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随身带着掠夺系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施昭阳入榜

随身带着掠夺系统 西瓜橙子冰 2107 2020.07.17 08:23

  城隍府内,夏禹抓着封神榜,心中思索着万千。

  在临阳镇,他就想着加入靖夜司,存了一个背靠大树好乘凉的打算,在自己羽翼未丰的时候,低调一些。

  却没想到,没想到这方世界有神朝立世,西陵国连个弟弟都算不上。

  本以为可以抱了个粗大腿,没想到最后发现竟然连根腿毛都算不上。

  从暮山县来看,由小及大,就算是出了暮山,外面的场景也怕是好不到哪里去,神道镇世本来是为了天地清明,现在却已经失去了最初的真谛。

  这般场景下,靖夜司这张皮似乎没啥大作用。

  系统在身,封神榜在侧,自己何必妄自菲薄。

  前世国家都鼓励摆地摊当老板了,自己为何不能在这里当幕后黑手。

  往大了先不说,暮山县这里,难道还能淹死自己。

  不知不觉间,夏禹心中有些东西在萌发。

  “暮山县君的底细,你可知道。”思绪了许久,夏禹对着暮山城隍发问道。

  “县君施昭阳,是澜山郡施家的人,本来在郡内担任长史,后来得罪了郡内一个比施家更强大的家族,所以被贬到了暮山县,至今已经有了五年时间。

  五年来,施昭阳不升不降,不做不为,似乎绝了升迁之念,整天品读游记,沉寂在缥缈的游记传说之中。

  正是因为如此,整个暮山县便被王家和张家为首的大小家族把持。

  作为暮山城隍,我主要职责其实是辅佐阳间县君稳固县域,可惜小神神力不济,暮山又是这个样子,所以暮山县就成了如今这个模样。”

  暮山城隍口中的县君施昭阳,总的来说就一个问题,怠政。

  不过夏禹对其印象还是不错的,毕竟从其手中得到了进入靖夜司的信笺,现在看来靖夜司也就这么回事,但他可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在谋划这件事的时候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景象。

  “暮山县君是什么实力。”

  “县君应该受过伤,如今实力只有后天后期。”

  城隍这么一说,夏禹明白过来,难怪暮山县君这般安逸,这点实力要是还猖狂的话,说不定某一天这县君的脑袋就被人摘了。

  神道崩溃,制度紊乱,这种杀官的事情,只要谋划得当成功的可能性极大。

  “你觉得这暮山县君,可为我所用吗?”

  “小神不敢妄言。”

  “今夜你将其请来城隍府,我只有安排。”

  说到这里,夏禹看向了暮山城隍,问道:“你的城隍敕命,是澜山郡城隍敕封的?”

  “不是,是澜灵州城隍所敕封,唯有州城隍方才有资格敕封属神,不过同样需要朝着王室禀告,再由王室朝着神朝昭告。”

  暮山城隍接着开口说道:“澜灵州城隍在五百年前经历神劫敕封符诏碎裂,如今州城隍府内只剩下了左右判官代行城隍事,若是放在五百年前,小神根本没有资格成为县城隍。”

  通过暮山城隍之口,夏禹再次看到了神道秩序的崩坏,州城隍已经算是一方神道体系中的大员了,竟然缺职了五百年时间没有委任。

  整个西陵国一共有十七个州,每一个州拥有数个乃至十几个郡不等,而每一个郡又有十几个县不等。

  州城隍作为一方阴司大员,这么明显的位置竟然悬空,看来应该是有些问题。

  这世道当真是日了狗了。

  不过这样也好,要是制度没有漏洞,他怎么钻空子。

  从城隍府出来,夏禹回到了靖夜司,靖夜司大堂中几个老头还在呼呼大睡,等到了正午时分,众人总算是清醒了。

  “夏大人,你醒了,小老儿出丑了。”

  岳山揉了揉脑袋,皱着眉头,显然酒劲还没有下去。

  “无事,对了,这是县君大人的引荐信笺,我入职靖夜司的手续,该怎么办理。”

  夏禹开口,将县君的信笺拿了出来,虽说心中的想法已经改变,但事已至此,他出现在暮山县的轨迹已经出现。

  他和暮山城隍谈了许久,这方世界的神道同样是不可小觑,大神通者可以追根溯源,既然已经做了,身份的事情还是要做好,免得将来出现什么问题。

  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这个道理他还是懂得的。

  “这个好办,去侧殿将大人的籍贯和名字添到靖夜司名册就行了,我这就去办。”

  岳山摇摇晃晃起身,朝着殿外走去,夏禹一路跟着,看到其将自己的名字誊写到了靖夜司的名册上,这本名册很古朴,上面记着不少的名字。

  “走,喝酒去。”

  “暮阳楼。”

  “走。”

  岳山一愣,老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叫上兄弟们,不醉不归。”

  傍晚,一行人从暮阳楼归来,再次喝的伶仃大醉,倒在了堂内大睡起来,夏禹随之悄然离开了靖夜司,来到了租住的小院中。

  盘坐在木床上,手中拿出了封神榜,精神意念流溢而出,朝着上面的太岁部属夜游神的神道铭文上没入。

  暮山城隍府内。

  “木兄,还是你逍遥自在,割舍了阳间羁绊,享受众生香火。”城隍神域所化的小院内,县君施昭阳开口。

  暮山城隍唏嘘,说道:“你我不过都是困在城中的棋子,哪里来的逍遥自在。”

  “木兄今天请我来,可是有什么事情要说?”说着,施昭阳看着暮山城隍身子微微颤动,神力有从身体内涌出的趋势。

  “木兄,你这是?”

  “无事。”十数息后,重新稳固了身体,眉心处的神道符诏流溢着朱紫色的神辉,暮山城隍开口说道:“这次让县君过来,是因为……”

  “嗯~”

  闻声暮山县君神情瞩目,朝着暮山城隍看来。

  “去!”

  刹那间,暮山县君只感觉自己脑袋轰鸣,天旋地转,好似陷入了一方玄之又玄的时空中,双眸瞳孔眸光散开,心神沉寂。

  封神榜世界内。

  “我这是在哪里。”

  施昭阳看着这方浩瀚缥缈的世界,云端天门耸立,有神兽盘卧于天门之下,一尊伟岸的身影俯瞰着他。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宛若蝼蚁一般渺小。

  “施昭阳,吾为神主,今敕封尔为太岁部属神日游神之位。”

  什么?

  就在施昭阳想要发问的刹那间,他感觉眼前被无穷无尽的浓雾给遮掩,整个心神再次陷入到了玄之又玄的境地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