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带刺的玫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铃儿草(一)

带刺的玫瑰 学真 6563 2012.12.15 13:12

    令我始终不能释怀的,是沈铃兰为自己选择的那段婚姻。

  初识沈铃兰是在我十八岁的那年,那一年我高中毕业,深知与大学无缘,也就不愿再浪费父母的血汗钱。一跨出校门,就在父母的安排下,进焦化厂当了工人。

  进厂后,我被分配到原料车间的微机室,当了一名辅机工。职责是协助微机主操作手的工作和监控煤破碎机的运行。这是一个比较轻松的工作。运行正常时,可以坐在微机室与微机工聊聊天,或看看书。

  我上岗不久,我们班的微机工李文琪就因与班长不和,要调到别的车间去了。

  一天,我们刚接班,李文琪领着一个女工走进控制室,那女工个子不高,瘦瘦的,上身穿一件洗的发白的军上衣,下身是一条黑裤。模样一般,但带着几分文气。进门后,她便悄悄地站到了微机显示屏前,好象生怕惊动了谁似的。

  李文琪走到桌前,开始向那女工介绍微机的操作程序,一边说一边示范,十个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跳动着,发出一连串噼哩啪啦的响声。演示了一遍后,李文琪让那女工自己操作一遍,那女工这才走到桌边,伸出右手食指先按下功能键,待命令显示出后,才按下选择键,调出所需的菜单后,才按下光标键,待光标出现后,才又去按方向键。

  看惯了李文琪十指齐上的操作,那女工的单指操作就显的有点幼稚和笨拙。看着光标一点一点地移向修改数据,我忍不住脸上闪过一丝笑意,那女工立刻就感觉到了,脸上现出慌乱而痛苦的神情,反到把我吓了一大跳,忙屏气宁神,正襟危坐再不敢有什么反应。

  等到把一切工作上的事情都交待完,李文琪为我们作了介绍,这女工便是沈铃兰,原炼焦车间的微机工,是调来接替李文琪的。闲谈中得知她还是化工学校毕业的中专生,进厂已经快一年了。

  沈铃兰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十分弱小,决不会伤害任何人。最令我奇怪的是她的目光有点直,好像刚受了什么刺激和委屈,然而在以后的日子里却见她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目光。

  第二天,李文琪便到炼焦车间上班去了,也就在这一天,我接到炼焦车间的微机工鲍红梅打来的电话。我与她素不相识,她却以老大姐的口气请我在今后的工作中多多关照沈铃兰。进厂不久,就得到别人如此的重托,颇使我兴奋了一阵,等冷静下来才想:“人家是进厂快一年的老工人,自己才进厂几天,能关照人家什么,这样的委托是不是有点不合情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沈铃兰很快就向周围的人证实了她是多么好的一个人。她性格温和,待人至诚,与人极易相处。无论对任何人在任何时候,她说话总是轻声慢语,不温不火。

  在工作上,沈铃兰更是无可挑剔。她不但对自己的工作尽职尽责,有时我不在控制室,破碎机有异常的情况,她就会与维修工联系,绝不坐等我回来。她来后的第一个月,质量控制的比较好,厂里奖励了她五元钱。她却说是我和她共同的功劳,要把五元钱和我平分。我不要,她就从小卖部买了雪糕给我。半路上被我们的班长和皮带工陈三宝“截”了去。她又买了一趟,结果为了五元钱,她倒花了六、七元钱。

  沈铃兰来后不久,我们班的皮带工陈三宝就有事没事来微机室转悠,那意思很明显,是想追求沈铃兰。可我觉得这太不可能了。

  首先,陈三宝是个农民,而且,只不过是厂里的一名临时工。沈铃兰虽然也是农村出来的,却是已跳出农门,有着文凭和城市户口的正式工。说的冠冕堂皇些,沈铃兰还是国家干部呢?就是没有文凭的城市姑娘,也绝不会找农民男朋友的。除非男方有钱,不是一般的有点,而是有不少,或可考虑。我虽然还不了解陈三宝的家境,但从他平常的表现来推测,他家绝不是有点钱的人家。这话说出来似乎有点太市侩,太庸俗了,但这的确是绝大多数人们通常奉行的行为准则。

