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带刺的玫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月亮船(八)

带刺的玫瑰 学真 5687 2010.11.07 17:58

  后来,陈雨昕顺利地应聘为蓝桥驿站的导游,但失去和天涯孤旅的联系始终令她耿耿于怀,至今引为憾事。然而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冥冥之中上天自有安排,她和天涯孤旅还有见面的时候。而更令她想不到的是天涯孤旅早已悄悄来到她身边,此刻就坐在她的面前。

  陈雨昕看着侃侃而谈的萧子华,声音颤抖地问:“你、是不是、天-涯-孤-旅?”萧子华听了就是一愣,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网名?我这个网名已经好久不用了。”陈雨昕顿时热泪盈眶,道:“天涯哥哥,我是空谷幽兰哪!”

  萧子华也是大吃一惊,激动地道:“你是幽兰小妹?”

  陈雨昕声音哽咽地道:“天涯哥哥,是我呀!”

  萧子华叫道:“我可找到你了,我还以为我们再也联系不上了!”

  陈雨昕呜咽道:“我也是,我还以为我们今生无缘相见了!”说着,俩人不约而同伸出双手握在了一起。

  这一来面馆里所有的人都扭回头来看着他们俩个,大家心里都怀着同样一个疑问:“这俩个人不是一起走进来的吗?而且坐在这里攀谈了这么久,怎么突然间又跟久别重逢似的呢?”

  萧子华和陈雨昕则根本无瑕顾及周围人的反应,他们已完全沉浸在了相逢的喜悦中。他们的面其实早就吃完了,只是为了能多交谈一会儿,俩人才一直坐在那里。因为发现他们的网络身份之前,他们毕竟只是同事关系,而且今天出来就是为了吃饭,饭吃完了还粘在一起,实在没有恰当的理由。如今发现他们曾经是网络密友,他们就再不用餐桌来维持他们的联系了。

  俩人一起走出面馆,一边走一边讲述联系中断后各自的经历。最后,萧子华一直把陈雨昕送回了家。如果不是天色太晚,陈雨昕一定要请萧子华到家里坐坐。

  临分手时萧子华又叫住了陈雨昕。他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本子,在上面写了一行字。然后把那页纸扯下来递给陈雨昕,道:“你帮我打好的稿子,我传到网上去了。这是网址,你有时间上网看一看。”陈雨昕忙问道:“反响怎么样?点击率一定很高吧?”萧子华微微一笑道:“还行吧。看的人挺多的,还有不少留言。”陈雨昕道:“嗯,那我一定看看。”接下来陈雨昕却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再见?”萧子华奇怪地道:“过了休息日你不去上班吗?上了班我们不就又见面了吗?”一句话说的陈雨昕粉面通红,她轻轻点点头,转身走进了她家居住的小区。

  回到家,陈雨昕急忙打开电脑,按萧子华给她的网址很快便找到萧子华发布在网上的作品。她查看作品的点击率,发现读的人确实不少,并且有许多留言。但这些数字与她想象中的相比还差的很远很远。若说这部作品有人喜欢那是不假,但若说这部作品风靡网络轰动一时,却并非如此。可是如果作品不能走红,萧子华就不会引起社会的关注,就不会被人发现,那么他的作家梦还是实现不了,陈雨昕看着不由心里暗暗着急。

  转天回到蓝桥驿站,陈雨昕见到萧子华第一句话便问:“你准备投稿吗?”萧子华问:“往哪儿投?”陈雨昕道:“往报社或者是期刊的编辑部呀!”萧子华道:“没用的。象我这样的无名小卒,谁会为我发这么长的作品?根本不可能的。”陈雨昕焦急地道:“那怎么办?你那么辛苦地写出来,难道说就是为了在网上让人们读一读就完了?”看陈雨昕焦急的样子,萧子华道:“我不是不想发表自己的作品。可是我这些年境况一直不好,和文学界没有接触,贸然拿出这么长的一部作品,谁会理睬呢?”陈雨昕道:“你试着投一投,说不定会有编辑看中的。”萧子华道:“光是编辑看中也没有用,要发表也不是编辑看着好就行的。”陈雨昕还想再说什么,这时又有游客要找导游,她只好赶去接待。

