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君佐的修仙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修炼的启航

君佐的修仙之路 南辕知不知 3059 2019.06.13 15:28

  君佐挤开看热闹的人群,瘦削的身体穿着家里粗使丫头的粗布衣裳,头发挽成一坨用一根掰断的筷子固定好。往城门走去,想了想,又回过头,走到街边的一个阴暗角落乞丐们呆的地方,蹲下来说道“我走了,以后可能都不回来了”

  角落里的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抬起头,混浊的双眸泛起一丝清明“要走了吗?我也要走了呢。”君佐微微一怔,“你要走那里去?”

  乞丐摇头晃脑的笑着“有些人的行程是开始,有些人的行程是末路,我已是将死之人,你说我要到哪里去,哈哈哈……”

  君佐不解,人要死了有什么可开心的便问道:“你为什么要笑,人要死不都是会哭泣的,吗?”乞丐并没有停下笑声,看这面前的女孩道:“我在这里呆了十八年,一直都是恍恍惚惚不得清明,但意识还在……不说也罢,不说也罢。”

  “小女娃啊,谢谢你了,自从十年前你给我送了一个馒头,这十年便不曾断过给我送吃的,我该报答你啊!”

  君佐连连摆手,“不必不必,当初我见你呆呆傻傻没有和哪些乞丐一样去乞讨,就给了你,后来见你还是那样呆呆傻傻的,怕你饿死了,就,就一直给了。”

  “……”

  “咳,要的要的,就当我给你的报酬,帮我办最后一件事吧。”

  “那好吧,什么事,你说只要我能办到。”

  “你不问问我酬劳是什么吗?”

  “我并不在意,你一乞丐能有什么,再者说我也没有什么想要的,不,我有想要的,我想去寻我的父母看看,看他们还活着没有,你又帮不了我,所以乞丐大叔,有什么事你就说吧,一会儿我就出城了。”

  乞丐大叔一噎“好吧,大叔我讲不过你。”说罢便从破烂的衣襟里,摸出一个蓝白相间的小布袋,还没有君佐的手心大,小布袋上秀这三片竹叶,竹叶下绣着一个青字,拉过君佐的手吧布袋放在她的手里道:“女娃啊,这是一个储物袋,我留着没有什么用了,这里面有不少我收集的好东西,为了这里面的东西,可是闹了不小的动静,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会引来杀身之祸的,滴血认主便可以用了。你只要在我死后,给我收一下尸体,安葬即可,我叫青烛,切记不可让人知道你身上有这个储物袋,”

  君佐听后慎重的点点头,“青烛前辈,你放心,我会的,也会好好安葬你的。”

  青烛:“……”我谢谢你哦。

  君佐在乞丐窝待到了夕阳斜下,青烛说今天是他的生辰,他说他有三百多年没有过生辰了,他说他本来有个很幸福的家,他说他想吃一碗长寿面,他说……他说了很多,青烛死了,他端着君佐给他买的长寿面,走得很安详,他的最后一句话:“我叫青烛,谢谢陪我最后一程。长寿面很好吃,你很好……”

  君佐从自己的身上摸出几个碎银子,买了一副棺椁,给他换一套青色长衫,雇了几个人吹吹打打抬出城外,埋在卧龙山脉下。“青烛之墓”君佐就在这墓碑旁静静的坐着,月光和星辉洒在她的身上,拿起酒壶,仰头灌一口,呛得她咳得脸红脖子粗,好大一会儿才缓过来,“好像世界就剩下我自己了,该何去何从?”把手里的酒喝完,微醺,天旋地转。

  君佐爬到一旁有两丈高的巨石上,“啊……啊……”这是悲凉且孤独的哀嚎……

  过后她有踮起脚尖:“月亮离我好近啊,又大又圆,”仰起头看了半天,“突然她又喊到:“喂,月亮上有人吗……有人吗……人吗……吗……”终于她累了,躺在巨石上,看着月亮一点一点的往西移去,照进了卧龙山脉深处,又越过了卧龙山脉,突然,脑子里冒出来一个奇特的想法,她要到卧龙山脉的另一边去看看,,卧龙山脉有十万大山,接着是妖兽森林,出去了便是修真界,这是青烛之前告诉她的。

