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带刺的玫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月亮船(五)

带刺的玫瑰 学真 7896 2010.05.30 16:20

  萧子华见陈雨昕开心的样子也很高兴,继续道:“有意思吧?”陈雨昕点点头,轻轻地“嗯”了一声。萧子华又道:“古人很早就发现这个现象了。在《诗经》中就有‘七月流火’的诗句,讲述的就是这个现象。”陈雨昕道:“《诗经》?哪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萧子华道:“离现在大概两千五百多年吧。”陈雨昕惊叹道:“那么久?那时候的人就已经掌握这些天文知识了?”萧子华道:“是啊!我们的祖先是很聪明的,很早就对星辰有了认识,也留下了许多关于星星的故事。像再过几天的七月七牛郎织女的故事,也是哪个时候就开始出现在《诗经》里了。”

  陈雨昕道:“牛郎织女,他们也在天上是吗?”萧子华道:“对呀!”陈雨昕道:“那你快告诉我哪一颗是牛郎星,哪一颗是织女星?牛郎织女的故事我早听过,可我一直也没弄清天上哪颗是牛郎星,哪颗是织女星。”萧子华仰起头向中天遥望片刻,然后伸手指着一颗星道:“看见银河边那颗两边各有一颗小星的大星了吗?那就是牛郎星。”陈雨昕寻觅了一会儿,才道:“这就是牛郎星啊!原来我也看到过,只是不认识。”萧子华又道:“你顺着牛郎星往银河对岸瞧,和牛郎星隔河相对的那颗大星就是织女星。”陈雨昕沿着萧子华指示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一颗特别明亮的大星。忙说道:“看到了。”

  萧子华继续道:“记的小时候每到七月初七天总会下雨,哪怕是红日当头也会莫名其妙地落下些雨点来。”陈雨昕问:“为什么?”萧子华道:“人们说那是牛郎织女见面后伤心流下的眼泪。”陈雨昕道:“真的吗?我可没注意。等到七月七那天我一定好好注意一下,看下不下雨。”萧子华道:“现在可不一定下了。”陈雨昕问:“为什么?”萧子华道:“应该是生态破坏造成的后果吧。其实以前七月七下雨,不过是生态平衡时的一种自然现象,人们附会成是牛郎织女的眼泪。就象七月七那天人们见不到喜鹊,就说是上天为牛郎织女搭桥去了。”

  陈雨昕以前也听过这些故事,可今天听萧子华讲出来却觉得格外的动听。她又问道:“真的吗?七月七真的见不到喜鹊吗?那它们上哪儿去了?”萧子华道:“不知道。这大概也能算一个自然之迷吧。”陈雨昕忽然童心大盛,问道:“你就没去找了找?”萧子华也笑道:“没有,不过老人们都这么讲。而且老人们也是听他们的老人们讲的,故老相传应该是不会错的。”说到这儿,萧子华停了一下,又道:“就算错了,我也宁愿相信这是真的。”陈雨昕问:“为什么?”萧子华道:“为了能让这个美好的故事流传下去,为了给人们保留一个美好的向往!”

  陈雨昕听着不禁欣然神往,也陷入了无限的瑕想之中。这时她发觉自己仰头看的太久了,脖子有些酸痛了。她后退几步,在饮牛津上的石凳上坐了下来。夏末的夜晚凉气已经比较重了,穿着溥溥夏装的陈雨昕刚坐到石凳上,立刻感到一股凉气直沁入她的肌肤,激的她打了个冷战。她轻轻地“呀”了一声,又急忙站了起来。萧子华闻声回过头来,陈雨昕不好意思地道:“这石凳上太凉了。”萧子华也轻轻地笑了,随口吟道:“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嘛!”

  陈雨昕听着简直痴了,她真无法想象自己简单的一举一动,经眼前这个人的口中表述出来,竟然都这么有意境,这么美好!忽然有一点灵光在陈雨昕脑海中乍现,使她的思维和感觉都变的真切而清晰:这是多么美好的时刻啊!在这浩翰的星空下,在这古老的河流旁,四周寂静无声,却只有他们俩人在这里。若这时依偎在这个男人的怀里,那怕就此被永远定格在时间的荒野里,她也无怨无悔......她心里这么想着,双手竟下意识地伸出去挽住了萧子华的左臂,头也不由自主地向萧子华的肩头靠去……

  萧子华感觉有异,回过头来。俩人四目相对,陈雨昕这才猛然惊醒他们之间是不该有这样的举动的。可她只是羞涩地低下头,并没有退缩的意思。此刻她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管,只是等着他伸出手臂轻轻地揽过来,她便会依偎在他的怀里……

  然而,她得到的却是萧子华轻声的提醒:“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陈雨昕如同从梦中惊醒一般浑身一颤,她实在不舍得这么快就告别这美好的时光,于是她轻声道:“把你刚才念的那两句诗写给我好吗?”

