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随身带着掠夺系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动手

随身带着掠夺系统 西瓜橙子冰 2112 2020.07.20 21:24

  县衙外,施昭阳穿着立着县衙门前,看着蛟龙马车而来,蛟龙马在西陵国可不是谁都可以乘用,唯有王室敕封的勋爵家族,才有资格破例以蛟马为乘。

  蛟马驻足于县府前,有水汽浮盈,青年从马车中走出,立于车辕之上,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施昭阳。

  “杨巡。”

  看到来人,施昭阳一愣,神色变化数下才压下。

  “哈哈~昭阳兄,五年未见,你可是有些老了。”

  杨巡打量着施昭阳,眼中带着审视。

  没有察觉到施昭阳身上有什么变化,唯一改变的就是态度,若是五年前,以施昭阳的性格,是绝对不会请他来赴宴的。

  “请。”

  ……

  夜幕渐深邃,城外码头也变得逐渐安静下来,杨家楼船在夜幕下如艨艟小山,岸边,一道虚影缓缓出现。

  楼船内还存在一位先天武者,实力境界并不算高。

  这个家伙夏禹盯上了,他纯粹是为了先天魂能,惩恶扬善,那是顺带的。

  当然,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身上业障绵绵。

  此刻,楼船内,杨敢坐于一间舱房内,独自盘坐,面前木案上酒水小菜,自己正小酌着。

  突然,他端起的酒杯缓缓的放下,朝着窗户的方向看了看,接着起身朝着夜幕深处看去,身体跃出窗户,消失在夜幕下。

  “原来是阴司城隍在巡夜,杨某打扰了。”

  县城内,身影落到一间房顶的杨敢,看着街道上悬空的虚影,微微拱了拱手。

  夜晚乃是阴司巡视之时,当然这种巡视可巡也可不巡,正常来说,只要不出什么血腥大案,一切安稳,巡不巡视都没有什么问题。

  若是倒霉,出了什么怪异血腥之事,哪怕是夜夜巡视,也要在上司那里吃挂落。

  对于一县城隍,身为先天武者的杨敢,并不惧怕,如今暮山谁不知道爷爷不疼姥姥不爱,就是一个穷山僻壤,他乃是杨家之人。

  “业障缠身,杀人无数,你可知罪。”看着杨敢,暮山城隍开口。

  “什么?”闻声,杨敢先是一愣,随之就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大笑起来。

  “哈哈……知罪,暮山城隍我敬你为城隍,管好你这一亩三分地就好了,免得遭受什么不测,神灵泯灭,你可不要管的太宽!”

  见微知著,立在远方街道暗处的夏禹,再次感受到了神道的没落。

  小小的家族武者,竟然口出狂言,这种话的底气,不仅仅是在笑话暮山城隍,甚至可以说是嘲讽整个神道制度。

  “暮山城隍,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待着,如今这天下泯灭的神灵不知凡几,你还是要小心一些的好。”

  杨敢猖狂的话语,让暮山城隍升起了一抹怒意,这太猖狂了,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神道立世,靖平天地,这乃是圣人之道,如今竟然被一小小狂徒如此口无遮拦。

  “你难道就不怕报应!”

  “报应?”杨敢冷笑,说道:“杀人偿命,是给那些庶民说的,和我杨家何干。”

  此刻,在这条街道不远处的一间阁楼上,扫把星盘坐,双手结出法印,眉心处淡淡的金光缭绕,在眉心处化为一个小小的气旋。

  “敕命厄运~去!”

  刹那间,一道虚幻的光影从其手中飞出,隐约浮现出法印之状,朝着杨敢而去。

  “嗯~”

  打出这道法印之后,石默精神就好像被刹那间抽空了一样,整个身子一下子软哒哒的瘫倒在了地上,嘴角有淡淡的血迹浮现。

  诅咒别人也是需要本钱的,毕竟诅咒的人是一位先天强者。

  “哼,好一个杨家,难道不知道天地有清明!”

  暮山城隍厉喝,身上神光乍现。

  “清明~哈~嗯~”杨敢冷笑间,话音既然而止,突兀的感觉自己浑身一寒,接着他感觉自己脑袋就好像被一根刺扎了一下一般,剧痛瞬息间出现。

  就是这时!

  立在墙角阴暗处的夏禹,夜幕下手中雪亮闪烁,身影贴着地面而行。

  “谁~”

  噗~

  长刀横贯,在杨敢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间里,就从后往前贯穿了他的胸膛。

  “叮~宿主斩杀先天一重武者,掠夺先天魂能90道。”

  “叮~宿主斩杀先天一重武者,掠夺乾元融炼法一部。”

  “叮~宿主斩杀先天一重武者,掠夺狼爆拳一部。”

  ……

  眨眼间,杨敢的身体体内血气消失大半,整个倒在了地上。

  听着系统传来的声音,夏禹不由得愣了愣。

  诸多手段都用上了,没想到竟然只是一个先天一重武者,真是白费感情。

  早知道是一个先天一重武者,他自己直接出手就行了,何必费这么多的心思。

  实际上,这也怪不得夏禹,先天武者除非差距的很多,能够察觉到低等级武者的武道境界,相近的武者并不能清楚感应对方。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夏禹方才命令扫把星出手,这也算是看看其这些日子的修炼成果。

  只是没想到,这个家伙实力太菜,不过先天一重境界,却如此的猖狂,不知道还以为是命火境界,真应了那句话,咬人的狗不叫,越实力不是东西的就蹦跶的越厉害。

  看着夏禹动作利落的干掉了杨敢,暮山城隍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神主就算是在历劫,斩杀一个小小的先天武者还是不是手到擒来。

  接着,他想了想,作为城隍,似乎好像大概他应该将死亡武者的魂魄,接引到阴司之中才对。

  应该是这么做,记得阴司中是这么规定的。

  作为萌新城隍,上面郡城隍不搭理,一切都只能自己摸索。

  接着,暮山城隍飞身来到杨敢的身前,正准备感受一下作城隍的义务,却突然愣住了。

  魂呢?

  左看右看,地下头摸摸还温和的尸体。

  一切正常。

  但是,魂呢?

  太干净了。

  接着,暮山城隍抬头看了一眼夏禹。

  夏禹淡淡的道:“这是我历劫的道,送人魂飞魄散。”

  暮山城隍:“……”

  “神主伟岸。”

  接着,暮山城隍恭维了一句,他确实没有听说过这样泯灭灵魂的。

  哪怕是以强大的神力将武者打的魂飞魄散,但魂魄也不会消失的干干净净,会有魂力化为虚浮飘在四周,而杨敢的魂魄就好像从来没有来到过世上一样。

  果然,神主的劫,不是他这等小神可以揣测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