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带刺的玫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堡子酒坊的故事(高掌柜选婿)

带刺的玫瑰 学真 4087 2016.11.13 14:01

  常喝堡子酒的人,都爱说一句话:“堡子酒喝到哪好就是那里好”。这句话的意思是说,饮用堡子酒的人当感觉饮酒量已达到自己的酒量极限时适时停下来,就可享受到饮用堡子酒给自己带来的益处,而不会受饮酒过量之累。那么这句话是怎么来的呢,说起来这其中还有一个故事。相传,当年安宁村酿造堡子酒的酒坊中有一家高家酒坊,经营酒坊的是高掌柜夫妇。高掌柜夫妇为人诚恳,做事勤快,酒坊生意一直是红红火火。唯一让人感到美中不足的是,高掌柜夫妇只有一个女儿,若大的酒坊将来不知该传给谁。眼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高掌柜夫妇一天天变老,高掌柜夫妇就想招个女婿来传承家业。

  消息一传出,上门应招的小伙子都快把高家的门挤破了。这些小伙子中高的矮的,胖的廋的,丑的俊的各样人都有,可高掌柜夫妇挑来挑去,硬是一个也没相中。人们都说高掌柜夫妇挑花眼了,其实不是,而是高掌柜夫妇的女儿小红人才太出众了。高掌柜夫妇一心想给女儿挑个班配的女婿,事情就显得比较困难了。这样从年头挑到年尾,高家也没有挑到一个中意的女婿。

  这天,高家酒坊又来了三个外乡的年轻人。三个年轻人一进门就异口同声地说,他们是来应选上门女婿的。高掌柜夫妇一听忙仔细打量这三个小伙子,只见这三人个个生的仪表堂堂,身体健壮,都是百里挑一的人尖子。高掌柜夫妇越看越合心意,瞅着这个不错,看看那个也挺好。最后老两口才发现了一个问题,三个年轻人都这么好,那选谁做女婿好呢?老两口一时没了主意。于是老两口留三个年轻人在前厅喝茶,自己跑到后院来找女儿小红商量。

  高掌柜的女儿小红不但人长的标致,而且心思灵巧。她听父母讲述了情况后,大眼睛眨了眨,说道:“我去前面瞧瞧。”高掌柜的老伴忙拉住她说:“你个大姑娘家,怎么好冒冒失失去见外面来的陌生人!”小红微笑着说:“娘,不妨事的,我就从后窗偷偷瞧瞧,他们不会看到我的。”说完小红出了屋门,轻手轻脚走到前厅的后窗户下,顺着窗户缝往里张望。只见前厅里坐着三个年轻人,穿着普通庄户人的服式,脸色黑里透红,一看就知是长年以劳作为生的。难得的是长年的劳作并没有让他们气质变的粗鲁,三人依旧生的五观端正神态平和,一看就知是心灵手巧的劳动者。小红姑娘看着看着不觉芳心乱跳,脸颊绯红。她急忙悄悄从窗口退开,转身跑回屋里。

  小红刚一进屋,高掌柜的老伴就问:“闺女,咋样?你看哪个好?”小红低着头,羞涩地说:“娘,他们坐在那里不说也不动,女儿怎么知道他们哪个好?”高掌柜的老伴一听可急了,说:“这可怎么办?咱总不能把三个人都留下吧?”小红听了笑着说:“娘,你不用着急。这时候也不早了,中午就留他三人在咱家吃饭吧。咱家蒸酒用的烧柴也不多了,吃过饭请他三人帮咱家劈些烧柴,咱看看他们三人干活怎样,再做决定。”高掌柜的老伴听了,说:“这样也好!咱做酒的人家,说到底还是要选个能干活的。”说着,她便准备去做饭。小红又拉住她说:“娘,人家远来是客,下午又要让人家为咱家劈柴,把咱家攒的陈年堡子酒拿出来招待招待他们吧?到时我去为他们倒酒。”高掌柜的老伴一听,说:“这怎么行?你一个姑娘家的,怎好抛头露面招待生人?”小红说:“娘,有爹娘在座怕什么?我是帮爹娘招呼客人有什么不妥?”高掌柜的老伴还要说什么,高掌柜忽然笑着说:“我女儿的这个办法好,还是我女儿聪明!就按我女儿说的办。”说着,便催促老伴去做饭。

