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带刺的玫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月亮船(三)

带刺的玫瑰 学真 8250 2010.04.22 16:26

  半晌,萧子华才体会到了美人的愤怒。他笨拙地转过身来,用一种生涩的,很不流畅的语调问道:“你怎么会到这边来?”那口吻好象刚刚才看见陈雨昕似的。陈雨昕心里虽不高兴,但仍勉强答道:“我陪几个游客到这边来游览,他们想多待一会儿,让我先回。”萧子华“哦”了一声,便再无下文了。

  陈雨昕看萧子华的嘴唇动了几动,显然是想说话却又不知说什么好。陈雨昕在心里笑了,暗自道:“这人让黄素梅训斥了一回,连和女孩子说话也不会了。”陈雨昕这么想着也就原谅了萧子华刚才的冷漠,主动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萧子华应道:“哦,我来这边巡察。这是我们的工作,每天都要这么转几趟的。”陈雨昕看着萧子华说话紧张的样子,心里就更高兴了,暗想:“这人看着挺机灵的,没想到心眼这么实诚,让人训了一回就不敢再和我说话了。”

  于是,陈雨昕干脆主动问了起来:“你来了有多长时间了?在这里工作还习惯吗?”萧子华答道:“我来了一个月了,这工作还行。”陈雨昕又问:“那你原来做什么?”萧子华答道:“我在工厂里当工人。”陈雨昕又问:“那为什么不做了?”萧子华答道:“我们厂破产了,工人们都下岗了。”陈雨昕“哦”了一声就不再问下去了。她还真没见过这么笨的男人。你问一句他就答一句,你不问了他也就不啃声了。陈雨昕真搞不明白,就这么憨直的一个人,这段时间怎么竟会令她念念不忘。

  等沉默了一阵儿,萧子华终于又开口道:“你们办公室的那台电脑是归你使用的吗?”陈雨昕愣怔了一下才明白了他的意思,答道:“不,那台电脑是配给我们导游部的。”萧子华道:“我好象总是看见你坐在电脑前忙碌,没见别的导游用过。”陈雨昕听了这话心中一阵欣喜,暗想:“原来他也注意着我呢,连我常用电脑也知道。”嘴里答道:“我要统计个人业绩,做成报表报给公司。所以我用电脑的时候多一些。”

  接下来萧子华道:“那你是经常能用电脑了?”陈雨昕点点头道:“是啊。”心想:“这有什么稀奇的?”萧子华道:“那你帮我打点东西,方便不方便?”陈雨昕一听自己心仪的人要自己帮忙,立刻爽快地应道:“行,你拿过来吧。没什么不方便的。”萧子华仍不放心地问:“真的可以吗?”陈雨昕肯定地道:“行,你拿过来就是了。”萧子华道:“那我就先谢谢你了。”说着,他冲陈雨昕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微笑。

  原来他们说话中间雨已经停了,太阳从西边的云层下露出半张脸来,明亮的阳光为所有的景物披上了一层炫丽的色彩。俩人身上都象着上了金色的盛装,一下变得灿烂夺目。

  这时游客又在景区里来回走动起来。陈雨昕见游人渐多,忙对萧子华道:“我要回接待处去了。”萧子华道:“好,我还要到里面去看一下。”说着,俩人便分手了。

  陈雨昕一阵风似的向前走去。她的心情就象眼前的阳光一样明媚,一路上她嘴里轻哼着歌曲,两脚在石板路面上轻快地蹦跳着。可快走到导游接待处时,陈雨昕又一下站住了,她忽然想到:“呀!他只说让我帮他打东西,却没说好什么时间给我。这可怎么办?”想到这儿,陈雨昕又担心起来。

  等到傍晚,陈雨昕在食堂打饭时,萧子华悄悄走到她身边。俩人对望了一眼,发出一个旁人不易察觉的微笑。萧子华轻声道:“稿子我带来了,什么时候给你?”陈雨昕这才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忙道:“吃过饭我去办公室等你,你送到那里吧。”

