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带刺的玫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后沟四龙王母亲的传说(一)

带刺的玫瑰 学真 2688 2017.08.20 14:35

  后沟古村供奉的龙王,在民间被尊称为四龙王。相传当年村民们抬着四龙王的神像祈雨时,同时还会抬出他母亲的神像一起祭拜,是祈雨的一种特殊方式,叫“孝祈”。因为四龙王是个孝子,尊敬他的母亲就能打动他给村民降雨。但是这位龙母却是一个凡间女子的形象,这不禁使人产生了疑问,一个凡间女子怎么会生下龙王呢?而且后沟的龙王称四龙王,那么他前面岂不是还应该有大龙王、二龙王、三龙王,或许后面还会有五龙王、六龙王、七龙王?这位母亲究竟有什么神力,能生下这么多龙王?说起来,还有一段非常动人的故事呢。

  相传很久以前,在榆次的郭家堡有一对姓武的老两口,他们生了一儿一女。儿子是哥哥,已经成家,女儿是妹妹,还没有选好婆家。

   一天,武家的这位小女儿武姑娘拉着她的侄儿,陪着她的嫂嫂去回娘家。姑嫂两人走到榆次源涡村东时感觉有点累了,就坐到路边的树荫下休息,武姑娘的小侄儿则在两人身边玩耍。过了不一会儿,路上又走来一个人。这个人挑着两桶水,走到离姑嫂二人不远的地方,放下担子也坐到树荫下休息。

  当时已经是五月,天气比较炎热。武姑娘的小侄儿走了这么长时间的路,有些口干舌燥,看见旁边坐着的那人身边放着两桶水,就跑过去爬在水桶沿上喝了一口。这在当时的农村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不料那个人却急了,跳起来跑到水桶边一把推开孩子,同时叫道:“走开,谁让你乱喝的?”孩子被推的倒坐在地上,“哇哇”地哭了起来。

  姑嫂两人看见孩子被推倒了,赶忙站起身跑了过来。嫂嫂忙弯下腰去扶孩子,武姑娘则指着那人责问道:“你干什么推我们家孩子?”那人回道:“谁让他乱喝我的水呢!”武姑娘一听可就火了,说道:“喝你口水咋了?别说是在这大路上,就是到了你家门口,找你讨碗水喝,你也不能撵出来吧?何况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手那么重,你也不嫌丢人!”那人却仍蛮狠地道:“你们想喝水不能自己去找,凭什么喝我挑的水?”武姑娘一听火更大了,也叫道:“你挑的水就咋了?你挑的水别人就不能喝一口了?你做人怎么这么小气呢!”那人却顽固地道:“我挑的水就是不让别人喝,你要咋的?”武姑娘是性情倔强的人,听对方这么说话,她的犟劲儿也上来了,叫道:“你不让喝,我偏要喝!”

   说着,武姑娘蹲下身子伏在水桶沿上,就“咕咚咕咚”地大口喝起水来。喝着喝着,武姑娘忽然感到水里有个圆圆的东西,呛到了自己嗓子里,噎的她气都上不来了,她赶忙闭住嘴,想缓一口气。那人见武姑娘爬在桶上喝水,冲上来就使劲拉她。别看武姑娘人小,力气可不小,那人起初根本拉不动她。直到武姑娘被水里圆圆的东西噎的闭住气,身上松了劲,那人才拉动她。可这时那人已经使上了全身的力气,一下就把武姑娘拉的倒坐到了地上。武姑娘倒地的时候身子一震,噎在嗓子里的那东西被她“咕噜”一下咽到了肚子里,想吐也吐不出来了。这一来,武姑娘的火可再也压不住了,站起身来吼道:“喝你口水,你就敢把人推到,你也太霸道了吧!”说着,冲上前抬腿一脚,踢翻了那人的水桶。

  就在两个水桶倒地的瞬间,怪事发生了。只见从两个水桶里流出来的却并不只是两桶水,而是像大河一样滔滔不绝的水。那挑水的人见状,顿时变的脸色煞白,继而就像斗败的公鸡一样蔫了,口中喃喃自语地念叨着:“完了完了”,俯身挑起两只空桶匆匆走了。