  不过,如果陈三宝的自身条件很出色,或许会成为例外。可惜他个子非但不高,而且很低;外表非但不帅,而且猥琐,气质非但不佳,而且萎靡不振。犹其是陈三宝的品格,非但不够优良,而且很成问题。

  他以前的行为我不知道,单从我进厂之后他所做的一件事上,就可见其一斑。

  我刚上班不久的一天,上班中间陈三宝走进微机室。一进门就很不规矩地这儿摸摸,那儿翻翻,无意中他拉了一下桌上的抽屉,居然开了。我一瞧是上个班占用的,下班忘记锁了。陈三宝把里边的东西逐一拿起来翻看了一遍,这才把抽屉推上。推到半中间他又停下了,伸手捡起了一个汤匙,才将抽屉推上。我看见了,就说:“你别动人家的东西。”既然他们忘记锁了,作为同事,我就有代他们照看的义务。不料陈三宝气势汹汹地道:“什么他们的,这是我的!他们用了不还我。”一听这话,我也就没再说什么。

  第二天接班时,上个班的辅机工肖永强问我:“我抽屉里放的汤匙,你见了没有?”我说:“昨天陈三宝拿走了,他说是他的,你用了不还他。”肖永强叫了起来:“什么?放他妈的狗屁!怪不得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看见陈三宝拿的汤匙眼熟。还真是我的。”随后,肖永强告诉我:“我今天还问陈三宝借汤匙用呢。用完了,我又洗干净还给了他。你说这叫什么事?妈的,这个小舅子!”

  我也感到很气愤,同时也很诧异。陈三宝怎么是这样一个人呢?一个小汤匙,说白了只是一块不锈钢的小铁片,顶多几角钱的东西,值得这样吗?

  肖永强为什么叫陈三宝小舅子呢?原来陈三宝有个姐姐也在焦化厂工作。他这姐姐风liu成性,与厂里许多男士关系都不太正常。陈三宝正是靠这位姐姐才进了厂的。厂里的工人们便送了他这个外号。意思自然是十分恶毒的。从没有人敢当面这样叫陈三宝。

  然而就是这个小舅子陈三宝,竟然想追求中专生沈铃兰,而且不是偷偷摸摸的,是大模大样的,表现的异常坚定而勇敢。似乎他已得到了某种保证,有十足的把握。

  看着陈三宝的这副样子,我心里就有气,太自不量力了,太没有自知之明了,简直是太狂妄了!同时,我也奇怪:“怎么就没有一个出色的小伙子来追求沈铃兰呢?也好让陈三宝自惭形秽地退开。”

  细一打听,沈铃兰刚进厂时,追求她的小伙子还真不少,其中也不乏出色的。可不知为什么都被沈铃兰婉言拒绝了。

  人们知道的沈铃兰唯一的一次向人示爱,是向他们同车间的一个班长,可是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厂里的老姑娘,和沈铃兰同一车间的柳润莲,也看上了那位班长。为此,俩人关系曾一度搞得很僵,直到后来那位班长选了别的姑娘,这事才不了了之。

  人们对沈铃兰的这次选择也颇有非议,那班长虽长的高大健壮,很能干活。可是文化不高,又是农村户口,家境也不算太好。以沈铃兰的条件,怎么也该找一个家在城市,有固定工作的市民才对。要不然那么辛苦的念书干什么?不就是为了能过上城里人的日子。