  萧子华从兜里掏出笔和小本,将那两句诗写在本上,然后将那页纸扯下来交给了陈雨昕。陈雨昕接过纸条攥在手心里,这才温顺地随萧子华从饮牛津上走了下来。

  萧子华把陈雨昕送到办公区门前便站住了。他对陈雨昕道:“你进去吧,我要回票口的宿舍去了。”陈雨昕依旧温顺地“嗯”了一声,轻轻地向办公区院内走去。走到院门,陈雨昕又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萧子华,这才向宿舍走去。

  宿舍里灯光明亮,秦蕾正坐在床边照镜子。看见陈雨昕进来,秦蕾立刻明知故问道:“你干什么去啦?”陈雨昕也故作轻松道:“没干什么。”秦蕾又道:“没干什么是干什么去啦?”陈雨昕知道瞒不过去,只好道:“我给他送书稿去了。”不料秦蕾又道:“他?他是谁呀?怎么叫的这么亲热呀!”陈雨昕被问的脸红了,冲上来便捶打秦蕾,同时嘴里道:“小丫头,你就是皮痒了!”秦蕾一边躲闪,一边告饶道:“好姐姐,好姐姐,饶了我吧。我不敢了。”

  一张纸片从陈雨昕手里滑了出来。秦蕾叫道:“咦,这是什么?”说着抢先弯腰捡起来捏在手里,冲着陈雨昕诡密地一笑道:“上面写着什么情话?不怕我看吗?”说完,秦蕾迅速转过身将纸条打开念道:“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这是什么呀?”看秦蕾失望的样子,陈雨昕得意地道:“小丫头,你以为是什么?不过是两句诗,看你想哪儿去了?”见陈雨昕不过来抢夺,秦蕾反倒凑过去道:“他怎么给你写这个呀?”陈雨昕从秦蕾手里抓过纸条,道:“刚才萧子华看着天上的星星随口就念了这么两句,我听着好听,就让他给我抄下来了。”秦蕾恍然大悟地道:“噢,原来你们是看星星去了,好浪漫哟!”陈雨昕不觉脸又红了,这次无可辨驳,只好道:“好啦,好啦,去睡你的觉吧。半夜三更的不睡觉你折腾什么?”

  秦蕾珊珊地往自己床边走了两步,忽然回过头来道:“对啦,萧子华不是答应帮他打完稿子就请客吗?他什么时候请我们吃饭?”陈雨昕语气严肃地道:“秦蕾,他一个保安挣的又不多,我们也就那么说说罢了,你还真让他请啊?”秦蕾笑道:“哟哟哟,这么快就知道心疼他了。还说你们没什么呢,露馅了吧?”陈雨昕脸一红,轻声道:“你胡说什么呀!我是说我们帮他打就打了,干嘛非得让人家请咱们吃饭呢?倒好象我们就是为了吃饭才帮人家似的。”秦蕾笑道:“为什么不是?我就是想让帅哥请我吃饭。你不好意思说,我去说!”陈雨昕无奈地叫了一声:“秦蕾!”

  第二天秦蕾见到萧子华第一句话便是:“喂,华哥,稿子也帮你打完了,该请我们吃饭了吧。?”萧子华忙陪笑道:“一定,一定,你们想到哪里去吃?”秦蕾道:“当然是回市里去吃喽!”萧子华又问:“回了市里去哪儿?”秦蕾沉吟道:“去……哎,雨昕,你说去哪儿?”陈雨昕十分尴尬地道:“哪儿也别去,吃哪门子的饭呢!”说着,拉起秦蕾就走。秦蕾僵持着不走,道:“怎么能算了呢?华哥,去哪儿回去再说吧。”萧子华道:“那你们什么时候回市里提前告我一声,我和你们一起回去。”秦蕾“哎”字音还没发出来,硬是被陈雨昕拖走了。

  过了几天,又赶上陈雨昕和秦蕾轮休。秦蕾提前就告诉了萧子华。于是萧子华和同事换了班,和俩个姑娘一起回城。

  三人在公交车站等来了公交车。车门打开却正好冲着萧子华,萧子华要让两位姑娘先上。秦蕾猛推了他一把,道:“哎呀,你就先上吧,不用客气了,谁先上还不是一样啊!”说着推着萧子华就上了车。来到车上,秦蕾指挥萧子华坐在靠窗的一个座位上,然后她坐在萧子华旁边的座位上。陈雨昕跟在他俩身后上来,只能坐到俩人后边一排的座位上。

  一路上,秦蕾不停地和萧子华大声说笑着。萧子华机械地和秦蕾应答着,眼光却不时往身后陈雨昕的座位上瞟。

  车到市区,三人下了车。秦蕾轻轻把陈雨昕拉到一边道:“喂,我走了啊,这里就交给你了!”陈雨昕吓了一跳,惊道:“什么?你要走?”秦蕾涩涩地道:“是啊!不走干什么?人家心里根本就没我,我干嘛还在这里自讨没趣?”陈雨昕直直地看着秦蕾,她这时才发现这个看似满不在乎的小女孩,其实心里还在暗恋萧子华。陈雨昕颤声叫道:“秦蕾!”秦蕾努力微笑着道:“你别怪我在车上抢你的座位,让你俩亲亲热热坐在一起把我凉在一边,我可受不了。好啦,已经打扰你们这么长时间了,我就不再夹在你们中间妨碍你们了。”说着,秦蕾转身就要走。

