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随身带着掠夺系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谋划

随身带着掠夺系统 西瓜橙子冰 2156 2020.07.18 08:31

  沈炼,王家的上门女婿,后天后期武者,走了王家的路子,当上了靖夜司的校尉。

  本来暮山县靖夜司还有一个校尉,四年前出了意外死在了暮山外的大凉山深处,被盗匪所害,自此靖夜司就成了沈炼一家独大。

  自沈炼成为暮山靖夜司唯一的校尉后,靖夜司就彻底没落了下来,往日里不在巡视四方,查探阴魂之事。

  以至于到了后来,在靖夜司就剩下这群人老头的时候,沈炼直接也不来靖夜司了,好好的西陵国官方靖夜司,就成了这副破败的模样。

  “你就是夏禹,来自西凉山。”

  沈炼一副审视的模样,看着夏禹。

  夏禹没有在意,他眸光朝着殿中的人看了一眼,沈炼虽说一年多未有前来靖夜司,但这里的一举一动都在其掌控之中。

  没想到耽搁了五六天时间,方才来寻他。

  “擅自打开靖夜司神殿,你该当何罪。”

  看到夏禹神色没有变化,突兀的沈炼暴喝一声。

  “还不束手就擒,自己进入牢房待着,等待郡中大人的诏令。”

  啪~

  下一刻,一声响亮的声音,沈炼的身子直接横飞出去,面颊鼓胀而起,嘴角吐出一口血水。

  “大人。”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直接让靖夜司内的众人大惊失色。

  不待众人有动作,夏禹提着被揍成猪脸的沈炼,朝着县衙而去。

  沈炼现在出现,这些天必然在查探他的来历,他先前是走的施昭阳的路子,方才进的靖夜司,既然他们怀疑,那就坐实了好了。

  ……

  暮山城外十里,山湖相映,山前田地阡陌,一副平静祥和的场景。

  这里是千桦山,山下有一座乌堡,院落相连,依山而建,每隔五丈建有一座瞭望塔楼,有箭弩垛口,整个就是仿造县城城池而建的小型城池。

  一个年轻的人骑着大马,飞快的朝着乌堡而去,嘴里大喊着,一路冲进了乌堡,进入了最中央的院落中。

  “家主,姑爷被那个夏禹打伤,抓去了县衙。”

  王家主院,院落清净幽深,雕梁画柱,正堂外石柱散发着古朴。

  听到外面的喊声,正在正堂中的王家家主王阳,不由得眉头一蹙。

  果然!

  这新近出现在靖夜司的家伙是县君安排的,想要从靖夜司打开缺口吗?

  等待了五年时间,县君终于忍不住了?

  “去清河山找张家主,就说我有要事相商。”

  ……

  暮山县衙正堂。

  “县君,沈炼不仅是王家的女婿,还是靖夜司的校尉,靖夜司和咱们县衙不同属,万一上边查下来。”

  捕头林炎山立在堂中,有些担忧的问道。

  坐于正堂,施昭阳看了看放于桌上的印玺,感觉有些陌生,从他成为县君开始,这正堂审判之地,他就没有来过几次。

  看了一眼捕头林炎山,他开口说道:“无妨,你只需要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可以了。”

  “是。”

  林炎山想要开口,最终还是没有出声。

  “县丞和主薄来了没有。”

  “没有,依旧告假。”

  县丞是仅次于县君的二把手,如今暮山县的县丞是王家人,主薄则是张家人,名义上是暮山县的县丞和主簿,实际上就是两家安排在县内的傀儡。

  想要在朝廷内担任职务,必须要身家清明,身上没有业障,张王两家家主手中染过不少血,给他们胆子也不敢在县内任职。

  “报~”

  没多久,衙外有衙役跑了进来。

  “启禀县君,王家家主和张家家主前来求见。”

  闻声,施昭阳点了点头,正主来了。

  “王阳。”

  “张潜。”

  “拜见县君。”

  两个中年模样的身影来到了正堂中,朝着施昭阳施礼。

  “两位可是稀客,多少年不来我县衙,可是有何事?“施昭阳看着堂下两人,明知故问道。

  王阳和张潜相互对视一眼,王阳开口说道:“县君抓我王家贵客,不知道沈炼犯了何罪,靖夜司乃是专职巡查阴魂怪异之事,犯事者也唯有靖夜司上官方才能审讯,还望县君解惑。”

  王阳开口,至于夏禹没有提,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施昭阳的布置,夏禹不过是一个听命的人而已。

  “靖夜司与我县衙随互不统属,但靖夜司司主久未到任,本官身为暮山一县之主,自当秉正执法,沈炼身为靖夜司校尉,知法犯法,以人祭养阴魂,其罪当诛。”

  闻声,王阳和张潜神色一变。

  “大人,可要三思。”

  这一刻,施昭阳看也不看,起身朝着后衙走去。

  一时间,正堂中王阳和张潜阴沉着脸,朝外走去。

  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些年来县君不掌县事,他们两大家族可以说是将整个暮山县掌控在手。

  什么以人血祭阴魂,这算是事吗?

  如今不知道多少家族在这样做。

  看来好日子到头了。

  走出县衙,两大家主神色依旧阴沉,皆是朝着身后的县衙深深的看了一眼。

  既然县君不准备安稳,那就不要怪他们了。

  两人都没有说话各自上了自己的马匹,朝着城外走去。

  在县城中他们待的不安稳,身上染过血,有业障加身,这在城隍眼中就像是夜空中的萤火一样。

  暮阳楼二楼窗口,夏禹负手而立,在他身旁暮山城隍隐匿在墙后阴暗处。

  “神主,这两人身上血乌弥漫,呈现骷髅狰狞,杀人不少。”

  闻声,夏禹点了点头,道:“就看他们的动作了。”

  暮山县没有先天强者,不得不从外面吸引先天强者到来,以他目前这样的实力境界来说,后天境的打不过,先天境的打不过。

  如此,只能想点法子,先积攒一些先天魂能。

  ……

  王家家主回到乌堡之后,立刻吩咐了族人,快速的离开朝着码头而去,很快坐上了一艘快船顺流而下,朝着澜山郡而去。

  很快这条消息就传到了夏禹的耳中,如今他已经成了暮山县靖夜司最强的人,只不过眼下的心情,和当初有了很大的不同。

  最开始靖夜司是他想要抱的大腿,现在靖夜司不过是一个身份而已。

  王家的人去了澜山郡,这是去找施昭阳的仇家去了,不知道能不能来个先天强者,然他杀一杀,顺便刷点魂能。

  为了保险起见,扫把星已经从长阳县赶来,配合他接下来的谋划。

  毕竟万一来一个实力强大的先天强者,正面硬刚绝对不行,自然需要来点阴的。

  眼下才刚起步,还得小心一些才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