  然而,大出我们的意料,就在我们窃笑陈三宝是赖蛤蟆时,天鹅肉竟真的掉到他的嘴里。

  一天上班中间,我和沈铃兰在微机室里闲聊,扯来扯去不知怎么就扯到了陈三宝(现在想来一定是沈铃兰有意提到的)。沈铃兰忽然就问我:“人们是不是在议论我和陈三宝?”我说:“人们是有些议论,不过……”不等我说完,沈铃兰就抢着问:“人们在议论什么?是不是说我和陈三宝上班时间搞对象,不好好工作?”我的后半句话是:“不过我们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可听沈铃兰的话,不但他俩有可能,而且似乎已在发展之中。我一下愣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急之下忙改口道:“不过……只要你俩愿意,别人说什么都不重要!”沈铃兰道:“我就怕象文琪那样,让人们说呢!”李文琪上班时间,就和她的男朋友在微机室里卿卿我我,招来了工人们的一致嘲笑,我的前任就是因为看不惯他们的行为,自动申请调离的。她和我们班长的矛盾也因此而起。沈铃兰郑重地对我说:“以后陈三宝进来,你也不要走,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的前任曾因反感李文琪和她男友的行为,每当李文琪的男友来到微机室时,就愤然离去。

  我口里答应着,心里还不相信这是真的。真想问沈铃兰:“你想好了吗?这怎么可能。”

  可不管我相信不相信,从那天起沈铃兰和陈三宝正式开始了他们的恋爱。一时间,全厂哗然,各种非议和排难纷纷向他们袭来。

  沈铃兰与陈三宝的关系公开的头几天,李文琪曾来向我了解过他二人的情况,并告诉我以鲍红梅和她为首的女工是如何挽救沈铃兰的。她们把陈三宝的家底全抖了出来。陈三宝的家在全市最偏僻的乡最穷的村子里,在他还未成年的时候,他的父母就相继去世了,是他哥哥和姐姐把他扶养成人的。他的姐姐风liu成性,他的哥哥却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只懂得种地,侍弄庄稼,别的生财之道一概不会。可既要养活老婆孩子,又要供弟弟读书,日子过的比较紧张,至今住的还是父母留下的旧窑洞,都无力翻新一下。

  陈三宝比他哥哥机灵多了,却天生是个懒虫。不上学了,也不肯去地里劳动,叫嚷着要做买卖挣大钱。跟着同村人在省城贩了两年水果。钱没挣来,坏毛病倒学了不少,他哥生怕这样下去把他毁了,硬是让他姐把他带进了焦化厂。

  但是,不管鲍红梅,李文琪等怎样为沈铃兰陈说利害。沈铃兰则拿定主意,非跟陈三宝不可了。

  一天晚上,我们正在上夜班。微机室的门忽然开了,厂里的铲车司机郑玉虎走了进来。郑玉虎素以蛮横和霸道著称。因他的脑袋比常人大一号,人们背后都叫他“大脑壳”,“大脑壳”喜欢喝酒,而且一喝就醉,一醉了就闹事。他还没过来,一股臭烘烘的酒气就先扑了过来。

  “大脑壳”径直走到我的身边,说道:“出去!”我没动,心想平白无故为什么让我出去?正想反问,“大脑壳”一把揪住我的后衣领子,硬生生地把我提了起来,拖到门边,一把推了出来。然后,“大脑壳”关上了门。

  我喃喃自语地骂了几句,忽然想起这“大脑壳”当初也曾追求过沈铃兰,如今沈铃兰选了陈三宝,想必他心中不服,今天是借了酒精来闹事的。

  想到这儿,我不禁替沈铃兰担心起来,忙去皮带控制室找陈三宝,现在只有他能帮沈铃兰了,他是沈铃兰名正言顺的男朋友嘛。

  我走进皮带控制室,见陈三宝和班长都在,就对陈三宝说:“沈铃兰找你呢。”心想:一过去不就明白了。陈三宝闻言,起身走了。我便在他空下的座位坐了下来。不一回儿,陈三宝就回来了,进门后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没事”。就又坐了下来,我满腹狐疑,心想:大脑壳这么快就走了?”