  陈雨昕一把拉住秦蕾,焦急地道:“都一起出来了,那也等吃了饭再走!”秦蕾“嘿”地一声笑了出来,道:“你以为我真想吃他的饭呀,我是想帮帮你们!如果没有我陪着,你们俩能一起出来吗?他那个人你还没看出来,你要不推他一把,他怎么会有行动!”陈雨昕沉默了。

  秦蕾猛地甩开陈雨昕的手,笑道:“你记得谢谢我啊!”话音未落,人已飞快地跑到马路对面拦下了一辆出租车。秦蕾拉开车门,冲陈雨昕、萧子华二人摆了摆手,说道:“华哥,再见!”说完躬身钻进了出租车,出租车飞快地开走了。

  萧子华走上前来问陈雨昕:“秦蕾怎么走了?”陈雨昕惊慌地“啊”了一声,半天才结结巴巴地道:“她、她临时有点事。”萧子华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然后道:“那我们走吧。你喜欢吃什么?”陈雨昕有点紧张,忽然道:“要不算了,我们也别吃了,回家吧。”萧子华笑道:“这怎么行?我就是专为陪你们吃饭才回来的。你不吃,我不是白跑了?再说你要是不吃,下次秦蕾见到我只怕也不会放过我呀!”一句话说的俩人都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陈雨昕感觉轻松多了,说道:“我一时也说不上来想吃什么。我们先顺着大街走走吧。看见哪家饭店不错,我们就进去吃。”于是,俩人便顺着大街随意地向前走去。

  萧子华一边走一边认真地观看着街道两边的店面。一看见饭店的门面,萧子华就会问陈雨昕:“这家怎么样?”除此之外就什么也不会说了。陈雨昕看在眼里气在心里,暗道:“呆木头,死心眼,难道叫你出来就是为了吃饭的?就不会说点别的?下笔千言的本事都到哪儿去了?”想到这儿,陈雨昕便故意紧闭着嘴不啃声,成心要为难萧子华。而萧子华在这方面的反应显然比较迟钝,愣是没体会出身边女孩子的心事,仍在认认真真地挑拣着饭店。

  最后,还是陈雨昕忍不住先开口问道:“来景区之前,你原来干什么?”萧子华忙答道:“哦,我原来在工厂上班,当工人。”陈雨昕又问:“那为什么不做了?”萧子华淡淡一笑,道:“我们的厂子破产了。”陈雨昕又问:“那为什么想起来当保安呢?就没找个好点的工作?”萧子华道:“找了。刚从厂子里出来的时候我跑过保险。可不知为什么老是签不下保单。后来又跟人订过报纸,结果因为订不到报纸让人家给赶了出来。再后来就给人送水,从早跑到黑一天也不过挣十几块钱。”

  陈雨昕听到这里,心里忽然“格登”一下。自从认识萧子华那天起,萧子华留给她的印象就是英俊而沉稳的仪表,深厚而广博的才学。在陈雨昕心里总觉得这样的人一定活的潇洒自如、万事如意,没想到听本人一讲,竟也满是艰辛和坎坷。陈雨昕在心里默默地道:“原来他过的也不容易。”

  这时,陈雨昕一眼看见街边一个门面很小的面馆。她忽然就道:“我们就在这儿吃吧。”萧子华看着那窄小的门面,为难地道:“这地方这么小……”陈雨昕则显得饶有兴趣地道:“我喜欢吃面。而且这地方清静,大饭店太乱了,吵的慌。”萧子华听了,只好陪她走了进去。

  面馆里地方不大,桌子却摆的不少,显得很拥挤。所幸的是店里很干净,物件摆放的也很整齐,让人瞧着比较舒畅。俩人捡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桌子很小,只能容纳四人同坐。陈雨昕选了靠墙角的位子,萧子华则坐到了她对面。

  坐下后,陈雨昕叫过店里的服务员只说要两碗面。她为自己要了个小碗,为萧子华则要了个大碗,其他则什么也不要。萧子华笑着道:“这怎么行?”坚持要点几个菜,陈雨昕只让要了一盘小菜。萧子华看了看,又单独为陈雨昕要了一杯热饮料。

  不一会儿,饭菜便端了上来。饭菜做的很精致,味道也不错,难怪小小的面馆能在闹市立足。陈雨昕只尝了几口便停下了筷子,她还有好多话想说,可不想一下把面吃完。

  陈雨昕端起饮料喝了一口,然后问萧子华:“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搞写作的?”萧子华也放下筷子,说道:“算起来那可早啦。从我上高中的时候就开始了,我的第一篇小说就是在高二完成的。”陈雨昕道:“哟,那时间可不短了。那你一定写了不少东西了吧?在刊物上发表过吗?”萧子华遗憾地笑了笑道:“没有。”陈雨昕问道:“怎么,你没有投过稿吗?”萧子华道:“怎么没有?早期学习写作的时候,我是经常投稿的。可是光投稿怎么行呢?你还必须走出去和编辑、作家们接触,请他们指点,这样才能提高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