  高掌柜则直接来到前厅,对三个年轻人道:“三位都是百里挑一的好后生,我和老伴一时也不知该选谁合适。这眼看就中午了,先请三位在舍下吃顿便饭。下午我想请三位帮我劈些烧柴,招赘的事咱们回头再说。”三个年轻人一听,这是要考较我们会不会干活啊。三人都是自幼劳作惯了的,也不以为意,当下都慨然应允。

  不多时,高掌柜老伴饭菜端了上来。高家虽说是小户人家,但由于酒坊生意好,家境殷实,饭食还不错。今天招待三个年轻人的饭菜很丰盛。三个年轻人刚要动筷子,却见高掌柜从后院抱进一坛子酒来,对三个年轻人说:“三位远来是客,下午又要帮老汉劈烧柴,老汉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三位。这是我家攒的陈年堡子酒,特拿出来给三位尝尝,以表谢意!”三个年轻人忙说:“老伯,太客气了!”说话间,高掌柜已经打开了酒坛。三个年轻人顿觉一股清香直入鼻孔,精神都为之一振。高掌柜把酒灌到酒壶中,回头高声叫道:“小红,快来给你三位哥哥倒酒。”小红闻声,挑帘走进了前厅。

  三个年轻人未来高家求亲之前,已听闻高家的姑娘小红生的容颜俏丽,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美女。今日登门早就想一睹小红姑娘的芳容。小红姑娘一进门,三人便目不转睛地盯着小红姑娘,生怕错过一丝一毫的欣赏机会。小红并不看三人,低着头走到桌边为三人斟满酒,然后道:“三位哥哥,请喝酒!”三个年轻人一个姓马,一个姓张,一个姓黄,听小红招呼他们喝酒。三人忙连声答应着:“好,好,好!”,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高掌柜看三个年轻人把酒干了,对小红道:“小红,再给你三个哥哥满上!”小红答应一声,又提起酒壶给三个人斟酒。不料那姓马的青年赶忙用手捂住酒杯,说道:“我不能喝了,我不能喝了,我已经过量了。”小红笑着对他道:“哥哥,再喝一杯不妨事的。”那马姓青年却坚决地摇摇头,道:“不不不,我真的不能喝了!”高掌柜见状,就对小红说:“小红,你马哥既然已经喝好,就不要勉强了。”小红答应一声,就去给张姓、黄姓青年倒酒,俩人都没说什么就让把酒满上了。高掌柜见马姓青年不喝酒了,就让小红给他盛饭。高掌柜陪着三人边吃边喝起来。

  不一会儿,张姓、黄姓青年的酒又喝完了。高掌柜又招呼小红给俩人倒酒,俩人依然没说什么,又让把酒满上了。这样小红一连给俩人各倒了几杯。当小红再给俩人倒酒时,那张姓青年也把酒杯捂住,说道:“我好了,不能再喝了!”小红也笑着对他说:“哥哥,再喝一杯不妨事的。”张姓青年诚恳地说:“我真的好了,不能再喝了!”小红听了不再勉强,又走到黄姓青年面前,说:“哥哥再喝一杯吧?”黄姓青年见小红又来给自己倒酒,赶忙双手捧杯送到小红面前接酒,小红又满满为黄姓青年斟了一杯。黄姓青年这杯酒再喝完,说话就有些言语不清。小红又提着酒壶来到他面前,笑吟吟地道:“哥哥再喝一杯吧?”黄姓青年见小红又来劝酒,不由自主又把酒杯端了起来,小红又满满为他斟了一杯。等黄姓青年再把杯中酒喝完,手中的筷子也拿不稳了。小红却还提着酒壶来到他面前,笑吟吟地道:“哥哥再喝一杯吧?”黄姓青年见小红又来倒酒,赶忙又双手把酒杯端了起来,可这次他双手哆哆嗦嗦连酒杯也端不稳了,满满一杯酒洒了小半杯。高掌柜见状,忙劝道:“小伙子喝好就行,不要勉强啊!”黄姓青年含含糊糊地应道:“不妨事,不妨事。”可这最后一杯酒还没喝完,他就爬在桌子上睡着了。