  我回到微机室,从窗口往里一瞧,却见“大脑壳”郑玉虎依旧坐在那里。正歪着头对沈铃兰说着什么,沈铃兰则低着头,脸都快贴到桌面上了。

  我一瞧,心里就有气,暗骂:“陈三宝什么玩艺!自己的女朋友让人胁迫,他竟能心平气和地说没事!我有心进去帮沈铃兰,自知不是“大脑壳”的对手。在门外站了一会儿,我想到了一个主意。

  回身我又来到皮带控制室,冲陈三宝道:“你去一趟炼焦微机室,告诉鲍红梅往这边打个电话,就说找沈铃兰有事呢,让她过去一下。”陈三宝闻言却不马上动身,而是看着班长说:“你说怎么办,你是班长”那样子好象在向我们证明他也不是没主意。我们班长也不啃声,只是看着陈三宝笑。半晌,陈三宝被看的不好意思了,才低着头匆匆走了。

  我在皮带控制室略等了一下,又返回了微机室。刚到门口,正碰到沈铃兰从里边出来,看见我就说:“你看一会儿,我去炼焦一趟。”我点点头,她便走了。

  我走进微机室,郑玉虎问道:“沈铃兰干什么去了。”我说:“不知道,刚才不是还在这儿?”郑玉虎等了一会儿,便站起身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陈三宝走了进来,我瞥了他一眼,没啃声。陈三宝自言自语道:“真他妈倒霉,碰上这么个丧门神。”话音刚落,“大脑壳”郑玉虎就推门走了进来,看见陈三宝坐在那里,郑玉虎就训斥道:“不好好看皮带,谁让你窜岗的!”陈三宝赶忙站起来,冲郑玉虎笑道:“请坐”,郑玉虎道:“我撬你的行来了,你还让我坐呢?”陈三宝没再啃声。

  “大脑壳”坐下后,问我:“炼焦的电话是多少?”我指着墙上的一张表格说:“都在上边印着呢。”“大脑壳”便凑过去找。陈三宝忙道:“她没去炼焦!”“大脑壳”回身猛推了陈三宝一把,说:“出去,出去,看你的皮带去!上班时间不准窜岗。”陈三宝倒退了两步,却没有立即要走的意思,大概他觉得当着我的面让郑玉虎这么呼来喝去的,太没面子了。见他不走,郑玉虎干脆道:“滚!”见陈三宝还没要走的意思,郑玉虎回头抄起桌上的一杯水,照着陈三宝就泼了过去,那是我刚刚倒下的,还烫着呢。陈三宝脸上立刻红了一片,他一边用袖子抹捡上的水,一边张慌地看了一眼郑玉虎,低头走了。

  郑玉虎这才转身抄起电话,拨通炼焦微机室,直接就说找沈铃兰,并以我的名义说这边有情况,让她赶快回来,打完后,郑玉虎又出去了。

  我忙抄起电话,又打到炼焦微机室,告诉鲍红梅这边没事,让沈铃兰放心,另外郑玉虎可能过去了,让她赶快躲一下。

  那一夜,“大脑壳”郑玉虎在炼焦微机室与原料微机室之间来回跑了好几趟,也没找到沈铃兰。最后,悻悻地走了。

  等到天光大亮,沈铃兰才回来。我看她满身尘土,一问才知她在灰尘厚重的焦炉底下站了半夜,才躲过了郑玉虎。

  自从发生了这件事后,我就越发为沈铃兰选择陈三宝而感到不值了,我实在想不通沈铃兰究竟是为什么这样做?为钱?为权?陈三宝与这两样都无缘啊!一切物质的理由都可以否定,这倒似乎真的是为了爱情。可是以沈铃兰的品格和素质,怎么会爱上陈三宝这样的人呢?

