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君佐的修仙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被毁的天灵根

君佐的修仙之路 南辕知不知 2227 2019.07.15 13:33

  灵力从沐宴手腕上的筋脉探入,一片畅通无阻,君佐看了沐宴一眼,见他没有什么反应,“得罪了。”

  “无妨。”

  得到沐宴的应允,君佐大胆的把灵力探入他的全身筋脉,慢慢的,君佐就皱起了眉头。

  “主人,这感觉好像不太对啊。”十方跟君佐心意相通,此时也在观察着沐宴的身体。

  “怎么不对?”君佐感觉一切都是好好的啊。

  “你把灵力探入他的丹田试试?”

  君佐又看了沐宴一眼,沐宴接收到了她的眼神,笑着道:“说了无妨,你大胆查探就是。”说完就垂下了眸子。

  这下君佐再没有顾及,灵力往丹田处探去,神识也紧紧的跟上,不错过一点的不对劲。

  突然,君佐就愣住了,只见沐宴的丹田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没有灵力,也没有灵根。

  “这?”君佐诧异的看着他。

  这时空间里的十方突然惊叫了一声:“啊!”吓了她一跳,握着沐宴手腕的手就是一紧。

  沐宴挑眉看着她,“你这是看出什么来了?”

  只见君佐皱眉凝神,并没有回答他的话,然而脑海之中却听着十方的解答。

  “天灵根,竟然是天灵根,啧啧,可惜了。”十方啧啧叹息道。

  “天灵根?那为什么他却是这副德行?”这天灵根一般来说那是万年难遇的修炼天才,但凡是天灵根,就算在上古时期也是一代天骄的存在。怎么到了他这里,却变成了一个废物?

  十方听见了君佐的疑问,答道:“嗯,他应该被人动过手脚,你问他当初测试时是不是水灵根?”

  听了十方的话,君佐看着沐宴问道:“沐公子,你测试灵根时是不是单水灵根?”

  沐宴闻言惊讶的看着她,“你怎么会知道?”随即又苦笑了一下,“呵,这些年我的灵根慢慢的被莫名吞噬,到现在已经储存不了灵力了。”

  “不,其实你不是水灵根。”君佐严肃的说道。

  沐宴诧异:“这如何说?”

  君佐沉吟,其实是在跟十方交流。

  “主人,就算他知道了也无济于事了,好好的天灵根就这么被毁了,哎。”

  “好不了了吗,为何会这样?”

  “这天灵根看上去就相当于没有灵根一样,但其身体会源源不断的吸收天地灵气,在结丹时就会提醒这天灵根和普通修士的不来。”

  “那他为什么会被测试出水灵根来?”

  “这应该是被施展了禁术,被人强行的给植入了水灵根,想来那人是想替他逆天改命,却不想这是害了他。”十方这时摇头晃脑的叹息一声:“哎,这要是没有灵根被施展这禁术也就施展了,逆天改命嘛。可天灵根本就是逆天的存在,得了天道莫大的恩赐,却被施展禁术,剥夺别人的灵根,这才导致他被禁术反噬,最终会一无所有,搞不好还会英年早逝。”

  君佐愣愣的看着沐宴,感觉心中一酸,心中莫名的不忍。

  沐宴看着君佐露出这种莫名的神情,心脏紧缩了一下,却是不愿看到君佐露出这种酸楚的样子。不在意的笑道:“没事的,他们都说我活不了多久了,我早就看开了,你不用难过。”

  难过吗?君佐想,她是难过的吧!对沐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切感,一心把他当朋友,现在却知道他药石无医,心里肯定是难过的吧!

  君佐吸了吸鼻子,“那你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吗?”

  沐宴摇头,“母亲四处求医,也看了不少的炼丹师,就连宗师也看过,均是不解我这身上的毛病,或许我就是命该如此吧。”

  君佐犹豫在三,想着要不要告诉他真相。

  看着君佐纠结的样子,沐宴笑笑:“你不用纠结了,有话你就说,我还有什么承受不来的。”

  君佐咬牙,“我知道你这是怎么回事。”

  “哦?”

  君佐看着他,“可能结果很难以接受。”

  “你说罢,也好叫我死的瞑目。”

  深吸一口气,“你可知道你本来是天灵根?”

  “什么?”

  “什么?”

  却是不知何时就在不远处的小方同沐宴一同惊叫出声。

  天灵根,传说中的存在,万年难遇的天才,那可是集气运和天赋于一身的天骄,躺着也能飞升成仙的体质啊!沐宴低头看着自己连飞剑都拿不起来的双手,声音有些颤抖,问出了声:“那怎么会?怎么会变成这样?”沐宴很想不在问下去,怕自己听到了会承受不住,但内心却想要知道一个答案,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什么会变成水灵根,然后又变成了这样一副要死不活的鬼样子。

  沐宴双眼通红的看着君佐,眼神执着,大有得不到答案就不罢休的架势。

  君佐有些不忍,但还是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因为天灵根刚开始是看不出来的,只有身体自动吸收灵气才会让人发觉,不然一直到金丹期,也测试不出来。”

  沐宴呆呆的看着君佐,眼神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可能有人想替你逆天改命,用禁术挖了别人的水灵根移植给你,却不知道你本是得了天道的恩赐,一身会有莫大的机缘和气运,现在却夺取别人的灵根,使用禁术转移给你,以至于,让你被禁术反噬。”

  说完,君佐不忍的闭了闭眼。

  沐宴听完,愣怔了片刻,然后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来如此~哈哈哈……”他放肆的大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君佐看着他,要是他承受不住就把他给打晕了。

  一旁的小方则是泪流满面,“公子太苦了,呜呜呜,怎么会是这样,呜呜呜……”

  没多久,沐宴笑累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小方顾不得擦眼泪,忙跑过来把自家公子扶起来。

  君佐眼看着沐宴平静了下来,坐到原来的位子上,端起酒壶给两人斟了一杯酒。

  沐宴默不作声的结果,一口饮尽。

  过了许久,沐宴长长的叹了口气,“哎……”

  君佐看着他,就见他舒展笑容,不似以往淡淡矜持的笑,而是淡然,放开的笑容,晃了君佐和小方的眼。

  “一直以来,都纠结为何偏偏就是我得了这莫名其妙的病,现在知道原因了,竟然感觉释然了呢,呵呵。”

  突然,外面的们被打开,一个雍容的女子神情悲痛的一步步朝沐宴走过来。

  沐宴见来人一愣,不过还是里面起身给女人行礼,“母亲。”

  一旁的小方也连忙鞠躬:“见过夫人。”

  君佐听这女人是沐宴的娘,也站起身,拱手行礼。

  “宴儿……”女哽咽到说不出话来,双手扶着沐宴,眼睛贪念的看着他的脸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