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随身带着掠夺系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妙手空空夺宝贝

随身带着掠夺系统 西瓜橙子冰 2146 2020.07.05 12:00

  纵然是过气的前朝江神,但能引得这么的多武者前来争夺,足以说明这道江神授命的珍贵。

  问题是他不是这方世界的真土著,还真不知道这玩意有什么用。

  那些盘坐在那里汲取神力的人,难道不怕对自己会产生不好的影响吗?

  据夏禹观察,几大势力的领头人,没有一个汲取神力的。

  在这里他们的实力最高,却没有动手,而是用秘宝将神之力汲取起来,这说明什么?

  神之力虽好,但未必适合武者来用。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问题,他若是真能够将这道符诏授命收走,万一被周围人发现了怎么办,这么多人一起杀来,他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不经这么砍。

  而且,他也没办法遮掩神诏授命上的神光,他眼下还有一千八百九十点魂能,也不知道够不够。

  压下心中的冲动,夏禹将眸光落到了广场上的其他人身上,他的眸光先落到了周家人身上,周家人盘坐在神殿靠前的位置,领头人正在抓着一柄玉如意,汲取着神力。

  “嗯~”

  这一刻,他微微转头,看到了一个黑袍佝偻老者正看他,眼中闪烁着杀机。

  是养树妖精怪的老东西。

  就拿老东西开刀了!

  找了个角落,夏禹坐下,做出和其他武者等着汲取神力的模样,眸子开阖间瞄准了养妖的老家伙。

  要是这招能抓爆这老东西的蛋那就好了。

  双手隐在袖子里,暗中运转着妙手空空的技能,眸子盯住了老东西,自己的心念也念叨着他。

  “宿主消耗魂能三百五十点,掠夺御灵牌一块。”

  眨眼间,夏禹就感觉自己手中一沉,一块牌子出现在手中,他低下头用手捂住手掌,看清楚了牌子的模样。

  牌子呈现黑色,表面有着如同树皮一样的纹路,似金非金、似木非木、似石非石,其中一面上印记凹陷,呈现四个小树苗的样子,其中一个已经枯萎,另外三个流溢着淡淡的血色盈光。

  夏禹一眼就看出来,那枯萎的小树苗印记,就是他在荒村干掉的那株树妖。

  嘿嘿,他这是将老家伙棺材本给抓来了么。

  老东西看你在怎么横。

  这羊毛薅的真是舒爽。

  接着他的目光游离到了周家领头人身上,心神再次沉寂下来。

  “叮,宿主消耗四百二十点魂能,掠夺养魂盅一件。”

  低头看了一眼,一个如同酒盅一样的黑色东西,夏禹有些意外,这玩意竟然比御灵牌的价值还高一些。

  养魂盅,难不成是养阴魂的?

  丝丝寒意从养魂盅上传来,盅内缭绕着一团黑烟,夏禹将其放在了怀中藏了起来。

  眸光接着寻梭,挑选着下手对象,他在考虑要不要在找一个人薅一下。

  广场一角,周旸眼中浮盈着杀机,他清楚的感知到自己死去的槐灵怨念缭绕在不远处的年轻人身上。

  他朝着自己怀中摸去,刚刚他感觉自己的头刺痛了一下,然后怀中的御灵牌似乎和自己断了联系。

  在怀中摸了摸,他神色一怔。

  接着,他又摸了摸。

  还是没有!

  御灵牌没了!

  不甘心的他又朝着全身上下摸了摸。

  真的没了!

  “谁偷走了老夫的御灵牌!”

  一声厉吼在广场上响起,将四周的人惊醒。

  御灵牌!

  “是养凶师!”

  一瞬间,四周的武者看着驼背的周旸,眼中露出了忌惮,养凶师,这绝对是不能惹的存在,手段残忍,可圈养山野精怪,杀人于无形。

  “刚才在外面是他动的手!”

  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刚刚在神庙之外,不少人惨死的原因。

  被众人围着,周旸神色一变,但很快又被丢掉御灵牌的事情压过,这是他的命根子,没了御灵牌,他的实力十不存一,就是一个普通的后天武者。

  该死!

  “御兽牌没了。”方家长老看着周旸的样子,露出一抹讥讽,没了御兽牌还是养凶师吗?

  这老东西十分的神秘,仗着自己掌控了几头精怪,在附近地域行事猖狂,这下没了御兽牌,还能在猖獗到哪里去。

  “长老,这就是在咱们这里有赫赫凶名的养凶师周旸。”盘坐在方家长老身后的方家武者,轻声问道。

  “御兽牌是一件先天灵物,唯有先天高手诞生了精神力,才能彻底的掌控,周旸靠的是以自身血祭来掌控,所以无法真正的为己用。”

  方家长老饶有兴致的看着有些陷入疯癫的周旸,他们方家和周旸之间也是有过纠缠的,最后碍于周旸的凶名,只能作罢。

  “这下没了御灵牌,离死不远了,他……”突然,方家长老话语戛然而止,顺带着凑过头来的方家武者也愣住了。

  “长老,没……”

  就在刚刚一瞬间,方家长老手中汲取神力的养神瓶,凭空消失了。

  就这样没了!

  刚刚,他还在对失去了御灵牌的养凶师幸灾乐祸,眨眼就落到了他的身上。

  方家的变故引起了旁边人的瞩目,几大势力的领头人不断打量着四周。

  周家领头人看着慌乱的周旸,蹙着眉头,他不知道周旸发生了什么,周旸是周家在外面埋下的外子,已经有几十年了。

  这一次为了得到江神符诏,周家可以说是竭尽了全力。

  这一刻他下意识的朝着怀中摸了摸,顿时大惊失色。

  养魂盅没了!

  养魂盅内有一头后天巅峰境界的阴魂,就差一步就可以成就先天阴魂,为了驱使这头阴魂,周家血祭了周围二十里的村子,为此不惜扛着西陵国靖夜司的追查。

  这头阴魂是周家夺取江神符诏的关键底牌。

  现在,竟然没了!

  是谁!

  “我方家刚刚汲取神力的玉瓶也没了。”

  一下子所有人都被惊动,不过相比于散修,几大势力的武者最为警觉,一个个如临大敌。

  散修都是帮穷鬼,也没什么好丢的。

  夏禹也故作慌乱的动了动身子,不断的打量着四周的武者,看看有没有机会,也怪他如今对这方世界了解的太过偏少,太多基本的修炼常识都不太清楚。

  神道之力对于武者明显有很大的作用,可惜他却不知道,思考一下后,他眸光再次落到了养凶师身上,自己不懂,抓一个懂得不就行了。

  不懂咱就问,学习使自己进步,必须要尽快了解一下这方世界的武道修行,不然看到啥宝贝不认识,岂不是要错过机会,空有一身妙手空空的本事,不能浪费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