  吃过饭,陈雨昕把秦蕾哄回宿舍,自己则绕了个圈来到办公室。她先将办公室的门半开半掩,然后在电脑前坐下来等候萧子华。

  不多时,就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陈雨昕的心一阵急跳。她知道是萧子华来了。紧接着虚掩的门被轻轻推开,一个稳健的身影闪了进来。陈雨昕回过头,正好看到萧子华那张俊朗的四方脸,俩人都不由自主发出一个会心的微笑。

  萧子华走到陈雨昕身边,从兜里掏出一叠稿纸,略带谦意地道:“这是我写的一点东西,早就想把它打出来。可是我没有电脑,只好麻烦你一下了。”陈雨昕接过稿子展开一瞧,心又是“砰”然一动,原来这是一篇小说。真想不到这位相貌英俊的帅哥,还是一个才华横溢的才子!

  陈雨昕快速翻动着稿纸,一目十行地浏览着纸上的文字。因意外发现了这个帅哥的秘密,她的心狂跳不止。她自顾自地翻阅着,早已忘了周围的一切。好半天她才猛然发现,萧子华还呆呆地站在她面前。陈雨昕如梦方醒,忙招呼道:“你搬个椅子过来坐吧。”萧子华搬了把椅子坐到了她旁边。

  陈雨昕问:“你要打成什么样的?”萧子华道:“就照一般文章的格式打就可以了。”陈雨昕打开一个文档,在上面迅速地打了一段文字。然后问道:“是这样,对吗?”萧子华赞叹地道:“对,你打字的速度好快呀!”陈雨昕得意地笑了笑,又继续打了下去。

  陈雨昕一边打字,一边偷眼打量萧子华。这还是她认识萧子华以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和萧子华见面多了,陈雨昕发现萧子华肤色暗红而干涩,根本不是少年人那种白晰稚嫩的肤色。按说无论谁都能看出他不年轻了,而她和秦蕾怎么都会把他看成年轻帅哥呢?

  陈雨昕如此近距离地打量了一会儿萧子华,觉得这人也没什么特别的,一个鼻子两只眼和旁人一样啊。可他给人的感觉怎么就那么的不同呢?陈雨昕再次偷眼打量萧子华,只见萧子华正专注地盯着稿子。那投入的神情使陈雨昕一下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一个教了二十多年书的中学语文老师,父亲就是这么看书的。陈雨昕忽然一下明白了萧子华为什么这么与众不同,那是因为他爱好写作有文学修养的缘故。父亲常说读书可以提高人的修养和气质,陈雨昕原来还似信非信,此刻她确信无疑了。陈雨昕在心中赞叹:“当真是腹有诗书气自华呀!”想到这儿,陈雨昕心中有说不出的惬意,有这样的人陪在身边,打字也是一种享受。

  可惜好景不长,只过了一会儿萧子华就站起身道:“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你有空的时候慢慢打吧,不用着急,我不急着要。打完了告我一声,我用U盘来拷贝一份就行。”陈雨昕心里多少有些失望,但也只能作出一副爽快的样子道:“好的。”

  这时,萧子华又从兜里掏出一个牛皮纸袋放在桌上,笑着道:“这个送给你!”陈雨昕一瞧是一袋瓜子。她跳起来叫道:“不行,不行。这是干什么。我就是帮你打打字,怎么还能收你的东西!”说着,拿起牛皮纸袋就往萧子华手里塞。萧子华则道:“这样麻烦你真不好意思。这只是表示一下我的心意,你收下吧。”说着伸手来推手皮纸袋。牛皮纸袋本来就不大,萧子华一推就碰到了陈雨昕的手。

  陈雨昕的手刚刚碰到萧子华的手,立刻感到有一股温暖而柔和的暖流传过来。她惊奇一个男人竟会有这样一双温暖而柔和的手,而她就象一块浮在春水里的薄冰,在这股暖流的侵蚀下正在融化。此刻两人就面对面站着,陈雨昕眼前就是萧子华宽阔的胸膛,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陈雨昕忽然下意识地缩回了自己的手,羞涩地低下了头。她担心再过一会儿她会经不住这暖流的侵蚀,瘫软在他的怀里。