  高掌柜见黄姓青年睡着了,不由微微摇了摇头,回头对马姓、张姓二人道:“看来下午只好麻烦二位帮老汉劈些烧柴了。”马姓、张姓两个年轻人齐声道:“愿为老伯效劳!”高掌柜道:“那老汉就不客气了。”说着,把两把斧头放到了两人面前。马姓、张姓二人一人拿起一把斧头,向院中走去。

  两人刚出门迎面就吹来一股冷风,那马姓青年不由地打了个冷战。前面说过这时已到年尾,正是数九寒天冻的人连手也伸不出来的时候。马姓青年因担心自己在下午的劈柴比赛中落后,中午喝酒时他就藏了个心眼。明明他还能喝,却谎称自己已经过量了,只喝了一杯就不喝了。却不知高掌柜父女请他们喝酒,就是为了让他们下午劈柴时御寒的。马姓青年酒没喝足,一出门自然就感到冷了。斧头抓在他手里冰冷刺骨,身子在寒风中也缩成了一团,哪里还能劈得动柴啊。

  而张姓青年就不同了,他虽知道下午要劈柴比赛,可高掌柜父女盛情劝酒他觉得也不该故意推脱,所以他依然接受小红的劝酒,只是感觉已经达到自己能承受的酒量后这才不喝了。由于他喝酒足量,出门并不感到寒冷,大步流星走到柴堆旁,抡开斧头就劈了起来。

  张姓青年一劈就是一个下午,劈好的材堆的就跟小山似的。而马姓青年一下午只顾在寒风中哆嗦了,烧柴只劈好了一小堆。劈柴比赛谁胜谁负不用评判,凭肉眼都能分辨出来。那马姓青年不等高掌柜开口,放下斧头向高掌柜深施一礼,便转身走了。这时那黄姓青年酒也醒了,来到院子里看见张姓劈好的柴堆的跟小山似的,羞愧的连头也不敢抬,一路小跑着也走了。

  高掌柜看马姓、黄姓青年都走了,笑呵呵地走过来拉住张姓青年的手,满意的说:“嗯,这才是我的好女婿!”回头他对屋里喊道:“小红,茶沏好了没有?快来请你张哥进去喝茶!”小红闻声,掀开门帘走出来说:“茶早沏好了,张哥快请进屋喝杯茶,歇息歇息!”说着,把张姓青年领进了屋。

  高掌柜兴冲冲地也要往屋里去,高掌柜老伴一把拉住他,问道:“老头子,你倒是说说,你怎么知道下午劈一回柴就能把女婿选出来的?”高掌柜得意地道:“说是让他们三个劈柴,其实关键不在柴上,而在咱这堡子酒上。”高掌柜老伴听了,不解地问:“在堡子酒上,什么意思?”高掌柜道:“咱安宁村一带并非天然的酿酒佳地,但酿的堡子酒远近闻名,靠的是真材实料,精工细作。咱堡子酒的每一道工序都容不得半点马虎和欺瞒,这样酿出来的堡子酒,酒品也很实在。喝酒的人只要觉得自己酒量能承受的住,就可以放心大敢地喝。多会儿你觉得喝到你酒量能承受的极限了,你立马停下来,就不会对身体有任何影响,也不耽误干活。这叫堡子酒喝到哪好就是那里好。咱女儿从小在酒坊长大,深知堡子酒的这种特性。她让我请三个年轻人喝酒,就是想通过喝酒考较三个人的品行。那姓马的年轻人,为了能在劈柴中争胜,只喝了一杯就说自己已经过量了,这未免太不实在了。可他忘了这天寒地冻的,不喝好酒怎么能抗得住院子里的寒气。所以他劈柴时就难以使出全力。而那姓黄的年轻人禁不住咱姑娘一再劝酒,喝过量了还继续喝,结果醉在那里连劈柴也耽误了。只有这姓张的小伙,自己酒量能承受时也不推辞,感到自己喝足量就停下来,这才是真正的实在人啊!过日子要选这样的人,酿酒也要选这样的人。你看着吧,以后咱姑娘跟他的日子准差不了。”

  果然,张姓青年和小红成亲后,不但小日子过的和和美美,堡子酒也酿的更好了。街坊邻居都夸高掌柜有眼光,挑了个好女婿。于是,“堡子酒喝到哪好就是那里好”的话,就在堡子酒的消费者中传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