  这一天游客特别多,陈雨昕一直忙于接待,也没有顾上再和萧子华谈论作品的事。

  晚上,陈雨昕躺在床上还在为萧子华的作品不能发表而焦虑着。萧子华说他和文学界没有接触,找不到赏识和推荐他的人。陈雨昕把自己的亲戚和朋友挨着过了一遍,也没找到一个和文学沾边的。她真后悔自己这些年怎么就没结识了一个搞文学或是在文学界工作的朋友呢。

  想着想着,陈雨昕脑中忽然灵光一闪,一个名字从她的记忆深处跃了出来,那就是当年发表她的求助信的《社区报》编辑句容。她可是报社的编辑呀!如果她肯帮忙,说不定萧子华的作品就能发表了。陈雨昕终于看到了希望,兴奋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这么一折腾不要紧,把睡在邻床的秦蕾给惊醒了。秦蕾睡眼惺忪地问:“你干嘛?这么晚了还不睡,折腾啥呢?”陈雨昕一愣,忙掩口轻声道:“没什么,没什么,我这就睡。”

  第二天陈雨昕就托人买回了一张《社区报》查看,发现句容的名字依旧在编辑栏里。于是她便给句容写了一封信,信中讲述了经句容介绍她认识萧子华后,她如何走出困境以及现在她和萧子华相逢的经过。然后她又介绍了萧子华的情况,讲了萧子华为文学追求所走过的艰难历程。最后她写明萧子华的作品网址,希望句容看过之后能帮帮萧子华。

  信发出后不久,句容便回信了。句容在信中并没有谈萧子华作品的事,只是说能再次听到他俩的消息非常高兴,希望他俩在方便的时候到她那里坐坐。

  陈雨昕收到回信非常高兴,她急忙跑去告诉萧子华,说句容约他们见面,他的作品发表有希望了。萧子华的反应却没有她那么兴奋,只说他们是经句容介绍认识的,是该去见见人家。

  于是再次轮休的时候,陈雨昕和萧子华又对到了一起。傍晚俩人一起坐车回到市里,约好第二天早上俩人一起去见句容。

  早上,陈雨昕骑车赶到《社区报》编辑部所在的写字楼前,萧子华已经等在那儿了。听到陈雨昕的声音,萧子华回过头来,看到陈雨昕后萧子华呆住了。

  今天出门前陈雨昕刻意打扮了一番,她先是换了一件自己最喜欢的长裙,然后把长发象往常一样盘在头上。可是盘来盘去总是不满意,后来她干脆把长发打开披在肩上。见萧子华直直地盯着自己,陈雨昕有些不好意思了,轻声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合适吗?”萧子华如梦方醒地一怔,忙道:“哦,不,挺好挺好!头发打开来披在肩上也挺好看,很自然很清新。”陈雨昕听到萧子华的赞美脸不觉红了,轻声道:“我们进去吧。”

  俩人在写字楼前停好自行车,便向写字楼的楼门口走去。走着走着,萧子华的脚步慢了下来。走到楼门口的台阶前,萧子华停下了脚步,仰起头向高高的写字楼凝望着。

  陈雨昕也随着萧子华停了下来,她抬起头向写字楼楼望了望,没看到什么,再回头看萧子华,却见萧子华一脸的紧张和迟疑。半晌,萧子华也没有挪动脚步,似乎他实在没有勇气踏上眼前的台阶。就在那刹那间,陈雨昕一下看到了这个挺拔男人脆弱的一面。她在心里暗道:“原来他也是需要鼓励的!”想到这儿,陈雨昕伸出手挽住萧子华的手臂,轻声道:“走吧。”萧子华精神一振,回头感激地看了一眼陈雨昕,缓步走上了台阶。

  句容是一个典型的知识女性,一身浅灰色的西服套装,一副无框的眼镜,齐耳的短发,处处给人文雅含蓄,落落大方的感觉。听到萧子华和陈雨昕报出姓名,句容赶忙热情地迎了上来,把俩人引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为俩人各倒了一杯水后,句容两手交叉抱在胸前仔细端详起他俩来。这一来,把萧子华和陈雨昕都看的不好意思了,手脚都不知该怎么放了。

  句容端详了一会儿,满意地点点头道:“嗯,你们俩和我想象中的一样。哦,不,应该说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出色!”一句话,说的萧子华和陈雨昕都低下了头。接下来句容问了一些俩人近期的情况,然后话题一转谈到了萧子华的小说。

  句容对萧子华道:“你的小说我已经看过了。”说着,句容打开办公桌上的电脑,调出萧子华的作品。然后句容又道:“怎么说呢?应该说作品写的很好。无论是从思想内容,还是从写作手法上,都可以看出作者是下了一番功夫的。结构严谨,故事流畅,如果不是耗费了许多心血是写不到这个水平的。而且小说对生活挖掘的很深,可以看出作者对生活进行了很严肃很认真的思考。”

  陈雨昕听句容对萧子华的作品评价这么高,忍不住问道:“那这部小说能在社区报上发表吗?”