  可以去修仙界看看,想到这,她就把青烛给她的储物袋拿出来,用牙齿把左手中指咬破,听说这是连接心脉的血,把血滴在储物袋上后,用意念往里探去,里面有一丈见方,主要看到了一把剑,乌金的色泽,复杂的铭文,一条红色的线在铭文之中缓慢的流淌,君佐把它拿出来看了看,很重,两手都提不起来,就用右手扶住剑柄,左手抚摸剑身上的铭文,不小心把血粘在剑身上,刚想用衣袖擦干净,忽然,剑身一阵颤抖,君佐不明所以,好一阵呆愣,忽然手上一轻,剑变得跟羽毛一样轻巧,学着都看莫家人练剑时的样子挥了两下,感觉自己很棒。摸着下巴认真仔细的看着剑身的铭文,脑海里忽然冒出两个字(狱苍),“你叫狱苍?”剑身轻颤,“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说罢把剑放回储物袋,又重新查看里面还有什么东西,“咦?这是什么东西。”又拿出一个灰扑扑的玉简,顿时有一种厚重的感觉像她袭来,还来不及来不及多想,就被一股磅礴的信息冲击脑海,顿时君佐就不堪痛楚晕了过去……

  这一晕就到了第二天中午,君佐爬起来检查了一下自己,顿时想起来昨晚发生的事,用念力探查储物袋事,发现脑部有一个白色的光球,刚刚想知道这光球是什么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虚影显现出来,顿时就吓了一跳,脑子里就剩下两个字,

  “夺舍”

  谁知道这两个字刚冒出脑海就听到那个虚影“呵呵”的笑了,说到,“莫慌,吾不会伤害你的,看你身上有一种很强大的血脉,适才想着给你一份机缘。”

  “机缘?等等你说血脉我的血脉怎么了,还有你为什么要给我机缘啊?你又是谁?”君佐隐隐有些期待,也有些不安,论谁脑子里多了一个“人”都会有些不安的吧!

  虚影又笑了“呵呵,吾本是上古修士,因那场诸神之战陨落,只留下这一丝残念在这炼元仙术的玉简上,如今几亿年过去了,也只有你感应到这玉简,想来与你的血脉有关,啧啧,资质卓越啊!”

  君佐静静的听着,感觉自己的寻亲路任重而道远,血脉?想来自己的身世也是有诸多不凡的,比如手上的戒指,看着没有什么稀奇的其实里面有着很大的空间,而且就像跟自己的灵魂绑在一起一样,总觉得要是自己死了的话,这个戒指也会消失不见,而戒指听小姨说是母亲留给她的,对了,小姨也不是亲的小姨,而是母亲捡来的孤儿抚养长大的。

  思及此便问到“前辈,你可知我身上的血脉是怎么回事吗?实不相瞒?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或许我身上的血脉可以帮我找到父母。”

  “嗯,你身上有人族血脉,还有一半吾看不出来,想必是被某种秘法所遮掩,你何不修炼此仙术,待你强大之后一切都知晓了。”

  君佐想着也是,变认真的问到“前辈,如此我就接受你的好意了,有需要我可以为你做的吗?”

  虚影微微一顿,感觉又透明了一些:“若你……你有飞升的那一日,去末日峡谷看看,吾的朋友赤凰还在不在,她是一只火凤,诸神之战之前吾把她封印在哪里,你帮我放她自由,炼元仙术有解开封印之法。”

  君佐微微一楞,仙界?不过现在不是发楞的时候,这也不是什么为难的事便说道:“前辈你放心,若我有此机缘到那仙界看看,一定会尽我所能帮你的朋友解开封印的。”

  虚影渐渐淡去,君佐重新查看储物袋,里面有两千多块灵石,还有十几块特别好的,可能是上品灵石,还有一些瓶子装的丹药,瓶子上有聚灵丹,回春丹,养气丹等,其他就没有什么了,估计青烛说的好东西就是那把炼苍剑了吧。

  想到要翻过卧龙山脉,肯定需要很长时间。

  临城虽不比上京繁华,但也不小了,便打算把储物袋装满物资。

  还有手上的戒指,虽然说很大有方圆百里的样子却会“吃东西”,但凡有人能吃的放在里面都被吃了,食物,药材,或是灵石,这让以前没有储物袋的君佐很无语,是以现在储物袋用来装吃的药品和灵石,戒指就用来装衣物,棉被,和一些能用得上的兵器。幸好临走之前把莫家库房摸了一通,有好几千两的样子。

  算计好了一切,便把储物带收进戒指空间,被来还担心里面的东西会被“吃掉。”

  反复检查了多次以后发现里面的东西都好好的,不过要从储物袋拿放东西必须把储物袋拿出戒指。君佐“嘿嘿”笑着,这样就很安全了,心念一动,戒指就隐在了身体里。

  看着太阳一点一点的往西斜去,就忙着下山了,一边走一边默默的看着脑海里的炼元仙术,走到城门口,才回过神来。

  感觉自己应该去卧龙山脉找个地方先修炼起来,“嗯,就这么决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