动,看片刻之后他有些疑惑,自己家嘛时候又多了几条船,不会是哪个兔崽子趁自个不在家出门打家劫舍了吧。

  这种风气可形成不得,他倒不反对抢掠,可反对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抢掠,往大了说这是对他统治能力的一种挑衅。

  还好事情远没他想象中那么严重,鲁崇义对此解释道:“不是咱的船,你率船队离开那天来了条满载的货船,想与咱们做生意,后面几天又过来一条,不过都不大,也就二百料不到,还有两条是以前岩山佬的老关系,来此送盐的,给俺一块儿扣下了,人都在岛上关着,等着你回来再做决定。”

  “交易的两条船哪儿来的?盐场的人来这儿凑什么热闹?”王轶蹙眉问道,没想到那位倒霉催的海盗头子还能跟私盐贩子扯上关系,这群盐枭多年积累下来早就富可敌国了,手底下有私人武装,且很多都装备精良。

  当然,王东家也不会怕了他们,盐贩子崇尚的是个人武力与小型战阵的配合,并不习惯堂堂正正的对战,他们为的是求财,而不是造反。

  “两家一个是胶州古镇杨家,另一家则是日照琅琊王氏的人,之前看咱们出手大方起了过来卖货的心思,贩盐的不是什么盐场的人,就几个当地大户在海边搞得私盐,在南龙湾海口那边,岩山佬也做私盐生意,不过跑的比较远,都到南京赣榆鹰游山(苏北)了,这片海域跑私盐的路线全在他手里。”

  王轶想了下,奇道:“中间海域的前三岛不是饶万户的地盘么,他会乖乖看着大把银两落到其他人手里?”

  “这俺不太清楚,只听俘虏说过,岩山佬好像的确与一个姓饶的打过几场,谁都奈何不了谁。”

  “都放了吧。”清楚缘由之后王轶摆摆手,“还指望他们能继续跟咱们互通有无,否则光自个开拓商路太慢。”

  “杨王二家放了可以,贩盐船不用吧,咱正好吞了他们的货,把人拉去修石堡,咱这儿整天光出不进,花钱如流水,那些抢来的商货也没了,银子早晚见底,不是长久之计啊。”一旁许坤愕然道。

  “三哥你觉得抢钱与做生意哪个来钱多?”王轶反问道。

  “当然是抢钱了,抢个县城少了能有好几万两,多了几十万,遑论州城府城。”许坤一脸向往道。

  一句话没把王轶憋死,想想也就释然,特么叛军出来的,早就习惯劫掠,也就近几个月能消停些,何况这位三哥的混蛋性子,便耐心解释道:“不能这样想,你的做法是一锤子买卖,破坏容易建设难,等你把附近抢没了,咱也就完蛋了,而生意则是细水长流,何况这还仅是比喻,实则得钱绝对不少,你知道南面郑芝龙以前怎个做法么?”

  “啥做法,他不正是靠着抢掠才得了偌大家业,逼得朝廷招安。”许坤愣愣道,其他人也一脸懵逼,他们能知道郑芝龙这号人就不错了,哪还知晓他的发家史。

  “郑一官发家是靠着李旦跟颜思齐这两位海商性质大于海盗的人物,而他本人也承袭了此二人做法,掌控着福建、大员与东瀛、琉球的商路,光过路船只保护费就能收到手软,单纯靠抢掠,他养得起手下近千条船的庞大船队?即便当初没招安时劫掠过福建沿海,所为也是抢夺人口开拓大员,打击竞争对手,以便形成垄断,争取更大利益。”

  “李旦跟颜思齐是谁?”许坤更愣了。

  “算了算了,正好我打算在岛上建学校开课,到时会给你们介绍的。”王轶快被憋屈的吐血,他算明白了,就不该问这群浑人意见,全自个拿主意得了,否则纯粹找不自在。

  “啥叫开课,学校是啥,是不是书院、私塾那玩意儿?又砍不死人,没用啊。”

  “滚…赶紧走人,艹。”王轶怒了,不再搭理他,气得连打算近期开战垄断附近海域海贸的事情都忘了说,还惹得众人一阵哄堂大笑。

  玩笑归玩笑,鲁崇义还是遵循了王轶嘱托,在他离开自去休息之后把几条扣押的船只结掉货款尽数放走,临了还给了杨王二家船只主事人一份清单,明言上面物资灵山岛会长期大量收购,岛上特产也对其敞开供应。至于贩私盐的船只,日后还可再来,这边同样有多少收多少,他们准备借此探探路,看能否在私盐贸易中横插一杠子。

  只一大小不过七平方公里多点的岛子,能有什么特产,一般渔获靠海村镇谁家都不缺,也就鲨鱼皮、鱼翅、鲸油、鲸鱼皮之类大鱼身上的物件稍微看得过眼。

  即便如此,那位唤作杨镇的管家依然遂了岛上众人意思,拉了许多鲸鱼物件跟鱼翅回去,按他说法,这玩意儿陆地上总也少见,很少有渔船敢打它主意,想来能卖个好价钱。

  倒是杨管家最终都未能见到传说中的王东家一面让他甚是遗憾。

  ……

  海上漂泊十几日,王轶本能的感到了身心俱疲,不过第二天清晨,本想赖在地窝子里睡个懒觉的他感觉到有阳光照射进窝棚之后还是一轱辘爬起身,穿着好衣物,就着王筠打来的凉水随便洗漱下,随即去了山上。

  岛上空地有限,没有太多地方给黑旗军士兵当做校场,故而他们会在山下集合,然后上山跑上一段距离后回去吃饭,再到海边沙滩进行一上午的训练,下午则参加建设。

  这个训练量相比后世强国军队自然不能比,但与古代五日一训都敢称作精锐的队伍比较,已经是逆天到无与伦比,而士兵们起先对此也不能适应,整日里叫苦连天,好在王轶给的饭菜油水多,众人看在能吃饱吃好的面子上强撑了下来,并最终成为习惯。

  鲸油也是油,鱼肉也是肉么。

  而他今日便要看下,他不在的这段时日,队伍成色到底呈现何种变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