  萧子华又重新把牛皮纸袋放到桌子上,然后道;“今天就这样吧。时间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等以后有时间了再慢慢打。”陈雨昕想到自己竟有要倒在这个人怀里的念头,羞的满脸通红。她不敢再抬头看萧子华,只好低着头一个劲地点头。萧子华见她只是点头却不迈步,神情又很不自然,便道:“那我先走了。”说着,就朝门口走去。

  听到门被轻轻关上,陈雨昕这才悄悄抬起头,办公室里已没有了萧子华的身影。她轻轻走到门边,将门拉开一道缝向外张望,萧子华已经走的无影无踪。

  陈雨昕稍微停了一下,这才转过身走回到电脑前重新坐下。忽然她发觉自己的脸烧的火辣辣的,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却又忍不住轻轻地笑了。

  只隔了两天,陈雨昕便在午间吃饭的时候悄悄告诉萧子华:“稿子我打完了,吃过饭你来办公室拿吧。”萧子华有点意外地道:“这么快?你打字的速度真是快呀!”

  吃过饭,陈雨昕又悄悄来到办公室,还象上次那样将门半开半掩后,便坐到电脑前等待萧子华的到来。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了脚步声。随着脚步声的临近,萧子华推门走了进来。陈雨昕回头报以一个微笑,就象那天晚上一样。每当想起那天晚上两人在一起的情景,陈雨昕心里就甜丝丝的,她好想再重复一下那些场景。

  萧子华走到她面前赞叹道:“你打的好快呀!给了我真不知道要用多长时间才能把这些稿子打完。”陈雨昕笑道:“这没什么,你先看看吧。”说着,她打开保存着萧子华书稿的文档。萧子华俯下身子阅读起来。陈雨昕又道:“你搬把椅子坐下看吧。”萧子华“哦”了一声,笨手笨脚地从旁边搬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陈雨昕则一直坐在那里看着萧子华,不知为什么她很喜欢看萧子华她面前这副慌慌张张的样子,有时她甚至觉得,萧子华这个样子比他在门口站岗时那副从容稳健的样子还要可爱。

  等萧子华坐下后,陈雨昕又问:“你这个小说好象还没有写完,是吧?”萧子华道:“对,这只是一部分,后半部分还没有写完。我想写完之后拿到网上去发布一下,所以我现在要准备一个电子版。真的非常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帮忙,这点稿子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打完。”陈雨昕看萧子华的小说没有结尾,就想问问他为什么不把稿子都拿来。听了萧子华的解释,果然和她猜想的一样是没有写完。

  可听完解释,陈雨昕马上就意识到又出现了一个新问题。那就是等萧子华的小说写完后还需要有人帮他打稿子。然而令陈雨昕恼火的是,萧子华并没有接着说:“等写完了还得麻烦你帮忙打一下。”如果萧子华说了,陈雨昕爽快地应一句:“行。”事情就圆满解决了。可恼人的是萧子华偏偏没有说,要一个女孩子主动提出去帮一个男子那是很难为情的。而在现在的情形下,陈雨昕只要没有说“不”就等于是默许了,这和自己主动说出来没有什么两样,倒好象自己问他的时候就有意要帮他打了。陈雨昕没料到这么简单的一句问话,竟把自己推到了这么难堪的境地。

  陈雨昕接过萧子华递来的U盘插在电脑上,一边将存着萧子华文稿的文档复制到U盘上,一边在心里琢磨如何改变眼前的窘境。她急中生智随口撒谎道:“我们主任不让我给别人打稿。发现我帮你打这个,把我好一顿批评。”萧子华听了十分抱歉地道:“那真是对不起,连累你挨领导的骂了。那以后不用你帮忙了。”陈雨昕没想到这一下又把萧子华彻底推了出去,忙改口道:“不要紧的,她不让打,我可以偷偷打。以后有稿子你还是拿过来吧。”不料萧子华坚决地道:“不,不用了,还是不要给你添麻烦了。”这一来形势急转直下,变成了陈雨昕主动要帮萧子华打稿,萧子华还不接受。