  而姑嫂两人见状,更是吓的大惊失色,抱起孩子撒腿就跑。两人一口气跑出老远老远,直到实在跑不动了才停下脚步。武姑娘惊慌失措的道:“嫂嫂,我们怕是闯下大祸了吧?”她嫂嫂也道:“是啊,我们遇到的那人十有八九是个妖怪!”武姑娘担心的道:“嫂嫂,那我们可怎么办啊?”她嫂嫂想了半天,道:“现在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怕也没用。只是今天的事情我们先不要和别人讲,免得给自己惹来麻烦!”武姑娘听了忙连连点头。

   事情还真让武姑娘的嫂嫂说中了,今天她们遇到的那人还真是一个妖人。这个妖人在山中修炼,偶尔掐指一算,测出在榆次境内藏有珍宝,就悄悄地来榆次寻宝。妖人在榆次转来转去,发现榆次城北十里有一片湖泊,名叫“王湖”。夜深人静时,王湖中就会有红光透出,妖人断定珍宝必在湖中。于是这妖人半夜作法,把王湖湖水尽数收进两只水桶,准备挑回他修炼的山中去。可是一湖水太重了,妖人又不敢走人多的地方,所以走到半上午,才走到榆次城东的源涡,恰好碰上了武姑娘姑嫂二人。妖人怕失落了水中的珍宝,不许武姑娘的小侄儿喝桶里的水,结果和武姑娘起了冲突,被武姑娘一怒之下踢翻了水桶,把王湖水倒在了源涡村东。湖水一倒出水桶,那妖人的法术就被破了,他只好悻悻而去。不过这妖人还不死心,走下山岭后便向路人打听这里叫什么,他是想等自己练成妖法,再回来取宝。不料,路人告诉他:“这里叫源涡(榆次方言音guo)。”妖人一听愣在了那里,半晌才说了一句:“水倒在锅里正好,哪里还能取的出来!”说罢,摇头叹息而去,从此再也没有来过。而王湖水则在源涡村东化成了一眼泉水,就是现在源涡村东的“荷花池”。

  再说武姑娘姑嫂二人回到家里,对谁也没讲她们在源涡村东遇到的事情。转过天来就听到街上人们都在谈论:“榆次出怪事了,王湖的水一夜之间全干了,源涡村东却突然冒出一股泉水来!”姑嫂二人明知其中的原因,但只能装作不知道,和众人一样表示奇怪。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没有再发生什么异常。姑嫂两人暗自庆幸躲过了一劫,谁知她们刚松了一口气,祸事又来了!

  一天,武姑娘正在家里做针线活儿,忽然感到一阵头晕恶心,紧接着便是呕吐不止。武姑娘的嫂嫂看见了,忙过来关切地问道:“妹子,你怎么了?”武姑娘答道:“我也不知道,突然间就恶心起来了!”武姑娘的嫂嫂又问:“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武姑娘道:“没有啊!我和咱家人一起吃的饭,没乱吃东西!”可是这时武姑娘已是脸色煞白,她嫂嫂赶紧扶她躺下休息。打那以后,武姑娘就变的终日懒言懒语、茶饭不思。

  武姑娘的父母也不知道女儿这是得了什么病,就请来大夫给她诊治。大夫给武姑娘把过脉之后面露难色,支支吾吾地说武姑娘的脉象奇特,他需要回去好好的查阅一下医书,才能确定武姑娘得的是什么病,说完拎起药箱就走。武姑娘的父母把大夫送到院门口,大夫忽然回过头来对老两口道:“二位,刚才当着你家姑娘的面我不好说,其实你家姑娘没有病,我查她的脉是喜脉,你家姑娘是有喜了!”武姑娘的父母一听大惊失色,他们的女儿还没有婆家,怎么可能怀孕呢?这要传出去,他们家的脸面可就丢尽了。老两口拉住大夫的胳膊,焦急地问道:“大夫,这是真的吗?你是不是弄错了!”大夫道:“咱们都是乡里乡亲,我知道你二老治家严谨,你家姑娘也不是不守规矩的人,所以我不敢大意,可是仔细把了几次都是喜脉啊!”老两口听了只好央告大夫千万替他们家保守秘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