  从沈铃兰的行为来看,她也很清楚陈三宝和她的差距。他俩明确关系后,沈铃兰曾把自己上中专时的教科书带到微机室,陈三宝一进来,她便展开书给他讲炼焦生产工艺,陈三宝勉强听了两次,就死活听不进去了,说听了也白听,根本记不住。就因为怕读书,他初中念了一半就不念了,毕业证还是后来跟学校要的,沈铃兰也只好作罢。

  后来,沈铃兰又提出要陈三宝设法办成厂里的农民合同制工人。并四处打听农民合同制干多少年,就可以转城市户口,再后来,沈铃兰又提出让陈三宝在市里买一套商品房,这一下连我们也觉得过份了。因为陈三宝根本办不到,如果一定要陈三宝买房子,倒不如干脆不找陈三宝的好,这是何苦呢?

  一天上班中间,我和沈铃兰聊来聊去,又聊到了陈三宝。沈铃兰问我:“你觉得陈三宝这个人怎么样”我没有想到沈铃兰会直截了当地问这个问题,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有心说陈三宝不好,怕沈铃兰难堪,有心夸陈三宝两句,实在又想不出他有什么好,我支支吾吾地道:“这个人……不好说啊。”沈铃兰看出我的尴尬,坦白地说:“文琪对他就没有好感,不赞成我找他。一说就是‘凭他什么’。”听她自己这么说,我心里有底了,就说:“李文琪讲的也有她的道理。”沈铃兰继续说:“以前别人也给我介绍过几个,论条件都比陈三宝强,可是不知怎么回事,一见到陈三宝,我就没脾气了。”“没脾气”就是甘心情愿地接受,可是我不懂她怎么不接受条件好的,反倒接受条件差的。沈铃兰又说:“我也遇见过条件挺不错的,可总是有人和我争。我不想和人争!”那是为什么呢?我不明白,就没开口。

  稍停,沈铃兰微微笑了一下,以坚决的口气说道:“陈三宝不会有出息的!”听到这句话,我长出了一口气,我一直想让沈铃兰明白这一点。原来,她竟然知道。

  沈铃兰继续说:“吴月珍说,我找了陈三宝,将来可能就会跟她二姑一样。”我问:“她二姑怎么啦?”沈铃兰说:“她二姑父就是个懒鬼。每天吃了饭不是躺在家里睡觉,就是上街闲逛。家里没米没面根本不管,全靠她二姑一个人操持。她二姑还是个老师呢。平常教书,等到放了假就跟上她的学生到外地去进货。哪个村赶集,自己就带上货去卖,可辛苦呢。在外边遇上坏人把她的货抢了,她二姑就凭一张嘴,硬说的那些人把货还给了她!”

  我说:“那可真不简单。”随即灵机一动,我又说:“你说她就不能有一个更好的选择。”沈铃兰一怔,低头沉吟半晌,决然地说:“不行,不行,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什么人就是什么命,想改也改不了!”我茫然了。

  沉默了一阵儿,沈铃兰又说:“你看陈三宝平常唏唏哈哈话可多了,关键时刻就没他了。我问他喜欢我什么,他只会说‘你心好,你心好’。”电气上的那个李志平来找我的时候,就知道说我上过中专,有知识;字写的好,有才。”我忙问:“李志平和你谈过?”沈铃兰不好意思地说:“没有。他只给我写过几封信,还送我回过几次家,不过,我都没让他送到家。一出城,我就让他回去了,他的信写的很有文采,知识也很丰富,知道的事可多呢。”看沈铃兰有留恋之意,我就问:“那你们怎么没谈成呢。”沈铃兰没有正面回答我,而是说:“我一开始就和他说明白了,即使我在焦化厂和别人谈不成,也不会找他!”我问:“那是为什么?”

  沈铃兰没有回答,停了一下,叉开话题道:“陈三宝其实很自卑,我第一次让他到女宿舍找我,他还不敢去呢,最后跟着文琪的男朋友才敢进去。我笑了笑,没有吱声,还在想沈铃兰何以对有才的李志平那样冷酷?沈铃兰接下来突然冒了一句:“自卑的人最自信!”我听的更是摸不着头脑,只好沉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