  陈雨昕只觉自己今天真是颜面丢尽了,在心里暗暗骂萧子华:“木头,木头,真是块木头!”接下来她用鼠标点着存有萧子华书稿的文档,冷冷地问道:“这个文档是给你保存着,还是删了?”萧子华还没有反应过来,答道:“你要是喜欢看就留着吧。”陈雨昕一听立刻毫不犹豫地点了删除,把文档给删掉了,看着萧子华脸上掠过一丝失望的神情,陈雨昕心里笑了。

  看萧子华取了U盘转身要走,陈雨昕忽然又叫了一声:“你等一下。”说着,陈雨昕站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拉开抽屉,把萧子华前天送的那袋瓜子拿出来放在桌上,道:“这个你拿回去吧,我可不敢收!”陈雨昕一心要为自己挽回面子,又想到了把萧子华送自己的东西退回去这一招。这一来把萧子华弄的紧张起来,说道:“这有什么呀!不就是一袋瓜子嘛。你帮我打了这么多稿子,我谢谢你还不成?”说着,萧子华连办公桌也不敢靠近了,远远地绕开办公桌匆匆向门口走去。走到门边,萧子华不顾一切拉开门就往外冲,这一冲差点和正要进门的秦蕾撞了个满怀。

  秦蕾见有人向自己冲来,吓的两手抱头“啊——”地惊叫一声。待看清是萧子华,秦蕾由惊慌转为奇怪地问:“噫?你怎么在这儿?”萧子华神情窘迫地道:“哦,我来找雨昕帮我打点东西。”说完匆匆走了。

  秦蕾看了一眼呆在当地的陈雨昕,又回头看了看萧子华远去的背影。再回头看看陈雨昕,秦蕾忽然诡密地笑道:“老实交待,你们俩是怎么搭上的?”陈雨昕转过身重新在电脑前坐下,故意背对着秦蕾嗔怪道:“瞧你说的多难听,什么叫搭上呀?”秦蕾走到陈雨昕身边问:“那我该怎么说?问你们俩是怎么好上的?”陈雨昕脸一红,猛地回身扭住秦蕾的胳膊,叫道:“死丫头,再胡说看我撕烂你的嘴!”秦蕾忙告饶道:“哎呀!好姐姐,好姐姐!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陈雨昕放开秦蕾,嘴里仍训斥道:“小丫头,越来越没规矩了。”

  秦蕾刚获自由,立刻上来搂住陈雨昕的脖子问道:“好姐姐,快告诉我帅哥来找你做什么?”陈雨昕脸色微红,甜甜地道:“没干什么!”秦蕾道:“你骗谁呀!我明明听他说‘我找雨昕帮我打点东西。’他叫你雨昕,听叫的多亲切呀!该不是指上打东西来和你套近乎吧?”陈雨昕忙辨解道:“瞧你想到哪儿去了,他真是找我来帮他打稿子的,可没别的意思。”秦蕾则步步紧逼地问:“那打的稿子呢?让我瞧瞧。”陈雨昕打开回收站,找到萧子华的作品文档给秦蕾看。秦蕾奇怪地道:“噫,你怎么把他的稿子保存在回收站呀?”陈雨昕没法解释,只好道:“哦,我不小心点错了。”说着她点击原处保存,把萧子华的作品存回了原处。秦蕾爬在电脑前读着萧子华的小说,读着读着失声叫道:“乖乖,不得了,帅哥原来还是个才子呢!”

  打这以后,陈雨昕和萧子华的关系便比旁人亲近了一些,因为陈雨昕是整个蓝桥驿站唯一一个接触到萧子华内心世界的人。俩人每次碰面,萧子华总会微笑着冲陈雨昕点点头,再亲切地问候一声,而陈雨昕也总会报以热情的回应。俩人这样发展下去,一定会从要好的同事进而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可是紧接着发生的一件事情,却成了俩人交往的障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