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君佐的修仙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由名字引发和界的间隙

君佐的修仙之路 南辕知不知 2243 2019.07.01 14:57

  花妖认主以后,君佐就感觉到了跟这花妖的联系,这个小鼎看似对器灵有禁制,其实不然,这是因为花妖没有当自己是器灵,懵懵懂懂的,不知道在里面怎么修炼和尝试着控制小鼎。

  花妖也感觉到了对君佐的亲切,软软的喊了一声:“主人。”

  君佐把手伸出来,花妖就飞了上去,站在君佐的手心,也没有多大个重量。

  “嗯,给你取个什么名字好呢?”君佐摸着下巴,看着花妖自言自语道。

  “主人我来取,就叫她想容吧!”界急吼吼的给君佐传音。

  “想容?什么奇怪的名字,凭什么我的器灵要你取名字?”

  “主人,咱俩谁跟谁啊是不。这想容啊是来自一首诗,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界得意得回答。

  “这感觉怪怪的,这诗句好是好,可这能取名字吗?”君佐挠挠头。

  还有啊:“你从哪里听来的诗?我怎么不知道你会作诗?”

  界有点心虚:“我又没说这是我作的,至于从哪里听来的,说了你也不知道……”声音越来越小。

  “嗯???”感觉到界的心虚。

  君佐也不想勉强他,虽然跟自己的灵魂绑定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他有自己的秘密,她也管不着,大不了以后不要依赖他就是了。

  连灵魂都绑定在一起了,他也害不了自己,除非他也想死,既然他有自己的秘密,那干脆自己也把他屏蔽好了,总不能自己的什么事情都要被他掺和吧。

  而且想到这段时间他总是阴阳怪气的,一会儿好一会儿又变了,还有些莫名的骄傲,也是,人家本来就是一个位面,虽然没能成长起来,但跟自己那么弱小的人捆绑在一起,说不憋屈是假的吧!

  想到这些君佐突然就道:“界啊,我会找找有没有解除灵魂契约的方法的,不过能有灵魂契约,就会有解除之法,等我找到了你就可以自由了,那这段时间就谢谢你了。”君佐说的风轻云淡,把储物袋拿出来,还有之前龙前辈给自己的灵石,小妖精和石怪也弄出来,放进小鼎之中,小妖精一阵迷茫,不过看道君佐还是上前来抱着君佐的脖子蹭蹭脸,小花妖也像模像样的学着。

  君佐把这几个安排好了以后就把界屏蔽了,既然你不愿意跟我坦诚相待,那么就公平一些,我的事情你也不要参与了。

  界还沉浸在君佐要跟她解除灵魂契约的震惊之中,心里是高兴,还有点酸酸的,等他反应过来,君佐已经把他屏蔽了,感觉不到君佐的想法也不能和她对话了,有点失落也有点生气,但更多的是松了一口气。

  最近在小妖精的辅助下修炼,他渐渐的恢复了一些从前没想起来的事,在他漂泊的那些日子里,他也和别人契约过,不过他是主,别人是仆,通过那些人收集信仰力维持自己的空间壁障,只要自己给一点点恩惠,那些人无不都是对自己毕恭毕敬的。

  可是有一天当他飘到一个荒芜之地,却被一个女人捉去抹掉一切跟还没有出生的君佐绑定在了一起……

  回忆到自己过去的界是有些膨胀了,却没能去想,在跟着君佐之前他就是一缕意识间接界原石的一角。界的原石,木心,都是君佐的,就连小妖精也是认了君佐为主。

  不在去理会界,安抚好几个家伙,这鼎内还有一些空间,只不过没有灵器操控和吸收灵气,所以小鼎就自己封锁了起来。

  这鼎应该还缺失了一个顶盖,不然空间应该会更完善,以后有机会去找找吧。

  君佐拿出一部分灵石让小花妖好好修炼,让她尽快学会掌控这小鼎。

  暂且就叫她小花妖吧,现在也没有心情去给她取名字了。

  小花妖是木属性的很是亲近水之精魄小妖精,这样也好,对小花妖的修炼有帮助。看到一旁呆呆的石怪,还是石碑的样子,摇了摇头,把狱苍留着这里看着,就出了空间。

  虽然小鼎被滴血认主了,但却没有被炼化,还有更多的君佐也不知道,所以就盘膝坐在床上怀里躺着小鼎开始慢慢的炼化。

  一夜过去,不过四更时分,小鼎就完全被君佐炼化了,之所以那么快,也是因为器灵自愿跟君佐契约了的原因。

  神识控制小鼎,一个念头,小鼎就被收到体内,这小鼎有这庞大的信息,不过天快亮了了,君佐也没有细细去看,内视自己的丹田,看到小鼎静静的呆在自己丹田的混沌气海上漂浮在着。

  君佐笑了笑,整理一下自己就走出了房门,这个时候已经五更了,天刚刚见亮,岳思远夫妻俩都起来了,一个在打扫院子,一个在准备鸡食。

  看到君佐出来了,岳思远笑着打招呼:“君兄弟,怎么起的这么早?”

  君佐笑笑:“我去看看黑豹恢复的怎么样了。”

  说完对着岳嫂子点点头就朝柴房走去。

  柴房们被君佐“吱嘎”的一声推开了,黑豹本来还在沉睡的眼睛“唰”的一下睁开,犹如一记利芒向君佐射了过来,冷戾森然。

  君佐没有躲避,直直的和黑豹对视。

  黑豹看见是君佐,下意识的收回了冷戾的目光,眼睛湿漉漉的看这她,还摆了摆被岳嫂子包扎着的尾巴,耳朵也向后趴着,有些讨好的意思。

  君佐看着它如同一只跟主人卖乖的小猫咪,刚刚还有些沉闷的心情好了很多。

  “你应该好的差不多了,我送你回去吧!”走过去揉揉它的大脑袋,笑着说道。

  黑豹眯着眼睛,又往君佐的手心蹭了蹭。

  撸了一会儿黑豹,就听见岳思远在门口喊她吃饭了,对黑豹道:“等我一会儿。”

  出门去净手,回到饭厅,见芸娘还没有出来,就对夫妻二人道:“不用管她了,这会儿估计还在修炼。”

  “行,我给芸娘留过饭了,一会儿就放在她放门口。”岳嫂子笑着回应君佐。

  用过早饭,君佐就跟岳思远夫妻二人说要把黑豹送去山里,顺便去采一些药材,吃饭也不必等自己,要是芸娘出来问起,也这般回答。

  把柴房里的黑豹弄出来,伤势已经比昨天好多了,至少今天走了没有一瘸一拐的。

  夫妻二人还是离得远远的看着,虽然近距离接触过了,但乍一看见还是心里毛毛的。

  这时黑豹扭头看到了他二人,就缓缓的朝他们走过去,两人有些紧张,呼吸都下意识的放轻了一些,眼睛直直的看着朝这边优雅迈着步子的黑豹。

  君佐没有感觉到黑豹的恶意,就这样看着,看看它想干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