  句容看了看陈雨昕,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不过这篇小说所反映的问题比较偏,不是眼下思潮的主流啊!另外写作手法也不符合当今人们的阅读习惯,所以想引起较大的反响恐怕有点困难。”

  萧子华听句容这么评价自己的小说,谦和地笑了笑。陈雨昕则有些失望,但仍不死心地问:“那到底能不能发表呢?”

  句容看陈雨昕念念不忘发表,只好道:“现在是市场经济,我们报社也不能不考虑经济效益。我们是社区报,面对的是广大的社区居民,发表的文字以通俗化大众化为主。这样的文字对社区居民来说太晦涩深奥了,我们主编是不会考虑的!”

  陈雨昕正想继续问:“那就不能破例通融一下?”萧子华轻轻扯了一下她的衣角,阻止了她的发问。萧子华道:“谢谢句容老师,您这么忙还抽时间读我的作品,又给了这么高的评价,我已经很满足了。”

  句容也道:“不好意思,帮不上你们,很抱歉!我就是很想见见你俩。你俩是我当编辑以来遇到的最特别的俩个读者,我早就想见见你们,可惜后来你们一直都没和我再联系。”

  萧子华忙道:“对不起,句容老师。后来有一段时间我的生活很不稳定,也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和句容老师联系了。”句容道:“没什么,生活中有些起伏也是正常的。不过你现在做保安还是有些委屈,想没想过换个工作?”

  萧子华苦笑道:“怎么不想?可惜没有机会。”句容道:“我有一个朋友在南方开着一家形象设计公司,早就想找一个写作功底比较扎实的人。已经和我说了好几次了,让我帮着物色一个,我一直也没能找到合适的人选。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到了那边你可以充分发挥你的写作专长,专职搞文字工作。如果能接到大宗的约稿,你就有崭露头角的机会了。”

  萧子华还没表态,陈雨昕已兴奋地道:“真的吗?那太好了!天涯哥,那你就去吧。”萧子华却迟迟疑疑地道:“一定要去南方吗?”句容道:“是啊!他的公司在那边。”萧子华听到这儿,赶忙说道:“那我回去和我家里人商量商量吧。”说着,萧子华便起身告辞。

  句容把俩人送到门口,很郑重地对萧子华道:“我和你说的事情你好好考虑一下,机会难得哪!”萧子华也很认真地点点头。

  陈雨昕在和句容说“再见”的时候,忽然发现句容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她,那眼神特别怪异,看的她有些心神不定。她努力让自己震定下来,琢磨句容的目光中究竟包含着什么意思。想来想去,陈雨昕终于明白句容的目光里包含的其实就两个字,那就是“惋惜”!想到这儿,陈雨昕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她偷眼去看萧子华。

  离开句容的办公室后,萧子华一直沉默不语,陈雨昕搞不明白他的情绪为什么会突然低落。看着萧子华抑郁的样子,陈雨昕忍不住道:“我觉得句容老师说的对,这是个好机会。你说呢?”萧子华还是默默无言。陈雨昕又问了一句:“到底怎么样,你说话啊!”

  这时有一个小女孩从俩人面前跑过。小女孩一个不小心左脚绊住了右脚,向前扑倒在地,小女孩“哇”地大哭起来。萧子华含含糊糊地“啊”了一声,算是对陈雨昕的回答,同时跑上前去扶起了小女孩。

  萧子华蹲下身去一边检视小女孩受伤了没有,一边哄着小女孩。小女孩的妈妈从后边赶上来,连声向萧子华道谢。萧子华直到把小女孩哄的不哭了,这才站起身。

  看着小女孩的妈妈拉着小女孩走了,陈雨昕才走上前来。她问萧子华:“你挺喜欢小孩?”萧子华道:“哦,原来也不怎么喜欢。可至从我女儿出世后,我对小孩就特别关切起来。一看到小孩摔倒或受伤,我就不忍心。”陈雨昕听到这里心里一翻个,变的沉重起来,仿佛这晴朗的天空一翻身变的乌云笼罩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