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君佐的修仙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安玉和

君佐的修仙之路 南辕知不知 2274 2019.06.21 21:42

  水流虽然湍急,但并不凶险。

  已经知道这是地下暗河君佐也没有惊慌,狱苍握在手里,警戒着以防水里有妖兽出没。

  就这样漂流了有半个时辰的样子,水流渐小,君佐这才游着到水浅的地方站起来。闭上眼睛,微微感受一下周围的风向,便抬起脚步,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就这样七拐八拐的走了三四个时辰,终于感觉快到出口了,就在这时,君佐闻到一股血腥之气。

  马上提高警惕,用神识查探,就看到在自己的不远处拐弯,有一个岔道,里面半卧这一个人,应该是个男人。

  浑身脏污,衣服也看不清颜色,看样子伤的不轻,现在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君佐有些好奇,便轻轻的走过去。

  只见那个男人嘴里在咀嚼着什么,感觉到君佐的视线……

  男人手伸向君佐,却因为被废,没能抬起来,嘴里“嚯嚯”的响,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安玉和,本是修真大陆世俗一个普通的孩子,从小父母双亡,被村里人认为克父克母,是个不详的倒霉孩子,村里人都不待见他,只有村东头一个老鳏夫可怜他给他食物,在一个寒冷的冬夜,老鳏夫死了。

  更是没人敢接近他,孩子们更是用石头猪粪扔他……

  就在他快熬不下去的时候,传说中的仙门日月宗下山招收弟子,他是村里唯一一个有灵根的孩子。而且是单一金灵根。

  十二岁开始修炼,十八岁筑基,三十六岁结丹,可谓是前途不可限量。

  但在他出去历练的时候,跟他前后脚出门历练的师妹死了。

  死的很是凄惨,被人夺去元阴,吸干修为,就连尸体都被丟去给妖兽吃了。

  这师妹是掌门的女儿,对安玉和心悦已久,对别的男修都不假辞色。

  魂灯灭时,在师妹身上下的禁制看到的是安玉和……

  安玉和历练归来时,等待他的却是宗门的怒火。

  都道他是邪修,败坏宗门名声,罪不可赦的是他竟然害死了掌门的女儿。

  一些人是愤恨他害死掌门之女,一部分则是幸灾乐祸,这个天之骄子就要被拉下神坛了,日月宗上下都巴不得除之而后快。都嚷着“杀,杀,杀……”安玉和则是被困住四肢,一脸的迷茫。

  等他弄清楚怎么回事的时候,迎接他的是宗门所有人愤怒的眼神。只得为自己争辩。

  在他苦苦辩解之时,掌门把一个灵镜法宝拿出来,施法灌入灵力,就见镜子中师妹临死前看到的就是他……

  安玉和脸色煞白的软到在地上,师妹对他很好,虽然他对师妹没有男女之情,但也很是欣赏这个师妹的。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不堪的死去。

  而且,而且显示的是他杀了自己的师妹。

  安玉和目光涣散,很是不可思议。但也无法在辩解,嘴巴发苦,内心一点一点的凉了。

  掌门却没有杀他,但把他的修为废掉,金丹震碎,四肢筋脉割断,又把他丟进了妖兽森林。

  几次差点被妖兽吃掉。

  也是他气运不错,在他最后被妖兽叼走,差点被吃的时候,另一只妖兽却来争夺,打了起来。

  却把他摔进河里,被冲到这里,已经在这里呆了好几个个月了,一直都是吃青苔和饮水度日……

  直到君佐的到来。

  君佐看到他如此狼狈,却突然想起那个引领自己走仙修真界的储物袋,拿起储物袋,仿佛青烛就在自己的面前。

  不由的心就软了一下,向着他走了过去,在他的面前蹲下。

  男子的嘴里还在咀嚼的东西没有咽下,君佐这才看清是青苔,不由得皱了皱眉。

  “吐出来。”君佐不由拒绝的说道。

  男子委屈的看了君佐一眼,却也听话的吐掉嘴里的青苔。

  拿出一个碗舀水,又命令似的道:“把嘴巴漱干净。”

  男子无不照做,漱完了还眼神囧囧的看着她。

  从空间里端出一碗蛇羹,用勺子舀了一勺递到男子面前,男子一口吞下,品都没品什么味道。

  君佐看他没有什么不适的,就继续喂他吃,直到把一碗吃晚。

  男子还依依不舍的看着君佐手里的碗。

  “你怎么会这个样子在这里?”君佐问。

  男子回过神来:“被逐出宗门。”

  “啧,你这是犯了多大的错啊,不直接杀了,却把你弄的半死不活的都在这里等着喂妖兽。”语气很是平静,完全听不出来有半点幸灾乐祸。

  安玉和:“……”

  “我没有犯错,是被陷害的。我一定要回去,证明我没有错。”虽然虚弱,但语气倔强,带着不容置疑。

  “呵,自己门下的弟子犯没犯错都不知道的宗门有什么好的。”君佐冷笑,真是愚蠢。

  安玉和一愣,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君佐也是无聊了,就随口问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啊,竟然把你弄的半死不活的。”

  安玉和也是很久没有说话了,就一五一十的把关于自己被陷害的事告诉了君佐。

  君佐听后,奇怪的问道:“你有没有和女人哪个啥过?”

  安玉和先是老脸一红,再见君佐一本正经的样子,没有调侃他的意思。而且看她年轻还小,修真者那么小修为却那么高肯定是专注修炼,还没有开窍。

  又想到这是自己挑起来的话头,只好装作若无其事,心里却是难为情的点点头,道:“没有过。”

  君佐听见这话更是上下打量了他一圈,安玉和老脸差点就挂不住了。

  就听君佐道:“真是稀奇,凡俗都有鉴定人是不是童男童女的方法,难道修真界没有吗?”

  安玉和听到后眼睛一亮:“有的,有的,我要回宗门,只要我是童子之身,就证明我没有害师妹。”

  君佐却怜悯的摇摇头:“你认为你们宗门的人想不到吗?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发泄怒火的人,而你就是合情合理的那个人,所以才不理会你的辩解。”

  安玉和的眼睛光芒暗淡下去,又听君佐道:“而且不怕那个师妹是你们日月宗的人,想来也不怕报复,一个金丹期的修士都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想来日月宗的人也不愿意去招惹。”

  “可是,师妹是掌门的女儿啊!”

  “呵呵,那又如何,反正死都死了,还是那种死法,他只会感觉丢人。”

  安玉和一脸惨白,不可置信的看着这十四五岁的女孩。

  君佐不在意的笑笑,“我在凡俗后宅中长大,这种事情又不是没有见过,没什么稀奇的。”

  安玉和却是不忿,不甘,想不到自己不是被误会而已,更是一个出气筒,却把他害成这样。

  一个急火攻心,晕了过去。

  君佐连忙把住他的脉门,用灵力查探,发现他筋脉断尽,身体所有部位都面临枯竭,就算是自己最好丹药也救不了他,最多让他多活三个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